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医治,震惊
    ..,

    凤幽月的话,让蓝凤仪脸色微变。

    再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蓝家人特殊的体质。世人都说蓝家得天独厚,每个蓝家人都天赋异禀,修炼起来有如神助,速度十分惊人。但,只有蓝家内部才知道,这样让人羡慕的天赋,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噩梦罢了。

    他们就好像是一个器皿,被迫承载着令人发狂的血液,逃不出,也甩不掉。

    而蓝玉的身体内,并没有出现蓝家人应该有的症状。当初得知此事时,蓝凤仪惊喜不已。然而没过多久,蓝玉就开始一次次犯病,那样的折磨,比蓝家传承的噩梦更痛苦。

    凤幽月见蓝凤仪脸色变换不停,也不催促,只按着发狂的蓝玉,不让他动弹。

    “我儿的情况,的确如姑娘所说。”半晌,蓝凤仪叹了一声,抬眼看着她,“不知姑娘可有解决办法?若是能治好我儿,蓝凤仪愿意以命换命!”

    女人的决心让在场的人都震了一下。堂堂蓝家家主的命,值钱的很!

    凤幽月看着她,心中暗叹,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蓝家主无需换命,我身在七星,深受师父与各位长老教导,不敢违背本心。蓝家少主的病,我会尽全力医治。不过,今天时机不对。我先帮蓝少主稳住病情,等择日再细细医治,可好?”

    蓝凤仪哪里敢说不好,凤幽月就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恨不得将自己的心都掏给对方。

    “姑娘说的是,待来日在下亲自请姑娘去蓝家一叙,还望姑娘赏个面子。”

    “好说好说。”凤幽月摆摆手,手腕一翻,一个针包凭空出现。

    她让几名小厮按住蓝玉,自己打开针包,袖袍翻飞间,银光连连,手指好似蝴蝶飞舞,眼花缭乱。

    眨眼的功夫,蓝玉的身上插满了银针。正在挣扎的他,忽然白眼一翻,不动了。

    “玉儿!”蓝凤仪惊呼一声。

    “他只是昏过去了。”

    蓝凤仪半信半疑,蓝家的那位炼药师凑上前,眼睛在那些银针上一扫,脸色一变。

    这些银针,竟然全都扎在蓝玉的死穴上!

    “这、这……”他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指,看着凤幽月的目光简直就是在看洪水猛兽。

    “糊涂!糊涂!”半晌,他怒吼一声,“如此扎法,少主岂能活着?!”

    蓝凤仪听了这话,脸色一白。

    “喊什么喊?”凤幽月皱了皱眉,“我自有自己的方法。你且在一旁看着就是。”

    说着,她缓缓摊开手掌,一团蓝色的混沌火在掌心中灵动跳跃。

    顿时,整个偏厅的温度迅速升高。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修为较低的小厮的脸上就布满了薄汗。

    蓝凤仪看到那团火焰,脸色一变,震惊的目光落在凤幽月的脸上。

    “这是……”混沌火!天下至宝!

    没有人知道蓝凤仪心中的震撼。她神色复杂的看着凤幽月,眼底的光芒晦暗不明,似喜悦,似疑惑。

    凤幽月并没注意到蓝凤仪的异状,她摊开手掌,将混沌火顺着蓝玉身上的银针,细细灌入他的体内。

    混沌火化为一丝丝幽蓝色的气流,钻入蓝玉身体之中,迅速在他的奇经八脉游走。

    昏睡不醒的身体,忽然间抽动了几下,蓝玉苍白的皮肤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上一层淡粉色。

    混沌火仍然在不断的输送着,每一根银针,每一处大穴,都有幽蓝色的气流环绕。

    时间缓缓流逝,屋外的太阳从头顶渐渐移到了偏西的位置。严家大门的人来往了一波又一波。

    偏厅已经被蓝凤仪设了防护罩,蓝家的几个侍卫守在门外。严西元和严逸飞一左一右站在门内,紧张的看着凤幽月的动作。

    此时,凤幽月的脸色有些白。连续输送了半个多时辰的混沌火,蓝玉的身体就好像是无底深渊一般,怎么填也无法填满。

    蓝凤仪跪在蓝玉身边,目光紧紧的盯着他。她看着少年苍白的脸逐渐变得红润,虚弱的气息变得浑厚绵长,一向冰冷的身体,似乎多了几分温度。

    蓝凤仪心中一喜,眼底浮现出一丝期待。

    就在这时,凤幽月突然收回了手,娇喝一声。

    “都退后!”

    蓝凤仪几人听了命令,立刻向后退去。

    与此同时,温度骇人的混沌火猛然从少女身上冲出,在空中形成一朵大大的蘑菇云。

    整个偏厅,瞬间被幽蓝色光芒所笼罩。

    蓝凤仪看着半空中熊熊燃烧的混沌火,眼底划过一抹震惊之色,看着凤幽月的眼神更多了几分郑重。

    凤幽月严肃的抿着唇,那一团混沌火在她的控制下,逐渐凝实,变成了透明的浅蓝色。她袖袍一挥,混沌火飞向蓝玉,将他包裹在其中,好似一颗茧一般。

    “这……”蓝家和严家的几个炼药师傻眼了,混沌火的攻击力极强,蓝家少主没有修为,还不被活活烧死?

    “混沌火是我的,大可放心。”凤幽月忽然开口,包裹在蓝玉周身的火焰好似听到了她的话,配合的晃动着火苗,表达对她的亲昵。

    在场的众人都惊讶了,没想到混沌火竟然如此臣服于凤幽月。

    “接下来我要炼药,任何人不得打扰。”凤幽月说了一声,小手一翻,拿出天元丹炉。

    几名炼药师在看到那丹炉时,脸色微微一变。

    他们都能感受到这丹炉之中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这是只有炼药师才能感知到的存在。

    这么个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东西?

    难不成……是叶临溪给她的?

    脑洞打开的几名炼药师,自动自觉的脑补了天元丹炉的来历,让凤幽月幸运的避免了一番口舌解释。

    她要炼制的丹药,是一种四级完美阶火属性丹药。她虽然不知道蓝家的内情,但蓝家人的体质她多少有了些猜测。

    蓝家人应该是天生的火属性体质。或者说的更细致一点,他们的生命,全都靠着火属性来维持。

    若是没有了火属性,他们就会死,或者像蓝玉一样,受到无尽的折磨。

    正所谓缺什么补什么,蓝玉体内缺火,那她就给他补火。

    凤幽月什么都缺,但是火属性却是一点也不缺。

    但这样,只能算是治标不治本。若是不让蓝家人彻底摆脱火属性对他们的控制,那么以后,将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蓝玉。

    不过这些事情,凤幽月没有精力去想。她如今能做的,就是压制住蓝玉的病情。

    二十多味药材流水一样的放入丹炉,混沌火将丹炉环绕,缓缓升入空中。

    几个炼药师都被凤幽月这土匪一般的炼药手法看傻了,更有一个年长的炼药师连连怒道‘暴殄天物’。

    严逸飞的眉头微微一皱,挥袖在凤幽月周身设下一层防护罩,隔绝了外界的声音。

    “师妹的炼药手法一向如此,并不拘泥于形势。连叶峰主也夸她天赋过人,诸位大可放心。”他沉声为凤幽月正名。

    几个炼药师,顿时哑口无言。

    连叶临溪都夸她,那他们还能说什么?

    防护罩外,严家的下人们将损坏的家具轻轻搬了出去,又搬上来几把椅子,端上了滚滚的茶。

    严西元几人坐在椅子上,手边的热茶渐渐变冷,又填了新的,然后又变冷。

    如此反复,整整换了三轮水,丹炉中终于有声音传了出来。

    几个炼药师精神一震,目光齐齐落在丹炉之上。

    就在这时,天元丹炉中,嗡鸣声越来越大,紧接着,七彩光芒冲天而起,穿破屋顶,直入云霄!

    严家大宅上空,出现了七彩光芒,熠熠生辉,绚烂夺目。

    严家众人们,都被这异状吸引了。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从屋里跑了出来。

    更有严家养的炼药师们,激动的撒丫子将往这边跑,那雷厉风行的模样一点也不像平日里说一句话就要喘几口气的老头子。

    不过比起他们,最激动的还要属正在偏厅之中的几位炼药师了。

    丹光啊!那可是丹光啊!

    这年头,高级炼药师好找,但是完美阶炼药师却是独一无二!

    就是那炼药公会副会长楼厉天,也只是个稀有阶而已!

    几位炼药师看着凤幽月的眼神瞬间变了,从居高临下的藐视,转眼变成了如爱人般的深情。

    幸好凤幽月现在沉迷于炼药之中,否则这几个老头子的眼神,定会让她想要野蛮一下。

    七彩丹光整整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随着浓郁的药香从丹炉中散出,丹光逐渐消失了。

    偏厅院子的大门,被紧紧关上,凤将严家那些疯疯癫癫的炼药师拦在了外面。

    这时,凤幽月忽然眸光一厉,磅礴的精神力最后一波送进炼丹炉中。

    紧接着,炼丹炉缓缓从空中落下,混沌火熄灭,丹成!

    她松了一口气,打开丹炉小窗,拿出里面的丹药。

    几名炼药师迅速围了上来,隔着防护罩,双眼冒光的盯着少女手中的丹药。

    “这是……聚火丹?”一名炼药师疑惑了一下,随即肯定的一拍大腿,“一定是聚火丹!四级完美阶聚火丹!”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聚火丹,竟然真有人炼的出!”

    “据老夫所知,瑶城之中,能够炼出四级聚火丹的,不到五人吧?”

    聚火丹,是一种很特殊的丹药。并非是它的功效有多牛逼,而是它的丹方,只有完美阶的炼药师才能炼的出。换句话说,它的丹方就是完美阶丹方,如果阶品达不到,就算是十级炼药师也不好使。

    在如此苛刻的要求中,聚火丹成了一种很罕见的丹药。只有炼药公会中的寥寥数人,能够炼的出来。

    而如今,一个才十六岁的小丫头竟然炼制出了聚火丹,不怪这几个炼药师吓的跟见了鬼一样。

    凤幽月将聚火丹拿出来,一共二十枚,惊的大家眼珠子掉了一地。

    她将十八枚聚火丹分成两个瓶子装好,剩下的两枚给蓝玉服了下去。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蓝玉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健康,这样的情况,即便是在以前没犯病时,也是没有过的。

    蓝凤仪喜极而泣,看着凤幽月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大家又等了片刻,昏睡中的蓝玉渐渐有了转醒的迹象。

    凤幽月袖袍一挥,收回银针。只见蓝玉的眼皮微微动了几下,睁开了一双琉璃墨眸。

    这是凤幽月第一次见到正常状态下的蓝玉,少年的容貌本就是俊美的,却比云陌严逸飞等人,更多了几分脆弱和疏离。

    许是因为多年被病痛折磨,他的眼神中,带着一股子死寂和沧桑。却又夹杂着几分不甘与倔强。

    如此复杂的气质,让他变得愈发迷人,似乎只要一个眼神,就有许多女子为之倾倒。

    蓝玉睁开眼,轻咳声从唇中溢出。他的神智渐渐回笼,记忆停在了被少女施针的那一刻。

    俊秀的眉轻轻蹙起,淡漠疏离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红衣少女身上。

    “是你……”少年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十分好听,又带着几分青涩。

    凤幽月还没开口,蓝凤仪激动的抱住蓝玉,低泣出声。

    “玉儿,你可吓死娘了!”

    女人的眼泪一滴滴落在脸上,蓝玉的眼中闪过愧疚与心疼,他抬起头,虚弱的抬起手,抹去蓝凤仪脸上的泪水。

    “母亲,让你担心了。”

    蓝凤仪哭着摇头,心中却又带着欣喜之色。她何时见过儿子的气色这样好呢?

    “蓝家主,地上阴气重,蓝少主身子虚,你还是先把他扶起来吧。”严西元道。

    “对对,严家主说的是。”蓝凤仪抹了把泪,小心翼翼的将蓝玉扶起。小厮搬上来一把贵妃椅,蓝玉靠在上面,疲惫的喘了口气。

    “劳烦严伯伯了,是侄儿的不是。”蓝玉虽然体弱,但礼节却是周到。

    “贤侄哪里话。”严西元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这一切都是幽月丫头的功劳,我没帮上什么忙。”

    蓝玉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严西元说的是谁。

    “多谢姑娘相救,不知你是……”

    “我师妹,凤幽月。”严逸飞出声介绍,不知是不是错觉,蓝玉总觉得他的语气中隐隐带着几分小骄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