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体力透支,泠风前来
    凤幽月露出了浅浅的笑意,谦虚的接受了薛老的夸赞。

    “你说的我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不过,这融入混沌之气的丹方……”薛老皱了皱眉,“据我所知,九幽大陆中还没有出现过能够改变空灵体质的丹药。”

    虽然丹药只是混沌之气的一个承载体,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一种小药丸能做到的。至少在薛老的所见所闻中,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说来惭愧,其实这丹方,是晚辈自创的。”凤幽月有些羞赧,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未免有些班门弄斧。她从空间里掏了掏,拿出一张纸。

    “这是晚辈自创的丹方,请薛老过目。”

    薛老的惊讶,又多了几分。他看了凤幽月一会儿,从她手中接过丹方。

    定睛一看,眉头渐渐扬了起来。

    到最后,一脸震惊之色。

    “这真的是你自创的?!”薛老不信的问。

    “正是。”凤幽月点头,“是晚辈半个月前所创。”

    薛老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眼中充满了震惊。他攥着丹方,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

    此时,他心里的惊涛骇浪,比脸上的震惊要更加汹涌。

    这样的丹方,他见所未见。丹方中的每一种药材都是市面上能买到的,但是搭配的方法,却十分巧妙,让人看了犹如醍醐灌顶,会连连感叹原来这些药材竟然还可以这样用。

    这一张丹方,虽然只有普普通通的几十个字,但是却展现了十分牢固的药理知识以及无比丰富的炼药经验。这绝不是只有天赋能够做到的。

    薛老自问,在他自己十六岁时,绝对做不到这个程度。就算是他三十六岁时,也未必能想出这样别出心裁的丹方。

    凤幽月给他带来的惊喜,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你这丫头,是一块好材料!”薛老再也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看着凤幽月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喜爱。

    “薛老过奖,晚辈经验尚浅,丹方之中难免不足。还请薛老指点。”

    凤幽月如此谦虚,薛老更喜欢她了。他也不推辞,细细的研究了一番,将其中的两味药材替换成了其他。

    凤幽月一见,眼睛一亮。她原本的丹方并没有错,但是被薛老改过的丹方,药性更加精纯,效果也会更好。

    “谢薛老指点。”她连忙行了一礼,眼中皆是敬佩。

    勤奋好学的晚辈,谁都喜欢。更何况是天赋如此优秀的凤幽月。

    薛老眉开眼笑,说话的语气亲近了不少。

    “你那两味药也不错,不过药性较弱。治病救人,要根据病人的体质来炼药。玉儿的空灵体质十分强大,需要的是药性极强的药材。”

    凤幽月细细琢磨了一番,轻轻点头,“晚辈受教了。”

    蓝凤仪一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默默的注意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见薛老竟然如此亲切的指点凤幽月,心中更多了几分肯定。

    “既然千年草有了,那就尽快炼药吧。早一天练成,玉儿的身体也早一天好。”薛老开口。

    蓝凤仪自然是乐意的,她询问的看向凤幽月。

    “可以。早治早好。”凤幽月点头。

    两位主角都点了头,蓝凤仪立刻让蓝忠安排了下去。没过一会儿,炼药的地方就腾了出来,定在了蓝家家主的闭关室。

    蓝家家主的闭关室,是由蓝家数代家主一道道结界加护而成,是整个蓝家防御属性最高的地方。而且,还有蓝家家主专属的护卫队层层保护,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蓝凤仪将炼药点选在这里,可见她的重视程度。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闭关室内,薛老叹了口气,袖袍一挥,将石门关上。

    此时,屋里只剩下了他和凤幽月二人。

    “蓝家主的爱子之心,晚辈敬佩。”凤幽月由衷感叹,神色有些怅然,又想到了凤清萧和容妤娴二人。

    “尽快开始吧。争取三日内完成。”

    一老一少盘膝坐在两个蒲团之上。在凤幽月的注视下,薛老拿出了自己的丹炉。

    丹炉通体呈青色,浑身绽放着幽亮的青色光芒,一看就不是凡品。

    凤幽月拿它和自己的天元丹炉比了比,最后得出结果,还是天元丹炉更牛批一些。

    “药材晚辈已经准备妥当,接下来,就麻烦前辈了。”

    她将药材一一拿出来,又打开了一个细长的盒子。盒子中,是一株泛着莹光的绿草,绿草边缘成平滑状,草叶上脉络分明,稍稍靠近它,会感觉到刻骨的凉气。

    这就是千年草,是蓝家动用了许多人,在生死一线中抢回来的。

    凤幽月小心翼翼的将千年草拿出来,明明只是很简单的事,可她的手却已经冰冷刺骨。她打了个哆嗦,连忙运转起玄力,用火属性抵御住这刺骨的阴冷。

    而薛老,就倒霉了一些。他的异火没有混沌火强大,根本无法和千年草的阴性相提并论。若不是他修为强大,估计早已经被这阴力腐蚀。

    “丫头,千年草的阴性太过强大。一会儿要借你的混沌火一用。”

    凤幽月点头,“好。”二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是却十分有默契。混沌火缓缓将丹炉包裹,薛老按照时间和火候,将药材逐一放了进去。

    接下来的步骤,凤幽月插不上手。她坐在旁边,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薛老的动作。

    这是炼药公会中仅有的几名高级炼药师之一,能够亲自观摩他炼药的过程,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

    薛老放药材的动作逐渐加快,最后,只留下了千年草没有放进去。

    大掌一拍,丹炉的小窗关闭,红色火焰从他的指尖窜出,将丹炉和混沌火包裹其中。

    丹炉缓缓上升,在半空停下。

    青色的丹炉,蓝色的混沌火,红色的火焰,三种颜色在空中交织,绚烂夺目。

    凤幽月目光微移,落在了薛老的脸上。

    这个丹方其实是七级丹方,按照薛老的水平来说,是绰绰有余的。但,因为稍后需要加入千年草和混沌之气,所以对炼药师的精神力要求,十分高,就是不知道薛老能不能受得住。

    凤幽月有点担心,抿着唇紧张的看着对方。

    半空中的丹炉渐渐出现了声响,薛老的精神力小心翼翼的控制着里面的药材。忽然,‘砰’的一声闷响从丹炉中发出。

    薛老眼睛一亮,隔空抓起千年草,顺着小窗扔进了丹炉中。

    顿时,丹炉中开始剧烈嗡鸣起来。

    已经拥有了灵性的千年草发现自己深处险境,疯狂的挣扎了起来。丹炉在半空剧烈摇晃,千年草挣扎着想要撞炉而出。

    凤幽月双手一紧,担忧的看着薛老。

    薛老面色十分平静,一动不动的盘膝而坐,视线紧紧的盯着那丹炉。

    忽然,一股强大磅礴的精神力从他周身漫开,化为一束蓝光,缓缓流入丹炉之中。

    好强大的精神力!

    凤幽月水眸圆睁,精神力能够拧成光束,这至少要玄圣阶以上的水平才能做到!

    据她所知,叶临溪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玄圣四阶。如今一看,这位薛老的精神力水平,估计和叶临溪差不了多少。

    太牛批了!

    凤幽月目光灼灼,而薛老却神色淡淡,十分镇定的操控着丹炉。

    精神力源源不断的输入,渐渐的,丹炉中的千年草没了动静。

    想来,是被炼化了。

    时间缓缓流逝,一个晚上过去了。凤幽月不敢闭眼,一直注意着薛老的动静。

    让她感到震惊的是,整整一晚上,他的精神力仍然不见枯竭,充其量只不过是脸色有些疲惫罢了。

    凤幽月不得不再一次感叹,七级炼药师果然不是谁能都当的!

    当灼人的太阳渐渐走到天空正上方时,丹炉中终于出现了变化。

    一股浓郁的香气从丹炉中散出,充斥着整个闭关室。

    “丫头,混沌之气。”薛老忽然开口,由于长时间没有说话,声音极为沙哑。

    凤幽月连忙坐直身体,手掌平放于丹田之处。丹田中,小小的元神睁开了漂亮的眼睛,樱唇轻启,混沌之气缓缓流出。

    凤幽月轻翻手掌,朦胧的混沌之气顺着她的掌心,流到丹炉内。

    “继续。”薛老看了眼混沌之气,道。

    空灵体质很难改变,想要彻底堵死它的漏洞,需要大量的混沌之气。这个量有多大,凤幽月不知道,薛老也不知道,只有丹药在饱和之后,才能确定。

    混沌之气源源不断的向丹炉中输送,凤幽月盘膝而坐,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同时,在闭关室之中,四面八方的空气感受到令他们舒服的力量,全都蠢蠢欲动起来。

    闭关室外,蓝凤仪和蓝忠一坐一站,已经等了整整一夜了。

    太阳渐渐向西落下,天空中染上了一层温暖的橘色。

    “家主,您先吃点饭吧。凤姑娘和薛老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您总不能把身子熬坏了。”蓝忠端着餐盘放在桌上,苦哈哈的劝道。

    蓝凤仪红唇紧抿,由于长时间没有进水和说话,嘴唇浮上一层干皮。她扫了一眼饭菜,摇了摇头。

    “炼药没结束,我哪吃得下。拿走吧。”说着,她顿了顿,抬头问,“玉儿在做什么?”

    “一直在房间里。”蓝忠无奈的叹了口气,“少主昨晚也没睡好,幸亏有凤姑娘的叮嘱,否则他也要熬夜了。”

    “幽月心细,是蓝家的贵人。”蓝凤仪面露欣慰之色,“让人盯着少主,一日三餐必须吃。若是吃不下,就把幽月抬出来压他。另外,准备上好的补药和吃食,等薛伯和幽月出来,不能怠慢了。”

    “是。”蓝忠回应,话音刚落,四周的空气忽然躁动了起来。

    安静的树叶,开始沙沙作响。院子里渐渐起了风。

    与此同时,空气中,隐隐有能量向这边涌动。

    蓝凤仪站起身,茫然的看着四周。

    能量的涌动愈发快速,最后,凝聚成了一道道气流,呈漩涡状向这边涌来。

    蓝凤仪和蓝忠紧张的守在闭关室门口,他们想要挡住这些气流,却发现它们直接穿过他们的身体,冲进了闭关室中。

    “家主!”蓝忠惊呼一声。

    蓝凤仪脸色凝重,抬脚想要冲进去。

    “无碍,凤仪莫急。”突然,薛老的声音从闭关室中传出。

    蓝凤仪脚步顿住,可薛老却没有了下文。

    “家主,我们怎么办?”蓝忠忧心忡忡。

    蓝凤仪抿了抿唇,盯着石门看了片刻,“既然薛伯说没事,那我们就静观其变。”

    空气中的气流仍然源源不断的涌入闭关室,这闭关室就好像是一个旋涡,贪婪的吸收着蓝家大宅中的一切元素能量。

    此时,闭关室中,凤幽月盘膝闭目,脸色有些苍白。那些气流,冲进室内,全部钻入了她的身体。

    她到底只是一个小玄王罢了,即便拥有四种属性,却也不可能和薛老想比。只是一日时间,体内的混沌之气就已经接近枯竭。

    无奈之下,她连塞了好几把丹药,但是却仍然供不应求。

    凤幽月心中着急,这混沌之气若是断了,那之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情急之下,《混沌神诀》开始自动运转起来。

    与此同时,闭关室内早已经蠢蠢欲动的空气能量,好似受到了召唤,疯狂的向她涌来。

    这些能量,都是空气中的各种元素。天下万物皆是混沌而生,混沌孕育了它们,它们的本源也是混沌。所以,当《混沌神诀》开始运转的那一刻,这些元素能量感受到了混沌体的召唤,争前恐后的涌入,化为了混沌之气。

    丹田中黯淡无光的元神,渐渐恢复了漂亮的模样。原本几乎枯竭的丹田,也重新出现了雾蒙蒙的一片。

    凤幽月的脸色好了一点,不似之前的惨白。

    薛老心中松了一口气,吞了一把丹药,注意力重新落在了丹炉之中。

    太阳西落东升,又是一夜过去。

    闭关室的石门,整整紧闭了三天两夜。

    院子里,蓝凤仪从坐到站,又从站到坐,桌上的餐盘一次次换下去,滚烫的茶水一次次变冷。蓝玉来了又走,蓝忠一直守在石门前。

    正午三刻,一直禁闭的石门,终于动了。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蓝凤仪站起身,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最先出来的,是薛老。他的脸色苍白,三天两夜的折腾,将他的精神力全部耗尽。他靠在门边,身子微微晃动,蓝凤仪连忙扶住了他。

    “薛伯!”

    “无事。”薛老摆摆手,待眼前的眩晕感消失后,连声说,“进去将那丫头扶出来。”

    蓝凤仪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让蓝忠扶住薛老,自己冲了进去。

    闭关室内,凤幽月浑身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冷汗不断的从脸颊滑落。

    她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听见脚步声,她吃力的抬起眼皮,看到了蓝凤仪凝重的脸。

    “薛老如何……”她吃力的问,声音沙哑难听。

    “一切都好。”蓝凤仪蹲下身,眼神中带着愧疚和感激,“辛苦你了”

    凤幽月想摇头,却没有力气。

    蓝凤仪见此,手臂一伸,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凤幽月也不反抗,无力的靠在她的肩上,手臂自然垂落。

    当蓝凤仪抱着少女走出闭关室时,蓝玉正巧走进院子。

    他看见母亲怀中的少女,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大变。

    “凤姑娘……”他快步走上前,无措的看着虚弱的凤幽月,神色焦急,“快叫大夫!快去叫大夫!”

    “无碍。玉儿莫慌。”蓝凤仪连忙叫住他,“幽月只是玄力枯竭,静养就好。蓝忠,你将薛伯扶到海棠苑,我带幽月去偏殿休息。”

    蓝忠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扶着薛老,离开此处。

    蓝凤仪直接将凤幽月抱到了家主主苑的偏殿,婢女们已经接到了命令,开始忙碌了起来。

    蓝玉先跟着蓝忠去看了薛老,薛老的修为高,精神力十分强大,只是有些许虚弱而已。蓝玉亲手喂了他汤药,待他睡着后,才安静的退了出来。

    然后,大步流星的前往家主主苑,步伐快的连小厮差点跟不上。

    “母亲……”蓝玉冲进偏殿,刚出声,就被蓝凤仪瞥来一个噤声的眼神。

    他的目光落在床上,少女双眼紧闭,已经睡着了。

    舌尖的话吞回了肚子里,蓝玉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少女苍白的脸色让他心中泛起一股酸涩。

    “她怎么样了?”他轻声问。

    “还好。吃了药刚睡下。”蓝凤仪轻轻起身,对几个婢女仔细交待了一句,带着蓝玉离开了卧房。

    此时,蓝忠已经从海棠苑退了出来,等在了前厅里。

    “家主,薛老已经睡下。他老人家说,丹药炼制的很成功,请家主和少主不用挂心。”

    蓝凤仪心中提着的大石,瞬间落了回去。她吐出一口浊气,疲惫的坐在椅子上。

    “薛伯和幽月受累了。”她揉了揉眉心,将茶水一饮而尽,“今日之事,蓝家欠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恩情。”

    蓝忠心中一动,“薛老与老家主交情甚深,凤姑娘也是个仁心医者。有他们的帮助,蓝家有福。”

    蓝凤仪十分赞同,扭了扭酸疼的肩膀,靠在了椅子上。

    “母亲,凤姑娘真的没事?”蓝玉还是不放心,眉头紧皱,俊朗清秀的脸凝重了几分。

    “无事,你把心放在肚子里。”蓝凤仪摆了摆手,“他们二人累了三天,这一睡也不知何时能醒来。派人去给薛婶和轩辕峰主送个信儿,让他们不要担心。”

    “是。”

    “玉儿,你也去休息。”蓝凤仪又道。

    “我不累。”蓝玉轻轻摇头,微白的唇抿起,心疼的看着蓝凤仪,“母亲熬了三日,快去歇息。我在这里守着薛伯和凤姑娘,有忠叔在,我不会出事。”

    蓝玉最近的身体很好,蓝凤仪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

    熬了三日,身体虽然不累,但是精神却是高度紧张。蓝凤仪也有些撑不住了。第二日,令人意外的是,最先苏醒的不是薛老,而是凤幽月。

    混沌体是天地孕育而成,即使在睡觉中也会自动修炼。再加上《混沌神诀》的运转,凤幽月的恢复速度非常快。

    只是一个晚上,脸色就恢复如初。

    当她从沉睡中醒来时,朦胧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凤幽月以为自己看错了,迷糊的揉了揉眼睛。

    “泠风?”她不确定的喊。

    “幽月姑娘。”泠风连忙走过来,一脸担忧的问,“可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饿了?”

    凤幽月有点懵,她揉了揉额头,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儿?”

    “是主子让我来的。”泠风咧了咧嘴,“昨个儿蓝家主派人送口信到七星,主子担心姑娘,就带着我过来了。”

    凤幽月一怔,四处看了看,“那他人呢?”

    “幽冥渊有急事要处理,主子陪了姑娘一夜,确定你无碍后离开了。不过他怕您有闪失,就把我留下了。”泠风挠了挠后脑勺,“姑娘,主子这次担心坏了,您也太拼了。”

    凤幽月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虽然她知道自己不会出事,但是一想到云陌担忧的模样,就觉得有点愧疚。

    “他最近的身体状况不好,幽冥渊的事可有什么危险?”

    “没有。姑娘放心。幽冥三十六骑和惊雷都跟着主子,神殿的人还没下来,姑娘无需担心。”

    凤幽月‘哦’了一声,脸色缓和不少。

    这时,卧室外面隐隐响起了脚步声。

    “可是幽月醒了?”蓝凤仪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

    “是。蓝家主请进。”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蓝凤仪走了进来。在看到泠风时,不由得一愣。

    “这位是……”

    “他是……额、我的朋友。”凤幽月摸了摸鼻子,“知道我身体不好,特意来看我的。”

    话是这么说,但蓝凤仪却是不信的。这男子虽然气势强大,但在看凤幽月时眼中带了几分谦卑。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是属下。

    蓝凤仪在泠风身上打量了几眼,眼底的震惊越来越浓。

    这人的修为,她竟然看不透!

    ------题外话------

    六千字送上,晚安。

    ——

    ——友情推文:

    病宠之毒妻在上,文/温暖的月光

    [友情排雷:本文女主手段血腥残忍,慎!]

    夜国魔女燕轻语为心爱之人斩杀忠良,手染鲜血,最终落得一个被嫡姐夺走爱人而惨死的下场。

    墨桑国庶女燕轻语被嫡姐设计**丧命,被弃尸乱葬岗,怨气难消。

    当魔女重生为庶女,指天而誓:我燕轻语宁愿为魔,也决不让天下人负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