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小火死
    ..,

    “敢伤我老大,小爷砸死你!”软软的声音在半空响起,只见暗紫色光芒闪过,一个小团子滚了出来。

    小冥怒吼了一声,兔子腿一蹬,十分威武霸气的向彘冲去。

    彘看着迎面而来的小家伙,虎目中划过一抹不屑。

    它张开血盆大口,低低的叫了几声,巨大的脚掌一震地面,顿时,日月山河好似都摇晃了。

    恐怖的紫色神雷遮天蔽日般落下,将鹿儿山这一方照的通亮。

    彘的周身散开浅蓝色光芒,身子好似炮弹一般,冲了出去。

    轰——!

    小冥与彘在半空两两相撞,地动山摇!

    巨大的气流席卷了一切,凤幽月被吹到了远处,噗通一声砸在了树干上。

    疼的眼冒金星。

    神雷之怒一声接着一声,小冥的怒吼声伴随着彘的狂吠响彻整片鹿儿山。

    二者交战了十数个回合,忽然,彘一掌拍下,小冥口吐鲜血,被一掌拍飞。

    “小冥!”凤幽月心中大惊,连忙向那边跑去,狼狈的接住了小冥的身体。

    “卧槽他大爷的!”小冥咳出一口血,大骂一声,“这家伙是神阶二级凶兽!巅峰的!”

    想它堂堂小冥大人,从是一颗蛋开始,就比别的蛋高级。破壳后更是堂堂神兽,在北幽域简直横着走。却没想,今日竟然遇到了高手!

    这大家伙,比它高了一个级别!

    小冥心中悲愤不已,平时没有出手表现的机会,今天好不容易有了,竟然打不过。

    它不要面子的啊!

    “老大,你松开我!我要和它再战!”小冥挣扎着兔子腿,誓要将彘的脸按在地上疯狂摩擦。

    凤幽月死死的按着它,小冥已经受了重伤,她舍不得让它冒险。

    彘打败了小冥,不知为何,忽然转过头去,向那个受伤的弟子冲去。

    凤幽月心中大惊,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那名弟子身边,祭出噬天战戟,硬生生扛下彘的致命一击!

    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她眼前发黑,泣血翻涌,脸色刹那间变得雪白。

    小冥站在她的肩上,同她一起咬牙将彘的攻击挡住。

    “快跑!”凤幽月紧咬牙关,大吼一声。

    吓傻的弟子一个激灵,捂着流血的伤口,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而这时,姚星辰等人及时赶到,将他救到了一旁。

    “快走!”凤幽月又吼了一声。

    众弟子们一顿,却没有挪动脚步。

    扔下同门一人独自逃生,七星没有这样的规矩。

    凤幽月本就是强弩之末,几个呼吸后,再也撑不住了。

    彘发出震天狂吠,浑身光芒大盛,大爪子如一座小山一般,向她的头顶落下。

    凤幽月周身的防护罩瞬间被拍的细碎,眼睁睁看着对方的爪子落了下来。

    “队长——!”

    “老大——!”

    在大家的惊呼声中,几道光芒接连闪过,一道道强大的玄力交织在一起,在凤幽月身前立起了一道防护墙。

    吞天黑鹏长唳一声,锋利的爪子抓住少女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向后拖去。

    与此同时,小火、沙漠冥蛇齐齐出现,同小冥一起挡住彘的攻击。

    噗!

    凤幽月被放在地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神级凶兽,太强了,她竟然连逃跑的机会也没有。

    “队长!”众弟子围了上来,“你怎么样?”

    凤幽月虚弱的摆了摆手,塞进嘴里一把丹药,扶着一人的肩膀从地上爬了起来。

    “快跑!我们打不过它!”她当机立断。别人没有近距离感受到彘的恐怖,但她却是感受的一清二楚。那是来自实力的绝对压制和颤抖!

    大家也都心中打颤,对这个提议没有意见。

    “不行!”

    一直沉默的姚星辰忽然开口。

    “什么?”大家一愣。

    “彘虽然危险,但若是大家齐心协力,未必打不过它。更何况……”姚星辰深深的看了凤幽月一眼,“我们不是还有一只神兽吗?大家莫不是忘了,若是能杀了这畜生,必是大功一件。”

    杀了传说中的彘,那是何等的荣耀?不仅在七星中的地位会水涨船高,甚至在北幽域,也会声名鹊起、风光无限。

    众人一怔,还没等反应过来,凤幽月的脸色却是猛地一沉。

    “你想拿小冥冒险?!”

    “凤师妹此言差矣,荣耀总是和危险并存的。”姚星辰勾唇一笑,目光灼灼的扫了一眼众人,“若是能用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成就,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凤师妹,不能因为一己私心而误了大家的前程。”

    “你放屁!”凤幽月破口大骂,手中的噬天战戟紧握,恨不得一刀宰了她,“你他妈被猪油蒙了心了?为了那点虚荣,连大家的命都不要了是不是!姚星辰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拿小冥冒险,老娘回去便用整个姚家陪葬!”

    她是真的怒了,且不说姚星辰对自己和小冥有什么不满,但说她怂恿大家对付彘,就是没安好心。以姚星辰的修为,就算打不过,也能自保。可别人呢?必定都是有死无生!到时候彘死了,功劳全都给了她,再也没有这样狠毒的女人了!

    凤幽月冷冷横了姚星辰一眼,招手让小火几只回来。

    哪知就在这时,几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姚师姐说的对,杀了彘!杀了它!”

    卧槽!

    凤幽月怒从心起,噬天战戟往地上一震,“给我回来!”

    “凤师妹,众望所归,你莫要因私忘公。”姚星辰勾了勾唇角,飞身冲了出去。

    还剩下三名弟子眼巴巴的看着凤幽月,不知该如何是好。

    姚星辰几人已经和彘打在了一起,因为有小冥几只的帮忙,这几人只是打一些边边角角,生命并没有受到危险。

    凤幽月额角青筋直跳,她危险的眯起眼,冷冷的看着闹着玩似的几个人。

    “既然你们想立功,本姑娘成全你们!”蓦地,她冷哼一声,“小火、小冥,你们回来!”

    说着,她扭头看向那三名弟子,“今日之事,你等都看的一清二楚,孰是孰非心中有个掂量。此次行动凶多吉少,你三人并没有被贪念蒙蔽,所以,无需参与其中!”

    三人心中一松,又连忙问,“那你呢?”

    凤幽月眸中划过一抹冷厉之色,“我作为队长,必定护每一人周全!你们快走,下山寻长老们速来帮忙!”

    能救一个是一个,这三人没有贪念,不该为了姚星辰的愚蠢行为而付出代价。

    三个人愣住了,凤幽月的意思……是要冲上去送死?

    他们不傻,姚星辰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的真真的。可明知道这是错的,凤幽月却仍然决定留下来……

    顿时,三人的眼圈有点红。

    “队长,你不走,我们也不走!”

    “胡闹!”凤幽月声音一厉,“我是队长,你们必须听我的!立刻滚下山,再拖沓老娘亲自砍了你们!”说着,她扭头看向吞天黑鹏,“你把他们拖下山!”

    吞天黑鹏不情愿的晃了晃大脑袋,却还是听话的抓住三人,在他们的挣扎中向山下飞去。

    三个人走了,凤幽月一招手,小火几只撤离战斗圈,迅速退了回来。

    没有了它们的帮忙,彘的大部分攻击力全都落在了姚星辰几人身上。

    顿时,几人就承受不住了。

    凤幽月冷笑一声,握着噬天战戟冲了上去。

    “凤师妹!”姚星辰心中一惊,艰难的躲开彘的攻击,“那只神兽……”

    “小冥是小冥,我是我!我是七星弟子,它不是!没有义务为你们冒险!”凤幽月冷声打断她的话。

    姚星辰脸色一变,原本她是打算煽动大家,依靠小冥的力量杀了彘。凤幽月是队长,自然不会对大家的性命坐视不管,只能将几只灵兽神兽献出来帮她。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凤幽月竟会如此无耻。

    “你不要大家的命了?!你可是队长!”她急急的说。

    “我是队长,所以我不会独自逃命!今天,大家死,我死!只要我还活着,必定将大家活着带出去!但是,谁敢拿小冥做炮灰,老娘亲自砍了他!”

    少女深深的看了姚星辰一眼,眼底有杀意闪过。在对方扭曲的面容中,她冷笑一声,拎着噬天战戟杀向彘,将一名即将丧生它口的弟子救了下来。

    姚星辰目光晦暗的看着她,又扭身看了看被禁制圈在角落里的小冥,恨恨的咬了咬牙,向彘杀去。

    一行七人,一个玄皇阶,其余的六个全是玄王阶,再加上阵法宝器加持,一时间,鹿儿山七彩光芒大盛。

    就在大家与彘恶斗之时,那三名弟子被吞天黑鹏以极快的速度送回了县衙。

    三人落地后,连滚带爬的冲进后院,连礼节也顾不上了,直接滚进了葛院长的房间。

    “葛院长!诸位长老,快救救凤师妹吧!”三人带着哭腔。

    正在喝茶的轩辕问天‘噌’的一下起身,几个大步走过去,一把将一名弟子拎了起来,冷着脸道,“何事?”

    那弟子被吓的直哆嗦,哭着道,“凤、凤师妹为了救大家,身陷险境。如今、如今不知是生是死!”

    轩辕问天的脸色猛然一变,阴沉的吓人,拖着那弟子就往外走,“带我过去!”

    “轩辕!你等等!”葛天君反应过来,连忙拦住他,“到底怎么回事,你听他说明白。”

    轩辕问天深吸一口气,冷冷的看向手中的弟子。

    那弟子哭哭啼啼的说,“我、我们遇到了彘,根本打不过它。凤师妹让我们逃命,可、可姚星辰师姐说,若是杀了彘就能立大功。大家就动心了。可那彘是神级二阶凶兽,我们哪里打得过啊!长老快去救人吧!再晚点连骨头渣都没了!”

    众长老倒吸了一口凉气,神迹二阶凶兽!

    轩辕问天的脸色难看的吓人,拎着那弟子,二话不说冲了出去。

    葛天君迅速缓过神来,大手一挥,“快,都跟上!都跟上!”

    神级二阶凶兽,鬼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他可不敢让轩辕问天独自冒险。

    就在众长老急头白脸的飞向鹿儿山时,鹿儿山中,凤幽月几人已经被彘打的只剩下半条命了。

    如今,他们想跑也跑不成了。

    彘被激怒,恐怖的玄力封锁了四周,赶来的严逸飞等人,只能眼睁睁的站在外面看着几人挨打。

    “凤师妹!你还不让你的神兽出马吗?”姚星辰吐了一口血,沉着脸问。

    噬天战戟在空中划过一抹流光,为彘的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同时,凤幽月被彘一掌拍在地上,一口血接一口血的呕了出来。

    “姚星辰,你的命是命,小冥的命就不是命了?”她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目光尖锐的看向姚星辰,“本姑娘不会蠢到为了你的私心,让我的契约兽送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你就给我去死!”

    说罢,她挥舞着噬天战戟,又一次冲了上去。

    姚星辰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没想到,凤幽月的骨头竟然这么硬,油盐不进!

    她扫了一眼被彘锁定的四周,恨恨的跺了跺脚,冲了上去。

    彘陷入了混战之中,就在这时,一名弟子露出一个破绽。彘猛然张开血盆大口,向他的脑袋咬去。

    离他最近的凤幽月看到这一幕,立刻祭出烈焰弓,三箭连发,射向彘的嘴巴。

    彘的动作顿了片刻,趁着这时,凤幽月冲了过去,拎着那弟子往回跑。

    被烈焰弓射伤的彘十分愤怒,周身光芒大盛,浅蓝色光芒猛然变成一把冰刃,以破空之势刺向凤幽月的后背心!

    凤幽月手中拎着那弟子,身子被彘锁定,根本无法躲避。

    被挡在外面的严逸飞看着这一幕,目眦欲裂!

    “队长!”另外几人见此,急急忙忙要冲上来。

    哪知就在这时,一道曼妙的身影挡在大家面前。

    “不可冲动,你们想没命吗?”

    大家怔怔的看着姚星辰,又怔怔的看着凤幽月,脚步犹豫不绝。

    而彘的攻击,却由不得他们犹豫。眨眼之间,锋利的冰柱即将刺入凤幽月的后背。

    就在这时,一道红光猛然乍现,一个毛茸茸的小团子从一旁冲了过来。

    凤幽月吃力的回过头,瞳孔猛然一缩,脸上第一次露出惊慌。

    “小火——!”

    小小的毛团子,挡在少女的身前。它不舍的看了她一眼,毅然决然的迎了上去。

    那一刻,凤幽月撕心裂肺。

    冰柱,在她的面前,眼睁睁的刺入了小火小小的身体之中。

    凤幽月只觉得浑身血液冰冷无比。

    她怎么忘了,小火同她没有契约关系。

    她的契约禁制能够困住小冥,却挡不住小火。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她的眼中,只剩下被冰柱贯穿的团子。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发出了尖锐的嘶吼。

    “不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