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俯首称臣
    ,热门免费!

    “大言不惭。”

    刀疤男眼中绽放精芒,粗狂的声音宛如巨雷惊天,脸上浮现戏虐的冷笑。

    在他看来,像李飞这种没有成为武者的弱鸡,一只手都能分分钟虐杀一火车皮,只差一步,他就迈入横练大师之列,放眼望去,整个花都市乃至周边的城市,横练大师一根手指数的过来。

    外功后期才是他骄傲的资本。

    “赵师傅,不要一上来就直接打死他,先打断他的四肢,然后,慢慢折磨致死,这就是敢招惹沈家的下场。”坐在下方的沈天阳说着的同时对李飞露出恐怖的阴笑。

    沈天阳是要杀鸡儆猴啊。

    可是,他就真的以为李飞就是那只任人宰割的弱鸡吗?

    刀疤男一双虎目凶残至极,咧嘴狞笑:“喋喋,沈少已经开口了,要我先打断你的双手双脚,你知道木棍是如何折断的吗?就是双手一用劲,接着,你就会听见咔嚓一声脆响,你的双手双脚就会像木棍一样断裂,是不是害怕了?不敢说话了,吼哈哈哈……放心吧,不会有一丁点的疼痛的。”

    刀疤男嚣张的描述打断李飞双腿双脚的过程,双手紧握在一起活动,关节发出‘咯咯’声音。

    “你废话太多了。”

    “我说过杀你只需一招,不过,现在你对我还有点用,我只出半招,你要是能接下,本帝饶你不死。”

    李飞不想在和刀疤男逞口舌之争,微微抬起头颅,鬼脸面具上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绪,左手放在背后,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就在抬起的一瞬间,在场的诸人就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气势突升,紧接着爆发开来。

    “轰隆隆……”

    忽然,四四方方的擂台不受铁柱的束缚,微微**起来。

    刚开始刀疤男还无从察觉,可是,当擂台轻颤他就皱下眉头,看着李飞露出狐疑,紧接着,擂台就像漂泊在大海上的船只,竟然剧烈的摇晃起来。

    “怎么可能?”

    刀疤男大吃一惊心中呐喊道。

    各方大佬,宋家姐弟,杜楠,安娜肖静雅几人,还有沈天阳都一阵惊讶,双眼充斥着不敢相信,就在他们眼前,擂台左右摇摆上下摇晃,刀疤男差点站不稳摔倒,眼疾手快抓住绑着铁柱子的绳子,这才稳住身形。

    宋婉儿身后的高先生,立马站起来,惊愕的注视着李飞:“这是……”

    “轰隆隆。”

    “嗡嗡!”

    擂台在李飞的控制下,犹如群魔乱舞。

    而让他们震惊的是,擂台的剧烈摇晃摆动李飞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他傲然屹立,就像一颗永不倒的青松。

    李飞紧握着右手,手臂弯曲,拳头放到左肩膀处,扬起鬼脸面具,深邃的眼眸看着表情惊慌的刀疤男,不徐不疾的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刀疤男到这个时候才知道李飞的可怕,害怕的欲哭无泪,两眼无神,他恨啊,恨老天爷给他开玩笑,原来不是他感受不到李飞身上的气,而是李飞强大他太多。

    “你是横练大师,不不,你是宗师。”

    刀疤男怕的双腿不由自主的打颤,就差尿裤子了,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不小心得罪了一位宗师,对他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宗师?”

    李飞对于他口中所说的横练大师还有宗师很好奇,不过,战斗在即,他就对着刀疤男说道:“我说过只出半招,只要你能接下来,饶你不死。”

    不给刀疤男求饶的机会,李飞一个箭步来到他的身前,放在左肩膀处的右拳头不慌不忙的砸过去。

    锤天击。

    李飞喃喃自语,右拳头宛如一个巨大的锤子,势如破竹,力如雷霆,就好像能一下将天给砸出个窟窿。

    李飞的锤天击快如流星,胆小的都赶紧闭上眼睛,生怕看到血腥的画面,刀疤男距离他最近,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这一招的强大可怕。

    “救命。”

    这一刻,他害怕的忘记抵抗,竟然向沈天阳求救。

    “晚了。”

    李飞沙哑的声音说道,刀疤男看着锤天击就要打到身上,顿时惊慌失色:“求你不要杀我,不……我的师门不会放过你的。”

    “轰!”

    刀疤男就在众人紧张瞩目下,血浆喷洒出来,溅到擂台上,身体缓缓倒下去死不瞑目。

    “哎呀,我已经收回一半的力量了,怎么还是把你打死了?”李飞说出的话遭来无数的白眼,你敢不敢在不要脸一点,都把人给打死了,还说自己力量很小,谁信啊。

    “咕咚。”

    整个生死擂台场鸦雀无声,安静的咽口水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赵大师……死了?”

    最惊讶的人自然当属沈天阳了,他们家族花重金请来的高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不,准确点说应该是半招。

    半招之下绝无生还。

    “你竟敢杀了赵大师,他可是白驼山欧阳锋的弟子,你在厉害也不可能是他师傅的对手,你死定了。”都到这个时候了,沈天阳还敢向李飞叫嚣,让不少人微微摇头,怪他一点都不明智。

    “呱躁!”

    李飞冷声说道,沈天阳顿时当头棒喝,终于明白过来,当他对上李飞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神,瞬间就好像跌入万丈深渊,寒冷如斯,顿时毛骨悚然。

    “啪!”

    “啊。”

    所有人就看到李飞隔空一巴掌就将沈天阳打飞了。

    “废物一般的蝼蚁,还敢在本帝面前造次。”李飞负手而立,冷漠霸道,一时间威慑在场诸人。

    沈天阳被手下搀扶起来,半边脸红肿,他怒视李飞,不甘的咆哮:“你竟敢打我,等着吧,沈家不会放过你的。”

    “话多张嘴。”

    李飞剑指一弹,一道劲气打到沈天阳嘴巴上,众人又是心头一震,对李飞产生畏惧。

    沈天阳嘴巴肿的跟香肠一样,右面脸也肿着,他是真的被李飞打怕了,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眼睛里竟然不知不觉的泛着泪花。

    “沈家要完蛋喽。”

    宋婉儿背后的高先生轻笑着自言自语。

    “高先生此话何意?”宋婉儿听见后不解的好奇询问。

    高先生抬眼看着李飞,眼神中充满敬仰之色,告诉宋婉儿:“宗师不可辱,就因为沈天阳得罪了这位宗师大人,沈家覆灭是迟早的事情。”

    “他有这么厉害?”宋婉儿美眸神采奕奕,目不转睛的打量擂台上的李飞。

    “武道宗师如凤毛麟角一样稀少,体内会产生一种‘真气’聚集在丹田里,然后,利用真气外放伤人,宋小姐应该看过一些武侠剧,里面有些高手能够飞檐走壁,摘叶伤人,甚至一个纵身就能跳三四米高,这些武道宗师都能轻松自如办到。”

    宋婉儿感觉自己在听玄幻故事一样,飞檐走壁摘叶伤人,轻松水上漂,这些她只是在电视里见过,知道是在演戏,可是,高先生现在告诉他,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高手存在,而且,眼前一拳打死刀疤男,两巴掌扇的沈天阳大气不敢喘的面具男子就是。

    她内心很震惊,久久无法平静,良久终于明白了,双眸紧紧注视着李飞,柔声细语的说道:“如果高先生所言不假,他真的是武道宗师,沈家覆灭在即了。”

    擂台上的李飞耀眼瞩目,他的杀伐果断让人惧怕,他的强大让人敬畏,他的嚣张跋扈让在场的女性眼前一亮。

    “杜楠上来。”

    突然,李飞将杜楠喊上擂台,众人抬抬眉头,露出疑惑的神色,不明白他的用意。

    杜楠整理一下衣襟,压抑着狂喜,走上擂台。

    “从今以后,杜楠将是我的代言人,而你们。”李飞负手而立指点江山,气吞山河的气势压迫的在座诸人噤若寒蝉,战战兢兢。

    “你们全部归他管。”

    “什么?”

    李飞说的犹如晴天霹雳,雷的他们外焦里嫩。

    “我们凭什么听你的安排。”

    “就是,不要以为你敢和沈家抗衡我们就会怕你。”

    “哼,想让我们成为你的手下,做梦去吧,金矿老子不要了,走了。”来自乌山市的一位大佬不鸟李飞说的,直接起身就带着小弟要离开,有了他带头,不少人就蠢蠢欲动起来。

    “唰!”

    一道剑气自李飞手上打出,然后,众人就看到乌山市的大佬脑袋与身体搬家了。

    这一幕深深震慑他们。

    “不臣服就是死。”

    李飞强势击杀乌山大佬,敲山震虎,对于这些人他不会有任何的怜悯,在他的眼中只有生与死。

    臣服代表着生,反抗那就是死。

    “大家别被他吓住了,我就不信咱们有几百人,他真的敢全部都杀了,哼,这可是法制的社会。”又有一位不知死活的站出来,可是,他话刚说完,一道剑气袭来,快如闪电,摧古拉朽般灭杀了他。

    “大哥。”

    “上,兄弟们为大哥报仇。”

    李飞不屑一哼:“既然如此忠心,那都全部下去陪你们老大吧。”

    李飞就很轻松的对着他们虚空一抓,就像变戏法一样,报仇的手下一个个暴血而亡。

    “你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不得好死你……啊!”

    一时间,生死擂台场血流成河,坐在偏角的安娜三女早害怕的尖叫不已,余亮庞龙涛蒋文浩三个男的更是吓得脸色苍白,身体剧烈**。

    不少人都跟他们一模一样,只怪李飞杀起人来太可怕。

    仿佛在他的心里,杀死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只只偷生的蝼蚁。

    “还有谁不从?”

    李飞凌冽的眼神环顾一圈,逼得各方大佬低下高傲的头颅。

    胡老大和红红姐,两人相视一眼,无奈苦笑,异口同声的说道。

    “谨遵大人口谕。”

    周天雄也站起来:“豫西以大人为尊。”

    “豫西以大人为尊。”万三爷随即站起来说道。

    “豫西以大人为尊。”

    “豫西以大人为尊。”

    不管是花都市,还是河市,乌山市都隶属于中州省豫西,在场百十号人,其中有一大半都是各地方的牛人,可今天,他们一个个起身,向擂台上神采飞扬威武霸气的李飞低头。

    豫西,从此以后将是李飞的囊中物。

    就他一人压的豫西所有大哥们俯首称臣,莫敢不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