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姚家挑衅,被打脸
    ..,

    两个身材修长、气质出众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其中一名男子,脸上覆盖着半面紫金面具,露出的一半容颜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人间绝色。他穿着一身玄色锦袍,腰间系着一条墨色玉带,脚上穿着一双墨色锦靴,浓密的头发用一只墨色玉冠竖起,端的是光风霁月,清贵傲然。

    此时,他浅浅的勾着薄唇,玩味的笑着,一双墨眸中泛着微凉的光,漫不经心的扫向众人,最后停在了站在轩辕问天身后的少女身上。

    在他的身旁,宋星子一身月白色锦袍,负手而立。一张儒雅俊逸的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可那笑容却不及眼底。

    北辰良在看见宋星子的那一刻,脸色就变了。

    其他人均愣了一下,然后,热情的迎了上去。

    宋星子含着笑意,不慌不忙的应对大家,然后十分有礼貌的让众人让行。

    “院长,您怎么来了?”葛天君连忙走上前,低声问。

    宋星子呵呵一笑,抬起眼皮意味深长的看向北辰良,“本院长来,自然是要让某些人看看我多健康。”

    大家嘴角微抽,觉得这位宋院长的心眼比针尖儿还小。

    北辰良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在羞怒之余,他的心中还有些疑惑,不是说宋星子身体有问题吗?难不成那人骗了他?

    还没待他想明白,宋星子便笑眯眯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北辰院长,许久不见啊。”笑面虎呵呵一笑,将双手抄在袖子里,“自从上次比试之后,在下当真是对院长想念的紧。”

    大家脸皮子一抽。

    两年前,北辰良曾经挑战了宋星子一回,却被对方打的落花流水,竟然被人抬了回去。

    听说,那次比试,北辰良受了重伤,养了大半年才彻底康复。也正因此,这件事成了他心中的耻辱。

    宋星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起那件事,简直就是往北辰良的心窝子上戳啊。

    果然,北辰良的表情扭曲了。

    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只笑面虎面目可憎,恨不得亲手生撕了他。

    “宋院长,来日方长,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交流。”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字的从牙缝中挤出来。

    宋星子笑眯眯的点点头,“那就拭目以待了。”

    说完,他抖了抖衣摆,飘然离去,只留下一脸铁青的北辰良,气的犹如牛喘。

    这时,拍卖行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通知大家拍卖会还有一刻钟即将开始。

    众人纷纷走出休息厅,前往拍卖大厅。

    凤幽月跟在轩辕问天身后,一阵海棠花香飘过,高大的男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边。

    少女无声的勾了勾唇,对云陌投去一个眼神,然后看向宋星子。

    “放心,有我在,没人看得出来。”自家媳妇儿竟然担心别的男人,虽然那人是自己的好友,但尊上大人仍觉得一万个不开心。他眯了眯眼睛,在心中给宋星子狠狠的记了一笔。

    正在前面跟葛天君说话的宋星子,忽然打了一个大喷嚏,声音十分响亮,震得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他无语的揉了揉鼻子,低声嘟囔,“谁骂我呢?”

    ……

    这是凤幽月这个乡巴佬第一次见识到一等国的第一拍卖大厅是何等恢弘。宽敞明亮的大厅,正中央是用五彩晶石砌成的拍卖台,四面八方,环绕着数百个座位,均是由十分昂贵的皮质制成。

    由于此次拍卖会的意义不同,所以,并没有设置包厢。

    七星学院在瑶城地位超然,位置排在了最前面。

    凤幽月跟着轩辕问天,刚准备走进去,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

    凤幽月随意一扫,眸光蓦地顿了一下。

    她看见了薛崇海,那个薛家家主。

    既然薛崇海在此,那么……她心中一动,目光在薛崇海四周转了转,最后落在了一个老者身上。

    这位老者看起来约有六七十岁,一身灰色锦袍,个子不高。长相虽然普通,但散发着浓浓的上位者气息。在他的身旁,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这人的长相,和姚星辰竟有七八分相似。

    姚家人!

    凤幽月眼睛一眯,心中确定了这波人的身份。

    就在这时,那名中年男子似乎感受到了异样的视线,扭头看了过来。在看到凤幽月时,先是一愣,然后目光骤然转冷。

    他垂下头,俯身在那名老者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那老者蓦然抬起头,如刀子一般的视线落在了凤幽月身上,凌厉凛然。

    凤幽月呼吸一窒,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高手!

    至少是玄尊阶!

    老者死死的盯着她,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她的额头上就渗出了汗珠。

    就在这时,一片玄色袖袍猛然挥出一道玄力,直奔那名老者而去!

    那名老者脸色大变,还没来得及躲避,就被那道玄力重重击在胸膛,吐出一口老血。

    大家都被这突发的状况惊呆了,纷纷看向那名老者和挡在凤幽月身前的云陌。

    中年男人见老者受伤,脸色大变,连忙搀扶着他,沉着脸看向云陌,“阁下这是何意?”

    云陌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袖袍,声音冷沉,“本长老还要问问你是什么意思?我七星的弟子,是你们随意欺负的?”说着,他看向那名老者,“姚老头,堂堂玄尊阶高手,竟然对一个小弟子使用精神力攻击,未免太卑鄙了些。”

    大家一听,顿时一惊。

    姚家老爷子竟然对七星弟子出手,他不想混了吗?

    这时,有人想起了前段时间流传的一个消息,说姚星辰犯了院规,被七星罚了鞭刑,得到了非常严重的处罚。姚家人知晓此事之后,立刻上七星与宋星子协商,却被无情的拒绝了。

    听说,这件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一名小弟子。

    大家心中一动,将各种目光落在了凤幽月身上,神色微变。

    这丫头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让七星的各位人物都偏向了她!

    这时,宋星子几人也走了过来。

    “原来是姚老爷子。”宋星子呵呵一笑,拱了拱手,“许久未见姚老爷子,这气性倒是越来越大了。”

    姚老爷子面色一黑,凌厉的老眼眯了起来。

    “不知本峰主的徒弟做了什么事,让姚老爷子亲自出手?”轩辕问天挡在凤幽月身前,板着脸,语气冷的厉害。

    姚老爷子眸光闪过流光,眼底的阴鹜清晰可见。

    半晌,他忽然笑了一声。

    “都说七星出了一名小天才,老夫好奇,所以想一探究竟。倒是惊扰了诸位。”他拱了拱手,阴冷的目光看向凤幽月,沉声道,“这位小友,对不住了。”

    凤幽月冷冷的眯起了眼,盯着他看了片刻,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既然老前辈这样说,那晚辈还怎敢计较?幽月虽然是个女子,但是最起码的心胸,还是有的。”

    姚家众人听了这话,脸色青了一片,恨不得吃了凤幽月。

    她的言外之意,不就是说姚家老爷子倚老卖老欺负人吗?她人微言轻,只能被迫接受道歉。

    没想到这丫头小小年纪,心思竟然如此活络!怪不得姚星辰也会栽在她手上!

    姚老爷子心绪涌动,眼中精光连连,看着凤幽月的目光多了几分打量。

    倒是他身边的中年男子,看着她的目光更多的是憎恶。

    “小小年纪,倒是能言善辩。”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

    凤幽月勾了勾唇,正准备开口,却被轩辕问天打断。

    “本峰主的弟子如何,不劳姚家主惦记。这孩子虽然性格纯良,但本峰主却不允许她受了欺负。姚家主若是有这闲工夫,不如好好教育子女吧!”

    中年男子,也就是姚淳脸色一黑,心中大怒,却又顾及着轩辕问天的身份,不敢轻举妄动。

    姚老爷子定定的看了宋星子片刻,见他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心中有了思量。

    “今日之事,姚某记下了。”他冷冷的说了一句,转身向姚家所在的位置走去。

    姚家众人紧随其后,并且纷纷赠送了凤幽月一个凶神恶煞的眼神。

    围观的众人看见这一幕,心中各有所思。倒是北辰的众位长老们,盯着姚家人看了半天,露出了一抹微笑。

    “师父,这样得罪姚家好吗?”入座后,凤幽月担忧的问。

    轩辕问天扭头看了她一眼,“那你过去道歉?”

    凤幽月嘴角一抽,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十分虚伪的干笑一声,“我就是随便问问。有师父在,徒弟没的怕的!”

    轩辕问天瞥了一眼狗腿的徒弟,只觉得眼疼。

    他无奈的揉了揉眼角,道,“姚家不足为惧,上次的事本就是姚星辰错了,七星不能因姚家而失了规矩。”

    凤幽月点点头,“就怕有心人趁此机会挑拨离间,让姚家和七星分了心。”

    “姚家和七星本就没什么关系。”轩辕问天眯起眼,眸中闪过一抹冷光,“七星学院,不会巴结任何人。也不需要倚仗任何势力。你要记住,当手中的力量强大到无人能及时,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附庸罢了。七星学院的强大,并不是几个家族能够摆布的。懂吗?”

    凤幽月心中一震,重重的点下了头。

    ……

    众人纷纷入座,宋星子以及几位长老坐在了第一排,凤幽月等弟子们坐在第二排。在他们的身后,则是凤栖国的一流世家的家主以及众弟子们,再往后,是二流世家以及其他。

    至于严家、皇甫家和蓝家三个顶级世家,则坐在了北辰和七星的两侧。

    凤幽月是第一次见到皇甫家和蓝家的家主。皇甫家是支持北辰的,她没什么好印象。倒是蓝家家主,让她吃了一惊。

    这位家主,竟然是个女人,长相十分妩媚动人,一颦一笑间的贵气,是劳什子的王夫人神马的不能比的。

    凤幽月顿时对这个女子升起了几分敬佩之意,能在偌大的北幽域中扛起一个顶级世家,这个女人绝对不可小觑啊!

    又等了片刻,拍卖会终于开始了。

    一名身着棕红色锦袍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走上台,凤幽月看见他,嘴角狠狠一抽。

    这男人,实在是太……富态了,胖的跟个球一样,简直就是滚上台的。

    他穿着棕红色的锦袍,上面用锦绣绣着金元宝的图案,头上带着同款式的帽子,小鼻子小眼笑眯眯的,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别小瞧他,他叫金大富,是雄风拍卖行的第一拍卖师。”严逸飞低声对凤幽月介绍,“他的手段多着呢,父亲说他那大肚子里装的不是油,全是坏水。”

    凤幽月翘起嘴角,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两人说话间,金大富已经念完了一连串流利的开场白。面对如此多的世家门派,他竟然一点也不怯场,光是这份淡定,就让人无法小觑。

    废了半天话后,拍卖会终于进入了正题。

    “首先上场的,是两颗三百年的元灵果!元灵果具有凝神静心的功效,可炼制成防止走火入魔的沉心丹,效果极好。起拍价,一万紫晶币!”

    凤幽月眼睛一亮,元灵果她知道,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没想到这次拍卖会竟然这样财大气粗,连元灵果都拿出来了。

    “师妹想要?”严逸飞问。

    凤幽月一愣,笑着摇摇头,“我有,不用了。”

    她的确有,之前在虚无隧道中搜集了一大片药田,元灵果便在其中。

    场上的叫价一声接着一声,很快的,元灵果被一个二等世家以五万紫晶币的价格拍下了。

    凤幽月扫了一眼,发现争抢元灵果的大多数都是二等世家以及其他,一等世家和门派似乎都对它没什么兴趣。

    她不由得在心中叹了一声,这元灵果若是放在万澜国,定是被众人疯抢的宝贝。没想到落在这里,却变成了平平无奇的俗物。

    人比人,气死人啊!

    首拍以五万紫晶币的高价交易成功,金大富非常满意,情绪也愈发高亢了。

    “接下来的拍卖品,是一只一千二百年的雪参,生长于东幽域千年雪颠之上。此雪参的药性极强,可适用于各种丹药,起拍价两万紫晶币!”

    一千二百年的雪参,的确是好东西。

    凤幽月眼睛一亮,心中蠢蠢欲动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婉转妩媚的声音响起。

    “五万紫晶币!”

    凤幽月‘唰’的扭头,看到了一张典型女配小白花的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