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严西元的性子十分直爽,一番交谈下来,让凤幽月多了几分敬佩之情。

    两人聊得愉快,却吓傻了其他人。

    严西元是谁,凤栖国顶级世家严家的家主,跺跺脚整个北幽域都能震三分的大人物。他竟然能亲自和一个小丫头聊得火热,还亲自送了严字令。那可是严字令啊,多少人跪着求都求不来的东西。他竟然给了一个小丫头。

    虽然这丫头的身份也很厉害,但哪里值得严西元如此交好呢?要知道,七星学院的许多长老们,也没有这个荣幸得到严字令的。

    一时间,大家看向凤幽月的眼神都变了。

    凤幽月含笑听着严西元和轩辕问天交谈,时不时说上两句,她的目光不经意间在大家脸上扫了一圈,心中思量万分。

    严西元这个人,实在不简单。看似直爽坦率,实则心机颇深。如果真把他当成一个傻大叔,那就等着被卖吧。

    “严伯伯见多识广,幽月佩服。”少女心中千回百转,脸上却不显,十分真诚的拍了一个马屁。

    严西元笑得更开怀了,一番交谈下来,他也将凤幽月摸了个底,眼中又多了几分慈爱。

    “以后若有了时间,就让逸飞带你来严家玩,可好?”

    凤幽月含笑点头,“只希望到时候严伯伯别烦我才是。”

    严西元放声大笑,同轩辕问天一起走到了休息区的雕花金丝木椅上坐下。

    就在这时,休息厅的大门再一次打开,一行四人走了进来。

    含笑的严西元见了几人,神色顿时沉了下来。

    凤幽月挑眉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那几人。其中,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锦衣华服,一双细长的狐狸眼精光四射,眼珠子一转便是一条馊主意。他身材中等,外貌略显阴柔,浑身上下无一不是精致奢华,却不让人觉得俗气。

    在他的身旁,跟着一名貌美女子。这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长相及其妖艳,眼波流转之间,尽是多情春色。她穿着一身绣金牡丹红裙,如云的头发做惊鸿髻,珠翠满头,一派奢华。

    紧跟二人之后的,是两个稍显年轻的男子。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二十七八岁,另一个更小一些,二十岁刚出头的样子。

    一行四人均是气势非凡,在他们的身后,跟着几个身着统一服饰的男子,个个都是浑身散发着血腥气,一看便是不是普通人。

    “他们是瑶城王家人。”严逸飞低声对凤幽月说,“中间的那个是王家家主王思淼,那女人是他的妻子,后面的两个是他的儿子。”

    凤幽月眼皮一跳,在那女人和两个儿子脸上晃了一圈,神色有些纠结。

    “那女人是续弦。”好似看出了少女心中所想,严逸飞含笑道,“王思淼的大儿子是他原配所出,后来那女人刚死,他就把这女人娶进门了。听说他俩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有了私情,连孩子都生了。”

    在瑶城,一共有六大顶尖势力,分别是三大世家、两大门派,以及炼药公会。

    其中,三大顶级世家分别是:严家、皇甫家、以及蓝家。在这三家之后,是五个一流世家,王家与姚家都在其中。

    而两大门派,是圣女门以及神魔宗。其中,神魔宗亦正亦邪,在瑶城是比较特别的存在,属于中立者。而圣女门,则是北辰学院的支持者。

    说到这里,就要提一下皇甫家了。

    皇甫家也是北辰学院的支持者,并且,与严家算的上是世仇。

    仇恨的来源暂且不提,只说两家近百年,一直争斗不断,死伤无数。又因为两家支持了两个不同的学院,更变成了死对头。

    而王思淼所在的王家,是皇甫家的忠实拥护者,并且有姻亲关系。

    所以,严西元是非常不喜欢看见王家人的,恨不得把王思淼绑起来按饭点儿揍他。

    凤幽月在心中理清了瑶城的势力关系,王思淼此时看到了严西元和轩辕问天,狐狸眼一眯,笑着走了过来。

    “轩辕峰主,严家主,许久不见!”他拱了拱手,一派笑面狐狸的模样。

    轩辕问天从椅子上站起来,对他回了礼,“王家主。”

    这态度有些冷淡,但王思淼好似没察觉一般,目光在轩辕问天和严西元脸上逡巡一圈,“轩辕峰主的修为貌似又精进不少,假以时日,这瑶城第一高手就是您的了。严家主与轩辕峰主关系好,以后若是沾了光,可莫要忘了兄弟我呀。”

    严西元不是傻子,怎能听不出这话里含着挑拨离间的意思。

    他不客气的冷哼了一声,扬起下巴瞥了他一眼,“王家主放心,就算你化成灰,我也忘不了你。”

    王思淼眸光微闪,一脸皮笑肉不笑。

    凤幽月看着几人的眉眼官司,站在严逸飞身旁,垂头不语。

    这时,一道视线忽然落在自己身上,她皱了皱眉,抬起头来,对上了一双痴迷的双眼。

    王源痴迷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视线无法从那绝美的脸上移开半分。

    “敢问姑娘芳名?”他忽然开口。

    王思淼和严西元齐齐住口,诧异的看了过来。

    此时王源的眼中,只有少女绝色的容颜和窈窕的倩影,他上前走了几步,伸手便要向凤幽月抓去。

    凤幽月眉心一冷,向后退去,严逸飞挡在她的身前。

    “王公子,你太失礼了!”严逸飞冷着脸,沉声道。

    王源猛然回过神来,看着严逸飞的神色,怔了一下,连忙解释道,“严公子误会了,在下只是倾慕那位姑娘,想与她交个朋友。”

    严逸飞的脸更冷了。

    王思淼站在一旁,视线在严逸飞和凤幽月脸上扫过,眼中精光连连。

    “不知这位姑娘是……?”

    “老夫的徒弟。”轩辕问天板着脸,“王家主,本峰主的徒弟,可不是大街上的阿猫阿狗,不容冒犯!”

    王思淼轻轻挑了下眉,重新看了凤幽月一眼,心中有了思量。

    “源儿,快来给这位姑娘道歉。”他沉声道。

    “老爷!”一直沉默的王夫人脸色微变,伸手拽了拽他的袖子,“源儿还小,不过是年轻不懂事罢了。轩辕峰主又何必计较呢?”

    轩辕问天眉眼一沉,看也没看王夫人,只冷冷的看着王思淼,“王家主也是如此想的?”

    “这个……”王思淼笑了笑,模棱两可。

    “父亲,此事是弟弟的错,女子的闺誉怎能随意破坏?”这时,那名年纪略长的男子开了口,同王思淼有七八分相似的脸上,多了几分明朗。他看向凤幽月,拱手行礼,“这位姑娘,是在下的弟弟唐突了,我替他向你陪个不是。”

    凤幽月没有说话,看向轩辕问天。

    王夫人脸色一变,凌厉的目光刀子般看向继子,眼底的狠毒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

    “用你在这儿卖乖?!”她尖声斥责了一句,复又泪眼朦胧的看着王思淼,“老爷,源儿还小啊……”

    王思淼神色不变,含笑看着轩辕问天,“轩辕峰主,我家源儿年轻犯了错,您看……”

    “王家主这话说的有意思。”清冷的女声冷哼了一声,讥讽笑道,“二十多岁的男子,生了娃都能打酱油了,您家这位二公子是脑子不好使吗?连这点基本常识都没有?难不成……是智障?”

    王思淼脸色一变,虚伪的假笑到底挂不住了。

    “你说什么?!”王夫人一双泪眼顿时变得凌厉无比,刀子一般看向说话的凤幽月,尖细的指甲哆哆嗦嗦的指着她,“你再说一遍!”

    “你又不是我师父,我干嘛听你的?”凤幽月撇了撇嘴,躲在严逸飞身后探出脑袋,气死人不偿命的道,“难不成不仅王公子的脑子不好使,连王夫人的耳朵也是聋的?我说的这么大声,傻子都听到了。”

    被牵连的轩辕问天和严逸飞以及严西元:……

    王夫人气的浑身哆嗦,恨不得生撕了凤幽月。她扭头看向王源,发现自己的乖儿子仍用痴迷的眼神看着那女子,不由得怒从心起。

    “七星学院的弟子都是这样没教养吗!”

    王思淼脸色一变,一把扯向妻子的衣服,“胡说什么!”

    “老爷,那狐狸精勾引源儿!还对我无礼!”王夫人哭哭啼啼,水蛇腰没骨头一般缠在了王思淼的身上。

    王思淼被柔软的身子缠得心神一荡,心中的火气消了大半。

    他偷偷捏了捏王夫人的腰肢,对轩辕问天赔笑道,“轩辕峰主,内子无礼,您大人有大量,别见怪。”

    “王家主此言差矣。”轩辕问天冷哼一声,“本峰主从来不是大度之人,王夫人辱我爱徒,毁她清誉。这笔账,不能不算!”

    说着,他袖袍一挥,一股强大的玄力挥出。

    王思淼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护住王夫人,那股强大的玄力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只听王夫人一声尖叫,整个人倒飞出去。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傻了眼。

    王夫人连续撞倒了三扇屏风,最后撞在了休息厅的门框上。

    就在这时,大门忽然打开,一众人刚走进来,就听见‘噗通’一声,一个身影重重的砸在脚边。

    “嗬!这唱的是哪一出啊?”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身着桃粉色低领锦袍的男子风骚的打开手中的羽扇,一双桃花眼兴致勃勃的看着吐血不止的王夫人。

    原本惊呆了的众人,在看到这桃粉色衣袍的男子时,脸色均变了变。

    然后,纷纷迎了上去。

    “那个就是神魔宗的宗主,花无情。”严逸飞低声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