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昭告天下
    ,热门免费!

    高德胜非常渴望能够突破到内劲,成为一名受人敬仰的先天宗师。

    他不想一辈子都停留在外功,甚至到死。

    李飞负手而立,不怒自威俯瞰着向他跪下的高德胜,冷漠的声音说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有野心很不错,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真的?”

    高德胜听见后心中激动的猛抬头,一脸喜色的仰望李飞。

    李飞微微颔首,抬起袍子对高德胜狠随便的一挥,高德胜顿时就感觉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托了起来,心里万分惊讶。

    “记住,从今以后你只能跪拜我和你的父母,就算是你的师门的师父都没有权利让你下跪,如果做不到,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李飞自从修仙不跪天不跪地,我命由我不由天,他坚信只要实力强大天都能捅破个窟窿。

    “我不需要弱者跟随,你可明白?”

    面对李飞凌厉的眼神,强大的气势压迫,高德胜心头大震生出畏惧,低着头保证道:“是!”

    “行了,你帮着杜楠解决一统豫西的困难,如果真有你也解决不掉的就来找我。”李飞说完,不再看高德胜的离开了,他怕离开太长时间会让安娜起疑心。

    “恭送大人!”

    高德胜弯腰低头恭敬的说道。

    李飞变换上先前的装束,以每分钟百米**的速度赶回生死擂台场:“真是不好意思,晚上的饭菜实在是太好吃了,一吃多就吃坏肚子了,到现在肚子还疼着那,咦,第二场是结束了还是没有开始?”

    李飞装的太像了,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听见他说的,余亮恢复往日的风采,蔑视的看着他不屑一笑,秋小童则是幸灾乐祸的取笑他:“你可真是个倒霉蛋,早已经结束了,精彩的一幕你没有看上。”

    庞龙涛和蒋文浩也是一脸戏虐的冷笑看他。

    只有安娜和肖静雅,面露狐疑,瞳孔睁大,使劲盯着他上下打量。

    面对两女炙热的目光,李飞脸上就一阵火辣辣的滚烫,赶紧转移话题:“既然没有了,我们还在这里待着干什么,走吧,对了安娜姐,我赚钱了请你嗨皮。”

    第一场的比赛李飞一掷千金压一百万察猜赢了将近五十万。

    尤其是余亮四人听到李飞说的,胸前一闷差点吐出血来,他们不相信李飞,压错人数钱了,当中余亮输的最多,整整一百万。

    李飞更是故意在他面前拿出赢的五十万支票显摆:“哎,这么多钱我该怎么花呢?”

    “尼玛,老天爷请求你现在降下一道雷劈死他吧。”余亮气的心中窝火,好像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很不舒服,郁闷又愤怒。

    “啪。”

    突然,一道倩影快速袭来,直接抢走李飞手上的五十万支票。

    “这钱我先替你保管着,你大手大脚惯了怕你乱花。”安娜伸出香舌舔一下烈焰红唇,对李飞风情一笑说道,根本不给李飞反驳的机会就将支票装进钱包里了。

    “那可是我自己赢来的钱啊。”李飞无奈的说道。

    “你的不就是我的。”安娜白了他一眼,接着说道:“还有,赌博是违法的,你以后不准在赌了,听见没有,对了,我记得你有个一百万的支票也拿过来吧,我都替你存着。”

    李飞顿时哭笑不得,很无奈的叹息:“女人是老虎惹不起啊。”

    “拿来。”

    最后,李飞还是乖乖拿出身上的一百万支票交给安娜了。

    安娜看着手上的百万支票露出开心的笑容。

    两人视其他人如空气,公然的打情骂俏,气的余亮脸色黑如锅底,暴跳如雷,心中大骂:“你们两个要不要这样,不知道我还在吗?一对狗男女在本少面前撒狗粮,嗷嗷,气死我了,安娜你个婊子,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本少爷辣手摧花了,还有你个臭小子,屡次让我出丑,到时候当着你的面骑你的女人,哼哼。”

    李飞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满面春风得意洋洋的杜楠,正被豫西各地的大佬们簇拥着,只不过,他没有寻找到沈天阳的身影,想来是丢不起那人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了。

    “沈家,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一行几人离开碧海山庄回到城市中心,余亮邀请大家喝两杯,安娜果断拒绝了,肖静雅看下白净细嫩的手腕上戴的手表,柔声说道:“时间不早了,安娜小童,我先回家了。”

    “小飞我们也走吧。”

    余亮脸色阴沉着,愤怒的眼神死死瞪着离开的安娜。

    “余少,咱们就这样让那个臭小子离开?”搂着秋小童的庞龙涛愤愤不平的开口说道,他对李飞的憎恨不亚于余亮。

    余亮突然鼻息冷冷一哼,看着李飞渐渐离去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冷精芒,微微动怒地说道:“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先调查清楚他的背景,然后在计划如何收拾他。”

    庞龙涛和蒋文浩对视一眼,阴险奸笑起来。

    李飞刚跟安娜分开,就马不停蹄的赶回碧海山庄,第二次再临这里,李飞是要给沈家一个下马威,他吩咐让杜楠派人紧紧盯着沈天阳。

    “大人。”

    杜楠看见李飞就赶紧喊道。

    站在他身边的高德胜一脸吃惊看着李飞,他没有想到先前戴着鬼脸面具,举手投足间散发出强大气势的先天宗师,竟然会如此年轻。

    “是不是见到我的容貌很惊讶?”

    李飞抿嘴笑着问他。

    高德胜听见李飞问的,先是点下头,随即明白过来就赶紧摇摇头,之后露出尴尬的表情:“只是没有想到大人会这般年轻。”

    李飞负手而立,神色傲然的看着高德胜杜楠两人,淡然说出:“要记住以貌取人可是大忌,会让你们栽跟头的。”

    两人连连点头应声。

    “沈天阳离开没有?”李飞瞥眼碧海山庄问杜楠。

    杜楠说道:“派出去的人一直盯着他,并没有发现离开山庄。”

    李飞微微颔首,说了一句你们可以离开了,就在两人注视下,纵身一跳翻墙jin ru碧海山庄。

    “吸,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不成?”

    杜楠看着高三米的墙壁,李飞就很随便的一跳进去了,大惊失色的喃喃自语。

    高德胜听见他说的,解释起来:“这只不过是先天宗师掌握的一种超凡本领,不是轻功却更胜轻功。”

    对于两人的惊叹,李飞听不见,他进到碧海山庄打量一眼四周的环境,上一世他误打误撞发现了沈家的大秘密,这一次,他要将秘密公布出来,昭告天下。

    沈家利用山庄来打掩护,暗中生产制造毒品,从中牟取暴利。

    李飞是一次喝醉酒错进电梯,电梯并不像普通的电梯那样上升,而是下降,下降到最底部一打开,李飞就看到无数穿着白衣服的人认真埋头制作毒品,这个发现吓了他一跳,就在他悄悄溜走的一刹那被人发现了,也就是因为此事,沈天阳才会针对他。

    自己一家被大伯赶出家门,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沈天阳。

    甚至,父母发生车祸李飞猜测也和他有关。

    想到以前的种种,李飞深邃的眼眸中绽放出渗人的杀意,沈天阳必须要死。

    李飞行走在黑暗中,躲开一个又一个的岗哨,终于接近直通底部的电梯,不远处有四名黑衣人正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的打牌,李飞就脚下一蹬身影化作一道风掠过四人。

    “咦?”

    就有一人停下打牌,皱眉狐疑的看看门口。

    “你怎么了?”

    其他三人全部看向他,不解的问道。

    “就是感觉到一阵风。”这人盯了一眼电梯,见到没任何动静,笑起来:“呵呵,没事了没事了,可能是我太紧张产生错觉了。”

    就是因为李飞速度太快了,让他感觉像是有一阵风吹过。

    此时的李飞已经乘坐电梯来到了制作毒品的密室,只听见‘叮’电梯门缓缓朝两边打开。

    “什么人?”

    负责看守电梯的两名黑衣人看到电梯门打开,纷纷紧张起来,掏出腰间的手枪,枪口一致对向电梯。

    “唰唰!”

    当他们看到李飞时候,大吃一惊,就要开枪的时候,李飞动作更快,飞快的凝聚剑气瞬间攻击过去,两名黑衣人没来得及反应,剑气就贯穿胸膛断气倒下。

    突然闯进来陌生人,让密室所有人停下手头工作,惊讶望过来。

    “杀了他。”

    更多的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冲过来,李飞露出不屑的笑容,右脚抬起猛地落下,直接震碎地板,破碎的地板在黑衣人看来非常神奇的飞起来。

    “死。”

    李飞表情淡然的说出,体内的真元迸发出来,飞起来围绕在他身边的地板碎片顿时间就化作一道道利器,就跟子弹一样,射杀围上来的黑衣人。

    “啊!”

    “啊!”

    十几名黑衣人嘴上发出凄惨的叫声,破碎地板打到他们身上,溅起一朵朵血花。

    一眨眼的时间,他们全部毙命,这一幕深深刺激到制作毒品的教授们,都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你是什么人?”

    沈天阳这个时候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当他看到横七竖八躺一地的手下,心中非常震惊,正要抬头打量李飞的时候,眼前黑影闪来,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脑袋一痛晕了过去。

    翌日,

    市长肖天明来到自己办公室,突然就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黑色袋子,他皱皱眉头继而好奇的打开袋子,当他看到袋子里的照片,原本平静的神色骤然震惊起来。

    袁洋洋大学毕业后jin ru到一家报社,今天,她依旧是第一个来到报社的,可是,眼前的一幕让她吃惊到双手捂着嘴巴,报社的每一处都贴着照片,她赶紧过去近距离看照片,尤其看到照片的下方一行小字后,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社长,大事情,发生大事情了。”

    这样的事情在花都市各大报社新闻社上演着。

    一个早上,整个花都市上层社会沸腾起来,沈家私自制作毒品,还被拍下照片和视频,发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有人故意针对沈家的。

    可是,这个阴谋者就不害怕沈家的报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