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花宗主,别碰我
    两个少年躲在小楼的窗户下面,屏住呼吸,顺着窗缝往里看。在看到乔长风的

    那一刻,二人的眼中爆发出强烈的恨意。

    此时,屋内,乔长风同几个乔家人,以及其他几个陌生人围在一桌。在他们的

    身边,无一不陪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穿着暴露,长相妩媚,带着浓浓的风尘气。

    在圆桌的另一边,几名貌美女子抚琴跳舞,乔长风等人温香软玉在怀,饮着美

    酒,好不快活。

    “一直想同乔家主认识,今天总算是见到了。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一个中年

    男人喝的脸通红,举起酒杯,“乔家主,张某敬你!干!”

    “干!”乔长风来者不拒,面露微醺,没骨头似的靠在身旁的女子身上,大手不

    老实的乱碰,引得女子娇笑连连。

    “这快绿阁不愧在瑶城如此出名,不管是美人还是美酒,都让人流连忘返。”一

    个男子将美酒一饮而尽,“今日我做东,大家莫要客气!尽情玩!”

    说着,他对乔长风举杯,“乔家主,你要是不好好玩,就是不给我孙某人面

    子!这快绿阁中的美人,随便你挑!”

    乔长风心中大为愉悦,放声大笑起来。

    “孙家主的心意,乔某领了。以后若是孙家有难处,尽管来临安找我!”

    孙家主要的就是这句话,顿时乐开了花。他拍了拍掌,又吩咐人领来了几个如

    花似玉的女子。

    几名女子莺莺燕燕,带起一股香风,好似几只花蝴蝶一般,全都扑到了乔长风

    身边。

    乔长风笑得见牙不见眼,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忽然,他的笑容一顿,神色猛然冷了下来。

    “是谁?!”他冷喝一声,推开几个女子站起身,凌厉的目光看向窗边,眼神清

    明,没有一丝醉意。

    其他几人都被乔长风的一身杀气震住了,脸色煞白。

    “乔、乔家主,有何不妥?”

    乔长风没有说话,他危险的眯起眼睛,起身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开。

    空无一人。

    “刚刚有陌生的气息。”他盯着窗框,若有所思。

    几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是不是快绿阁的下人路过?”一人疑惑,走到窗边探出头去,“没人啊。”

    乔长风神色变换不停,而就在这扇窗子一旁的墙壁另一侧,凤幽月紧紧的捂着

    两个少年的口鼻,屏住呼吸躲在角落里。

    她听见乔长风和几人凑到窗边查探,然后将窗子关上,回到了屋里。

    呼!

    凤幽月猛地松了一口气,松开两个少年,冷眼瞪着他们。

    两个少年也知自己差点闯了祸,一脸惭愧。

    “老大……”

    “嘘!”凤幽月目光猛然一厉,一把将二人扯到身边,示意他们噤声。

    而就在这时,刚刚关上的窗户,再一次被推开了。

    “乔家主?”

    “你们先坐,我出去看看。”乔长风盯着那窗户看了片刻,扭头向门外走去。

    他活了这么多年,就是因为这份小心,才得到今日的地位与尊崇。即便是有下

    人路过,他也要搞清楚是哪个下人。

    凤幽月的心,猛地提了起来。

    她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两面墙中间的死角。左手边的墙壁那一侧,是窗户。而

    右手边的墙壁外侧,是这小楼的大门。

    乔长风若是走出来,定会从那大门经过。如果她现在带着两人逃跑,一定会被

    对方发现。

    该怎么办?

    乔长风的修为虽然没有严西元高,但作为临安有名的世家家主,凤幽月肯定是

    打不过的。

    若她是自己一个人,还能躲到空间里。但现在手里还带着两个。

    该如何是好?

    凤幽月紧紧的抓着两人的肩膀,额头的汗水一滴滴滑落。乔长风的脚步声越来

    越近,她听到他跨过门槛,从门里走了出来。

    一步……两步……三步……

    乔长风走出大门,四处看了看,并没有人。忽然,他脚步一转,向死角这边走

    了过来。

    越来越近了。

    乔长风的身影在阳光下拉得很长,落在了凤幽月三人的身前,越来越近。

    那两名少年已经的脸色煞白,凤幽月轻轻的将二人塞到身后,准备让小冥救场。

    而就在这时,一阵桃花香气飘过,粉色的身影飘然而至。

    凤幽月一愣,抬头看着不知如何出现的妖孽男人。

    男人一身桃粉色锦袍,袍子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粉色牡丹。衣领随意的散着,露

    出白皙性感的胸膛。乌黑的长发随意用一只粉色玉簪束在身后,几缕发丝飞扬,拂

    在妖娆俊美的脸上,漾起一片艳光。

    他轻轻转头,看了呆愣的少女一眼,嘴角微勾,伸手将她三人推到死角的最里面。

    然后,自己摆了一个极为潇洒的姿势,靠在了墙壁上,挡住几人的身影。

    一双黑色锦靴出现,乔长风走了过来。

    他见到男人,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大变,连忙行了个礼。

    “花宗主?!久仰久仰!”他连忙赔笑。

    花无情睁开眼,妖娆的眼风斜睨了他一眼,乔长风顿时觉得后背发凉,头皮发紧。

    不愧是神魔宗的宗主,只是一个眼风,就让他心神聚散。

    “你吵了我睡觉。”花无情俊眉紧皱,十分不悦。

    乔长风的双腿都开始打哆嗦了。

    “对、对不起……在下不知是花宗主在此……请请花宗主原谅。”

    十个乔家也不是神魔宗的对手,若是他知道是花无情站在窗外,打死他也不敢

    走过来。

    花无情挑了挑眉,扫了他一眼,又闭上了眼睛,“滚吧。”

    乔长风如获大赦,行了一个大礼,屁滚尿流的跑进了小楼,连大门都关的紧紧

    密密,不敢再有动作。

    待没有了声音之后,花无情缓缓睁开眼睛,眼底划过一抹讥讽。

    他扭头看了凤幽月一眼,抬脚离开。

    凤幽月反应过来,连忙一手拽着一个,屁颠屁颠跟上了花无情的脚步。

    没过多久,几人出现在快绿阁的后门。

    守着后门的几个快绿阁小厮见竟然有女子出现在这里,不由得一愣。

    “这……”

    “都退下去。”花无情挥了挥手,几个小厮竟然想也不想,听话的离开了。

    凤幽月见此,柳眉一挑。

    “你们走吧。”花无情推开后门,侧过身,眼神放空的看向远方。

    凤幽月让两个少年先离开,她则郑重的对男人抱了一拳。

    “多谢花宗主出手相救,在下不胜感激。”

    放空的男人眸光一动,垂下眸看着只到自己肩膀高的少女,眉心微动。

    “你想怎么报答?”

    凤幽月一呆,“什么?”

    花无情笑了一声,垂下头,扬眉看着她,“我救了你,你该如何报答?”

    凤幽月这次听明白了,心中一动,抬起头目光直视男人,一字一字郑重道,

    “只要我能做到,不违背道义伦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花无情定定的看着少女的眼睛,明亮,带着绚丽的光彩,刺的他眼睛生疼。

    他忽然揉了揉眼,抬起手,摸向那双明眸。

    凤幽月心中一惊,连忙向后退去。

    修长的大手停在半空,花无情神色莫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躲得倒是快。”他放下手,甩了甩袖袍,“从昨晚到现在,你已经躲了我两

    次了。”

    凤幽月嘴角隐隐抽搐,垂眸道,“花宗主,我不太习惯他人触碰。抱歉。”

    花无情轻轻的喷了一个冷哼,一脸不满。

    凤幽月看了他一眼,对他的脸色视而不见。

    “无趣的小丫头。”男人轻嗤一声,骚粉色的广袖甩了甩,“快走,看见你就烦!”

    凤幽月眼角连跳了几下,拱了拱手,“多谢。在下先告辞了。”

    说着,火烧屁股似的跑了。

    花无情看着少女忙不迭逃跑的身影,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眼底隐隐有流光闪过。……

    洛园。

    凤幽月带着两名少年,一路赶了回来。当易渊打开门时,便看到一身煞气的少

    女,和垂头丧气的兄弟两。

    “这是什么了?”易渊愣了一下,连忙将三人迎了进来,“你们和姑娘怎么碰上了?”

    “你问他们吧。”凤幽月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将买来的吃食交给易渊,抬脚走进

    内院。

    易渊抱着大包裹,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两兄弟,见两人一脸心虚之色,不由

    得皱起了眉。

    “你两个跟我过来。”他将包裹交给其他人,带着两兄弟追上了凤幽月的脚步。

    内厅,凤幽月坐在首位,抱着茶壶‘咕嘟咕嘟’将茶水一饮而尽,才勉强平复下

    心中的怒火。

    她抹了把嘴,‘咣当’一声将茶壶扔在了桌上,吓的那两兄弟身子一个哆嗦。

    易渊还没见凤幽月生过这样大的气,他沉着脸看着那二人,“江林江风,到底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出去采办东西了吗?”

    江家这两兄弟,是三百名苍龙卫之二。兄弟两的家人在十年前就死了,当时二

    人只有五岁,被一个老和尚救走,一直养到了十岁。后来,老和尚圆寂后,兄弟二

    人便找了一份码头搬运的工作,一直到被易渊发现。

    江林江风的修炼天赋非常好,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已经从玄师一阶晋级到玄

    师七阶,进步在三百人中算是十分优秀。

    这二人一直非常听话,修炼也十分刻苦,易渊实在想不到,他们究竟是怎么把

    凤幽月惹怒了。

    江林和江风互相看了一眼,咬了咬唇,最后,江林走了出来。

    “我们两人……去了快绿阁。”他低声说。

    易渊一愣,脸上出现了呆滞的表情。

    “你们去逛青楼?!”他尖叫一声,一脸不可置信。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江林连连摆手,生怕易渊把他们拉出去扒皮抽筋。

    “我、我和江风在买东西时,遇到了一个熟人,才跟踪他去了快绿阁。”

    易渊皱眉,“熟人?什么熟人?你们在瑶城有朋友?”

    江林脸色微变,他紧紧握了握拳,抿唇沉默了片刻,咬牙道,“不是朋友,是

    仇人。”

    易渊俊眉一挑,凤幽月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到底怎么回事!一五一十告诉我!”易渊低喝。

    江林看了一眼江风,两人突然膝盖一弯,齐齐跪在了地上。

    “老大,易渊哥,我们要报仇!”

    “那个男人,就是杀我们一家七口的凶手!就是他,化成灰我都认得!”江风哭

    了出来,十年了,每晚睡觉,他都会梦到父母家人被杀的那个晚上。到处都是鲜

    血,还有家人死不瞑目的眼神。他和哥哥被父母塞进床下,两个孩童眼睁睁的看着

    最亲近的人一个个死去,看着自己的母亲、姐姐受尽凌辱,活生生被折磨死。

    这样刻骨的仇恨,那个满脸狞笑的男人,他们到死都不会忘!

    在被老和尚救走之后,他们打听了许多年,找了许多年,都没查到那人究竟是

    谁。没想到苍天有眼,竟然让他们在瑶城遇见了!

    易渊看了一眼凤幽月,没想到江林江风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

    “你们确定那个人就是?”

    “确定!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他!”江林的拳头攥的咯咯响,天知道他多想

    亲手杀了他。

    易渊皱了皱眉,“那人的身份……”

    “临安乔家家主,乔长风。”凤幽月开口,语气淡淡,“凤栖国临安中,除了元

    家之外,就是乔家了。乔长风修为深不可测,乔家高手如云。你们怎么报仇?”

    江林江风脸色猛然变白,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仇人竟然是乔家家主!

    那样高高再上的人物,岂是他们能杀得了的。

    易渊的神色也凝重起来。乔家,那就是临安一霸,他们现在的实力,完全就是

    以卵击石。

    “今天,要不是有花宗主帮忙,你们可知我三人会面临怎样的局面?”凤幽月放

    下茶杯,声音淡漠。

    江林江风的脸色不太好,一脸羞愧。

    “是我们做错了。但是老大,我一定要杀了他!”江风一脸坚持,梗着脖子,

    “乔家势力庞大,我们兄弟二人绝不会连累老大和苍龙卫,愿以一己之力承担!”

    话落,易渊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凤幽月也是脸色一沉,冷冷的看了过来。

    “一人承担?如何承担?刺杀?毒害?还是潜伏进乔家?以你们的实力,乔长

    风只要一根手指,就能碾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