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蓝玉的病
    ..,

    凤幽月和严逸飞两人齐齐皱眉,目光落在门外。

    尖叫声没有停止,反而更加歇斯底里。伴随着尖叫声的,是桌椅倒塌的声音。

    严逸飞放下手中的茶杯,唤来一名小厮。

    “外面怎么回事?”

    “回二公子,外、外面……”小厮犹豫的看了凤幽月一眼,“是蓝家少主……犯病了。”

    犯病?

    凤幽月一愣,若有所思。

    严逸飞神色了然,想来蓝家少主的病,对他来说并不是秘密。

    “父亲可以找炼药师?”

    “找了。蓝家少主身边也跟着一位。他们正在控制少主的情况,不过看起来不太好。”

    蓝家少主是个病秧子,这是整个瑶城都知道的事。若不是因为如此,这位少主应该和严逸飞一样进入学院修习才是。不过,他的身体极为虚弱,时不时就会歇斯底里,这让他只能待在房间里,终日不见阳光。

    凤幽月这才想起来,昨天的拍卖会上,她似乎真的没见到蓝家少主。

    “师兄可要去看看?”

    严逸飞沉思片刻,看到她眼中的光亮,点了点头。

    “师妹同我一起去,看看能否帮上忙。”

    那小厮听了,犹豫的张了张嘴,觉得凤幽月一个外人参与进来似乎不太好。但一想到严家父子对她的看重,不由得将舌尖的话吞了回去。

    凤幽月跟着严逸飞出了后厅,一路向偏厅走去。

    还没走到偏厅门口,便清楚的听见尖锐的叫声,似疯狂似悲切,让人心中发堵。

    隐隐的,还有女子的低泣声传出来。凤幽月不由得想到了蓝家主那张妩媚却坚毅的脸。

    她垂下眸,跟着严逸飞进入偏厅。

    偏厅之中,桌椅倒了一片,茶具瓷器碎了一地,遍布狼藉。

    一个身着蓝色锦袍的少年倒在地上,他的脸色苍白,青筋遍布,通红的双目爆睁,发丝散落,整个人犹如厉鬼。此时,他的嘴里被塞进了白布,四肢被几个小厮死命的压住,无法动弹。

    在他的身边,一名华服女子紧紧的抱着他的头,神色悲戚,泪水连连。

    严西元担忧的看着发狂的少年,不断的催促几名炼药师想办法。他一扭头,看到了走进来的严逸飞和凤幽月。

    “你们怎么来了?”严西元皱了皱眉。

    “蓝家少主如何?”严逸飞担忧的看了那少年一眼,“我和师妹担心,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情况不太好。”严西元知道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也没心情给蓝家人介绍凤幽月,只让他们两人待在一旁。

    这时,一直垂头低泣的蓝家家主蓝凤仪抬起眼,含泪的双眸看向几人。

    凤幽月对上她的视线,心中轻轻一颤。

    早在昨天的惊鸿一瞥,她就知道,这个女子是十分刚强的。不然也不会独自一人挑起蓝家的担子。但是今日,她从蓝凤仪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心疼,和恨不得代替爱子受苦、却无能为力的绝望。

    凤幽月的心猛地颤了一下,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一张温婉娴静的脸。

    那是她失踪已久的母亲,在回忆中,她总是用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每当自己生病时,她的眼神,同蓝凤仪此时的神色是一样的。

    许是太过思念容妤娴,凤幽月的心中忽然对蓝凤仪升起了几分疼惜。

    她向前走了几步,定定的盯着蓝家少主。

    严逸飞见她有些不对劲,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

    凤幽月没有反应,她看着蓝家少主的气色,轻轻皱起了眉。

    这不像是得病,倒像是……先天造成的。

    这时,一直不断颤抖的蓝家少主忽然张大嘴巴,口中的白布掉落,尖叫一声,又开始剧烈的挣扎。不知为何,他的周身温度迅速下降,整个人突然变得力大无穷。

    几名小厮一时间,竟然全被撞开。蓝凤仪害怕自己伤了儿子,不敢用力,竟也被他撞到了桌脚上。

    蓝家少主五官狰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尖叫着乱跑。

    严西元和严逸飞脸色一变,冲上去要按住他。哪知蓝家少主忽然脚步一转,直奔凤幽月而来。

    “师妹!抓住他!”严逸飞大吼一声。

    凤幽月神色淡淡,沉着的看着向自己张牙舞爪冲过来的蓝家少主,脚步忽然一错,双手闪电般伸出,如铁钳般捏住了他的肩胛骨。

    然后,‘咔擦’一个用力。

    撕心裂肺的尖叫从蓝家少主口中爆开,刺的人耳膜嗡嗡作响。

    由于吃痛,使得他的身体出现一瞬的无力。凤幽月趁此机会,踢向他的双腿,一个反手,用力将他扣在地上。

    紧接着,她手脚麻利的捡起那团白布塞进他的嘴里,防止他咬伤舌头。然后整个人结结实实的坐在了他的身上,伸手捏住他的手腕,探向他的脉搏。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帮忙。

    蓝凤仪不顾散乱的发髻,跌跌撞撞爬了过来,抱住蓝家少主的脑袋,花容失色。

    “谢谢,谢谢!”她含泪对凤幽月说。

    而凤幽月却紧紧的皱起眉心,蓝家少主的情况比她想的还要复杂。

    “他的病是先天不足导致的。”她喃喃的低语了一句,忽然‘咦’了一声,惊讶的看向蓝凤仪,“蓝家少主不能修炼?”

    这句话,让在场的蓝家人齐齐变了脸色。

    “休要胡说!”跟着蓝凤仪前来的蓝家管家大声斥责。

    蓝凤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着凤幽月的眼神多了几分防备。

    “你不用防备我,我对蓝家八卦不感兴趣,也不会对外胡说。”凤幽月扬了扬眉,突然伸手在蓝家少主身上按了几下,顿时,蓝家少主竟然神奇的平静下来。

    蓝凤仪神色微变,震惊的看着她。

    “你……是怎么做到的?”没有人比蓝凤仪更了解蓝玉在犯病时的症状,蓝家养了那么多炼药师,却都对他的病症无济于事。可如今,这年轻的少女竟然按了几下就让他平静了下来。

    “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前,你先告诉我,他是不是不能修炼?”

    蓝凤仪眸光一动,犹豫片刻,艰难的点了点头。

    严西元和严逸飞蓦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堂堂蓝家少主,竟然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这要是传出去……蓝家少主的位置被夺还是小事,要是让有心人知道,整个蓝家都有可能保不住!

    蓝凤仪究竟是怎么隐瞒了这么多年的?!

    得到了预想中的答案,凤幽月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想,他发病时应该是浑身发冷,歇斯底里,而在发病结束后,他会感觉非常饿,可对?”

    这一下,不仅是蓝凤仪,连蓝家跟来的那位炼药师都惊住了。

    “你到底是谁!”蓝凤仪的目光变得冷厉,铺天盖地的威压散出,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再也没有刚刚的温柔和疼惜。

    凤幽月只觉得一阵窒息,身子晃了晃,才稳住自己的身形。

    不愧是蓝家家主,真是不能小看!

    “蓝家主稍安勿躁!”严西元眼见不好,连忙上前阻止,并且帮凤幽月挡下对方的威压。

    凤幽月好过了一些,喘了口气,“你不用防备我,我只是个路人甲。这些症状,我都是刚刚号脉得知的。”

    蓝凤仪一愣,目光落在她掐着蓝玉手腕的手上。

    “若我猜的不错,你怀蓝玉之时,应该是出现了一些意外吧?”凤幽月又问。

    蓝凤仪心中一震。

    她在怀蓝玉时,的确是出现了意外。这件事除了她亲近的几个人,再没有旁人知道。

    并非是她戒备心重,实在是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因为,她怀了蓝玉整整一年零两个月才将他生出来的!

    她还记得那段时间,她从最初的满怀期待,到最后变成了满心恐慌。她不在意自己怀的是什么,但是这件事要是让大家知道,这蓝玉定会被扣上‘妖怪’的称号!

    虽然蓝家势力庞大,但也无法阻止人言。

    因此,蓝凤仪在怀孕满十个月后,在心腹的运作下,离开了蓝家,前往另一处庄子待产。对外的说辞,也只是产后虚弱,不宜过度操劳,只能静养。

    就这样,这件事隐瞒了下来。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几个一直跟着她的心腹。

    今日这件事被凤幽月一提起来,蓝凤仪的心就震住了,看着对方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杀意。

    凤幽月被这浓烈的杀意搞得心惊肉跳,心中哀叹自己仍然是只小弱鸡,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她不得不抛出一个诱人的消息。

    “我能治蓝少主的病。”

    蓝凤仪的气息瞬间凝滞,神色复杂,似怀疑,似期待。

    这些年她广招能人异士,得到了太多肯定的答案,最后却都满心失望。如今凤幽月提起,她不敢相信,却又隐隐带着希望。

    蓝家那名炼药师,看着凤幽月的目光,已经像是在看要抢他饭碗的仇人。

    凤幽月嘴角抽了抽,给了那炼药师一个歉意的眼神。

    “我之所以能够让蓝少主镇定下来,是因为我身怀混沌火。”她顿了顿,意味深长的看着蓝凤仪,“我虽对蓝家不了解,但蓝少主的病,应该是先天缺少一种属性的原因。而这种属性,应该是他赖以生存的根本。蓝家主,不知我说的可对?”

    ------题外话------

    这一个月更新的确很少,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最近不知怎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来,空有情节却写不出来,心里特别难受。没有保持更新,在这里跟大家说一声道歉。我尽量调整吧,希望自能尽快满血复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