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拍卖会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凤幽月是知道火云丹的丹方的,不过她只是四级炼药师,这种六级丹药的丹方,她也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看,想实践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她炼不出来,七星学院的长老们可不是摆设啊。

    白云仙参她听说过,生长于九幽大陆最南边的玄天雪峰,据说每隔百年才能长出几棵来,特别珍贵。白云仙参有许多功效,益寿延年、提纯玄力、增长功力,可以说是十分万金油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它的功能太多,所以变成了千金难求的天材地宝。

    而炼制火云丹,白云仙参是最关键的一个部分。也因此,火云丹在市面上极为稀有。

    凤幽月之前也想到过用火云丹救小火,可是苦于没有白云仙参,不得不放弃。只是没想到,正想打瞌睡,就有人给送来了枕头。

    拍卖会,真是妙啊!

    原本对拍卖会兴趣一般的少女,如今开始日日期待着它的到来。三日之后,万众期待的拍卖会终于到了。

    瑶城的夜晚,华灯初上,街道上人声鼎沸,热闹无比。由于拍卖会的原因,这几日瑶城多了许多人,或穿着精美华服,或一身凶猛匪气。竟将这精致奢华的瑶城,衬托出了几分烟火气。

    凤幽月和严逸飞兄妹二人,跟着轩辕问天乘坐上七星学院的马车。

    至于为什么没有坐青鸾而来,用严逸飞的话说,这叫气势。

    于是,当凤幽月看到了嵌满晶石玛瑙的马车后,她深深理解了‘气势’一词的含义。

    此时,她身处舒适宽大的车厢之中,屁股下坐着的是上等的白狐狸皮,身后靠着的是精致的紫檀木靠,手里捧着的是千金一两的雾烟寒翠,就连车厢的小窗四周,也是用金线勾成。

    **,**裸的**!

    入学四个月,她终于见识到了七星学院的实力。

    这马车,简直就是座移动金山啊!

    摇头晃脑的感叹了一番,她呷了一口香茗,惬意的靠在后面,透过纱窗看向车外。

    因为拍卖会的原因,今晚的街道上多出了许多马车小轿,个个都十分华美,让她大开眼界。

    “师兄怎么没和严家一同前去?”凤幽月忽然问。

    “严家人多,不缺我一个。”严逸飞勾了勾唇,看着少女的眼中染着温和,“你第一次出席这种场面,我和师父自然要为你张目。”

    原来是为了自己。

    凤幽月心中暖呼呼的,冲严逸飞露出了一个明媚的微笑。

    “无需紧张,有为师在,谁敢惹你,直接杀了就是。”轩辕问天一如既往的霸气。

    凤幽月重重点了点头,双目崇拜的看着自家师父。

    约莫两刻钟后,目的地到了。

    此次举办拍卖会的场地,正是严家的雄风拍卖行。

    雄风拍卖行是凤栖国最大的拍卖场地,已经创办了二百余年,一直在北幽域屹立不倒。

    也只有这样的拍卖行,才敢举办如此规模的拍卖会。若是换成一般的,那些拍卖品能不能保得住还是一个问题。

    带有七星学院标志的马车缓缓停在拍卖行的大门前,来来往往的众人都将目光落在了那马车上。

    马夫从车上跳了下来,仔细的掀开帘子。

    首先走出来的,是一名身着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身着七星的月白锦袍,头戴白玉冠,清贵优雅,俊脸淡漠,让人不敢心生妄念。

    他跳下马车,转头伸出了手。

    一只女子的纤纤玉手从车厢里伸了出来,搭在青年的指尖上。然后,曼妙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月白色长裙,缥缈如画。青丝如云,挽起一个简单的发髻,火红的血簪散发着幽幽光泽。眉眼如画,好似天边的烟霞,一颦一笑均让人心生痴迷。那眉宇间的妩媚与坚毅,更为这绝色容颜平添了几分瑰丽。

    少女出现的那一刻,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眼中都浮现出惊艳之色。

    只见她扶着青年的指尖,灵巧的跳下车,好似轻燕一般,裙摆带起一片涟漪。待她落地后,同青年站在一处,恭敬的等着车内的人。

    这时,车厢内走出了一位身材中等、略微瘦弱的中年男子。男子身着一件玄色锦袍,腰间束暗金玉带,脚踩玄色云纹长靴,一张刻板严肃的脸,威严尽显。

    当这个人出现时,四周响起了一片抽冷气的声音。

    谁能不认识这中年男人呢?

    这可是七星学院大名鼎鼎的武峰峰主啊!

    轩辕问天踩着脚凳走下马车,目光如炬的双眸扫了一眼四周,顿时,吓的所有人纷纷避开了视线。

    对于自己造成的威慑,轩辕问天表示很满意。他理了理袖袍,带着两个爱徒走进拍卖行的大门。

    师徒三人进去后,门外围观的众人顿时就炸了。

    那可是轩辕问天啊!那跟着他的那个青年,一定就是严家公子严逸飞了!

    “据说轩辕峰主马上就要冲到玄灵阶了!有生之年若是能够得到他的指点,我死而无憾!”

    “那位严公子真是人中龙凤。前几年我曾在一次比试中亲眼见过他的风姿,真是绝了!小小年纪就成了玄皇阶的高手,怪不得严家老爷子会如此喜爱这个孙子。”

    “谁说不是呢!那可是严逸飞啊,苍龙榜第一,从他入院以后,这第一的位置就无人撼动。我要是严家人,一定也拿他当个宝贝供着。”

    “不过话说回来,那名女子是何人?难不成是严公子的红颜知己?”

    “说什么傻话。这种场合,他要是敢把红颜知己带来,轩辕峰主还不抽死他?我打听过了,那是峰主新收的徒弟!据说也是一个小天才!”

    “天才?再厉害能比得过严公子吗?”

    “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那姑娘叫凤幽月,是三等国出来的。你可知她是什么修为?玄王五阶!十六岁的玄王五阶!不仅如此,她还是七星学院唯一的一名四级完美阶炼药师!你说厉不厉害?”

    “卧槽!真的假的?你不是逗我们吧?”

    “我逗你们有钱花啊?我媳妇家的一个远房表哥在七星学院做执事,凤幽月的事他一清二楚。当初试炼峰考核的时候,这姑娘拿了第一,拉开第二名二百多分!后来在测试天赋时,她把测试晶石都给弄炸了!听那表哥说,她的属性纯度,是十级!”

    旁听的众人齐齐抽了一口冷气,十级,那是个什么概念!

    “四个月前,她进七星之时,只是一名七阶大玄师。这才四个月,啧啧,就成了五阶玄王了。这样的天才,轩辕问天也忍不住啊!”

    大家唏嘘不已,震惊之色溢于言表。在场的人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的,凤幽月的名字就传遍了整个拍卖场。

    此时,凤幽月跟着轩辕问天进入了拍卖行的内部,进入了休息区。

    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半个多时辰,在这期间,为了让各方势力有所交流,雄风拍卖行特意设立了休息区,供大家落脚。

    当轩辕问天出现在休息区时,已经到场的各位纷纷站起身来。

    “轩辕峰主!久仰久仰!”

    “轩辕峰主,许久未见,近日如何啊?”

    大家围着轩辕问天,七嘴八舌的寒暄了起来。凤幽月和严逸飞被大家挤到了一旁,一脸无奈的听着那些没营养的废话。

    轩辕问天是个古板严肃的性子,大家寒暄了几句,见他不爱说话,不得不识趣的向后退去。

    就在这时,钟鸣般的大笑在休息厅外响起,紧接着,一行十数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为首的那个中年男子,一身深蓝色锦袍,身材高大,走路带风,风风火火,底气十足。

    他走进来,一看见轩辕问天,眼睛瞬间就亮了。

    “轩辕老弟!今日倒是你来的最早!”中年男子笑着迎了上去,大手在轩辕问天的肩上重重拍了两下,看的凤幽月牙根都疼。

    一向难以亲近的轩辕问天被这人拍了,竟然也没发火,反而眼中染上了笑意。

    “严老哥还是如此直爽。”他拱了拱手,虽然身形略瘦,但在高大的男子面前,一点也没失了气度。

    严老哥?

    凤幽月一愣,姓严,那不是……

    “正是我父亲。”严逸飞对上她疑惑的目光,低声道。

    凤幽月恍然大悟,怪不得她看那男人有点眼熟。严逸飞竟然和他有七分相似!

    除了性子不一样外,其他方面到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眨着眼看了看目光炯炯的严父,又看了看身旁一脸淡漠的严逸飞,咳了一声,“师兄的父亲,还真是……活泼。”

    严逸飞嘴角一抽,眼中闪过无奈。

    这时,和轩辕问天寒暄完了的严父向这边看了过来。他的目光首先落在儿子身上,然后一扫,看向了凤幽月,眼睛猛然一亮。

    “这就是老弟新收的小徒弟吧?”他兴趣盎然的盯着少女。

    “正是。”轩辕问天冲凤幽月招了招手,“你们过来。”

    凤幽月屁颠屁颠的走了过去。

    “这位是瑶城严家家主,严西元,也是你师兄的父亲。”轩辕问天说。

    凤幽月一听,立刻对严西元行了个大礼,“晚辈拜见严家主!”

    “快快起来,无须多礼!”严西元将少女虚扶起来,说话间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目光清澈,态度恭敬却不卑不亢,是个好的。

    “总听逸飞说起你,一直想见见你,如今一看,果真是龙凤之姿。轩辕老弟,还是你有福气啊!”严西元笑到。

    “严老哥别夸她,不然她又要骄傲了。”轩辕问天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眼里满满的都是骄傲。

    严西元五十几岁就能扛住严家的大旗,可不是只靠武力的,他就是个人精。如今一看轩辕问天的模样,就知道他对这小徒弟是打心底里喜爱。

    心中一动,他拿出了一块暗绿色的令牌。

    “第一次见,我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就拿这个送给你吧。”他将令牌递给凤幽月,笑道,“你这丫头我喜欢,快拿着。”

    凤幽月看着那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严’字。她心中一动,觉得这东西不是凡物。

    “这是严家贵客的令牌。”严逸飞诧异的看了父亲一眼,低声解释道,“只有被严家认可的贵客,才能得到这块令牌。拥有了严字令,北幽域任何地方,只要有严家人在,都可以随意调遣。”

    凤幽月被震住了,严家可是顶级世家,能够随意调遣严家人,那可是无上的权利!

    严西元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当成见面令,他疯了不成?

    凤幽月抿着唇,看向轩辕问天。

    “严老哥,这丫头年轻,心性未定,这见面礼太贵重了。”轩辕问天推却道。

    “嗨,老弟说的哪里话!你的徒弟,就是半个严家人。这丫头我看着喜欢,严字令才配得上她的身份。”严西元慈眉善目的看着凤幽月,“小丫头,快拿着,你和逸飞是师兄妹,严家自然要护着!”

    凤幽月眨了眨眼,看着轩辕问天。

    “既然是严老哥的心意,你就收着吧。切记莫要用严字令为非作歹,否则为师第一个不饶你。”轩辕问天沉声道。

    凤幽月心中一松,双手接过严字令,含笑抱拳,“多谢严家主厚爱,晚辈定不会辜负了您的美意。”

    “哈哈,这孩子倒是会说话。”严西元大笑着摆了摆手,“别叫什么严家主了,那都是给外人听的。都是自家人,就叫严伯伯。以后在这瑶城,要是谁敢欺负你,直接报你严伯伯的大名,吓死他们!”

    凤幽月知道,严西元这是在向轩辕问天示好,不然以她的魅力,怎么可能让顶级世家的家主甘心折服呢?

    不过,总是让人羡慕的好处,她收着就是。

    “既然严伯伯这样说,那晚辈就却之不恭了。以后若是受了委屈,定要去找严伯伯为我出气。只求严伯伯到时别嫌烦就好。”凤幽月眉眼弯弯,笑得跟只狐狸一样。

    严西元没想到凤幽月会这么自来熟,愣了一下,随即又放声大笑起来,震得整个休息厅都晃了晃。

    “这丫头,当真是对我胃口!有意思!有意思!”

    凤幽月嘴角一抽,你这么笑,不怕长皱纹吗?……

    ------题外话------

    小月月说,靠山神马的,不是事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