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恋爱的人
    ..,

    ,

    对于这个处罚结果,凤幽月其实是很满意的。姚星辰的确可恨,但比起杀了她,让她承受这样的耻辱更爽一些。

    “真是便宜那个女人了!”星苑中,郁晨躺在床上,凤幽扬等人齐聚他的房间。

    半个多月过去,几人的伤都已经好的差不多。除了郁晨还不能随便动弹之外,凤幽扬几人都已经生龙活虎。他们得知了这次鹿儿山事件后,都对姚星辰没什么好印象。

    “真是可惜了她那张脸。当初进七星时,还以为是个多好的人物。没想到竟然如此小家子气。”上官玉脸色微冷。

    “呸!就她那张脸,长得跟猪妖似的,好看个屁!”凤幽扬不屑的哼了一声,顺便拿出小镜子照了照,斜着眼看向凤幽月,“虽然鞭笞之刑足够她喝一壶,但是你就打算这么放过她?”

    凤幽月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个桔子慢慢剥着。她听了这话,抬起眼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

    “当然不会,小火还睡着呢,我怎能让她称心如意?”

    “可是,你若是对她动手,学院这边……”郁晨面露担忧。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嘛。”凤幽月将剥好的桔子递给郁晨,擦了擦手,“雇两个人,趁她离开学院的时候套上麻袋,揍一顿。”

    众人嘴角一抽。

    “你这什么馊主意?”凤幽扬翻了个白眼。

    凤幽月笑了笑,不过神色却冷了下来。

    姚星辰,她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且等着吧!

    “不说这事儿了,你这次立了大功,有了荣誉积分。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升为执事长老了。”郁晨脸色微白,眼中流露出欢喜,“要是凤爷爷和四叔知道这事儿,定会非常高兴。”

    提到家人,凤幽月的神色温和了不少。

    半晌,她叹了一口气,“已经四个月了,也不知道家里好不好。”

    “前些日子我爷爷刚来了信,洛城一切都好。皇上励精图治,万澜国蒸蒸日上,比以前更好了许多。凤爷爷和四叔也很好,听说凤老祖也偶尔也在洛城走一走,大家冲他的面子,也都不敢得罪凤家。”

    万澜国唯一的一个玄皇阶高手,谁敢得罪呢?稍不留神就是个死啊!

    知道家里一切都好,凤幽月心中轻松不少。

    不过随即,她的脸色又微微一凝。

    “那个南宫晨,老爷子可有提到?”

    郁晨摇了摇头,轻轻皱眉,“皇宫一切都好,没有南宫晨的消息。幽月,你说他会不会已经死了?”

    死了?

    凤幽月眸光一暗,轻轻摇头,“祸害遗千年,他没那么容易死。不过,应该也不好过。当初他可是只剩一口气。”

    她不担心南宫晨,却担心他背后的势力。若是有朝一日真被南宫晨杀回来,凤家和南宫皇族都得完蛋。

    凤幽月心里有点发沉,她叹了口气,虽然担心却也没有办法。

    如今,只有努力变得强大,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再等两个月,学院考核之后会有二十天假期。到时我们一起回去看看。”她说。

    大家眼睛一亮,眼中染上了期盼之色。

    “对了,你可曾听说瑶城要举办拍卖会?”凤幽扬问。

    凤幽月一怔,“你说的可是下个月的拍卖会?”

    “是。”凤幽扬慢条斯理的理了理头发,“我听师父说,这次的拍卖会很重要,将有许多奇珍异宝拍卖。除了瑶城外,凤栖国其他家族也都会到场。院长准备带我们这一届的弟子出去见见世面。”

    “这事儿我知道,师父已经跟我说了。”凤幽月点点头,挑眉看着他,“你也被选中了?”

    说完,她好似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我倒是忘了,你是古长老唯一的徒弟,肯定要和他一起去的。”

    凤幽扬得意的扬了扬眉,臭美的哼唧了一声,“不仅是我,这小胖子因祸得福,他师父也要带他去散散心。”

    郁晨的天赋十分好,本就得方长老喜爱。前段时间又受了委屈,当师父的必定是要心疼的。现在有了拍卖会,他便打算带爱徒出去见见世面。

    “师父说了,作为七星弟子,一些势力是必须要接触的。这也是为了学院的平衡。”郁晨憨厚的挠了挠脑袋,“要不是因为上次的事,师父也不会选中我。”

    凤幽月却不这么认为。

    郁晨的天赋虽然不是最好的,但也算是优等。最重要的是,他的品性纯良。

    方长老不是傻的,她不认为他只是因为郁晨受了委屈,才选中他带他出去散心。拍卖会那么多势力齐聚,哪里是能散心的地方。想必,方长老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你只管放心跟着方长老,不用理会其他。方长老对你不错,不会害了你。虽然一等国世家势力强大,但你的背后是七星学院,比任何世家门派都要牛。你要有底气,莫要妄自菲薄。”凤幽月劝慰。

    郁晨点了点头,心底的担忧烟消云散。幽月说的对,他的靠山是七星学院,再没有比这更厉害的了。

    除了凤幽扬和郁晨外,上官玉作为新生中的佼佼者,也被选中了。凤渊和凤纤虽然没能参加,但却为凤幽月几人感到高兴。

    司青和司云坐在一旁,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凤幽月看了二人一眼,仿佛想起了什么,眉心微皱。

    “你们两个……可是担心家里?”

    司云抬起眼,咬了咬唇,神色担忧。

    他们和司父的关系不好,拍卖会八方齐聚,司家肯定是要来人的。而那乔家的乔思宁,在试炼峰中坠崖身亡。他们现在身处学院,乔家没办法找麻烦。但是若是在拍卖会上遇到……

    “哥哥被长老选中,参加拍卖会。我担心他遇到父亲。”司云柔声说。

    他们那个父亲,为了巴结乔家,儿子女儿都能卖。现在乔思宁死了,他还不定憋了多大的气呢。

    司云担心司父对司青不利。

    “就算他生气又能如何?”凤幽月挑眉,冷笑一声,“你兄妹背后是七星学院,难道他还打算当众打七星的脸吗?”

    说着,她看向司青,“你只管放心去,跟在你师父身边。要是你那父亲不给你脸,你也不用给他脸面。”

    司青点头,清傲的眉宇间闪过一抹冷色,“我知道。那个男人,我早已不放在心上。况且,师父也不会让我受了委屈。”

    “那不就得了!有事就找师父,没有师父找峰主,没有峰主找院长。总有一个能帮咱们解决问题!”凤幽月换了个姿势靠在椅子上,“不过你要记得,莫要别人抓到痛处。这种父子之事,最是难办。若是处理不好,难免落了个不孝的罪名。拍卖会上若是真出了事,你不要出头,让你师父帮你。要是觉得憋气,咱们在暗地里搞他。”

    司青嘴角微抽,神色却暖了不少。

    几人说了一会儿话,便各自回去了。

    凤幽月回到院子,云陌正坐在石椅上看书。见她回来,书一扔,狗皮膏药似的粘的上来。

    “幽儿,”男人粘乎乎的搂着她,好似一只大狗,撒娇的摇着尾巴,“怎么去了那么久?”

    “说了点事情。”凤幽月努力将黏在肩上的大脑袋推开,一屁股坐在了石椅上,“之前师父找我过去,院长说彘是我杀死的,那它的尸体也归了我。”

    “应该的。”云陌并不觉得惊讶,“彘的兽丹是个好东西,它的肉适合水属性的修炼者吃食。可以提炼玄力纯度。”

    凤幽月眼睛一亮,暗暗记在了心里。

    “你可是全忙完了?不用再离开了吗?”她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捅了捅他的俊脸。

    “没事了。”云陌捂住她的手指,放在嘴里轻轻咬着,“该处理的,已经处理完了。这些日子陪你。”

    凤幽月心中欢喜,嘴角翘起,笑了。

    不过片刻后,她又垂下头,叹了一口气。

    “小火还在睡,也不知何时能醒。”自从那日之后,小家伙就陷入了沉睡。被冰刺捅出来的大窟窿已经初步愈合了,但它的气息仍然十分微弱,微弱的让她感到害怕。

    少女面露担忧,云陌心疼的捏了捏她的脸颊,“不要担心,肖如天的力量不是彘能比的了的。它一定不会有事,你信我。”

    “你的话我当然相信。”凤幽月将下巴搁在他的肩上,“希望小火快点醒吧……”……

    凤幽月被关了两个月禁闭,按理说应该关在星苑里出不来的。不过她立了功,又有轩辕问天的帮衬,两个月的禁闭便取消了。

    第二日,她又恢复了平时的作息。

    忙碌了几天后,处罚姚星辰的日子到了。

    七星台上,龙云柱高耸而立。在龙云柱的四周,分别绑着四个人。他们便是此次鹿儿山事件的四名弟子,姚星辰便在其中。

    七星台四周,聚满了围观的人。

    宋星子带着诸位长老上台,目光沉沉的看着姚星辰几人。

    被关了好几日,原本柔媚绝色的女子已经一脸憔悴,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优雅柔美。她的头发散开,身着回来那日穿的白裙,脸色苍白,眼底乌青一片。

    此时,她的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台下的人对着她指指点点。

    姚星辰觉得,她这一生都再也没有这样屈辱过。

    这时,人群中忽然分出一条小路,凤幽月和严逸飞等人走了过来。

    透过凌乱的发丝,姚星辰抬眼看着那绝美的少女,眼底闪过记恨之色。

    她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

    若不是因为凤幽月,她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死死的握紧拳头,指甲深深的抠进掌心,却不及心中万分之一的疼痛。

    就在这时,一道修长高大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带起一地金光。

    姚星辰的瞳孔猛然一缩,一张脸瞬间没了血色。

    如此屈辱的时刻,竟然被最在意的人看到,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

    “你怎么也来了?”凤幽月看着走到身边的云陌,问。

    “伤你的人被行刑,我怎能不来?”男人坏笑一声,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我先上去,你好好看。”

    两人明晃晃的互动,让大家都抽了一口冷气。

    自从沧源回来之后,凤幽月和云长老的关系,就被大家传开了。

    如今,亲眼看到了两人亲昵的举动,原本半信半疑的弟子们,不得不信了。

    这是打算公开了吗?

    如此**裸的秀恩爱,真的好吗?

    七星学院没有禁止同门相爱的规矩,虽然师徒相恋有些避讳,但是凤幽月和云长老却也不算是师徒,顶多算是上下级关系。

    况且,那位云长老在学院地位超然,不参与平日里的任何决断,和七星的关系并不亲密。

    所以,凤幽月和云陌的关系公开,大家并不觉得难以接受。

    顶多是有些好奇,或者嫉妒罢了。

    有人觉得凤幽月攀上了高枝,才能在七星学院中肆意横行。有人觉得她飞上枝头变凤凰,以后即便不努力,也能在七星占有一席之地。

    当然,这么说的,都是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的。

    还有一些人就比较八卦了,他们对二人的交往过程非常感兴趣。

    甚至有些人,暗搓搓的向凤幽扬等人打听起来。

    凤幽扬几人并没有八卦好友恋爱史的兴趣,任谁来问,也只说一句“他们早就认识了。”

    如此,大家便都知道了,在进入七星之前,凤幽月便与云长老相识。

    这样的解释,让那些说凤幽月目的不纯的流言,少了许多。

    不过即便现在还是流言蜚语漫天乱飞,但凤幽月和云陌并不在意。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总不能都缝起来吧。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得被。

    云陌走上台,在宋星子抽搐的眼神中,坐在了他的身边。

    “你脸抽筋?”他斜了好友一眼,凉凉的问。

    宋星子的脸抽得更厉害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崩溃的捂着脸,“你就不能低调点?”

    “不能。”云陌十分无情,十分冷漠,用一种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傲然姿态俯视着他,“像你这种没有媳妇的人,怎能明白这种感受?”

    宋星子一噎,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叶苒文文:《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

    他是个残废,她是个瞎子。

    所以,当他们凑成一对的时候,世人惊叹:天造地设!

    傅悦也这么觉得。

    她是和亲公主,傅悦知道,如果不是姐妹们都嫁人了,秦国只要嫡出公主,这份差事是轮不到她这个眼瞎的公主头上的,当然,她都二十岁的老姑娘了,青春如流水啊,再不嫁人就老了,和亲就和亲呗,只要嫁的人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她就没意见。

    可是天不遂人愿,她虽然嫁了个没缺胳膊的,可是却是个断腿的……

    咳咳,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残废腹黑王和一个瞎子单纯妃日常尬聊,尬着尬着尬出感情的故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