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危急关头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凤幽月感觉喉咙里窜上来一股腥咸,胸口闷闷的发疼。

    她与太平村的村民相处了七八天,都是憨厚本分的老百姓。她好不容易研制出了丹方,给了他们生的希望。可却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一场天灾给毁了!

    “幽月!”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凤幽月抬起头,看见司云双眼红肿,目光悲伤的看着自己。

    “李村长和婶子都死了,李公子活了下来,断了一条腿。”司云浑身剧烈的颤抖,脸色惨白,“崔家全死了,大娃的儿子也没了……”

    凤幽月眼前发黑,耳边嗡嗡作响。

    都死了,那一张张笑脸,都死了。几日前,他们还在热情的欢送她的离去,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如今都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

    这就是人命!

    何其不公!

    她死死的咬紧牙关,眼前浮起一层水雾。胸口闷闷的发疼,粗重的喘息在耳边回荡,一股凉意从脚底窜上来。

    “幽月……”司云走到她身前,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低声抽泣。

    凤幽月额头的青筋暴起,她抖了抖苍白的嘴唇,声音干哑至极,“死者已矣……我们……”她顿了顿,喉咙里堵了一团,再也说不出话来。

    少女垂着眸,沉思许久。忽然,她身子一僵,扭头就走。

    “我去找葛院长。”

    葛天君同几个长老坐在书房内,眉头紧锁,一脸山雨欲来。

    原本以为这场灾难已经差不多终结,谁能想到竟又死了这么多人。

    书房内的气氛十分压抑,众人脸色沉重。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叩响,冷着脸的少女推门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轩辕问天看着脸色难看的徒弟,冷声问。

    凤幽月给众人行了个礼,“葛院长,师父,诸位长老,弟子有话要说。”

    “胡闹!”石万清早在少女进来后,脸色就沉了下来。他将茶杯重重放在桌上,冷声斥责道,“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没规没矩,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轩辕问天目光骤然沉下,浑身杀气四射,“本峰主的徒弟,这身份你看不上?!”他双目怒睁,若是石万清敢说一个‘是’字,他立马会取他项上人头!

    石万清一噎,目光闪烁,却不敢反驳。

    葛天君被这针锋相对的两人吵得脑袋疼,他静静的敲了敲手中的白玉镇纸,“石副峰主,你少说几句。”

    说着,他扭头看向凤幽月,语气柔和,“你有什么事?”

    凤幽月抱了抱拳,“对于这次灾祸,弟子有些猜测。”

    葛天君眉头一挑,颇为感兴趣,“你说。”

    凤幽月顿了一下,理了理思绪,缓缓道,“不知各位长老可听说过彘?”

    众人神色一怔。

    “你说的,可是传说中的彘兽?”一名长老轻声开口,若有所思道,“就是那个虎身牛尾的彘?”

    “长老渊博,正是此兽。”凤幽月不着痕迹的拍了一个马屁,又道,“古书有云,彘兽,虎身而牛尾,好吃人,见之则水。弟子推测,这场灾祸与彘兽有很大的关系。”

    话落,石万清‘哈’了一声,面露讥讽,“你凭什么推测?彘兽只是传说中的凶兽,难不成你想说这次灾祸都是它带来的?”

    “正是。”凤幽月看也没看他,眉宇间流露出自信的光华,“前几日救援之时,弟子曾在鹿儿山附近听到了狗叫声。古书中云,彘兽的叫声,与狗叫相似。葛院长,弟子知道仅凭叫声与身影推测,有些鲁莽。但沧源县已经死了这么多人,地动水灾不断,您觉得这正常吗?更何况那瘟疫……”

    卫公河的水源出现了和瘟疫相同的病毒,而卫公河又紧紧挨着鹿儿山,她有曾在鹿儿山上看到了彘的身影。若是把这些窜连到一起,倒是有些意味深长了。

    葛天君眉心紧皱,垂眸沉思。其他人也对凤幽月的这一猜测思索起来。

    石万清扫了一圈众人,眸中划过一抹流光,冷哼一声,“你们不会真相信她说的话了吧?什么彘兽,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你说为何沧源县会灾祸不断?”轩辕问天冷冷的怼了一句,“据县志记载,沧源县今五百年都未曾出现过天灾。即便今不逢时,可整整一个多月的水灾地动,是否有些过了?”

    更何况,连洪水的源头都没找到,岂不是诡异?

    石万清被问的哑口无言,他梗了梗脖子,不情愿的哼了一声,“也许是沧源县风水不好吧。”

    轩辕问天心累的揉了揉眉心,不想跟这等蠢货说话,容易拉低自己的智商。

    “幽月的推测,不无道理。虽然我们都未曾见过彘,但不代表它就真的不存在。沧源县这场灾祸本就奇怪,若真是彘所为,也未必不可能。”葛天君眯着眼,眼中划过一抹精光,“你们怎么看?”说着,他看向轩辕问天和叶临溪。

    “可以一试。”轩辕问天回答的十分简洁。

    叶临溪摸了摸胡须,沉思片刻,道,“这种猜测很有可能。不如我们派几个人去鹿儿山寻一寻,如何?”

    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左右都是寻找,又费不了什么功夫。

    “既然如此,那就派人前往鹿儿山吧。”葛天君拍板决定下来。

    鹿儿山面积很大,又加上地动和水灾,其内更是坎坷不堪。若是想要大规模寻找,短时间内肯定是做不到的。在经过一番商讨之后,决定以卫公河和鹿儿山的交汇处为中心,向外搜索。

    现在在沧源县的一共有一百多名弟子,再加上长老十数名,人手是足够的。

    葛天君派出了二十人,一共分为两队,去鹿儿山搜查。

    凤幽月作为提议人,自然要参与其中。与她同一队的,有姚星辰、仲剑等九人。另一队则是严逸飞等十人。

    “院长,我们是不是该选个队长?”一名长老问。

    葛天君轻轻颔首,“的确。”他在两队人中扫了一圈,目光落在严逸飞身上,“你来当第一队队长,所有人听你指挥。”

    严逸飞抱拳领命。

    葛天君又看向第二队,他的目光在姚星辰和仲剑身上游移了一会儿,最后目光一转,看向凤幽月,“你来做队长。”

    二队弟子们一怔,均流露出几分惊讶。

    不论是按照资历还是修为,凤幽月都是不可能成为队长的。这队长之位,怎么也得由苍龙榜上的姚星辰或者仲剑担任才是。

    大家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向二人,仲剑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姚星辰垂着眸,唇角微抿。

    “是!谨遵院长令!”凤幽月没有虚伪的推辞,抱拳领命。

    两组人坐着青鸾,利落的出发了。

    鹿儿山呈东西走向,与卫公河呈平行位置。凤幽月和严逸飞商量了一下,决定以卫公河中央为分界点,一个往上游寻找,一个向下游搜查。

    凤幽月带着全队人前往上游,由于地动的关系,鹿儿山上坍塌一片,大树拔地而起,横七竖八,一片荒乱。

    “我们分成三个小队。”她摆了摆手,三人三人四人,分为三队。

    “彘兽为虎头牛尾,叫声似狗叫,实力不清。大家注意安全。若有异状,立刻发信号弹。”

    众人点头,分散开来。

    凤幽月带着两个弟子,向鹿儿山深处走去。

    一路上泥泞不堪,路途坎坷,十分难走。

    三人行进了约莫半个多时辰,忽然,走在最前面的那人惊呼一声,“你们快看!”

    凤幽月和另一人快速跑过去,只见在前方不远处的泥土中,赫然印着一个极大的脚印!

    脚印有些像老虎,但是却被寻常老虎的爪印大上许多。

    凤幽月蹲下身,伸出手指在泥土中测量了一下。爪印大约有半指深,想来体积不小。

    “这样的爪印,应该不是寻常老虎吧……”一弟子盯着泥土看了半天,犹疑不决的说。

    “不是。”凤幽月摇了摇头,淡淡的说,“北幽域中,还没有哪只老虎有如此大的脚掌。”

    “会不会是某种类似老虎的凶兽?”

    “应该也不是。”凤幽月果断否定,“若非说是的话,那也只能是彘了。”

    两名弟子脸色一变,想起了有关彘的外形,虎身牛尾。这爪印不就是虎身吗?

    “它、它不会就在附近吧?”一名弟子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

    凤幽月捻起爪印周边的泥土看了看,拍拍手起身道,“这爪印至少是半个月前留下的。”

    她看了看四周,伸手指向前方,“我们跟过去看看。”

    三人顺着爪印,一路寻到了一个山洞。

    山洞四周已经坍塌,地上裂开了数条大缝,黑洞洞的甚是吓人。

    凤幽月站在山洞外,袖袍猛然一挥,强大的气流将山洞碎石全部卷向四周,露出下面的东西来。

    湿答答的一片,泥泞不堪。在泥泞中,有许多野兽的尸骨。

    三人在一些腐烂的碎肉上发现了撕咬的痕迹,极有可能是彘食用时留下的。

    与此同时,凤幽月又在山洞的废墟中寻到了一缕黄色的毛。

    毛十分坚硬,好似钢针一般,很长。

    寻常老虎,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毛的。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隐隐有了猜测。想来……应该真的是彘了。

    “这附近地动造成的缝隙一共有十几处,沧源县内从没出现过这样多。”一名弟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似乎这里应该就是地动的中心地带。”

    听了这话,凤幽月眸光微动,抬步四处查探了一番。

    “这山洞,应该塌了有些日子了,不是这几日的事情。”她摸了摸鼻子,顿了一下,正准备说话。

    忽然,一声震天狂吠震动整个山林!

    地面开始剧烈摇晃,凤幽月三人脸色一变,这是……犬吠的声音!

    嗖——砰!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出现了蓝色的烟雾。

    “是七星的信号弹!”一名弟子脸色大变,“出事了!”

    凤幽月二话不说,抬脚向信号弹的方向跑去,那两名弟子紧随其后。

    当三人接近事发地点时,那狂吠的声音愈发震耳,好似发了疯的狼狗一般,却更加浑厚阴森。

    凤幽月三人从山坡上迅速滑下去,待看清楚不远处的东西时,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虎身,牛尾,虎目好似铜铃,血盆大口中支出尖锐的獠牙。这家伙至少有五六米高,好似铁塔一般,浑身肌肉盘虬,让人望而生寒。

    “彘、彘彘……”一名弟子话都不会说了,声音发颤,“真的是……彘……”

    凤幽月心中的震惊并不比别人少,她僵着脸扫了那庞然大物一眼,随即看向躲在一旁的姚星辰几人。

    她以极快的速度移过去,伸手搭在一个受伤的弟子身上,“怎么样?”

    那弟子脸色惨白,肩膀处被撕的血肉模糊,深可见骨。鲜血不要钱似的哗啦啦流。

    凤幽月脸色微变,拿出丹药给他吃下去,又将药粉洒在伤口上。

    “队长,这家伙太厉害了,我们打不过!”那弟子虚弱的说,眼中划过忌惮之色。

    凤幽月紧紧的抿着唇,抬头看向彘,它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眼露凶光。

    忽然,它低低的叫了两声,大爪子在地面上刨了两下,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上来。

    “快闪!”凤幽月娇喝一声,拖着那名受伤的弟子向一旁躲去。

    其他几人也在同一时间向外散开,彘的身形一顿,转眼向凤幽月冲了过去。

    卧槽!

    凤幽月心中破口大骂,将伤员扔到一旁,自己将彘引到了另一边。

    彘一步一步向她走了过来,浑身的玄力越来越恐怖。凤幽月从未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威压。

    这是……神级凶兽!

    凤幽月定定的站在原地,任凭其他人如何呼喊,也不动弹。她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动不了。彘的神识已经将她牢牢锁死,在神级凶兽的威力下,她就好像沧海一粟,无法反抗!

    彘越走越近,就好似高高再上的神,只消一个呼吸,便能夺走她的性命。

    凤幽月睁大眼睛,冷冷的看着它缓缓抬起爪子,向自己的脑袋拍下!

    就在这时——

    一道紫光暴起,一道雷柱从天空应声而落,直直砸在彘的身上!

    ------题外话------

    推荐小伙伴新文《重生豪门:毒女霍心》霑沁/著

    十年真心,换一场致命车祸

    她,粗俗不堪,曲意逢迎,蛇蝎心肠

    她,高贵优雅,清冷孤傲,面硬心软

    当她变成了她,

    且看一个满身bug的不入流乡野孤女

    如何翻云覆雨,玩转豪门?

    (ps:沁沁新文正在pk中,希望喜欢的亲们踊跃收藏,么么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