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金矿闹鬼
    ,热门免费!

    丰州市,大佬周天雄听完手下过来的汇报,又惊又恐。

    “看来是那位大人出手了。”

    周天雄在生死擂台见识过李飞的恐怖可怕,一招就能秒杀沈天阳带来的高手,可谓是一步杀一人十步杀百人,李飞在他心里是深不可测的。

    “万老三你可真是笨到家了,当初就告诫过你,可你就是不听,以为回到河市那位大人就拿你没有办法了,现在怎么样?真是废物死了活该。”周天雄幸灾乐祸的坏笑起来,他和万老三的势力不相上下,两人更是斗了好几年,真是没有想到,他会就这样死去了。

    对此,周天雄只能说他蠢,和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死神对抗,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幸好周天雄回到丰州市犹豫了,没有走万老三的路,要不然,他也会死无全尸的。

    周天雄坐在老板椅上,手中轻轻摇晃着82年的拉菲红酒,眯眼皱眉,喃喃自语:“只要能攀附上大人,我就能够平步青云,一个市老大算什么,有了大人的庇护,豫西乃至整个省郡都会是我的囊中之物。”

    不光周天雄一人,其余各地的大佬们现在都和他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是坐上李飞这艘大船,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到那个时候,他们会得到的荣誉是现在的十倍百倍都不止。

    豫西各地区的掌舵人忽然一夜间全部毙命,骤然震动省郡,省公安厅开紧急会议,随后宣布成立一个破案小组,专门针对负责这起七月二十号发生的720事件,全省各个地区杰出的破案专家动身纷纷前往省城报道。

    李飞一身黑袍戴着鬼脸面具回到花都市,杜楠和高德胜早早恭候,当见到李飞杜楠双眼里绽放炙热的光芒,随即赶紧一阵拍马屁:“小的对大人的敬仰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您就如那轮皓月普渡高照光芒四射,大人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行了,记住这话以后少说。”

    李飞最不喜欢手下来这一套,坐下来立即挥手打断杜楠,并且严厉的警告他。

    杜楠听见后表情先是一怔,随即就吓的唯唯诺诺,使劲点点头:“是,大人。”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高德胜突然跪下,开口说道:“大人,是卑职的错,没有及时为大人排忧解难,为此还让高贵的大人亲自动手,罪不可赦,请大人责罚。”

    李飞明白高德胜的意思,盈盈一笑,让高德胜先站起来,然后,淡然说道:“这次的事情错不在你,本帝亲自出手才会对其他归顺的小鬼们更加有威慑力。”

    用‘小鬼们’一词来称呼早已经归顺的周天雄等人,只因李飞的实际年龄比他们大的太多太多了,所以,他们在李飞面前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

    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不这样,周天雄等人是不会心甘情愿的臣服。

    “你们两个马上整合所有的势力寻找这五样东西,命令下去,只要谁能够寻找到,我会大大奖赏他的。”李飞就拿出他亲自手绘的凝聚五行剑气需要的五宝,看到杜楠和高德胜一脸不解,又为他们讲解五宝到底是什么,一般会生长在哪里。

    不找点寻找到五宝,他就始终不能突破jin ru凝气期。

    只有到了凝气期,才能够应付接下来发生的麻烦。

    高德胜仔细观察眼前的五种宝贝,就发现其中有一种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可是,到底在哪里见过一时间又想不起来,迷惘的说道:“大人,这个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真的?”

    李飞顿时心里一喜,高德胜说的正是五宝之一的龙木,赶紧问道:“你在哪里见到过?”

    龙木,一种身形比较像龙的木头,这种宝贝一般都是在万年老树扎堆的地方才能诞生,由无数颗上万年的老树精滋养,久而久之才能诞生一株十几公分到二十公分长的龙木。

    高德胜低着头,皱眉沉思起来,李飞和杜楠很识趣的没有打扰他。

    “我想起来了。”

    几分钟后,高德胜猛地抬头惊喜说道:“宋家有这个东西,当时我在宋老爷子的书房里见到过。”

    “汴京宋家吗?”李飞知道高德胜在没有跟他之前是宋家请来的贵客,汴京宋家那可是能够和沈家分庭抗争的大家族。

    高德胜连连点头:“大人,这东西一直被宋老爷子当成宝贝呵护,想要取得有一定的困难。”

    李飞取下鬼脸面具,负手而立落地窗前,双眸俯瞰花都市的夜景,脸上浮现坚定不移的神色,斩钉截铁的说道:“龙木势在必得。”

    不管在困难李飞也要试上一试,希望宋家会识趣,千万别逼他大开杀戒。

    因为在他的眼中,这些豪门望族没有一个好东西。

    杀与不杀完全就在他一念之间。

    “你明天和我一起前往汴京宋家。”既然已经知道龙木所在,李飞想了一下,就对高德胜说道,然后让杜楠派人开车送他回去。

    ……

    松河县,一座正在开采的金矿。

    几名当地的挖矿人睡醒,结伴一起坐着罐车下到百米深的金矿井底,扛着挖金子的工作来到工作面,几人埋头苦干,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工作面的最深处忽然闪耀着微弱的金色光芒。

    “咦,你们快看。”其中一人发现后就召唤同伴们。

    可是,当他们使劲盯着最深处的金光打量,渐渐的失去了神智,眼神也变得迷茫空白,身体更是不听使唤一步步靠近金光。

    “啊!”

    紧接着,整个金矿都听见恐怖的惨叫。

    翌日,李飞和高德胜在前往汴京的高速上,突然杜楠打来电话:“大人,咱们的金矿昨天晚上发生闹鬼事件了,死了六个工人,现在松河县的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金矿闹鬼?”

    李飞一阵皱眉,总感觉事情并不简单,再者说,他比地球上的任何一人都要了解鬼只不过就是一个虚无的灵体罢了,除非能寻找到阴煞之地修炼个百年,才能从灵体演变成实物,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看见这种东西。

    闹鬼一说纯属瞎掰。

    难道金矿下面有修炼成阴煞的厉鬼?

    李飞突然这么一想就不得不谨慎起来,沉吟半晌,就先取消前往汴京宋家的目标,直接让周德胜换高速去松河县。

    龙木只要还在宋家放着,那就不急于一时。

    倒是金矿闹鬼死人让李飞有了很大兴趣,车子向南行驶了七十多公里,最终,两人来到了以出产金子盛名的松河县。

    松河县早在民国时期发现金子后,全国各地轰动起来,一直到现在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松河县出产金子的比例高达全国的百分之十,所以,松河县的人都非常富裕,可以说家家都是百万富翁。

    姚正志是松河县的杠把子,手上握有上亿的资产,组建有百十号人的金矿护卫队,可以说在县城这一亩三分地横着走,不过,当他接到杜楠的电话说鬼脸大人派了一位大人正在赶往县城的路上,姚正志诚惶诚恐,赶紧召集人手热烈欢迎。

    “大人。”

    当他看到派来的大人竟然是一个年龄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身边跟着上次生死擂台宋家请来的高手,姚正志心里虽然狐疑,可是不敢有半分的怠慢。

    闹鬼的金矿正是李飞在生死擂台上赢的金矿。

    “死的六个人在哪里?”

    李飞见到姚正志直奔主题,姚正志就告诉他尸体还在金矿的停尸房里,李飞点点头:“那我们直接去金矿吧。”

    “是。”

    就在姚正志的带领下,一行人浩浩荡荡杀向郊外山上的金矿,可是,刚到地方就碰上了另外一拨人,姚正志看到领头的中年男子都是相互一愣。

    “王县长。”

    “是正志啊。”

    李飞直接忽略掉县长,目光看向他身边的一群人,其中一位女子长得惊为天人,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穿着一身劲酷的装束,长发飘飘,李飞在打量的同时,女子也非常好奇的看着他。

    “哼,臭小子收起你肮脏的眼神,再敢看我家小姐一眼,就把你眼珠子给抠下来。”突然,李飞的注视引来不满,女子身边一位穿着作战衣的高个男子冷着脸很不客气的训斥道。

    “敢侮辱大人找死。”周德胜勃然大怒,凌厉的眼睛死死瞪着出言不逊的高个男子,正要出手教训他却被李飞给拦下了。

    “算了。”

    李飞看这群人表情严肃,身上更是透露出一丝淡淡杀气,还有女子浑身上下透露出贵族气质,猜测应该不是俗人,比较好奇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不过,最让他注意的是走在最前面,手上拿着一个八卦罗盘的中年人,穿着中山装,一会低头看看手上的罗盘一会抬头观察四周,尤其是李飞从他的体内感受到比周德胜还要雄厚的气机。

    “横练大师还是先天宗师?”

    李飞也没有见过真正的先天宗师,就感觉此人的气机要比被他打死的刀疤男还要强上一些,高出周德胜两个层次,推测应该有横练大师的实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