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花无情,北辰出场
    凤幽月嘴角狠狠一抽,这骚气的名字,真是配那骚气的长相。

    王思淼此时哪里顾得上骚气的花无情,他连忙叫人把王夫人抬回来,自己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打死他也没想到,轩辕问天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轩辕峰主,你这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一双狐狸眼沉了下来,“怎么说我也是王家家主,你如此落我的面子……”

    “你的面子值几个钱?”轩辕问天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本峰主就打了,你要是不满意,就带人杀上七星!”

    王思淼被噎得够呛,他哪里有那个本事?

    “打不过就闭嘴,带着那女人赶紧滚蛋!下次要是再让我看见她对我徒弟不敬,本峰主要了她的命!”

    凤幽月忍不住在心中呱唧呱唧为轩辕问天鼓起掌来,师父威武霸气啊!

    王思淼的笑容,也在挂不住了。被轩辕问天接二连三怼了面子,就算是泥菩萨也得生气。

    “今日的事,在下记住了。”他的脸色冷了下来,“轩辕峰主,来日方长,我们……”

    “滚一边去!”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凭空出现,重重的拍在王思淼的脑袋上,一巴掌将他扇倒在地。

    一阵桃花香气扑鼻,紧接着,一双桃粉色锦靴从王思淼的身上跨了过去,来到了轩辕问天的面前。

    “轩辕峰主,严家主好啊!”骚气的男人眯着一双桃花眼,笑得妩媚动人。

    轩辕问天和严西元看着那被拍懵在地上的王思淼,嘴角齐齐一抽,对花无情回了个礼。

    “花宗主客气。”

    躺在地上的王思淼晃了晃脑袋,缓了半天才清醒过来。他颤颤巍巍的指了指花无情,“你……”

    话还没说完,一只锦靴‘不小心’的踩在了他的手指头上。

    顿时,疼的尖叫不已。

    “总是有些废物扰了兴致。”花无情笑得十分骚气,手中的粉色羽扇带起一阵香风,“如此重要的拍卖会,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来人,给我把这几只猫猫狗狗扔出去!”

    神魔宗的一众人一拥而上,或抬或扛,在大家的瞠目结舌中,将王家几人从休息厅扔了出去。

    休息厅安静了下来,花无情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这回多好,多安静!”

    凤幽月默默的抽了一下嘴角,怪不得都说神魔宗亦正亦邪,这办事的手段,真是……好强大啊!

    严西元和轩辕问天早已经习惯了花无情抽风似的行为,只是呆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

    “花宗主快人快语,可是那王家,怎么说也是皇甫家族的姻亲。你如今得罪了王思淼,近日还是要小心为上。”严西元贴心的提醒。

    花无情听了这话,笑了一声,俊朗的眉毛高高挑起,眉宇间带着傲气,“多谢严家主,不过王家,本宗主还没放在眼里。”

    说着,他目光微移,落在严逸飞和凤幽月身上,眼中浮现出一抹好奇。

    “许久没见严二公子,修为又精进了不少。”

    “花宗主过奖。”严逸飞极为客气,并没有因为花无情骚气的外表而看轻了他。整个瑶城的人都知道,这位花宗主看似年轻,但修为极高,连皇甫家的家主也不是他的对手。并且,此人的手段十分狠辣,落在他手上的敌人,没有一个不是生不如死。

    花无情对严逸飞一板一眼的回答很不感兴趣,他撇了撇嘴,双眼亮晶晶的看向凤幽月。

    “这位就是轩辕峰主新收的徒弟吧?绝色之姿,本宗主喜欢!”

    凤幽月嘴角隐隐的抽了一下,在对方放光的注视下拱了拱手,“花宗主。”

    少女眉宇间染着清冷之色,神色淡淡,眼中不见一丝惊慌。

    花无情眯着桃花眼,细细打量了她一番,忽然大笑出声。

    “轩辕峰主好眼光,”他‘唰’的一声收回羽扇,抬步凑到凤幽月身前,看着她的目光好似在看小动物一般。

    凤幽月垂着眸,一动不动,任凭他来回打量。

    半晌,花无情‘啧’了一声,忽然伸手碰向她的脸颊。

    凤幽月眸光猛然一厉,脚步一错,一巴掌打在对方的手腕上。

    啪!

    白皙纤细的手腕出现了红印子,十分醒目惊人。

    神魔宗的人瞬间怒了,他们高高在上的宗主,何时被一个小女子打过?

    若不是有轩辕问天和严西元在,他们定将这没眼力的少女大卸八块。

    对于这些人的怒目而视,凤幽月视而不见。她推到了轩辕问天身边,冷淡的拱了拱手,“对不住了花宗主。”这句抱歉可以说十分没有诚意了。

    花无情看着手腕上的红印子,危险的眯起眼,定定的看着少女。

    半晌,他忽然笑出声来。

    “小丫头,倒是个有脾气的。”他笑得花枝乱颤,骚粉色的衣衫在抖动间又敞开了许多,露出白皙性感的胸膛,惹得在场的女性频频侧目,都恨不得扑上来摸一把。

    神魔宗的人都惊呆了,普天之下,怎么会有人在打了宗主之后还能完好无损的活着?这小丫头,真是福大命大啊!

    “幽月年纪尚轻,若有失礼之处,还望花宗主包涵。”一直沉默的轩辕问天十分没有诚意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歉意。

    花无情随意摆摆手,“这小丫头,本宗主喜欢。”说着,他随手扔出一个东西,“一点小玩意儿,给你的见面礼。以后若是有了困难,拿这个来找本宗主。”

    凤幽月稳稳的接住那东西一看,竟是一只小小的青玉狐狸。狐狸约有半个手掌大小,通体晶莹通透,雕刻的栩栩如生。

    “这是……”

    “不过是本宗主的一个信物,不值几个钱。”花无情甩手负在身后,对几人轻轻颔首,“几位先忙,本宗主先走一步。”

    说着,他挥了挥手,带着一众神魔宗的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师父……”凤幽月捧着青玉狐狸,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轩辕问天。

    轩辕问天看了那狐狸一眼,眸中闪过流光,沉声道,“既然是花宗主给的,你就拿着。总归是善缘。”

    师父都同意了,凤幽月也不再客气,反手就把青玉狐狸塞进了空间里。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花无情给了凤幽月一个信物,心中各种羡慕嫉妒恨。

    那可是凤栖国顶级门派神魔宗的宗主,他的承诺,比千金还值钱。

    这小丫头究竟有什么魅力,竟然让严西元和花无情都对其另眼相看?

    大家神色各异,在心中有了各自的思量。

    很快的,各方势力一个接一个到场。凤幽月跟着轩辕问天,接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问候与寒暄,忙的脚不沾地。

    也正因为轩辕问天的重视,凤幽月的名字渐渐在大家口中流传开了。

    临近拍卖会开始还剩不到半个时辰,七星学院的其他长老们也都带着各自的弟子来了。

    古易带的是唯一的徒弟凤幽扬,作为实力仅次于叶临溪的高级炼药师,古易的弟子是非常受重视的。

    除此之外,武峰的方长老带了两名弟子,郁晨便是其中之一。上官玉和凤无涯以及司青也被各自的师父带来了,除了他们,七星三榜上的师兄师姐们,大多数也都到了场。

    就在大家互相寒暄之际,休息厅的门口传来了喧哗声。紧接着,一群身着青色锦袍的男男女女走了进来。

    这群人,各个气质非凡,身上带着清贵的傲气,让人无法忽视。

    在这群年轻男女的前面,是七八名或中年或老年的男女,他们都身着统一的黑色锦袍,上面绣着华美精致的龙纹图案,一派奢华。

    这群人一进来,休息厅中的气氛瞬间变得微妙了起来。

    有许多人偷偷的看向轩辕问天他们,神色复杂。

    “他们是北辰的人。”严逸飞脸色微冷,对凤幽月介绍道,“最前面的那个,就是北辰学院这一届的院长,北辰良。在他身旁的是北辰学院的十大长老中最厉害的两位。”说着,他在那群年轻男女中扫了一眼,“除了今年的新生外,北辰学院排位榜上的二十人差不多都来了。”

    凤幽月顺着严逸飞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北辰学院的院长是一名长相普通的中年男子,除了那双凌厉的双眸,这人一点出众之处也没有。反观他身旁的两名长老,却是一身上位者的气度,让人无法直视。

    “北辰良和北辰学院……”

    “北辰学院的创办者姓北辰,他的继承者们,要么是亲生儿子,要么是收养的孩子。总之,都姓北辰。”

    凤幽月了然,又问,“那第一任北辰院长呢?”

    “死了。”严逸飞沉声道,“北辰学院成立了五百多年,比七星学院要早许多。那位北辰院长,据说是没有突破玄灵阶,抱憾而终。为了纪念他,北辰后代们在学院中专门建立了一座宝塔,他的尸体就在那宝塔之中。”

    凤幽月‘啧’了一声,觉得这位北辰院长也是个人物,不过是个学院而已,竟然搞得像世袭爵位一样。

    说话间,北辰学院一众人走了进来。

    院长北辰良目光如炬,视线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轩辕问天身上。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轩辕峰主,许久不见!”他拱了拱手,冷声道。

    轩辕问天回了他一礼,态度不冷不热。

    北辰良眸光一暗,又道,“今日拍卖会,为何宋院长没来?”

    “院长的事,不是在下能管的。”轩辕问天将手抄在袖子里,“北辰院长若是好奇,可以去七星问一问。”

    北辰良面色一冷,浑身冷气四射。

    在他身边的北辰大长老嗤笑了一声,阴阳怪气道,“我们院长即将进入玄灵阶,宋院长不会是不敢来了吧?”

    说完,其他几名长老全都哄笑起来。

    七星众人脸色一沉,暴脾气的仇沧海更是直接卷起了袖子,准备上去打一架。

    轩辕问天板着一张扑克脸,视线缓缓略过北辰等人,蓦地冷笑一声,“我们院长早在八百年前就进入了玄灵阶,北辰院长当时何在?”

    北辰良的笑声戛然而止,脸色阴沉如水。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北辰和七星明里暗里已经争斗了数百年。而北辰良和宋星子两位院长,也是大家比较的对象。最让人生气的是,北辰良从来就没有赢过!不论是修为、长相、还是声望,宋星子永远死死的压着他。

    一想起宋星子进入了玄灵阶,而自己却只能夹着尾巴做人的模样,北辰良就气的想抽人。

    轩辕问天别看不爱说话,可一怼人,就往人心窝子上戳。

    北辰良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冷静下来,蓦地笑了一声,“听闻宋院长今日身体有恙,莫不是修炼时出了问题?”

    轩辕问天等人听了这话,均是一头雾水。唯有凤幽月,一颗心骤然沉了下去。

    宋星子身体的问题,只有云陌和她知道。就连和宋星子关系最好的葛天君也毫不知情。北辰良是怎么知道的?他说的,究竟是胡编乱造,还是真的听说了什么?

    凤幽月垂下眸,掩住眼底凌厉的光芒,心中却对北辰良竖起了万分防备。

    “在下不知北辰院长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我们院长一切如常,莫要胡编乱造。”轩辕问天声音转冷。

    北辰良笑了一声,“既然如此,这么重要的场合,宋院长为何迟迟不来?”

    严逸飞眉心紧皱,暗暗骂了一声‘狡猾’。

    凤幽月的神色也沉了下来,不管北辰良说的是真是假,但他的话已经在大家心里留下了影子。宋星子今日要不来,将会有许多人认为他真的出了问题。到时,这凤栖国的各方势力会偏向哪一边,就不好说了。

    她抬起头,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心中微沉。

    果然,一些支持七星学院的势力,神色已经有些不对了。

    虽然宋星子以前也不怎么出席这种场合,但今日有北辰良搅合,所有人都会多想。

    凤幽月皱起了眉,心中思索着解决办法。宋星子身体有问题,他是不可能来的,可如今这局面,该如何打破?

    场面陷入了僵持。

    “看来,宋院长的身体,当真出现了问题。”北辰良对这样的局面满意极了,笑了一声,得意道,“还望宋院长好好修养,这以后啊,来日方长呢!”

    就在这时,休息厅的大门忽然被推开。

    “老宋,有人咒你。”一个带着笑意的悦耳男声,传遍大厅。

    (本章完)pp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