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幽冥渊、神殿
    把姚星辰和梅荏瑶收拾了一顿,凤幽月感觉浑身通畅,连走路也带风。

    从灵塔离开后,刚回到星苑,便看见除了云陌外,泠风和惊雷竟然也出现在院子里。

    凤幽月已经许久没见过这二人一同出现了。平日里,都是惊雷陪在云陌身边,泠风则留在幽冥渊负责替云陌办公。如今见二人一同出现,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幽月姑娘!”泠风和惊雷见到她,齐齐抱拳行礼。虽然凤幽月还没有和云陌成亲,但主母的身份谁都不可撼动,只差一个仪式罢了。更何况,无论是天赋还是魄力,泠风和惊雷都对她十分敬佩。

    这个礼,行的心甘情愿。

    “难得见你们同来,”凤幽月关上院门,含笑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泠风张了张嘴,偷偷瞟了云陌一眼,将舌尖上的话吞了回去。

    “无事,厨房有刚做好的饭菜,吃完快去休息。”云陌起身,双手在少女的肩膀上捏了捏,语气柔和。

    凤幽月看了他一眼,又若有所思的看向泠风和惊雷,无声的点了点头。

    “你们聊,我进屋睡觉。”待凤幽月进去后,泠风终于忍不住了。

    “君上,您还是快回去吧。如今形势危急,据说那边已经派了人下来。”

    云陌没有说话,袖子中的手指轻轻摩挲,视线落在厨房的小窗上,眯起了眼睛。

    “不急。”半晌,他缓缓开口,“过段时间再走。”

    “可……”泠风心急火燎,强迫自己压低声音,“您的身体,马上就要到日子了。若是碰到他们,君上您的安危……”

    他急的说不出话来,冲惊雷急吼吼道,“你倒是说两句啊!”

    惊雷抬起眼皮,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君上,泠风所言有理。臣以为,君上最好将星君也带回幽冥渊,毕竟他如今的修为,不足以对抗那些人。”

    “带他回幽冥渊?”云陌嗤笑一声,“就他那个驴脾气,杀了他也要把尸骨留在这里。更何况,还有不到十年,那红莲就要成熟,这种时候,他怎会离开。”

    为了救自己心爱的人,宋星子守了这里上千年。如今是最后的紧要关头,他怎会为了自己的安危弃这里于不顾。更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七星的弟子,这都是他的心血。

    “可那边的人要是知道星君在此……”泠风一脸担忧。

    “不会。”云陌屈起手指在桌面轻轻敲击,微挑的墨眸中寒光乍现,“他们没有命来北幽域。”

    “泠风,你速回幽冥渊,带幽冥三十六骑守住那边通往九幽大陆的传送口。只要他们一出现,立刻格杀勿论。”

    泠风神色一凛,“是!”

    “惊雷,传本君号令,让一百零八幽云卫速来七星,将此处全部保护起来。”

    “是!”

    “另外……”云陌顿了一下,俊眉轻轻挑了挑,“让千翼滚去幽冥渊替他哥做苦力。替我告诉他,这段时间幽冥渊若是出了事,我就把老宋的脑袋拧下来给他当夜壶。”

    惊雷和泠风嘴角齐齐一抽,心中暗暗腹诽,有宋星子这么个哥哥,千翼大人的未来真是黯淡无光。

    所有的事情都在无声无息中运转起来,泠风和惊雷双双离开,云陌推门走进卧房,看见凤幽月正倚在床边,手中拿着一本书。

    “说完了?”听到声音,她抬头看向他。

    云陌‘嗯’了一声,走过去坐在床上,将她抱在了怀里。

    少女刚刚洗了个澡,身上是淡淡的皂角香气,清爽而舒缓。她的身子极软,纤细而小巧,抱在怀里让男人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有麻烦事吗?”少女的声音慵懒。

    “有一些。”云陌将她往怀里收了收,自己脱了鞋靠在床上,“老宋的家里人追过来了。”

    凤幽月脸色一变,“他们发现院长的行踪了?”

    “没有。他们是冲我来的。”云陌张开五指,顺着她五指的缝隙插过去,十指紧紧扣住,“我修炼的功法,日子快要到了。”

    “日子?” 凤幽月愣了一下,随即猛然想起当初在血罚之森时,云陌曾经修为全失的经历。

    她坐不住了,从男人的怀中坐了起来,神色凝重的看着他,“他们打算趁着你修为尽失,对你下杀手?”

    云陌点头,凤幽月的脸瞬间全黑了。

    “你和院长不是朋友吗?他的家人为何会对你……”

    “自古以来,正邪永远不能并存。”云陌勾唇,笑得嘲讽,“那群人,一直把幽冥渊当成邪门歪道,口中自诩正人君子,内里干的全是让人恶心的事。老宋是个另类,所以被他们赶了出来。”

    “幽冥渊和神殿,已经对峙了几十万年了。”

    凤幽月不知道幽冥渊和神殿究竟代表着什么,但几十万年的对峙,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以云陌如今的情况,神殿的人要是来杀他,岂不是危险重重?

    凤幽月心中一紧,手用力的攥着他的袖子。

    “要不你回幽冥渊吧?有泠风和惊雷他们,等修为恢复再回来。”

    少女的小脸绷得紧紧的,眼底是浓浓的担忧。

    云陌看着她,原本有些阴沉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我若是回去,他们来了北幽域,定会发现老宋的行踪。况老宋不可能离开这里,我不能留他一人在此。”

    “那该怎么办?总不能让你们两个伤残去送死吧?!”凤幽月急了。

    云陌哭笑不得,他怎么就成伤残了?

    “幽儿别急,我已经安排妥当。惊雷带人守住神殿和九幽大陆的传送口,只要他们的人出现,必定有来无回。”

    男人将自己的安排交代清楚,凤幽月心中松了一口气。

    “那幽冥渊呢?你把主力都调走了,幽冥渊怎么办?”

    “幽儿,”云陌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幽冥渊的力量,远比你想像的强大。只是调走幽云卫和幽冥三十六骑,并不能造成影响。”

    “而且,我已经让千翼过去替我主持大局。”

    千翼?

    凤幽月挑了挑眉,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千翼是老宋的亲弟弟。老宋和神殿决裂后,千翼也离开了那里。这世上,除了我以外,只有千翼知道老宋的下落。”

    虽然凤幽月对这个千翼很陌生,但是能让云陌如此信任,一定不是一般人。

    既然云陌都准备好了,那她也不再多虑。潜意识中,她是非常相信这个男人的。

    “我不管什么幽冥渊神殿,只要你能保护好自己就好。”凤幽月捏了捏他的手,眉宇间仍带着担忧之色,“这段时间你不要乱走,老实呆在学院里。神殿的人要是赶来杀你,老娘亲自把他们打出去!”

    当然,打死是不能够了,那些人修为太牛批,这种事只能在梦里想想。

    不过敢杀云陌,就先从她的尸体上跨过去!

    凤幽月眼中划过冷厉之色,浑身杀气暴增。

    云陌看着她这副模样,心底软的一塌糊涂,长臂用力的揽过她,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顶。

    “我还要娶幽儿,绝不让自己出事。”

    凤幽月脸色稍霁,不过气息还是有些凛冽。

    “你修炼的功法究竟怎么回事?为何会修为尽失?”

    她还记得当初两人刚认识时,在虚无隧道中,她带着云陌疯狂逃命时的情景。那一次若不是云陌最后使用了禁术,他们两个也活不到现在。

    原本以为他只是那一次修为尽失,却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还带间歇性发作的。

    这特么要是哪天和敌人打架时突然没了修为,那还混个球球啊!

    凤幽月觉得,只要这种间歇性发作仍然存在,她连觉都睡不安生。

    “这是一种功法。”云陌没有隐瞒,“从我出生开始,这功法就存在于我的记忆里。”

    所谓破而后立,修为尽失是为了登上更高的阶梯。

    云陌本人并不知道他的记忆中为何会有这样一部功法,他曾经试探的问过周围的人,他们都对此一无所知。在整个幽冥渊中,似乎只有他是不一样的。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发现了自己不同寻常的一面。

    不过那些东西,他暂时不敢同凤幽月说。并不是担心她会害怕,而是怕她接触到能力所不及的事情,会影响修炼。

    “所以,每次修为消失,就是进阶的征兆,是吗?”凤幽月听明白了。

    “对。”云陌含笑点头,“幽儿真是聪明。”

    凤幽月白了他一眼,忽然想到当初虚无隧道中的事情,也只是才发生了半年而已。也就是说,云陌用了半年时间,又要晋级了。

    凤幽月心中一震,看着云陌的眼神带了几分羡慕嫉妒。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修炼速度竟然这样快……”她嘟嘟囔囔,一脸愤愤。

    云陌被她这副小模样逗笑了,双手捧着她的脸,亲了一下又一下。

    “幽儿怎么如此可爱?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生什么气?”  、

    凤幽月傲娇的‘哼’了一声,十分满意的看了他一眼。

    “既然如此,那本姑娘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你这一次!”

    不过……说完,她垂下了眸,有没有方法能弥补功法带个他的危险呢?

    凤幽月将这件事暗暗记在了心里,希望能够做点事来保全男人的安危。几日之后,蓝忠亲自相接,凤幽月如约到了蓝家。

    蓝凤仪早早就守在了大门口,见到凤幽月后,眼睛一亮,立刻迎了上来。

    “凤姑娘,”她拉住少女的手,语气亲切,“终于把你盼来了。”

    “蓝家主客气,叫我幽月就好。”凤幽月含笑,语气不卑不亢。

    两人站在门外寒暄了一会儿,携手走了进去,将围观众人的震惊留在了门外。

    “那位七级炼药师已经到了,正在观海厅饮茶。”蓝凤仪顿了顿,“他老人家和我父亲是故交,也是炼药协会的长老,得知玉儿一事,特意前来帮忙的。”

    凤幽月心中微动,想起了那日拍卖会后,叶临溪给她介绍的几个炼药公会的人。

    会不会是他们中的某一位呢?

    凤幽月在心中暗暗思量,面上却是不显,脚步不停的跟着蓝凤仪一路到了观海厅。

    观海厅外,身材修长而纤细的蓝玉,正笔直的等在门口。他的身边跟着一名蓝衣小厮,那小厮跟他说了什么,蓝玉摇了摇头,正准备说话,在看见凤幽月时,眼睛蓦然一亮。

    “凤姑娘。”他走下台阶,快而稳的迎上来,优雅的行了一礼。

    凤幽月回礼,打量了他一眼,笑道,“少主健步如飞,和一个月前完全不同。”

    蓝玉想起一个月前,自己走路还要让人扶着。而如今,他已经同寻常人一样。想到此,他笑了一声,由衷的感激凤幽月。

    “一切都是凤姑娘的功劳。玉心中感激。”

    凤幽月含笑,“是少主吉人天相。不过身体虽好,但还需好好保养。大家也是为了你好,少主莫要太过倔强。”

    蓝玉一愣,心知刚才小厮劝他休息的话,应该是被少女听见了。

    “凤姑娘心思细腻,玉知错了。”

    凤幽月满意的点点头,她的病人,好不容易治好了,要是继续作妖,岂不是白费了她的一番经历。

    “那位炼药师长辈可是在屋内?”

    “正是。”蓝玉说着,怕凤幽月多想,又解释了一句,“薛爷爷得知姑娘为在下炼制了焚火丹,已经在屋内研究了许久。他老人家爱医成痴,并不是对姑娘怠慢。”

    “无碍。”凤幽月毫不在意,“我是晚辈,他老人家若是亲自迎我,岂不是折煞我也。”

    说着,在蓝凤仪的带领下,几人进入观海厅。

    凤幽月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坐在椅子上的那位老者身上。

    一身浅绿色长衫,面白无须,鹤发童颜。他专注的盯着桌上的丹药,对外界的一切毫无感知。

    这个老人她没有见过,并不是叶临溪介绍的那几位。

    “薛老,幽月来了。”蓝凤仪无奈,亲自走过去,将桌上的丹药拿走。

    薛老的眼睛随着蓝凤仪的手移动,看到屋里的人,一愣。

    “人来了?”、

    “来了。”蓝凤仪退开身子,露出凤幽月的身影,“这位就是七星弟子,轩辕峰主的爱徒,凤幽月。”

    ------题外话------

    晚安么么哒!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芩安

    这是一个霸道老男人把自家小媳妇诱拐回家宠宠宠的故事。

    她是杀人于无形的暗夜王者,是身份神秘的王牌狙击。

    她行踪不定,她狡诈多疑。

    陆终年:陆家嫡系子孙,b市翻云覆雨的顶端人物,人称“枭爷”,亦是道上嗜血狠辣的“孤狼”。

    当嚣张对上狂妄。

    绝对力量的压制,不过是胜者为王,败者暖床。

    顾安宁,有种你试试,让老子宠你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