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再遇姚星辰,啪啪打脸
    一层朦胧的光晕,出现在凤幽月周身。半空中,被精神力和炼器血脉包裹的武器,释放出强烈的红光。

    田安的眼睛骤然睁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是……”他吃惊的瞪圆了眼睛,语气激动,“这是要突破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凤幽月,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又要突破了!

    院子里非常安静,隐隐有能量缓缓散开。

    凤幽月此时沉浸在一个十分奇妙的境界中,全身心都有了新的认知。她感受到体内的炼器血脉在发出愉悦的欢呼,连带着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之前由于炼器失败而导致的烦闷,一扫而空。原本许多不明白的问题,忽然间变得无比通透。

    她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武器,精神力好似海浪一般,呼啸着将其包围。

    突然,心念一动,那模糊成一团的武器,渐渐露出了新的形状。

    长而笔直的枪杆,通体火红,散发着流光溢彩。在枪杆的顶端,如火焰般的三叉戟萦绕着浓烈的红芒,四周的空气中隐有火浪翻动。在日光的照耀下,这杆三叉戟好似浴火的英雄,释放出独属于它的光辉!

    二级中阶灵器!

    田安忍不住用力握紧了拳头,激动的脸皮都在哆嗦。

    他不可置信的瞪着那杆火属性三叉戟,眼中迸发出惊喜的光芒。

    最后一步凝形逐渐完成,凤幽月从奇妙的境界中脱身而出,缓缓睁开了双眼,一抹锐利的光芒在眼底一闪而过。

    “幽月!”田安再也忍不住,激动的喊了出来。

    凤幽月收回精神力,半空的三叉戟光芒骤然消失,飞到她的手中。

    田安小跑到她身边,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三叉戟,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你竟然成了二级灵器师!”他喃喃一声,犹如做梦一般,不敢相信。

    凤幽月心情极好,握着三叉戟耍了几下,瞬间红光在空中交织成一片。

    “好东西!”田安眼睛大亮,苍蝇搓手的看着她,“幽月……”

    凤幽月好笑的勾了勾唇,振臂一挥,将三叉戟扔给了他。

    田安连忙接住,在空中抡了几下,又冲着阳光细细的拿着三叉戟欣赏起来。

    “这、这……”他的视线在三叉戟上流连忘返,光芒连连,“完美!简直是完美!”

    田安不住的赞叹,虽然这把三叉戟的级别不高,但无论是外形还是属性,在同等水平的武器中,都是佼佼者。田安若不是亲眼目睹了炼器的全过程,他一定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刚入门没多久的菜鸟炼制的。

    “幽月,这把三叉戟若是放在三等国,一定会卖到这个数!”他比了五个手指,肯定道。

    凤幽月挑眉,“五百玄晶币?”

    “不不不!你太小看你自己了。”田安连连摇头,“至少五千玄晶币!这样的品质,在我6还是二阶灵器师时,是绝对达不到的。”

    田安毫不吝啬的赞美,凤幽月只是笑了笑,心中持保留意见。只有她心里清楚自己为何能炼制出这样完美的灵器。若不是那强大的炼器血脉,她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想到此,凤幽月不得不对已经魂飞魄散的肖如天抱以一百二十分的感谢。

    “半年考核快要到了,你如今突破了灵器师,长老们定会为你感到高兴。”田安笑道。

    “还不够。”凤幽月笑着摇摇头,“我这种水平,在长老眼里根本不够看的。只希望考核时能及格就行。”

    田安挠了挠后脑勺,觉得她实在是太妄自菲薄了。

    北幽域的修炼资源本就匮乏,神器师已是极限。放眼整个瑶城中,能成为高阶神器师的,五个手指头可以数的过来。而七星的弟子们,大多数都是中高阶灵器师。能在血杀榜上占有一席之地的,要么是高阶灵器师,要么是低阶神器师。而凤幽月,入院不到半年就成了低阶灵器师,这种进步的速度可以说是十分恐怖了。

    田安觉得凤幽月对自己的要求太严苛,忍不住劝道,“炼器不是心急的事,距离半年大考还有一个月,还有足够的时间。”

    提到半年大考,两人的心里多了几分紧张。

    “时间过的太快了,一晃眼就半年了。”凤幽月叹了一口气,“我竟然离开家半年了。”

    “是啊!”田安抱着三叉戟,坐回椅子上,眼神有些放空,低声喃喃,“也不知道爹娘好不好……”

    凤幽月一愣,看了他一眼,田安的眼中带着浅浅的担忧。

    “考核后有半个月的休假,我们回家看一看。”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

    田安沉默的点点头,可眼中的担忧却一点也没有减少。

    从两人相识开始,凤幽月就知道田安身上有秘密。他拥有一身不逊色于自己的炼器血脉,小小年纪就有极大成就,却默默的在学院中隐藏自己的优势,放弃了炼峰,选择了武峰。每次她和田安一同去炼峰上辅修课,她都能在田安眼中看到喜爱的光芒。

    如果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田安怎会放弃自己最喜欢的炼器呢。

    凤幽月叹了一口气,识趣的没有问。她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遇到麻烦,就同我们说。大家都是朋友,人多力量大。更何况,还有你师父和院长他们呢。”

    田安眸光微动,心中涌上一股暖意。

    他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敲门声忽然响起。

    “凤幽月在吗?凤幽月?”

    敲门声从院外传来,凤幽月眉心一动,走过去推开田安的院门。

    只见门外,一名七星弟子正站在凤幽月的院子前,不停的敲门。

    “这位师兄,找我有事?”

    那弟子听见声音一怔,迅速转过身来。

    “啊,凤师妹!”他叫了一声,“有人来学院找你,给你送了封信。今日正好我轮值,顺便给你带回来了。”

    说着,他拿出一个信封。信封是深蓝色的,纸质很好,做工十分精致,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

    凤幽月心思一动,接过信封,笑着道谢,“多谢师兄,麻烦你了。”

    少女长得好看,笑起来十分明媚。那弟子有些羞涩的摆了摆手,“举手之劳罢了,我先走了。”

    目送着那位师兄离去,凤幽月垂眸将视线落在了信封上。

    在信封的背面,带有黑色的火漆,火漆上的标志她十分熟悉,正是蓝家的特有标识。

    “幽月,怎么了?”田安见半天没动静,走了出来。

    “无事。”凤幽月晃了晃信封,“有人给我寄了封信,我先回去,今天不炼了。”

    告别了田安,她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云陌去了长老峰,泠风和惊雷都来了,似乎是有什么急事。

    凤幽月走进屋,坐下将信封撕开,拿出蓝色的信纸。

    信的内容很简单,蓝凤仪告诉她,千年草找到了!七级炼药师也已经约好,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前去蓝家一叙。

    凤幽月想了想,没有马上回复。最近学院的事情比较多,大考又要到了,她需要好好安排一下。第二天,凤幽月和严逸飞上完了课,被轩辕问天留了下来。

    “还有三十二天,就是大考。你们准备的如何?”轩辕问天直接了当的问。

    “回师父,一切都好。”严逸飞说。

    对这个大弟子,轩辕问天是不担心的。他点了点头,看向凤幽月。

    “你呢?最近总看你忙里忙外,修炼可有懈怠?”

    “弟子不敢。”凤幽月笑嘻嘻的摸了摸鼻子,“昨天刚刚成了二级灵器师,正准备向师父报喜。”

    严逸飞惊讶的看过去,勾起淡淡的浅笑,拱了拱手,“恭喜师妹。”

    “好说好说!”凤幽月笑嘻嘻的回应,弯着眼睛看向轩辕问天。

    轩辕问天到底是老姜,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喜色,反而皱起了眉头。

    “修为呢?”

    “额……”凤幽月心虚的眼珠乱转,“玄王五阶中段。”

    轩辕问天的脸色,猛地沉了下来。

    “我记得在拍卖会之前,你就是这个修为。”他忽然一拍桌子,大声斥责,“这都一个多月了,怎么一点进步也没有!”

    玄阁的阁主逍遥子今日有事来武峰,此时刚走入峰主殿,正好听到了轩辕问天的冷喝。

    他的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泥。

    “咳咳咳!咳咳!”剧烈的咳了几声,逍遥子狼狈的稳住身形。轩辕问天徒弟三人听到声音,齐齐扭头看了过来。

    “我说轩辕小子啊,你这要求是不是有点高了?”逍遥子今年将近二百岁,叫一声‘轩辕小子’,辈分十足。

    轩辕问天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幽月丫头进步神速,刚入院不到半年就成了五阶玄王,你怎么还不知足啊?”逍遥子不理会他黑沉的脸色,给凤幽月投以一个同情的眼神,“当初逸飞小子也没有这丫头进步快啊。”

    严逸飞心中对这话十分赞同,但却不敢在这时候火上浇油。

    凤幽月感激的看了逍遥子一眼,却发现轩辕问天正杀气腾腾的瞪着她,立刻心虚的垂下了头。

    “别给她太大压力,修炼啊要循序渐进,若是走火入魔就麻烦了。”逍遥子摇头晃脑的坐下。

    轩辕问天脸色微变,黑沉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

    其实他也不是非要凤幽月进步神速,只是担心她年轻心性不定,有点成绩就沾沾自喜。

    如今有逍遥子给他台阶,他就顺着走下来。

    “我知道你最近事忙,不过你莫要忘了自己的本分。”他沉声开口,语气却柔和了几分,“外边的事都不重要,只有你自身强大才最重要。还有一个月就是大考,为师不要求你进入苍龙榜,但你的修为,必须更进一步!这次考核,你在武峰的成绩若是低于八十五分,就给我滚回老家去!”

    考核满分一百分,及格线五十分。轩辕问天却要求她必须达到八十五分,这要求的确有点高。

    但凤幽月非但不担心,反而被他说的战意满满、热血沸腾。

    她紧紧握了握手,郑重其事的保证道,“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嗯。”轩辕问天掀起眼皮,眼中流露出几分满意之色,“那件事情,你要是有困难,就同我说。莫要一个人撑着。”

    凤幽月知道他说的是蓝家的事,心中涌出一股暖意。

    “是。弟子若是解决不了,一定来请师父出马!”

    轩辕问天‘哼’了一声,不耐烦的挥挥手,“赶紧走,看着就烦。”

    凤幽月嘿嘿直笑,对他和逍遥子行了一礼,同严逸飞退了出去。

    “你这个老小子,刀子嘴豆腐心,就不怕把小丫头骂哭了?”待二人走后,逍遥子摇头失笑。

    “不会。那丫头的心性我了解。”轩辕问天高高的扬起眉,语气中隐隐带着几分骄傲,“我的眼光不会差。”

    逍遥子被他这副嘚瑟的模样气的够呛,来找他的目的都忘得一干二净。

    “你就嘚瑟吧!不就是个好徒弟嘛,跟谁没有似的!”他磨了磨牙,哼哼唧唧。

    轩辕问天幽幽瞥了他一眼,‘呵’了一声,带着王之蔑视。

    逍遥子:……真特么想打一架!有了师父的敲打,凤幽月不敢再浪费时间。她和蓝凤仪定好了前去蓝家的时间,之后便将自己关在了七星灵塔之中。

    临近大考,各位长老的课程都停了,弟子们自行修炼,都在为大考紧张的忙碌着。

    凤幽月忍着肉痛,交了好几千七星币的入门费,在灵塔中整整呆了四日。除了她以外,七星中的许多弟子也都进入了灵塔。各自霸占了一个房间,闭关修炼起来。

    四日时间一晃而过,凤幽月的修为并没有提高,但是玄力精纯了不少。

    她推门走出房间准备下楼,走到楼梯口时,脚步猛然一顿。

    只见九楼到十楼的楼梯上,两名女子走了下来。

    其中一人,正是许久未见的姚星辰!

    此时,姚星辰和梅荏瑶也见到了凤幽月。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梅荏瑶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凤师妹啊!怎么?不勾引云长老,打算来灵塔换换口味了?”她阴阳怪气的说。

    凤幽月盯着她看了片刻,不知怎的就忽然想起了梅倾。

    明明都是梅家人,一个飞扬跋扈,一个却漂泊他乡,受尽苦楚。

    听梅若楠说,当时她爹之所以让梅倾顶替她出嫁,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梅家二爷的挑唆。而这梅家二爷,正是梅荏瑶的亲生父亲。

    梅荏瑶比梅若楠大几岁,天赋却不如她。当时因为联姻之事,梅若楠天赋极高,梅家是怎么也不肯让她嫁出去给人做继室的。所以与她年纪相仿的梅家姑娘们,就成了替嫁的人选,而梅荏瑶和梅倾是重点选择对象。

    梅二爷不想女儿嫁给一个糟老头子,所以便将主意打在了梅倾身上。梅若楠和梅倾的父亲十分功利,对亲弟弟又十分相信。于是,便选中了梅倾,最后导致她漂泊他乡。

    后来,梅若楠在偶然间偷听到了梅荏瑶和丫鬟的谈话,才知道让梅倾替嫁的主意是梅荏瑶出的。

    为了自己的幸福,梅荏瑶不愿嫁给糟老头子,梅若楠不怪她。谁都有私心,这很正常。但是她忍受不了的是,在她坑了梅倾后,竟然还在梅家抹黑她。这些年,梅倾四处漂泊,梅荏瑶没少在梅家说她的坏话,也让她的名声在家里越来越坏。

    为了澄清梅倾的声誉,梅若楠做了不少努力。但是却效果甚微,最后又被父亲训了好几次。这一切,都是梅荏瑶和梅二爷从中作梗。

    所以,梅若楠恨死了梅荏瑶。

    此时,凤幽月看着梅荏瑶,只觉得满心的嘲讽,连跟她说话都是对自己的侮辱。

    她嗤笑一声,抬步准备离开。

    可梅荏瑶却不准备放过她。她脚步一错,拦在了凤幽月身前。

    “怎么?心虚了?凤师妹不是一向伶牙俐齿吗?云长老要是知道你的本质,你说会如何呢?”

    姚星辰跟在梅荏瑶身旁,垂眸不语,掩住了心底的憎恨。

    凤幽月皱了皱眉,对二人的纠缠有些不耐烦。

    “让开。”她低喝道。

    梅荏瑶得意的挑眉,脚步不动。

    姚星辰抬头看了她一眼,也一动不动。

    凤幽月看着二人,突然冷笑一声。

    “既然二位听不懂人话,那我就不客气了。小冥!出来!给我开路!”

    一声娇喝,紫光乍现,小冥凭空出现在半空。

    “得令!”它奶声奶气的吼了一声,兔子嘴突然张开——

    吼——!

    震耳欲聋的吼声,震得梅荏瑶和姚星辰头晕眼花。紧接着,一阵飓风袭来,吹起二人的衣衫。在他们的尖叫声中,狂风将两人掀飞,直直滚下楼梯,‘砰’的一声砸到了八楼的地板上。

    幸亏小冥在动手前设下了防护罩,否则这灵塔都要跟着抖一抖。

    “老大,还继续不?”小冥兴致高昂,在半空中乱飞。

    “干的不错。”凤幽月十分满意,一把将它捞在怀里,一步一步悠然的走下楼梯。

    然后,无视摔得七荤八素的二人,从她们的身上直接跨了过去。

    跟我斗?老娘有助攻,就是任性!

    你咬我啊?

    ------题外话------

    参加婚礼回来了,同学十年没见,再见心情特别好。今天白天睡了一大觉,晚上五千字送上。心情调整的不错,日后逐渐多更。么么哒,晚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