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都103章 地动,彘
    ..,

    众人脸色微变,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叶临溪皱着眉沉思片刻,“不管如何,先救人要紧。请大人带我等前去感染者的住处,一探究竟。”

    小牛村的四个感染者在发现之后,就被隔离了。由于洪水冲塌了房屋,大家只好将四人放在了一处塔楼上。

    凤幽月随着叶临溪到了塔楼,便看见四个男女裹着棉被,躺在搭起的简陋帐篷里。他们脸色通红,剧烈的咳嗽好似要将肺管子咳出来一般。更恐怖的是,在他们的身上,密密麻麻的长着红色的疹子,看的人头皮发炸。

    “可与之前的病人症状一样?”叶临溪询问一个月前来到沧源的炼药师。

    几名炼药师上前检查了一番,脸色微沉,“峰主,症状相同,不过比之前严重许多。”

    叶临溪皱了皱眉,俯身在几人身上细细检查了一遍,心中有了个考量。

    “你们过来,看一看。”他招来凤幽月几人。

    凤幽月同其他几名炼药师上前,七手八脚的在四名感染者身上检查,心里都有了个数。

    待检查结束后,叶临溪交代了几件事情,便带着大家坐着青鸾飞回了县衙。

    当天晚上,一众七星学院的炼药师们,针对此次瘟疫讨论起来。熬了整整一夜,终于确定了治疗方案。

    第二日,东方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计划暂定为此,药峰众弟子留下炼药,其他人同我前去救援。”叶临溪井井有条的安排,最后,看向凤幽月,“你也留下,同大家一起炼药。”

    在众人的注视下,凤幽月点了点头。

    治疗瘟疫的丹方并不难,三级以上炼药师都可以炼出。待叶临溪等人离开后,凤幽月同药峰弟子们分散到不同的角落,拿出丹炉,炼起药来。

    半日时间很快过去,中午草草吃完了午饭,正好碰到前来取药的七星弟子。

    “凤师妹,丹药可炼好了?”弟子浑身泥泞,原本梳的整齐的头发乱糟糟的。

    “好了。”凤幽月从一旁拿过一个布袋扔给他,问,“外面情况很糟?”

    “岂止是糟?!”那弟子抹了把脸,“这沧源四周环山,洪水将附近的小山全都冲垮了,砸住了许多人。方大人最近半个月一直在组织排水工作,可那洪水一直不断,实在是恼人。”

    说着,他用泥泞的手打开布袋,蓦地一愣。

    “这么多?……”布袋中,足足有百余颗丹药!

    他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抬头看向凤幽月。当初在考核时,他亲眼见识过她的奇迹,但是一上午就炼制了这么多,太惊人了吧?

    要知道别的弟子,顶多也就炼制了几十颗啊。

    “师兄还是快点回去吧。”凤幽月提醒。

    那弟子缓过神来,眼中仍带着震惊和感叹。他看了她一眼,“多谢了,师妹。”

    凤幽月摇了摇头,盯着面前的丹炉,计算了一下这几日需要的炼丹量。

    忽然,她皱了皱眉,脸色有些凝重。

    那死男人到底做什么去了?

    为何连个消息也没有?

    撇了撇嘴,少女翻了个白眼,重新投入炼丹之中。

    当天晚上,出去救援的弟子们只回来了一小部分,其他人仍然忙碌在前线。

    回来的弟子们一身疲惫,身上泥泞不堪,进了院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神色都有些难看。

    凤幽月将恢复体力玄力的药分发给大家,然后走到司青和严逸飞身边,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吃点饭吧?”

    司青和严逸飞的眼神有点呆滞,缓缓摇了摇头。

    “到底怎么了?”凤幽月问。

    严逸飞盯着地面,半晌,他抹了一把脸,露出通红的双眼。

    “死了好多人……”一向坚强的男人,似乎快要哭了出来。

    他出生世家,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在他的人生中,唯一的艰难就是修炼。他冒过险,外出历练时,也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杀过人,也曾经差点被杀死过。

    可今日,他才见识到什么叫人间炼狱。

    妻离子散,骨肉分离,残肢断臂,哀鸿遍野。

    本应幸福美满的家庭在灾难中支离破碎,父母抱着断气的孩子大哭,孩子站在死去的父母身边茫然绝望。

    他从未见过这样残忍的事情。

    遍地的人啊,遍地的尸体。他们将尸体搬运到一处,堆成小山,然后咬着牙用火烧掉。四周是百姓们绝望不舍的哭嚎,哭的他心中发麻。

    整整一日,他救了许多人,可亲手烧掉的尸体却更多。

    严逸飞将脸埋在手中,低低的呜咽出声。

    渐渐的,院子里低沉压抑的哭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着悲伤和沉重。

    凤幽月叹了口气,这些天之骄子,还是太年轻了。

    上辈子,她去过非洲某个部落,那里是人吃人的地方。她也曾亲眼看着许多战友在战争中支离破碎,连个全尸也没有留下。

    当年的某地大地震,死伤无数,人间炼狱。她同战友们一起前去救援,那一个多月,老百姓的哀嚎声就连在睡梦中也听得一清二楚。

    人命,是这个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

    压下心中的酸胀,她转身从厨房中端出大盆,放在院中的石桌上。

    “不论如何,都要顾好自己,才能救更多的人。”她强硬的拉开严逸飞的手,将一碗粥塞进了他的掌心。

    严逸飞定定的看着粥碗,忽然道,“今天我看见许多人在啃树皮。”

    百姓流离失所,食物短缺,虽然有官府和七星学院的救济,但是大多数人仍然吃不上饭。

    “方大人已经上报了朝廷,相信不久就会有大批救援发下来。”凤幽月又盛了一碗塞进司青手中,“这是县衙的库存,方夫人特意留给了我们。吃吧,别辜负了她的心意。”

    严逸飞和司青微怔,然后端起饭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今天晚上,注定是难熬的一夜。这些弟子们,也会在煎熬中迅速成长。

    吃过饭后,凤幽月又关进了帐篷里开始炼药。今天一共炼制了二百多颗,但是还是远远不够的。

    精神力源源不断的送进丹炉中,她掏出一把丹药塞进嘴里,略显疲惫的脸色染上了一抹红晕。

    一炉丹药练完后,凤幽月松了一口气,身子一歪,倒在了床褥上睡了过去。

    睡梦中,她梦见了许多上辈子的事,战火纷飞,天灾**。忽然,梦中的情景变成了那次大地震,地动山摇,平坦的柏油路裂开恐怖的缝隙,高楼开始坍塌……轰隆隆……

    不安的梦境让少女皱起了眉,额头上布满了薄汗。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忽然掀开了帘子。

    “师妹!快起来!地动了!”

    凤幽月猛地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地面剧烈的摇晃,一旁的天元丹炉‘咕噜噜’滚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她将丹炉收进空间,从帐篷里跑了出去。

    院子里,弟子们都被从睡梦中吓醒,纷纷从帐篷了钻了出来。

    远处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县衙不远处的大山,在夜色中似乎变换了位置。

    就在这时,脚下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晃得大家无法站稳脚步。

    “啊——!救命啊——!”忽然,一名弟子脚下裂开巨大的缝隙,整个人迅速掉了下去。

    离他较近的几名弟子心中一惊,连忙伸手去捞他,堪堪抓住了他的衣角。

    “快!拽上来!”几个人一个拉着一个,最前面的那人死死的抓着掉落者的衣服。

    地面剧烈的摇晃,大家根本使不出力气。那掉落的弟子,衣服开始撕裂。

    “快、快救我……”带着哭腔的声音从缝隙中传出来。

    大家被晃得头晕脑胀,哪里使得出力气。

    嘶啦——!

    衣角又裂了几分,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几人头顶飞过,直直飞入缝隙之中,锋利的爪子将那弟子抓了上来。

    噗通一声,那人被扔到了地上。劫后重生,倒霉蛋嚎啕大哭。

    吞天黑鹏在那人的周身飞了一圈,鄙视了他一番,飞回了凤幽月身边。

    大家看到这一幕,均冲凤幽月露出了感激。

    所有的一切只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当叶临溪几位长老从外面赶回来时,便看到地面上黑洞洞的缝隙,好似恶魔的血盆大口,随时收割人的生命。

    “七星弟子,听我号令!”叶临溪没时间理会太多,脸色十分凝重。

    “此次地动十分严重,现在,你等分为十组,每组至少两名炼药师。由方大人安排,分散到各个地方进行救援!立刻出发,不得有误!”

    说罢,七星十名长老各自选出选出十名弟子,在得了方大人的命令后,坐着青鸾飞向自己的目的地。

    凤幽月和严逸飞分到了一组,归于古易的救援小队之中。药峰一共来了二十余人,平均每组至少能分到两人。凤幽月这一组,由于有古易坐镇,又有凤幽月这个奇葩,便将另一名药峰弟子拨给了其他小队。正所谓能者多劳,古易一队分到的救援面积也是极大的。

    此次前往的地方,是沧源县的南部,也是人口最多的地方。

    沧源县南部,南边靠山,东靠大海。如此有山有水的地方,若是放在平日,是人杰地灵。但放在如今,却是灾难。

    凤幽月一行人坐着青鸾飞到目的地,洪水滔天,山峦坍塌,哭声震天。

    “救人!立刻救人!”饶是一向淡定的古易,也忍不住了,“我在此地镇守,你等分为四个方向,两人一组,立刻救人!”

    “若有问题,通讯器来报!”

    所有人应了一声,脚步不停,迅速向四面八方而去。

    这一次,大家也没有心思藏私了。有飞行兽的用飞行兽,没有飞行兽的,就叫出大型契约兽,淌着水前去救人。

    凤幽月和严逸飞坐着吞天黑鹏,直奔情况最危险的鹿儿山而去。

    鹿儿山,紧邻沧源县。许多住户居住在山脚下,如今却成了索命的地方。

    当凤幽月到达鹿儿山时,四周已经坍塌的不成样子,许多胳膊腿从泥土中露出来,好似炼狱。

    师兄妹二人神色一凛,立刻从小黑背上跳下,直奔那边而去。

    小火、小冥以及沙漠冥蛇也全部出动。严逸飞的两只五阶灵兽也被放了出来。

    凤幽月冲到山下,袖袍一挥,扬起漫天尘土,露出下面压着的人。

    严逸飞带着契约兽冲进去,将一条条生命拖了出来。

    凤幽月俯下身,检查他们的生命迹象。没气的推到一旁,还能救的立刻施救。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生命在与时间赛跑。

    严逸飞和小火几只负责救人,凤幽月干脆席地而坐,将丹炉拿出,开始炼药。

    很快的,身边的尸体越来越多,救活的人也多了起来。

    一人救百人,凤幽月不是神仙,渐渐出现了疲惫之色。

    就在这时,她耳朵忽然动了动,猛然抬起了眼。

    “怎么了?”严逸飞扛着两个人跑了回来,见她皱眉远眺,疑惑的问。

    凤幽月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抿着唇侧耳倾听,半晌,低声道,“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严逸飞微怔,仔细听了听,一片安静,只有哀嚎声。

    “你听见什么了?”

    “好像是狗叫,”凤幽月闭了闭眼,“又有些不太一样。”

    那声音比狗叫更加浑厚有力,叫声中带着令人心颤的凶性和冷漠,并非是普通犬类能够发出的。

    “狗叫?”严逸飞一愣,“先别想那么多了,碰到再说吧。”

    凤幽月点点头,坐下身准备继续炼药。哪知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忽然在远处一闪而过。

    不对!

    有问题!

    她猛然站起身,警惕的盯着四周。

    嗖——!

    黑影再一次出现,好似幽灵一般。

    凤幽月瞪大眼睛,这一次,她看清了。那黑影不是人!

    不知为何,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段话,“彘,虎身而牛尾,好吃人,见之则水”。

    彘兽,长得虎身和牛尾,喜好吃人,它出现的地方,必定水灾连连。

    更重要的是,它的叫声,好似狗叫!

    凤幽月眉眼一沉,隐隐猜出了这次灾祸的来源……

    ------题外话------

    彘,虎身而牛尾,好吃人,见之则水。——出自《山海经》

    推荐种田文:《农女医香:娘子主外夫主内》唐七爷

    不就是疲劳过度吗?不就发誓不生孩子吗?

    以上两条犯了天规吗?是哪个不要脸的天官,将她发配到古代,真人上演了一场生孩子现场秀?

    莫名其妙做了娘,她忍!

    莫名其妙毁了容,她医!

    莫名其妙摊上了一对极品母子,她认!

    可这不要脸的妖孽又是哪里来的?明明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硬是说她家可爱的小萌宝长得跟他家那不要脸的儿子一模一样!

    她唐无忧也是有脾气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