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有钱,任性!
    ..,

    皇甫风脸色微变,扭头寻到了说话的人竟是凤幽月,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五十万?这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难不成,是七星学院的意思?

    不仅是皇甫风,其他人也都冒出了这个想法。

    凤幽月在七星学院就是一匹黑马,各方势力定是要好好调查一番的。这一查,就查出这姑娘不过是来自三等效果的‘乡巴佬’。既然如此,她怎么会有五十万紫晶币?

    一定是七星学院给的!难不成,是宋星子或者轩辕问天想要极元丹?

    皇甫风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看了宋星子一眼,见对方不动声色,眼中流光一闪。

    “五十万!这位姑娘出价五十万!还有更多的吗?还有更多的吗?”金大富在台上激动的指点江山。

    皇甫风定了定神,举牌道,“五十一万。”

    “五十二万。”凤幽月紧随其后。

    又有几个世家跟着叫价,直接将极元丹叫到了五十五万。

    皇甫风的脸黑了大半,虽然皇甫家有钱,但也不是这么个败家法。这次拍卖会家里一共准备了二百万紫晶币,这三枚极元丹就占去了四分之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就在皇甫风犹豫不决间,凤幽月又开口了。

    “六十万!”

    皇甫风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这是谁家的败家子!你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不仅皇甫风,其他人也都目瞪口呆,一脸惊吓的看着凤幽月。

    葛天君不安的看了看宋星子,扭头偷偷的拽了拽轩辕问天的衣服,低声问道,“你哪来这么多钱?”

    他只以为,凤幽月的钱是轩辕问天给的。

    轩辕问天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极元丹老叶又不是炼不出来,你快叫她停下,莫要白白浪费了。”葛天君努力劝道。

    “那不是我的钱。”轩辕问天无奈,开口说。

    葛天君一顿,睁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不、不是你的?!”他的声音都飘了。

    轩辕问天轻轻颔首,“是她自己的钱。”

    葛天君哆嗦了一下,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而另一边,极元丹被凤幽月抬到了六十万,几个世家以及偃旗息鼓,不再叫价了。

    皇甫风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一咬牙,喊道,“六十一万!”

    “六十二万。”凤幽月紧随其后。

    皇甫风锤了锤胸口,“六十三万!”

    凤幽月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六十五万!”

    皇甫风气的鼻子都歪了,恶狠狠的看向宋星子。

    宋星子茫然的看了过来,不知他唱的是哪一出。

    皇甫风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气的吐血。他用带着一百二十分威胁的目光看向凤幽月,却只换来了对方的露齿一笑。

    无耻!

    皇甫风在心中破口大骂。

    “六十五万!七星学院的凤幽月出价六十五万!还有更高的吗?还有更高的吗!”这时,金大富又嚷了起来。

    皇甫风闭了闭眼,咬牙叫出了自己的极限数字,“七十万!”

    话落,全场鸦雀无声。

    没有听到让人厌烦的声音,皇甫风不由得松了口气,露出了一个志得意满的微笑。

    哪知,笑容还未展开,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声音又来了。

    “七十五万。”凤幽月语气淡淡,淡定的就像只是七十五个紫晶币一样。

    大家都被她的财大气粗震住了,这还只是拍卖会刚开始啊,她就花了这么多钱,接下来的拍卖品不准备参加了吗?

    若是此时易渊在此,定会勾起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他家姑娘,可是拥有一座晶矿的人!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是不会懂的!

    皇甫风眼前发黑,觉得这凤幽月生下来就是克他的。

    他一口钢牙几乎咬碎,最后在自己父亲不赞成的目光里,紧紧握了握拳,忍住了继续叫价的冲动。

    “七十五万!还有更多的吗?”金大富大声喊了两遍,手中的小锤轻轻举起,“七十五万一次!”

    “七十五万第二次!”

    “七十五万第三次!”

    “成交!恭喜七星学院的凤幽月,以七十五万紫晶币拍得三枚极元丹!”

    场上掌声响起,大家用复杂的眼神看向宋星子。

    直到这时,他们仍然认为是七星学院给凤幽月提供的钱财。

    宋星子面带微笑的接收了大家异样的眼神,心中恨不得把凤幽月吊起来好好抽一顿。

    工作人员将三枚极元丹送了过来,在大家的注视下,凤幽月十分潇洒的拿出一枚储物戒指。工作人员拨出来七十五万紫晶币,将余下的钱币连同戒指一起交还给她。

    “三枚极元丹,请您收好。”

    凤幽月道了声谢,拿出一个白玉瓶将极元丹装了进去,转身递给了严逸飞。

    严逸飞一愣,“这是……”

    “送给严伯伯。”凤幽月勾唇一笑,“他送了我那么贵重的严字令,我无以为报,就送三枚极元丹权当谢礼。”

    严逸飞张了张嘴,看着含笑的少女,艰难开口道,“你是特意为了父亲拍的?”

    凤幽月含笑不语,算是默认了。

    严逸飞的心中顿时涌出一股暖流,看着少女的目光迸发出神采。

    这世间,有几个人能将他人的好记在心里呢?又有几个人在将好处记在心里后,用更多的好处回报对方呢?

    严逸飞一直都知道这个师妹看起来凶狠凌厉,但却是个心性纯良之人。对她好的人,她永远都是拼了命去维护。

    严西元虽然是严家家主,但是严家却不仅仅是他的一言堂。他今日将严字令轻而易举的送给了凤幽月,虽然是为了交好轩辕问天和七星学院,但仍然会让严家的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拿出来嚼舌根。

    毕竟,严字令实在太过重要了。

    凤幽月不是傻的,她也是世家出身,怎能看不清严家的形势。这三枚极元丹,便是帮严西元堵住了那些有心之人的嘴。而且,有了这三枚极元丹,严西元晋级为玄灵阶就有了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到那时,还有谁会不服呢?

    凤幽月想到的这些,严逸飞也自然都想到了,所以,心中才觉得更加动容。

    他更知道,凤幽月是为了他这个师兄,才做了这些事。

    鼻子隐隐发酸,严逸飞紧紧握住白玉瓶,好像捧着全天下最宝贵的东西。

    “这极元丹……太贵重了……”他沉默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师兄和严伯伯的心意,才是最贵重的。”凤幽月打断了他的话,“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没有再还回来的道理。师兄是知道我的,你若是不要,我就把这极元丹扔了。”

    这无赖的语气让严逸飞哭笑不得,却又十分感动,眼中流光熠熠。

    “我替父亲谢谢你。”他郑重的道谢。

    凤幽月笑着挥了挥手,“能有严伯伯做我的靠山,可比三枚极元丹宝贵多了。我与师兄之间,不必如此客气。”

    严逸飞笑了笑不再说话,却将这份心意牢牢记在了心里。

    接下来的拍卖品,都是一些高阶灵器神器。凤幽月抢了肖如天的兵器库,又有噬天战戟这样的宝贝,所以对这些东西实在是兴致缺缺。

    七星学院的其他人,也没什么兴趣。毕竟有炼器大师仇沧海摆在那里,想要什么样的武器没有呢?

    倒是各大世家门派,对那些神器上了些心。

    在四大幽域中,北幽域是最穷的。大多数世家弟子们,用的都是高阶灵器。像长老家主们,都是中阶或者低阶的神器,至于高阶神器,比较少。而圣器更是寥寥无几。

    所以,大家都在这几把神器上抢了个头破血流。

    一番争抢下来,严家成功拍到了一把三级神器,严西元十分高兴。除此之外,皇甫家也得了一把三级神器,另有其他几个不属于瑶城的势力,也得到了好处。

    金子银子如流水一样进了金大富的衣兜,他那张胖脸激动的油光满面,肥肉一颤一颤的。

    “接下来竞拍的,是一件古物。”

    工作人员将那东西呈了上来。

    金大富揭开帘子,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大家看了那东西,皆是一愣。

    这是……一本书?

    难不成是什么武功秘笈?

    金大富看到大家的神色,在心中苦笑了一声,将书拿了起来,“这是一本札记,里面记录了一个名为‘朱天国’的宫廷事迹,并且附带了一份地图。此物乃是一名散修在游历间偶然所得,经鉴定已有两千年的历史,对古学研究者有极大的历参考价值。”

    这话说完,大家的眼神都变了,看着金大富就跟看傻子一样。

    他们是世家门派,又不是状元学士,札记这种东西,拿到这种拍卖会上来是几个意思?

    难不成让他们转行去研究历史,然后考状元吗?

    金大富被大家看的冷汗涔涔,在心中嘤嘤嘤的咬着小手绢,脸上还要保持八颗牙的微笑。

    倒是凤幽月,在听到‘朱天国’的时候,心中忍不住颤了一下。

    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她皱着眉努力想了想,自己似乎并没有听过朱天国这个国家。

    这时,金大富已经翻开了札记,对着大家展示起来。

    众人兴致缺缺,都是一脸无聊的模样。凤幽月抬起头看向那本札记,眼睛在看到一行字时,猛然定住!

    那是……辛丽巫曜……

    她猛然间想起了在那个石洞中,看到的辛丽和巫曜悲催狗血的爱情故事。当时,她得了巫曜冰棺上的一颗血珠,那血珠如今嵌在了那根烧火棍上。并且,她还接收了巫曜的委托,要将解咒之法带回他的国家。

    不过由于她并不知道巫曜的国家究竟是哪个,所以将这件事放在了脑后。

    没想到,今日竟然在拍卖会上又遇上了。

    凤幽月定了定神,猛然举起了牌子,“两万紫晶币!”

    大家一愣,不可思议的向她看来。

    还真有人对历史感兴趣啊?

    有的人怪异的看向宋星子,很想问一句‘你们学院是打算开设历史课程吗’?

    宋星子含笑不语,在心里又将这熊孩子抽了几个来回。

    金大富也被吓了一跳,他都已经做好了流拍的准备,没想到还真有冤大头看上了!

    作为一个钱串子,这种金大腿,他怎能让她跑掉。

    “两万紫晶币!还有没有更高的?两万一次!两万第二次!两万第三次!成交!”

    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特别的迅速,小锤敲得特别响亮,生怕这金大腿突然反悔。

    凤幽月嘴角一抽,无语的揉了揉脸。

    “师妹……”严逸飞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好像在看一个败家的熊孩子。

    凤幽月尴尬的咳了一声,“那东西对我有用。”

    严逸飞脸色稍霁,但其他人仍然在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工作人员将东西送了过来,待付了钱后,凤幽月随手翻了翻那札记。

    果然,巫曜和辛丽的故事也在其中。不过写这札记的人,称巫曜为‘朱德帝’。

    这本札记的时间,距离巫曜那时已经一千五百多年了,所有的一切也都化成了灰。

    凤幽月叹了一口气,将札记收进了空间里。

    接下来的一些拍卖品,她都兴致缺缺。直到金大富笑眯眯的呈上来一个古朴的宝箱。

    在宝箱之中,一团成云雾状的东西,散发着幽幽白光。透过那絮絮的云雾,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东西的形状。半圆形,拳头大小,通体呈白色。

    白云仙参!

    凤幽月眼睛一亮,心中隐隐激动了起来。

    “接下来竞拍的,是一只长在玄天雪峰的白云仙参。此仙参的年份为五百年,状况完好。拥有极强的药性。”

    顿时,大家都躁动了起来。

    白云仙参可是个大宝贝,任何修为的人,只要吃了它,修为都会更加精进。不仅如此,白云仙参还有许多其他的好处,是炼药师们哭着也求不到的东西。

    此时,各位炼药师们都沸腾了。就连各大世家门派,也纷纷摩拳擦掌,准备抢一把。

    金大富看着这一幕,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他大声喊道,“五百年的白云仙参,底价十万紫晶币!叫价开始!”

    话音刚落,就有许多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一下子将价格抬到了五十万紫晶币。

    凤幽月坐在人群中,不动声色,心中却暗暗打定主意,不管多少钱都要将这宝贝弄到手。

    小火能不能醒,全看它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