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害羞的蓝玉
    凤幽月有些诧异。

    以蓝凤仪对蓝玉的看重,她怎会对自己失约?

    心中一动,她问,“蓝家主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蓝忠苦笑一声,有些不好意思,“蓝家内部一直有些事不太好处理……今日正好被缠上了,不能亲自来接,家主很愧疚。”

    凤幽月一听,便明白了。

    大家族嘛,总有几个没事找事的。

    “无碍。”她摆摆手,表示理解。

    蓝忠见状,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对凤幽月又多了几分好感。二人坐着蓝家的飞行兽,一路来到了蓝家主宅。

    蓝家主宅和严家距离并不远,不过比起严家的威严恢弘,蓝家更多了几分细腻柔美。亭台楼阁的每一处细节,都透露着精致。

    这和蓝凤仪的风格,极为相似。

    蓝忠亲自领着凤幽月走进蓝家大门,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蓝家下人纷纷行礼,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位能被蓝家大管家亲自礼待的少女。

    凤幽月目不斜视,对四周的目光视而不见。这样的淡定,让蓝忠更高看了几分。

    二人一路来到落花厅,此处是蓝家家主接待贵客的地方。

    “凤姑娘,请。”蓝忠侧身将凤幽月引进厅内,叫来下人端茶端点心,周到细致,好不热情。

    精致的茶具被雕刻成雾拢翠山的模样,氤氲的热气从内部散开,好似云雾一般,美轮美奂。淡淡的茶香缓缓流出,凤幽月鼻尖微动。

    “可是雾烟寒翠?”

    “凤姑娘好敏锐。”蓝忠轻笑,亲自倒了一杯清茶,送到少女手中,“家主从严家主那里打听到凤姑娘喜爱此茶,特意命人备下的。”

    凤幽月轻轻抿了一口,顿时,茶香肆意,好似春风卷起清雪,带着冷凛而温柔的沉香。

    “蓝家主有心,晚辈感激不尽。”她勾唇道。

    蓝忠笑而不语,作为蓝家的大管家,他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有些事情,点到即可,过犹不及。

    凤幽月也不是个多话的人,有上好的茶,精致的点心,她也悠然自得。

    一时间,落花厅里静了下来。

    没过多久,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在厅外传来。

    凤幽月耳朵微动,这脚步声轻浮虚弱,着力不稳,应该不是蓝凤仪,倒像是蓝玉。

    雨过天青色的衣角在门边若隐若现,一只同色锦靴出现在落花厅门口。

    紧接着,俊秀挺拔的男子,抬脚迈了进来。

    男子身材修长纤细,病态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红晕,精致淡漠的五官带了几分青涩。

    正是蓝家少主,蓝玉。

    “少主,您怎么出来了?”蓝忠见到他,脸色微变,连忙上前搀扶。

    “无碍。”蓝玉轻轻推开他的手,看向凤幽月,“救命恩人亲临,我怎能视而不见。”说着,他拱了拱手,“凤姑娘,多有怠慢,是蓝某失礼了。”

    淡漠的少年缓缓鞠躬,眼中带了一分温度,少了一分疏离。

    “少主客气。”凤幽月站起身,拱了拱手,挥出一股虚劲将他托了起来。

    蓝玉看到她这一手,眼中隐隐闪过一抹羡慕之色,就好像是从没见过玩具的小孩子。

    凤幽月看着他的神色,愣了一下,心中微颤。这位蓝少主虽然看起来沉着稳重,但到底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少年。别人的十五岁,应该是鲜衣怒马,肆意潇洒的模样,而他却终日与苦药病痛为伴,连最基本的修炼也做不到。

    莫名的,她想起了那个丹田尽碎的痴傻凤幽月。

    想必,在那个少女稚嫩天真的心中,也有着对旁人的羡慕吧。

    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凤幽月的神色有些惆怅。

    蓝玉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见她的神色时而变化,不由得有些好奇。

    “凤姑娘可是有什么愁事?”

    凤幽月一愣,随即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是想起了一些往事罢了。”

    蓝玉张了张嘴,虽然很好奇,但却礼貌的没有再问。

    “凤姑娘,我的身体……真的能好吗?”他换了个话题,心中隐隐带着忐忑。

    “还请少主伸手过来。”凤幽月道。

    蓝玉起身,走到凤幽月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将手腕放在桌上。

    少女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皮肤上,泛起一丝凉意。除了母亲蓝凤仪外,蓝玉从未接触过其他女性,如今竟然觉得有些不自在,耳尖隐隐泛了红。

    凤幽月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细细的感受着蓝玉的脉搏,眉头一点一点的皱起。

    许久过去,直到蓝忠紧张的觉得心快要跳出来时,少女松开了手。

    她站起身走到蓝玉身边,伸手在他身上来回摸了摸,最后将掌心探向了他的小腹。

    蓝玉的身体完全僵住了,少女的温度和香气近在咫尺,从未接触过女性的他,只觉得心脏乱跳个不停。

    “凤姑娘……”薄唇紧抿,他紧张的开口。

    “嗯?”凤幽月的精力都落在他的小腹上,根本没觉擦到他的异状。蓝玉的病,是因为体内缺少火属性造成的。那他的丹田呢?是不是完好无损?

    一个人想要修炼,丹田是非常重要的。

    凤幽月的手在蓝玉的小腹处落下,一丝丝玄力顺着掌心送进对方的体内。在她的引导下,气流从蓝玉的奇经八脉迅速游走,最后归聚到丹田之中。

    还好,丹田并没有废掉。

    凤幽月松了一口气,蓝玉的丹田要是废了,那她又要像救治凤长昊一般,再折腾一番。

    不过……她忽然皱起了眉,蓝玉的丹田虽然完好无损,但却非常奇怪,似乎存不住任何灵力。

    就好像是……他的身体是一个气球,而丹田处是气球上的一个针眼。无论有多少空气灌进气球中,都会从这个针眼漏出去。

    太奇怪了。

    她垂着眸若有所思,完全没有看到蓝玉已经紧张的额头冒汗。

    管家蓝忠看着自家少主的模样,默默的捂着脸,觉得实在有点没面子。人家小姑娘就是摸一摸,咋能害羞成这样呢?

    他叹了口气,轻咳了一声,“凤姑娘……”

    正在沉思的凤幽月回过神,收回手看向蓝忠,一脸疑问。

    “不知少主的情况,如何?”

    松了口气的蓝玉,也看向凤幽月,眼中带着几分期待之色。

    “以我如今的修为,想要彻底根治,有些困难。”

    蓝玉和蓝忠的心猛然坠入冰窖。

    “不过,我知道根治的办法,如果有七级炼药师配合,定能成功。”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