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丹方,噩耗
    正准备偷偷摸回来取东西的司云,不幸的听到了最后一句话,脚下一个踉跄,

    噗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凤幽月嘴角一抽,扭头看她。

    “没、没事。”司云泪流满面,哆哆嗦嗦的爬起来,心中一边计算着自己有多大

    可能性会被云长老灭口,一边体贴的将房门关上。

    脱光神马的太刺激了,云长老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待司云走后,凤幽月横了一眼云陌。

    “让你浪!”这男人,一天不浪就浑身不自在。

    自己骚浪贱的一面被司云看到,云陌一点也不在意。反正他是幽儿的,浑身上

    下都是幽儿的,别人再羡慕,也只能看着!

    司云:……我不羡慕,你别脑补太多。

    热恋中的小情侣你侬我侬,分开一刻钟也觉得多,更不要提分开了好几日。

    云陌想凤幽月想的浑身都疼。

    “我在沧源。这边瘟疫爆发,叶峰主带我们来救援。”凤幽月说。

    云陌知晓沧源县的事情,墨眸微抬,在少女的小脸上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心疼

    道,“瘦了。”

    凤幽月不在意的摆摆手,问,“何时能回来?”

    她的直接了当,让男人心中十分愉悦。顿时,四周散发出粉红色的泡泡,大尾

    巴都晃起来了。

    “幽儿想我了~”男人开始发情,恨不得从光幕中钻过来。

    凤幽月翻了个白眼,哼唧一声,嘴角却忍不住弯了起来。

    “还有些事,处理好立刻回去。”云陌声音温柔极了,俊脸上大大的写着‘我很

    开心’四个大字。让刚走进来的泠风忍不住心口一酸,暗戳戳翻了个白眼。

    “注意安全。”凤幽月笑了一声,忽然脸色一变,厉声道,“莫要让自己受伤,

    不然回来睡厨房!”

    泠风脚下一个踉跄,幽冥渊至高无上的君上大人,夜晚竟然睡在厨房!这究竟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

    少女的担忧和叮嘱,让云陌十分开心,尾巴尖都翘起来了,十分荡漾的回了一

    声,“好~”

    泠风捂脸:君上,你的脸呢?不打算要它了吗?

    小两口在泠风的崩溃中,你来我往的撒了许多狗粮。当结束了通讯后,泠风已

    经撑的边哭边打嗝。

    云陌十分心满意足,笑意盈盈的看着光幕灭掉,然后脸色一沉,浑身开始释放

    冷气。

    “资料呢?”他阴恻恻的问。

    泠风泪流满面,这差别对待是不是太明显了!君上你的节操也不打算要了吗?

    他哭着献上了手中的资料,沉默的站在一旁。

    云陌迅速翻看,脸色越来越冷,最后大手一摔,将资料砸在桌上。

    “格长老,好样的。”他危险的眯起眼,脸色阴沉的几乎可以凝出水来。半晌,

    他沉声道,“格长老以下犯上,除去一切职务,禁闭长老府,让他先反省个五六年

    再说!”

    泠风嘴角一抽,在心中为格长老默默点了根蜡。

    “那他的那位孙女……”

    “她?”云陌轻哼,冷笑一声,“格……叫什么来着?”

    泠风咳了一声,“格娇儿。”

    “嗯。格娇儿举止不正,意图以女色诱惑君主,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让她

    削发,送到青云寺出家吧。”

    泠风险些笑喷,格娇儿一向骄傲于自己的美貌,如今君上让她剃个秃子,她不

    得气疯了?

    啧,为了给幽月小姐守身如玉,他家君上真是尽心尽力啊!

    在心中暗暗笑了一番,泠风正了正脸色,“君上,刚才星君来消息了。”

    “老宋?”云陌俊眉高挑,脸色蓦然一沉,“他还好意思找我?让我家幽儿跑去

    沧源县救援,他倒是在七星吃香喝辣的!脸呢!”

    星君不要脸,这不都是跟您学的吗……泠风在心中暗戳戳道。

    “他说什么了?”云陌没好气的问。

    “星君说这次沧源县的事似乎有些蹊跷。不过仍在控制范围之内,为了确保万

    无一失,已经派轩辕问天过去了,请你不要担忧。”泠风按照原话重复。

    云陌眉心微蹙,墨眸轻晃,若有所思,“他可说有何蹊跷之处?”

    “没有。星君正在查。”泠风顿了一下,含笑道,“听他说,幽月小姐在此次救

    援中表现十分出色,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在众弟子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威信。星君还

    说,轩辕问天修为极高,又是幽月小姐的徒弟,他过去一定会保幽月小姐安全。”

    轩辕问天的手段,云陌自然是清楚的,当初还是自己指点了他几次,才让他突

    破了瓶颈。

    不过……究竟是何蹊跷?竟连宋星子也查不到。

    云陌心头有些不安,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君上无须担心,且不说轩辕问天和叶临溪等人的修为非凡,只说那北幽域,

    即便再危险,也翻不了天去。而且,幽月小姐身边还有神兽相助,即便打不过,也

    可以保性命无虞。”泠风劝解。

    想起幽冥狼,云陌心中松了不少。

    “尽快解决这件事,回北幽域去。”

    ……

    再说另一边,凤幽月在太平村已经待了七八日了。被瘟疫传染的村民们,已经

    先后出现了症状。

    她和司云两人忙的晕头转向,既要炼药,又要安抚民心,恨不得一下子长了八

    条腿。

    这一夜,凤幽月又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对着白纸写写画画。

    “不对、这里不对,应该加这味药材。”她摇了摇头,将纸上的字勾掉,复又皱

    眉沉思许久,又写了两笔。

    “老树,这个丹方如何?”空间中,小混问。

    万年精树晃了晃身上的树叶子,傲娇的嗯了一声,“还不错。不过这丹方十分

    不好炼,需要稀有阶以上的炼药师才能完成。七星学院的那些弟子,不行。”

    小混挑着眉看他,“不是还有你的树血吗?”

    万年精树一噎,恨不得抽死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熊孩子。它的树血是多么贵

    重的东西,怎能随随便便用在这些凡人身上!整整一个县的老百姓,它得抽多少血哟!

    “你是不是傻?”小冥从一旁跑出来,兔子嘴儿一动一动的,“万年精树世间只

    有一棵,老大若是将树血拿出去,万一得到有心人的觊觎怎么办?七星学院的长老

    们虽然人品都不错,但至宝面前,谁又能说的准呢?”

    小混恍然,觉得自己的确考虑不周。

    “那该怎么办?老大再这么熬下去,人都要废了。”他透过水镜,心疼的看着外

    面的凤幽月。

    “废是废不了,不过累是肯定的。”小冥的抖了抖小耳朵,奶声奶气道,“不过

    我相信老大,她定能研制出治愈瘟疫的丹方。”说着,它顿了一下,“不过话说回

    来,前几日救援的时候,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你的狐臭味?”小混哈哈大笑。

    “滚!离小爷远点儿!”小冥恨不得拽下一道神雷抽死他,气哼哼的用屁股对着

    它,看向小火几只。

    “吱吱吱!”小火叫了几声,的确有味道,并且很难闻。

    “我没闻到。”吞天黑鹏倒吊在万年精树上,跟猫头鹰似的,“不过我感受到了

    很可怕的气息。”实不相瞒,黑爷它当时差点被这气息吓尿了。当然,这不能说,

    打死也不能说。

    “我也感受到了。”沙漠冥蛇‘嘶嘶’了两声,冰冷的蛇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恐惧,

    “那气息很恐怖,我打不过它。”不仅打不过,还得被对方压着打。

    小冥的紫色兔子眼微沉,大家都感受到了,想来不是它的错觉。

    “你知道那家伙的身份?”小混问。

    “不知。”小冥沉重的摇头,犹豫片刻,道,“不过,它身上的气息我很熟悉。

    而且……以我现在的修为,应该打不过它……”

    连一阶神兽玄冥狼都打不过的家伙,那是怎样的存在?

    大家齐齐抽了一口冷气,心中不安。

    “北幽域……不应该出现那么厉害的家伙吧……”万年精树不太肯定的说。

    “不知。不过要告诉老大,让她有个准备。”小冥摇摇头,心累的叹了口气,

    “希望云大人快些回来吧,有他在,老大就安全了。”

    ……

    当第二日的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时,凤幽月‘啪’的一声将毛笔拍在桌上,激动

    大吼。

    “成功了!我成功了!”

    话落,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房门被猛地推开,衣服还没穿好的司云激动的冲了

    进来。

    “幽月,成功了?”她期待的问。

    “成功了!”凤幽月抹了一把脸,迅速将丹方整理出来,递给她,“研制出来

    了,你看看。”

    司云双手将丹方接过来,迅速看了一遍,眼中浮现出震惊之色。

    这丹方……凭良心说,也许她这辈子也想不出来。许多药材的运用,她是想都不

    敢想的。

    “好厉害!”司云由衷的赞叹了一句,看向凤幽月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不过这丹方有个弊端,”凤幽月喝了口水,话锋一转,“这丹方成丹十分困

    难,只有高阶以上、并且等级在三级以上的炼药师才能炼制出来。”

    司云微愣,随即心中一松,能炼出来就行啊。七星学院别的不多,但是三级以

    上的高阶炼药师,也是很多啊!

    丹方虽然研制出来了,不过还需要临床试验一下。

    司云只是三级中阶炼药师,是没有办法炼制这个消瘟丹的。任务便落在了凤幽

    月身上。

    第一次炼制时,由于火候和时间掌握的不好,失败了。

    第二次炼制时,由于消瘟丹成丹条件十分挑剔,所以在最后成丹的步骤,又失

    败了。

    第三次,成功。

    为了确保没有意外发生,凤幽月又炼制了两炉,彻底掌握了炼制消瘟丹的步骤

    与技巧。

    消瘟丹练成了,第一个服用者,是崔家二娃。

    棕色的丹药散发着流光溢彩,崔家二娃从来没吃过这么漂亮的丹药,一时间竟

    有些舍不得吃下去。

    凤幽月无奈,直接将消瘟丹塞进了他的嘴里。丹药入口即化,口腔中顿时弥漫

    了一股清甜的味道。

    崔家二娃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了许多,快要被烧糊涂的脑子也凉快了。

    两刻钟后,凤幽月和司云轮流检查了一番,发现崔家二娃身上的瘟疫症状正在

    慢慢消失。一日之后,病情彻底治愈。

    消瘟丹成功了!

    凤幽月立刻将这一好消息通知了古易,古易得知后,心中大喜,第一时间通知

    了远在县衙的叶临溪。

    叶临溪当机立断,让凤幽月火速赶回。

    凤幽月虽然着急回去,但是却没忘了太平村的村民们。她熬了一天一夜,炼制

    了足够的消瘟丹,交给司云后,坐着吞天黑鹏回到了县衙。

    经过七八日的救援,老百姓们已经初步稳定了下来。朝廷派发的物资和人马也

    都到了,都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只不过,那空气中弥漫的草药烟雾,还在提醒着大家,瘟疫的危机并没有过去。

    凤幽月一连数日没有休息好,刚飞回县衙,就被叶临溪和几位长老给抓回了房间。

    “丹方在哪儿?快给我看看!”几位长老双眼锃亮,冒着绿光,恨不得一口吃了她。

    凤幽月知他们心急,二话不说便将丹方拿了出来。

    叶临溪一把抢了过去,迅速浏览了一遍,一向稳重的他,脸上浮现出笑纹,放

    声大笑。

    “妙极!妙极!好啊!百姓们有救了!”他连连惊呼,将丹方递给其他几人,目

    光灼灼的看向凤幽月,“你这丫头,好!我果然没看错你!”

    其他几位长老看了丹方上的药材,无一不是惊叹连连,浮现出浓浓的震惊之色。

    “你这丫头……”古易吸了口气,“这丹方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自然。”凤幽月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直到这时,大家才看到她眼底的一片乌青和憔悴的脸色,想来是许久没有休息

    好了。

    “你这丫头有心了。”叶临溪眼中闪过浓浓的赞许之色,亲昵的拍了拍她的肩

    膀,“老夫在这里替沧源县老百姓谢谢你,有了这个丹方,大家就有救了。丫头,

    你是沧源县的恩人!”

    “峰主莫要折煞了弟子。”凤幽月谦虚的摆了摆手,“弟子只是有些小聪明罢

    了。即便没有我,峰主和诸位长老也会很快研制出解决办法。我只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话说的,让诸位长老们的心里都十分舒服。毕竟,长老们没有想出解决办

    法,却被弟子抢了先,说出去的确有些打脸。

    叶临溪几人虽然不在意这些,但是有个台阶,谁不下呢。

    “好孩子,你有心了。这几日是不是没休息好?快快去好好睡一觉。”古易亲切

    的说。

    其他几人也连连点头,对凤幽月表示了一百二十分的关心。

    “多谢长老们关心,不过这消瘟丹的炼制有许多讲究,弟子还是先说一说吧。”

    叶临溪几人一听,对凤幽月更有好感了。小小的姑娘家,累成这样,第一个想

    到的还是炼药,这份责任心实在难得。就是叶临溪本人,现在都恨不得把她抢到自

    己手下做徒弟。不过可惜了,他打不过轩辕问天。

    “这消瘟丹,必须要三级以上、高阶到完美阶的炼药师才能炼制成功。并且火

    候和时间,都非常挑剔。”凤幽月沉下声音,缓缓道来。

    众长老们仔细的听着,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师长而有任何傲慢之色。

    讲解之后,几位长老亲自试了一番。第一次没有成功,第二次顺利炼成了。

    见此,凤幽月不由得感叹一句,姜还是老的辣啊。想她苦苦折腾了三次才搞

    定,几位长老两次就完成了。

    她还有许多要学习的东西。

    几位长老彻底学会后,凤幽月便不再坚持。叶临溪亲自将她送去了自己的房

    间,凤幽月的脑袋刚沾到枕头,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睡,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凤幽月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看着窗外大亮的天色,心道一声不好。

    她睡了整整十二个时辰,占了床,那叶峰主睡了哪里?

    就这么抢了叶临溪的床,凤幽月表示有点心虚。那可是北幽域炼药总会的会长

    啊,多少人仰望的存在,她竟然抢了他老人家的床。

    凤幽月手忙脚乱的收拾好,火烧屁股一样的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正好看到了在

    院中被众弟子们围住的叶临溪。

    听到了声音,叶临溪扭过头来,看见是她,顿时眉开眼笑。

    “醒了?”叶临溪略显发福的脸露出了慈爱,他冲她招了招手,“快来,正好有

    好消息要告诉你。”、

    凤幽月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小跑过去。

    她没有发现,这些弟子们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眼睛全亮了。

    昨日在她睡着后,药峰中所有三级以上的高阶到完美阶炼药师都被召回来了。

    叶临溪丝毫没有隐瞒的将这个丹方的来历告诉了大家,大家传阅了一遍,均对凤幽

    月产生了浓浓的敬佩之意。

    要么怎么说人家能成为学院风云人物呢,看看这丹方,想的就和别人不一样!

    此时,众药峰弟子已经彻底将凤幽月当成偶像了。

    你会嫉妒一个比你强一些的人,但是却不会嫉妒一个比你强许多的人。那个丹

    方,大家拍着良心说,以自己的实力是绝对想不出来了。就连长老们也都没有想

    到,却被凤幽月研究了出来。光凭这一点,她就已经达到了让大家无法嫉妒的地步。

    “昨晚大家用你的丹方试了一下,消瘟丹的成丹率虽然较低,但是皇天不负苦

    心人,最后还是成功了。”好事临门,叶临溪的眉眼都带着喜意,“大家已经将一百

    枚消瘟丹发了下去,效果十分惊人,服用者已经彻底治愈了。”

    凤幽月听了,心中一松,俏脸上浮现出笑意,“可喜可贺。恭喜叶峰主!也多

    亏了各位师兄师姐!”

    没有人不爱听好话的,大家顿时都乐开了花。

    听听人家说的,要不说怎么能比大家强呢!说话都比一般人好听!

    药峰的弟子们,已经对凤幽月产生了一种‘你说的都对’的崇拜感,恨不得亲自

    抱一抱大腿,感受一下传说中的王八之气。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叶临溪的笑容微敛,脸色有些忧虑,“消瘟丹成丹不

    多,我们人手有限,得了瘟疫的人又太多,我们……有心无力啊!”

    凤幽月心中微动,她早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拍拍胸膛道,“弟子能力微薄,

    一炉可以炼制四十到五十枚消瘟丹。愿为沧源县的百姓们出一份力。”

    叶临溪眼睛一亮,凤幽月又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你真能炼出那么多?”他有些不敢相信。

    “弟子不敢妄言,一炉四十枚肯定是能做到的。”凤幽月含笑回应,眉宇间的自

    信为娇俏的容颜更添了几分光彩。

    “好!好!好!”叶临溪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来表达自己的惊喜之情,“你就

    在这里好好炼药,有什么需要就说!丫头,你帮了大忙了!”

    凤幽月含笑点头,继而眉心一皱,欲言又止道,“不过,弟子虽然能批量炼

    丹,但是一人之力毕竟有限。沧源县这么多人……”瘟疫患者至少数千人,让她一个

    人炼药,会累死的啊!

    “你说的我明白。”叶临溪神色微凝,“我已经联系了院长,请他再派炼药师过

    来。并且,又寻了几位炼药公会的好友,他们都愿意为沧源县百姓出手相助。”

    凤幽月眼睛一亮,叶临溪的好友,那一定是非常厉害的炼药师。

    “既然如此,弟子便放心了。”她顿了一下,忽然想起了被自己遗忘的事情,脸

    色猛然一变,“叶峰主,那个卫公河……”

    “老古已经告诉我了。”叶临溪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你这丫头发现的十分及

    时,前几日我同大家取了卫公河的水,里面的确有同瘟疫相似的毒素。方大人知晓

    此事后,立刻断了卫公河的水源,又从鹿儿山引下了两条无毒的河流,大家的饮水

    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

    说着,他深深看了凤幽月一眼,含笑到,“丫头,这一次沧源之行,你的功劳

    最大。待回了学院,本峰主定向院长如实禀报,给你最大的奖励!”

    凤幽月听到‘奖励’二字,整张小脸都在发光。她不要别的,就要七星币!最好

    奖励她七万枚七星币,这样她就能打探父母的消息了!

    这个好消息,让少女眼中冒光,嘴角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下去。她告别了叶临溪

    和众弟子,简单吃了顿饭,便关起门来开始炼药。

    沧源县足有将近一百万人口,水灾持续了一个多月,瘟疫的感染者一个接着一

    个。到现在为止,粗略统计下来,病者已经达到了将近两千人。

    凤幽月算了一下,她一炉能炼制四十枚消瘟丹,需要一个半时辰。就算一天不

    吃不喝,也只能炼制三百枚左右。更不要说,这一点都不现实。她要是不吃不喝的

    练下去,不到两天就会因精神力枯竭而死。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能救一个是一个。

    有了凤幽月的加入,炼药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当夕阳落下之时,县内已经

    有七十多人的病情痊愈了。

    这一好消息,让老百姓们精神一震,全都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为了赶进度,凤幽月和众药峰的长老弟子们点灯熬油,只睡了两个时辰,一直

    在用丹药供给自身的精神力和玄力。方大人看大家如此辛苦,准备亲自掏了腰包请

    众七星弟子们吃一顿大餐。朝廷派下的钦差得知此事后,对方大人大加赞赏,并且

    提出了将这顿饭放于公费之中。

    七星学院乃是北幽域最大的学院,钦差大人早在过来之前,便被皇上再三叮

    嘱,定要与他们为善,切莫得罪了七星众人。

    原本钦差大人对这个命令还有些不在意,不过自从来了沧源之后,他亲眼目睹

    了七星弟子们救人的雄姿,个个英勇非凡,修为高超,实在让他心生敬佩。

    又过了一日,轩辕问天带着一众药峰弟子到了。

    这一次,药峰天圣榜上的十人,全部到齐。大家二话不说,开始进入了忙碌的

    炼药状态。

    “老硬啊,你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叶临溪看到轩辕问天,第一句便是这话。

    至于老硬,自然是众七星长老们为他取的绰号。轩辕问天的脾气不好,跟茅坑

    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当初大家管他叫老臭,被轩辕峰主大人一个个挨着揍了

    一顿,最后只能改名为‘老硬’。

    每次听到这个绰号,轩辕问天就觉得牙疼。

    他冷冷的横了叶临溪一眼,喷了一个鼻腔,“本峰主的徒弟,自然是好的。”

    叶临溪惊讶的挑起了眉,这臭石头,何时转性了?放在以前,大家若是夸严逸

    飞几句,他只会板着脸哼几声。没想到今日竟然傲娇了!

    “你被人夺舍了?”叶临溪打趣的问。

    轩辕问天一噎,你才被夺舍了!你全家都被夺舍了!

    他板着脸瞪了好友一眼,甩了甩袖子,转身就走。

    “嗳!你干什么去啊!”叶临溪连忙问。

    轩辕问天头也不回,只留下冷冰冰的三个字,“看徒弟!”

    哟呵!臭石头也有软化的一天!

    叶临溪扬起唇,好笑的摇了摇头,看来那女娃,当真是个妙人!

    ……

    凤幽月坐在椅子上,天元丹炉被混沌火包裹着,浮在半空,散发着浅浅的光泽。

    精神力源源不断的送进丹炉中,她揉了揉眼睛,疲惫的打了个哈欠。

    就在这时,熟悉的气息忽然从门外散了进来。

    她心中微动,嘴角蓦然勾起一抹笑意。

    房门被轻轻推开,身着玄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悄无声息的坐在椅子上。

    他板着脸,冷冷的看了一眼凤幽月眼下的青黑,眉心皱成了一座小山。

    凤幽月俏皮的冲他眨了眨眼,因在炼药,并没有与他说话。

    轩辕问天喷了个冷哼,扭过头看向一旁。

    两刻钟后,丹炉落回桌上,消瘟丹炼成。

    “师父!”少女娇俏的喊了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忽然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

    一阵风刮过,钢铁般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胳膊,稳稳的将她扶住。

    凤幽月晃了晃哦脑袋,待眩晕感消失后,龇起小白牙冲轩辕问天笑了起来。

    “如此炼药,你不要命了?!”轩辕问天脸色阴沉如水,乌云压顶,浑身杀气腾

    腾,“为师的教导,你都记到狗肚子了?”

    凤幽月嘿嘿一笑,吞了一把丹药,坐下来拽着师父的衣角。

    “师父莫气,事情紧急,徒儿实属无奈之举。”她见轩辕问天还要发火,连忙

    道,“徒儿定会保护好自己,一会儿就去歇息,您别生气哈。”

    杀气腾腾的轩辕问天,脸色逐渐好转,紧蹙的眉心也松了下来。

    他看了凤幽月一眼,坐回椅子上,冷声道,“你不是救世主,保全自己才能救

    更多的人。莫要舍本求末!”

    少女连连称是,不敢反驳。

    “为师已经将药峰弟子带来,你歇一歇,不睡到三个时辰,不许起床!”说罢,

    轩辕问天起身,冷厉的甩了甩袖袍,走了。

    凤幽月眨眨眼,看着师父离去的背影,狡黠的笑出声来。

    她的师父呀,怎么别扭的如此可爱捏?

    师父的话是一定要听的,凤幽月将炼制好的丹药交给叶临溪后,便钻进了帐篷

    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睡,便睡到了傍晚。

    当她从睡梦中苏醒时,听到帐篷外面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似乎有许多人。

    少女皱了皱眉头,一骨碌爬起来,钻出帐篷。

    院子里,七星弟子们进进出出,脸色凝重。他们的手中抬着担架,担架上的人

    无一不是重伤。

    “怎么回事?”凤幽月脸色一冷,寻了一名弟子,问。

    那弟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眼圈发红,“太平村附近发水地动,许多村民都

    被淹死了。”

    凤幽月脑子‘嗡’的一声,炸了。

    她想到了李村长、李长生以及众太平村的村民!

    “有多少人存活?”她紧紧抓住那弟子的胳膊,一字一字问。

    弟子呜咽一声,“不到百人!”

    凤幽月眼前一黑,一个踉跄向后退去。

    一千多人的村子,只活了不到百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