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气吐血了
    ..,

    上辈子闲的无聊时,凤幽月被几个好友带着看过不少电视剧和小说,里面的女配永远都是一副楚楚可怜、弱柳扶风的模样,恨不得套件孝服以表现自己的纯洁美好。如今,她终于看到了活的小白花。

    一身白色轻纱长裙勾勒出窈窕纤细的身子,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精致而柔美,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中总是含着浅浅的忧伤和柔弱,似乎离了人就活不了了一般。就连那说话的声音,也听得让人不敢大声喘气。

    凤幽月眼巴巴的看着小白花模样的女子,眼中充满了好奇。

    “五万紫晶币,还有更高的吗?”金大富在台上激动大喊。

    “六万!”

    “六万五!”

    “七万!”

    雪参的价格一点点上升,小白花咬了咬唇,娥眉轻蹙,让四周的男人一阵心疼。

    “八万。”她忽然举牌开口,盈盈如水的双目向后一扫,软了一大片男人的心。

    顿时,场上少了许多叫价声。

    “八万!还有更高的吗?”金大富大声问。

    还有几个对雪参感兴趣的人,犹豫了片刻,竟是沉默了。那女子他们不怕,但是她背后的势力,他们很忌惮。

    会场鸦雀无声,小白花抿了抿唇,满意的笑了。

    就在这时——

    “十万!”清冷的女声响起,好似珠落玉盘。

    小白花脸色一变,迅速扭头看去,却见到了一张让人嫉妒的绝色容颜。

    凤幽月对上她的视线,礼貌的冲她轻轻颔首。

    小白花却好似受到什么惊吓一般,身子一颤,双眸浮上一层水雾。

    “这位姑娘为何要针对我?”她柔柔的说,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凤幽月被她的话震懵了,完全没想明白这小白花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更让人生气的是,竟然还真有一些蠢货义愤填膺的怒视她,好像她抢了他们老婆似的。

    “姑娘身份高贵,又为何独独抢我的雪参?”小白花悲伤的眨了眨眼,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十分好看。

    那些不长脑子的蠢货,看着凤幽月的眼神更愤怒了。

    凤幽月摸了摸鼻子,知道这是叫小白花给坑了。

    她轻笑了一声,缓缓开口道,“难道这里不是拍卖会?”

    大家一愣。

    “拍卖会……不是让人竞拍东西的地方?”她又轻轻的问。

    蠢货们脸色一变。

    “雪参本就是拍卖品,我叫价竞拍,何错之有?”凤幽月摊了摊手,“若是这位姑娘喜爱雪参,大可以叫价竞拍。我又不认识你,何来针对一说?”

    “说的好。”最护媳妇儿的云陌拍了拍手,面露讥讽之色,“若是没钱,就趁早滚蛋。拍卖会不是,那些下流的手段让人恶心。”

    七星云长老虽然不如轩辕问天等人名气大,但却十分神秘,地位超然。所以,云陌的话一出口,就代表了七星学院的态度。

    小白花脸色一变,这回眼泪是真的控制不住了。

    “云长老这话,将本门主置于何地?”坐在小白花前面的一名中年女子染上愠怒之色,随即很快变成一副幽怨脸,期期艾艾的看着云陌,“圣女门虽人微言轻,但也是瑶城的一方势力。云长老如此说,岂不是在打圣女门的脸?”

    说着,她眼中浮上水雾,悲切的看着云陌,好像独守空房的少妇在看寻花问柳的负心汉一般。

    凤幽月脸色一沉,原本小白花坑她,她并不觉得生气,只是觉得挺有意思。但如今,这女人如此坑云陌,她不高兴了。

    自家男人,只有自己能欺负,别人都滚一边去!

    “这位大婶,你们圣女门的脸皮那么厚,云长老打了还嫌手疼呢!”凤幽月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嘴里说出来的话气死人不偿命。

    中年妇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你叫我什么?!”她伸出尖细的手指指着凤幽月,尖叫着问。

    “大婶啊!”凤幽月挑了挑眉,面露疑惑,“您看起来四十多岁,不叫大婶,难不成叫老婆婆?”

    大家‘轰’的一声笑喷了。

    中年妇人的脸都气绿了,五官扭曲在一起,甚是骇人。

    她柳眉倒竖的瞪着凤幽月,胸脯剧烈的起伏,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你……”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瞪了凤幽月片刻,猛然扭头看向宋星子,尖叫着问,“宋院长,你就没有话说?!”

    宋星子被这聒噪的叫声吵得脑仁疼,十分幽怨的看了凤幽月一眼,这死丫头惹祸总让他给收拾。

    “季门主,幽月年轻气盛,你是长辈,莫要与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一般见识。”

    这话说出来,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季嫣然气的眼前发黑,宋星子这是在说她老?长辈长辈,不就是说她老吗?

    作为一朵老白花,怎么能忍受别人说自己老呢?

    季嫣然瞪圆了眼睛,却不知是该骂凤幽月还是该骂宋星子。

    “还能不能继续了?”这时,严西元忽然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拍卖会是你们用来卖笑的?”

    季嫣然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她颤颤巍巍的看向严西元,“严家主,你……”

    严西元却一点也不给她面子,冲着台上的金大富大吼一声,“金大富,继续叫价!有钱留下,没钱滚蛋!叽叽歪歪的,比我家后院的猪叫的还难听!”

    大家快要笑出血了,夸张些的竟然擦着眼泪同情的看着季嫣然。

    凤幽月忍着笑意,偷偷的冲严逸飞竖了一个大拇指。

    “严伯伯厉害,回头帮我谢谢他。”

    严逸飞勾了勾唇,他深知自己父亲一张毒嘴喷遍天下人的功力,不由得在心中为季嫣然默默的点了一根蜡。

    有了东家的命令,金大富不敢再耽误了。

    “十万紫晶币,那位姑娘已经出到十万紫晶币,还有没有更高的?!”他激动的指着白胖胖的雪参,“这可是一千二百年的雪参,起死回生!延年益寿!一千二百年!一千二百年啊!”

    凤幽月嘴角一抽,十分担心他会把假牙喷出来。

    雪参这东西,一般只能用作药材,并不能单独吃食。在场的诸位,除了炼药师外,对这东西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一千二百年的雪参虽好,但是十万紫晶币已经是极限了,再多就超过了它的价值。

    炼药师们偃旗息鼓,不再叫价。

    凤幽月十分满意,她已经看到那白胖胖的雪参在冲自己招手。

    哪知,就在这时——

    “十二万紫晶币!”熟悉的声音响起,季嫣然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瞪着凤幽月。

    死丫头,你让我没脸,我让你也得不到好!

    季嫣然恨极了凤幽月,发誓一定要讨回一个脸面。

    凤幽月不怒反笑,勾着唇看了她一眼,淡定举牌,“十四万。”

    金大富激动了。

    十四万紫晶币啊,已经超过理想价格了!

    “十四万紫晶币!还有更多的吗?还有吗?”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季嫣然。

    凤幽月嘴角一抽,觉得这小胖子实在是唯恐天下不乱。

    不过,季嫣然没有让金大富失望,恶狠狠的叫价,“十六万!”

    凤幽月扬眉,幽幽道,“十八万。”

    “二十万!”季嫣然紧随其后,眉宇间尽是得意之色。

    死丫头不是想要雪参吗?她偏偏不让她如愿,一定要她好好出一回血!

    凤幽月哪里不知道季嫣然心中的小九九,笑了一声,闭嘴不言。

    “二十万!二十万!还有更多的吗?还有更多的吗?”金大富激动的拍着桌子,双眼放光的看着凤幽月,期待她能再创高峰。

    凤幽月眼皮子抽了几下,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却不说话。

    意料中的叫价并没有出现,季嫣然脸上得意的神色,渐渐凝固了。

    围观了一场恶战的众人纷纷向她投去同情的眼神,更有幸灾乐祸者,偷偷的骂一声‘蠢货’。

    “还有叫价的吗?还有吗?!”金大富不死心的问。

    季嫣然阴狠的盯着凤幽月,大有一副‘你不叫价就砍死你’的架势。

    凤幽月见了,挑眉一笑,缓缓开口,“我……”

    季嫣然眼睛一亮。

    “我放弃。”凤幽月露出小白牙,和善一笑,“既然季门主如此喜爱这雪参,那在下就忍痛割爱,让给你了。就当是我孝敬长辈的。”

    这简直就是最恶毒的攻击,并且还是双属性配附加值的,直戳季嫣然的心窝子。

    顿时,她的表情就僵住了,五官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扭曲。

    大家也都沉默了,能把坑人解释的如此清新脱俗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丫头,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七星的诸位长老们纷纷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凤幽月,似欣慰似感激,似乎在感谢她没有靠一张嘴把他们这些老人家给气死。

    金大富看着这一幕,眼珠一转,笑呵呵道,“还有叫价的吗?二十万一次!二十万两次!二十万三次!成交!”

    “恭喜圣女门季门主,以二十万紫晶币获得雪参一支!”

    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金大富率先鼓起掌来,云陌紧随其后,然后便是郁晨严逸飞等人。一时间,拍卖现场掌声雷动,惊的外面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在潮水般的掌声中,季嫣然不敢置信的瞪着凤幽月,嘴唇抖个不停。

    这时,工作人员将雪参呈到了她的面前。

    “季门主,二十万紫晶币,请当场付清。”

    季嫣然僵硬着脸,瞪着那用二十万换来的雪参,只觉得浑身气血翻腾、气流逆转。

    忽然,她脸色一白,‘噗’的吐出一口血来。

    圣女门的弟子们顿时都慌了,场上乱成一团。

    凤幽月冷眼看着这一幕,‘啧’了一声,遗憾的摇了摇头。

    “看来季门主的年纪真是大了,得了雪参竟激动的吐血。哎!”

    在场的诸位听力都是一等一的好,听到她的喃喃低语,全都无奈的捂住了脸。

    而季嫣然,张了张嘴,又喷出了一口血来,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门主都晕了,圣女门的弟子们哪里还有心思参加拍卖会,抬着季嫣然灰溜溜的跑了。

    没有了小白花们的掺和,接下来的拍卖顺畅了不少。

    凤幽月错失了一根雪参,虽然气了季嫣然,却也觉得有些遗憾。毕竟一千二百年的雪参,不是那么容易寻到的。

    不过,在看到接下来的拍卖品后,她的精神又振奋了不少。

    接下来上场的,是三枚极元丹。

    这三枚极元丹是七级稀有阶丹药,专门用来提升玄尊阶高手的修为。每一枚极元丹可以提升十年修为,每人最多可以服用三颗。

    在瑶城中,炼药师大多在四级到五级的水平,七级的炼药师很少,像叶临溪这种七级完美阶的炼药师,更是独一无二。

    叶临溪是会炼制极元丹的,但是他是七星的人,其他势力即便想求一颗丹药,也要看叶临溪是否乐意。也因此,极元丹在北幽域中,是供不应求的存在。

    如今,一下子出现三枚极元丹,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特别是北辰良这样站在地位极高的人,全都瞄准了极元丹,发誓要拼上一回。

    当金大富宣布开始叫价,场上顿时热闹了起来。

    极元丹的价格,从三枚五万紫晶币,瞬间涨到了十五万紫晶币。价格仍然在往上疯涨,就连严西元和花无情这样的顶级势力,也纷纷加入其中。

    “父亲是玄尊二阶,已经卡在瓶颈三年了。”严逸飞见凤幽月看着严西元,便对她低声解释。

    凤幽月心中一动,轻轻点了点头。

    眼见着价格已经攀升到了四十万紫晶币,叫价的人开始变得少了。

    四十万紫晶币,对于一流世家来说已经是极限。只有严家皇甫家这样的顶级势力,还能再挣扎一下。

    皇甫家的少主皇甫风举起了牌子,“四十五万!”

    坐在他身旁的中年男人脸皮一抽,看着他的目光带着几分不赞同。

    “父亲安心,老祖宗如今是玄尊七阶,只要有这三枚极元丹,玄灵阶尽在手中。”皇甫风笑着说。

    皇甫雄眼皮一跳,心中微动。若是老祖宗能进入玄灵阶,那即便是七星学院,也不再是威胁。

    如此,皇甫雄轻轻点了点头。

    皇甫风见状,嘴角勾起一个志在必得的微笑。

    就在这时——

    “五十万。”清冷的女声,响遍整个大厅。

    ------题外话------

    皇甫风:哪都有你!

    凤幽月:有钱,任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