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杀你只需一招
    ,热门免费!

    在众人看来强大的察猜,都被冲上擂台的刀疤男一言不合轻松虐杀。

    这实力?恐怖如斯。

    一拳轰杀察猜,威慑在场的每个人。

    宋家姐弟眼神都是一紧,不敢相信盯着擂台上桀骜不驯的刀疤男,宋婉儿侧目赶紧问家族请来的高手:“你是他的对手吗?”

    这位高手眯着眼睛注视刀疤男许久,最后,深吸一口气,有心而无力的摇头说道:“我不是他的对手,此人距离横练大师非常接近了,只差一步。”

    高手自愧不如,心中颇为无奈,他才突破外功后期不久,擂台上的刀疤男一出手就知道自己上去也是送死。

    横练大师,那可是将外功练到巅峰至极的存在。

    宗师不出大师称雄,在现如今末法时代,宗师犹如凤毛麟角一样稀少,所以,才有大师称雄的说法。

    宋婉儿扬起头颅,直视对面正洋洋得意的沈天阳,美眸中闪过一丝不甘心。

    “高先生,只要你能帮我拿到金矿的开采权,我在加你一千万,如何?”宋婉儿心里想了一下后就用金钱来诱惑请来的高手。

    高先生听完后一阵苦笑,对着宋婉儿摆摆手,开口说道:“宋小姐,这根本就不是加钱的问题,就是你给一个亿我没命花也是白搭,他的实力比我高出一个层次,真要我对上不出五十招必死,宋小姐告诫你一句,武者的世界你不懂,横练大师的可怕你更加不懂,最好别去招惹,要不然会给你家族招来灭顶之灾的。”

    “横练大师……”

    宋婉儿眼神充满了复杂,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莽撞的傻子,虽然不明白高先生说的武者世界横练大师什么意思,不过,她能够从高先生的眼神中看出对擂台上刀疤男的深深恐惧。

    只有遇到死亡的威胁人才会产生恐惧。

    可见擂台上的刀疤男绝非善茬。

    宋婉儿冰冷的看着神色傲然的沈天阳,深深呼吸,喃喃自语:“看来你沈家早有准备啊……”沈家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看来这次所有人都白白跑来一趟了,从一开始金矿就是沈家的,绝不允许他人染指。

    这就是霸道的沈家。

    杜楠惊愕的看着刀疤男,一拳轰杀察猜的画面就像动画片一样在他的脑海里不断播放着,惊恐交加,心中不免就担心李飞会是他的对手吗?

    刀疤男站在擂台中央,以王者的姿态傲视场下群雄,霸道狂放的喝道:“不服者上来一战。”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挑衅的看向宋婉儿身后的高先生,后者脸色铁青,非常恼怒,紧握拳头就是不敢应战。

    “哼哼,都是一群胆小鬼吗?”

    刀疤男嚣张的叫嚣全场,任何一人他都不放在眼里。

    “你去打趴这个嚣张的家伙。”一位来自朱城的大佬脸色动怒死死瞪着刀疤男,对着坐在身边的健硕男子说道。

    男子害怕的说道:“他很厉害,一招就能杀了我。”

    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着,屡见不鲜,来的都是一方大佬谁没点傲气,刀疤男一句话顿时激怒他们,可惜的是,他们请来的高手,没有一人敢上去,都对刀疤男非常畏惧。

    这时候,沈天阳站了起来,蔑视轻笑的对诸人说道:“既然没人敢上,那松河县金矿的开采权就归我宋家所有了。”

    各方大佬脸色阴沉,敢怒不敢言。

    “姐,让高师傅上去打败这个刀疤男,他实在是太嚣张了,比我还嚣张,哼。”一向嚣张跋扈惯的宋小杰非常不满的嘴上嘟囔道,刚说完,就被宋婉儿一个凌厉的眼神吓得缩缩脖子乖乖嘴上嘴巴。

    沈天阳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心中不屑一哼,冷冰冰的语气嚣张说道:“既然大家没有任何的异议,金矿是沈家的了。”

    “废物。”

    忽然,站在擂台上的刀疤男鄙视的嗤笑在座诸位大佬。

    赢了金矿的开采权,每年都会为家族带来丰厚的盈利,爷爷知道此事后一定会夸赞的,沈天阳欣喜若狂,嘴角上扬挂着微笑,接着,他目光转移到杜楠的身上,杜楠感受他的目光,禁不住的身体一颤,提心吊胆起来。

    “杜楠,这段时间我听到关于你的事情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都说你杀了许三接受了他的地盘,在花都市可谓是风头正劲。”

    杜楠面色尴尬拱拱手:“沈少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哼,本少觉着也是,就凭你这种垃圾货色敢杀许三。”沈天阳表情上刮着鄙夷和不屑,非常嚣张的侮辱杜楠。

    在他的眼中,江湖四天王屁都不是,花都市是他沈家的地盘,这里的一切都有他沈家说的算。

    杜楠混迹江湖多年,更是一方老大,加上前几天成功接收许三的地盘,人气正旺,就是胡老大和红红都被他压下一头,隐隐约有花都市江湖第一老大的趋势。

    现在,当着来自各方大佬的面被沈天阳侮辱,孰不可忍,顿时脸色黑如锅底,眼底更是浮现一抹阴冷杀机,冰冷愤怒的语气就对沈天阳说道:“沈少,小心祸从口出。”

    “吸!”

    杜楠此话一出,就像一块石头掉进平静的湖水,一石激起千层浪。

    语不惊人死不休。

    胡老大,红红姐,宋家姐弟,周天雄,万三爷等等,这些有头有脸的全部露出吃惊的表情。

    沈天阳更是没有想到杜楠敢反抗,先是一惊,随即勃然变色,怒视着杜楠,语气阴森的怒喝:“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杜楠是谁给你的胆子,敢跟我沈家抗衡。”

    “沈家很厉害吗?连我的人都敢教训,是谁给你的胆子,哼。”

    突然,一道惊世震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霸道又嚣张,惊讶无数人,都赶紧顺着声音来源纷纷注视过去。

    杜楠听见声音艰难的松口气,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直接瘫软在椅子上。

    宋婉儿美眸遥望,各方大佬侧目,沈天阳更是怒气冲冲的看过去,众人就见一个戴着鬼脸面具的男子就像游逛自家后花园一样悠闲自得的走过来。

    “大人。”

    杜楠赶忙起身恭敬的喊道。

    这一声喊,惊讶的众人大跌眼球,目瞪口呆看着鬼脸面具李飞。

    戴着面具,一袭白袍的神秘男子,自然就是李飞,他提前让杜楠准备好这些东西就是怕被安娜发现,殊不知,他的惊艳出场,加上杜楠恭敬的态度,李飞的身份就更加的神秘了。

    尤其是李飞自带的气场,让不少大佬心中惊讶又疑惑。

    宋婉儿美眸中闪过一丝惊异,嘴角上翘露出迷人微笑,十分有兴趣的仔细打量李飞。

    “你是什么人?”

    沈天阳冷冷一哼质问李飞。

    “你沈家永远得罪不起的人。”李飞变声沙哑雄厚的说道。

    沈天阳嗤之以鼻,根本不把李飞放在眼里,先是扬声大笑,随后口吐狂言:“哈哈哈,装神弄鬼的家伙,在花都市我沈家就是天,就是王,谁敢不从?”

    “我就敢。”李飞向着沈天阳迈出一步,桀骜不驯的说道。

    他这一步迈出,就代表着在宣告诸人,他不惧沈家,不屑沈家。

    这是李飞的态度。

    沈天阳眼睛睁大,眉头一挑,来人实在是可恶至极,多次挑战沈家的权威,不可饶恕,怒目横眉瞪着李飞,萧杀说道:“沈家权威不可辱,你必须死,赵师傅给我杀了他。”

    刀疤男点头领命,看着擂台下方的李飞露出阴森冷笑。

    “带个面具装神弄鬼,上来领死。”刀疤男挥臂手指着李飞,不屑嘲笑。

    李飞抬头仅仅只看他一眼,淡然说道:“就凭你吗?”而后,冷笑着微微摇头,这般轻视小瞧刀疤男,刺激的他勃然大怒,额头青筋暴起,狰狞的死死盯着李飞。

    众目注视下,李飞绕过擂台踩着台阶走上去,这让不少人皱眉,沈天阳满脸鄙视道:“就这种水平还敢大言不惭,杀了你杨威我沈家名气最好不过,哼哼。”

    “这个人好像小飞?”

    从李飞出场安娜就被吸引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人真的很像李飞,身高身形完全一模一样,就是声音不像。

    赶巧的她的自言自语,声音虽然小,可还是被身旁的肖静雅听到了,美丽的容颜上闪过一丝惊异,接着,一双美眸紧紧打量着戴着面具的李飞,语气充满怀疑的说道:“我也一样,感觉他很像你弟弟李飞。”

    安娜不知其解的深深看她一眼,再次将目光集中到擂台上。

    “乖乖跪下受死,或许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刀疤男一脸蔑视的鄙夷李飞,从他的身上根本感受不到气的存在,那就说明此人不是武者,连武者都不是,杀他太轻松了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

    他殊不知,李飞比他厉害一百倍。

    自始至终,他都没能入李飞的法眼,也对,两人根本不在一个层面。

    听见刀疤男放出的狂言,李飞负手而立,一双深邃的眼眸冷漠的看着他,很平静的说道:“在我看来你实在是太弱了,杀你只需一招。”

    杀你……只需一招。

    李飞很装逼的说道,顿时震惊全场每个人,一个个瞠目结舌,惊愕的嘴巴大张半天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