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异火认主
    “不愧是天地至宝……”蓝忠感受到混沌火强大的能量,喃喃低语。

    蓝凤仪没有说话,但眼中的震撼却一点也不比他少。

    混沌火化为道道流光,不断的院中各处飞跃。平静的空气中,灼人的温度愈发浓烈,强大的能量似乎要划破长空一般。

    嘶——

    隐隐有嘶鸣声在空气中传来。

    凤幽月眉心一挑,双掌击出,再一次释放出数团混沌火。

    火光漫天,将这一方天地全部照亮。

    蓝家众人们发现异状,纷纷向这边赶来,却都被泠风的防护罩挡在外面。

    院落中,空气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破空而出。

    忽然,一声尖锐的嘶鸣激荡半空,带着浓烈的恨意和不甘。

    蓝凤仪和蓝忠眼睛一亮,出现了!

    凤幽月脸色凝重,混沌火化为火龙,从掌心而出。

    与此同时,空气中忽然扭曲了一下,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旋涡凭空出现!

    飓风起,嘶鸣声此起彼伏,刺得人耳膜生疼。

    院子中的灰尘被卷起,一方天地尘土飞扬。

    凤幽月站在旋涡正下方,长发和衣摆乱飞。她定定的看着旋涡,掌心猛然一击,混沌火冲天而起,直奔旋涡而去!

    又一声含恨的嘶鸣响起,紧接着,半空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兽型虚影!

    蓝凤仪和蓝忠眼睛骤然睁大,那虚影的模样,和蓝家族史上记载的小兽,竟然一模一样!

    混沌火滔天骇浪,奔向兽型虚影。一声尖叫激荡半空,虚影迅速膨胀变大,紧接着,空气中出现无数红色火苗。、

    火苗跳跃,带着浓烈的杀气,化为一道道利刃,冲向凤幽月。

    泠风面色顿时一冷,准备上前,却被少女一声娇喝制止。

    “我来!”凤幽月上前一步,素白手指在胸前连连挥舞,一朵巨大的火莲,缓缓出现在头顶。

    火莲明艳,四周有赤红色火焰跳动。而那红色中,又隐隐带着几分暗沉。

    巨大的火莲在少女头顶缓缓旋转,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震夺目红光,将对方的攻击齐齐拦下!

    兽型虚影见一击不成,准备释放第二次攻击。而凤幽月却没有给它这个机会。

    火莲猛然胀大了一圈,以极快的速度,以划破长空的气势,向虚影燃烧而去!

    让人意外的是,那虚影并没有逃跑或反抗,反而僵在了远处。

    隐隐的,还能感受到它声音中的颤抖。

    凤幽月心中一动,用精神力控制火莲压在了那虚影的上方,不断的释放混沌火将其包围。

    虚影的声音更加散碎,夹杂着恐惧,和不甘。

    “我知道你恨。”凤幽月抬头看着那虚影,忽然挥手释放出一条火链,将其捆住。

    虚影不敢反抗,连动也不敢动,只发出低低的哀泣声。

    “我暂时不会伤害你。”

    “你的故事,我已经听说。那个蓝家人害你,是你受了委屈。”凤幽月声音淡淡,语气中不带一丝同情,却让虚影的情绪缓和了下来。

    “异火能够修炼成型,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你努力多年,却被那人毁了一切,你怨你恨,都是你的道理。蓝狄吸了你的修为,你用神魂为代价,给蓝家人下了火咒。虽然看起来你赢了,但是其中苦楚,只有你自己知道。”

    凤幽月的话,让虚影浑身狠狠一颤。

    一千八百年,整整一千八百年!它即便报了仇,那又如何?

    它自己终究是失去了一切!

    蓝家人都怨它狠,但又有谁知道它的苦楚?

    也许是孤独了太久,从没有人对自己说过这些话,如今听了,竟然多了几分苦涩和委屈。

    低低的哀鸣从空中荡开,带着无人理解的哀怨。

    蓝凤仪和蓝忠心中发酸,偷偷擦了下眼角。

    “我是个局外人,没资格评论你受过的委屈。但是,你真的准备一直和蓝家人耗下去吗?蓝狄的确该死,你也很无辜。但如今的你,也在复制蓝狄曾经所为,将自己的恨意放在了无辜的蓝家后代身上。你这样又和蓝狄有何区别?”

    虚影浑身一颤,沉默的可怕。

    凤幽月也不气馁,继续道,“异火修炼不已,更何况你神魂俱散,想要再次凝形,不知需要多少年。你如今的修为,想必不到鼎盛时期的千分之一吧?”

    如果这异火是当年的水平,她怎么可能轻易将它束缚住?火咒害人害己,神魂可不是轻易就能恢复的。

    正是因为拿捏住了这一点,凤幽月才有把握制服它。

    “我是混沌体,拥有天地之宝混沌火,任何异火都只能在我面前臣服。你想反抗,是不可能的。”

    “如今,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我将你彻底吞噬。”

    话落,虚影的情绪开始出现狂躁,那红色旋涡旋转的速度愈发猛烈。

    凤幽月淡淡瞥了一眼,“第二,你认我为主。混沌体可以容纳万物,你在我身边修炼,要比在这里容易的多。我身负至宝,能让你以最快的时间恢复如初。”

    “这两个选项,你选哪个?”

    说是选择,其实根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要么死,要么生,以那异火的执着,它怎甘心就此消亡?

    “混沌火对你有益无害,该怎么选你自己有数。我没有多少时间,一炷香后给我答案。”

    说罢,泠风十分配合的搬了把椅子,凤幽月衣摆一掀,大摇大摆的坐下。

    漫天的火焰仍在燃烧,空气中的热度让蓝忠的衣服都湿透了。蓝凤仪倒还好,却也不停的擦汗。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当凤幽月将手里的干果吃完后,她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告诉我答案。”

    虚影沉默着,片刻后,它动了一下。原本占据了半个天空的虚影,以极快的速度缩小,最后只变成了西瓜大小的模样。

    红色旋涡在它的手中消散,虚影从空中落下,出现在凤幽月身前。

    “决定认我为主?”

    虚影犹豫了一下,轻轻点头。

    凤幽月勾了勾唇,抬起手,素白的手指顺着虚影的轮廓轻轻拍了拍。

    “你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

    也许是少女的声音太过温柔,又或者是一千八百年的委屈太过苦楚,虚影突然悲鸣一声,哭泣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