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来自叶临溪的邀请
    ..,

    葛天君的问题,让司父无语凝咽。

    ‘屡次挑事’是什么鬼?这让他该怎么往下接?

    “对,就是她!”凤幽月又欠揍的说了一句,“就是那个屡次挑事的乔思宁!”

    司父的脸都气绿了。

    司青嘴角微微勾起,眼底染上浅浅的笑意。却在司父看过来时,神色一片冰冷。

    “葛院长,这都是误会!”司父谄媚的笑着,“在下只是找司青来……”

    “兴师问罪!”凤幽月接话。

    司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危险的眯起眼睛,冰冷的视线落在凤幽月身上。

    凤幽月无所畏惧,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挑着眉直视他。

    “我说过,乔思宁的事情与我无关。学院已经给了乔家交代,司家主还要怎样?”司青见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连忙开口,将司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还要怎样?!”司父瞪圆了眼睛,“跟我回去给乔家道歉!”

    “不可能!”司青脸色一沉,“乔思宁的死和我无关,我为何要道歉?”

    “你……”司父指了指他,袖袍一甩,“要不是你没照顾好乔小姐,乔家怎会与司家关系恶化!快回去道歉!直到乔家满意为止!”

    大家都隐隐皱起了眉,司父这话说的,怎么好像司青是乔家的奴才一般?

    司父拽着司青,一副马上就要让他去道歉的架势

    “司家主稍安勿躁。”葛天君突然抬起手,在司父的手上拍了一下。顿时,司父的手掌一麻,松开了司青。

    “乔思宁之死,乃是不慎落崖造成,与司青并无关系。司青作为七星弟子,自然要受学院保护。司家主如此做,将七星置于何地?”

    司父脸色一变,没想到葛天君竟然会如此护着司青。

    “葛院长,您这是……”

    “若是乔家有怨言,就让他们来找我。”葛天君强硬的打断他的话,“新生试练本就是危险重重,若是如此计较,不如当初别让她来参加。司青没有义务照顾她,也和她的死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学院的决断,司家主,你还有异议?”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葛天君算是一点面子也没给司父留,司父还哪敢说更多?

    他的脸色连连变幻,看着司青的目光隐隐带着几分忌惮。

    七星学院竟然这样护短,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葛院长言重,在下只是担忧司青。”司父定了定神,扯出一抹笑容,道。

    “司家主爱子之情令人感动,”葛天君不痛不痒的夸了一句,“若是没有旁的事,司家主还请回吧。”

    如此明显的逐客令,司父脸皮再厚也挺不住了。

    他赔笑了两声,不动声色的瞪了司青一眼,转身离开。

    一场风波,无声无息的解决了。司青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

    “院长,我……”

    “不必说,我都知道。”葛天君摆了摆手,“安心吃饭,有学院护着,你无需担心。”

    司青感激的看着他,重重点了点头。

    葛天君让他坐回位置,临走前没好气的瞪了凤幽月一眼。

    凤幽月嘿嘿一笑,眨着眼一脸无辜。

    她哪里想管闲事呢?不过乔思宁的死,和她有些关系,她总不能让司青一个人受着。

    若是强硬的与司父产生矛盾,·并不是明智之举。将七星学院抬出来,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凤幽月很庆幸,她所在的学院,十分护犊子,让大家不会受了委屈。

    这场晚宴进行了一个多时辰,直到最后,大家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凤幽月跟着众弟子们,一起向拍卖行外走去。这时,叶临溪忽然叫住了她。

    “叶峰主,”她拱了拱手,一脸茫然。

    “你随我来。”

    凤幽月摸着鼻子,一脸疑惑的看了眼严逸飞,然后抬步跟上了叶临溪的脚步。

    叶临溪带着她走进了拍卖行的一间偏厅,偏厅中,坐着几个人,或中年或老年,腰间挂着相同的玉牌。

    凤幽月眸光一动,对这几人的身份有了几分思量。

    “会长,这就是您说的炼药天才?”一个中年男子站起身,双眼放光的在凤幽月身上来回打量。

    其他几人也看了过来,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好奇。

    “正是她。”叶临溪将偏厅的门关上,对凤幽月道,“这是我在炼药公会中的几位好友,他们对你很好奇,想见见你。”

    果然是炼药公会的人!

    凤幽月连忙行了个晚辈礼,神色恭敬,“晚辈凤幽月,见过各位前辈!”

    几人纷纷点头,对她露出了几分满意之色。

    “不卑不亢,礼貌得当,是个好的。”一老者摸了摸胡须,看着凤幽月的眼中带了几分喜爱,“听说你可以炼出丹光?”

    “是。”凤幽月连忙回答,嘴角含着三分笑意,“是叶峰主以及各位长老教导的好。”

    那老者白眉一挑,眼神中有带了几分打趣,“老叶啊,这丫头的嘴倒是甜的很!有趣,有趣!”

    叶临溪摇头失笑,“这丫头一向跳脱,你们多包涵。”

    “跳脱好!年轻人,就要活泼点。”之前开口的中年男人挑了挑眉,“公会里大多气氛沉闷,今日看到这样的年轻人,我们的心也开怀了几分。”

    凤幽月垂眸听着,但笑不语。

    大家你来我往之间,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在心中对她有了计较,都更看重了几分。

    “你这丫头是个难得的,好好努力,莫要白费了你的天赋。假以时日,待实力够了,就进炼药公会来。”

    凤幽月心中一震,抬头看向几人。

    几人或严肃或微笑,眼中都带着几分认可。

    凤幽月心头微动,再一次郑重行礼,“晚辈,定不负前辈所望!”

    叶临溪含笑看了几人一眼,见他们都一脸满意,便轻轻点了点头。

    “好了,你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凤幽月又行了个礼,跟几人告别,礼貌的退了出去。

    待她走后,叶临溪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怎么样?你们觉得如何?”

    “是个好的。”一名黑衣老者点了点头,“傲气却不自负,拥有如此天赋却能礼待他人,心性不错。”

    “的确。遇到我们几个,能不露怯色,又不卑不亢,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另一人赞同的附和。

    “只不过……她年纪尚轻,未来的路,还很长啊。会长,你如此看重她,可是有什么缘故?”

    “对啊。我听说她和那位云长老关系匪浅,会长可是……”

    叶临溪笑着摇了摇头,“非也。云长老本就是七星之人,我看中凤幽月,并非是因为她。”

    说着,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几人一眼,“你们可知,她成为炼药师多久了?”

    几人一愣,不明所以。

    叶临溪缓缓举起了一个手指,“不到一年。”

    “什么?!”一个茶杯‘咣啷’一声掉落在地,粉身碎骨。

    “这不可能!”一人猛地站起身,明显受了极大的刺激。

    其他人也一脸不可置信,只觉得叶临溪是在逗他们。

    “我怎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叶临溪叹了口气,“不仅你们,当初我知道时,也震惊许久。可是这就是事实,这丫头在一年前,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

    废人?!

    几人睁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会长你说的是真的?”

    “宋院长亲自告诉我的,怎会有假?”叶临溪挑眉道。

    他这消息,并非是凤幽月告诉他的,也并非是从凤幽扬等人口中得知,而是宋星子亲自告诉他的。叶临溪不傻,宋星子会平白无故告诉他这话,自然是存了几分心思的,希望他能够着重培养凤幽月。

    那该怎么培养呢?普天之下,还有什么地方比炼药公会更适合一名炼药师?

    叶临溪想明白了宋星子的意思,又对凤幽月观察了许久,待满意了,便暗暗的动作了起来。

    也许他对凤幽月的实力还有一定的顾虑,但是宋星子的眼光,他很相信。

    几人花了许久,才消化了这一震惊的消息。

    “若是这么说,那这丫头早晚会走到炼药师的顶峰啊!如此天赋,绝非常人!”

    其他几人点了点头。

    “会长,您是想将她引入炼药公会,成为我们的力量吗?”

    “不。”叶临溪摇头,语气中带着几分意味深长,“这丫头无论是性格还是能力,能非屈居人下之人。若是用她来进行公会内部的斗争,未免有些大材小用。我认为,她的路应该在更高的地方。”

    几人微怔,随即好似想明白了什么,脸色一变。

    “会长的意思……”

    叶临溪含笑不语。

    几人面面相觑,心中震惊无比。

    若是真像叶临溪所想,那么这丫头的未来……可就厉害了!

    ……

    凤幽月并不知道自己走后,叶临溪几人的谈话。她坐着吞天黑鹏一路飞回了星苑,推开院门时,云陌已经先回一步。

    “晚上可吃饱了?”男人站起身,屈指在石桌上敲了敲。

    只见石桌上,放着两盘热气腾腾的点心。很显然,这是刚刚买回来的。

    凤幽月眼睛大亮,扑到桌前,拿起一块点心塞进嘴里。

    软软甜甜,却不腻人。

    “好吃。”她享受的眯起眼睛,用左手捏起一块塞进男人的嘴里。

    云陌含笑将点心吃下,伸手抱着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刚刚叶峰主带我去见了炼药公会的人。”

    云陌的眸中划过一抹了然之色,“你天赋超然,叶临溪看重你是应该的。”

    凤幽月抿了抿唇,“听叶峰主话中的意思,是希望我加入炼药公会。”

    “那你呢?怎么想的?”男人低声问。

    “我现在实力不够,加入公会也是炮灰一枚。”少女摇了摇头,在男人的怀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小脑袋靠在他的肩上,眯起了眼,“而且,炼药公会里内斗不断,今天晚上那个副会长楼厉天,眼神恨不得把叶峰主生吞活剥了。”

    两个会长都斗得如此厉害,那他们手下的人,岂不是闹得鸡飞狗跳。

    她现在加入公会,定会被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你的担忧是对的。”云陌轻柔的把玩着她的手指,“自从叶临溪成了会长,炼药公会一直内斗不断。近几十年更是严重。你想要进去,必须有足够令人信服的实力。而且以叶临溪对你的看重,应该不只是让你帮他去内斗这样简单。”

    凤幽月心中一动,微微变了脸色。

    “你是说……”

    云陌含笑点头,沉默不语。

    凤幽月愣怔了许久,伸手用了揉了揉脸,“叶峰主未免太看得起我了……”

    “你的天赋和努力,足够他看得起。”云陌一脸理所当然,抱着少女站起身,向屋里走去。

    凤幽月觉得身子猛然失重,连忙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惊呼道,“你干什么?!”

    “你。”云陌邪笑回答。

    凤幽月:……现在的流氓都这么嚣张吗!

    这一夜,凤幽月被云陌从头到脚吃了好几遍,虽然没做到最后一步,却也将她累的眼前发黑。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刻,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活了十几万年的老处男,太可怕了!第二天是七星学院的休沐日,凤幽月懒在云陌的怀里,睡到巳时才悠悠醒来。

    在男人的黏糊腻歪中,她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抱着白云仙参就跑去了药峰,寻了古易,请他炼药。

    白云仙参本就是罕见之物,炼药成痴的古易自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凤幽月十分感激,大方的将白云仙参送了他一小块,其余的则放进了空间中,由万年精树对它进行培育。

    医治小火的火云丹有了着落,凤幽月心里的一块大石落了地。

    刚刚从药峰离开,便遇到了四处寻她的严逸飞。

    “师兄?”凤幽月惊讶的看着他,“你没回家?”

    严逸飞看见她,大步走了过来,淡漠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昨晚我将极元丹给了父亲,他对你的心意很感动。让我来邀请你去严家做客。”他顿了顿,见凤幽月一脸震惊,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师妹现在可有时间?父亲随时准备迎接你这个贵客。”

    凤幽月愣愣的眨了眨眼,她就如此简单的和北幽域第一大世家狼狈为奸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