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前往沧源
    ..,

    轩辕问天将沧源发来的信件递给凤幽月,凤幽月迅速看了一遍,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只是小范围瘟疫吗?”她疑惑道。

    “原本的确并不严重,并且已经得到了控制。只不过不知道为何,前几日忽然爆发了。”轩辕问天一张老脸皱成了菊花,眼底沉沉,若有所思,“葛院长说,这件事有些蹊跷。”

    凤幽月抿了抿唇,看了严逸飞一眼,“师兄也去?”

    严逸飞点点头,“沧源事件有些不一般,若是控制不好,整个北幽域都会跟着遭殃。师父需在学院留守,我得去看看。”

    凤幽月点点头,理应如此。

    “沧源如今有我们的炼药师一共五人,一名六级炼药师,两名五级炼药师,一名四级炼药师,一名三级炼药师。”轩辕问天沉沉看着凤幽月,面色凝重,“如今,瘟疫大规模爆发,整个沧源以及周边地区的灾民都被感染。仅仅五名炼药师已经有心无力,你的炼药手段与常人不同,可以批量炼药,所以这一次,你很重要。”

    如此大规模爆发的病疫,只有批量炼药才能挽救。

    凤幽月心里明白,脸色郑重起来,“师父放心,徒儿一定尽心尽力!”

    “我自然是信得过你的。”轩辕问天欣慰颔首,又看向严逸飞,“你的修为是弟子中最高的,此次前去,记得照顾大家,特别是你师妹。”

    “师父请放心,弟子一定将师妹平安带回来。”严逸飞沉声回答。

    轩辕问天勾了勾唇角,看着两个徒弟的目光变得柔和许多。

    “七星弟子,即便不能匡扶天下,也不得见死不救。你们学了本事,如今到了施展的时候。治病救人,要尽心尽力。不过,也要保全自己。”

    凤幽月和严逸飞齐齐点头,眼中流露出不舍。

    “到了沧源,一切听葛院长的安排。其余闲杂人等的骚扰,莫要理会。”

    虽然轩辕问天没有明说,但是凤幽月和严逸飞都清楚他指的是石万清。

    “师父放心,弟子定会护师妹周全,不让她受了委屈。”

    轩辕问天了解大徒弟的心性,有他跟着,自己会放心许多。

    “去吧。收拾收拾,辰时出发。”

    ……

    沧源瘟疫一事,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整个七星学院。一大早上前去上课的弟子们都听到了风声,被选中前去救援的弟子迅速行动了起来。

    此次一共派出了六十名弟子。其中,药峰占据了二十五人,规模不可谓不大。

    初次之外,学院另派了十名长老。药峰五人,武峰三人,玄阁和炼峰各一人。

    凤幽月坐着吞天黑鹏一路回到了星苑,小跑着直奔自己的院子而去。

    云陌在她去了武峰之后,便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凤幽月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想了想,打开了通讯器。

    金色光幕跃然映入半空,通讯器的光芒亮了许久,也不见对方回应。

    凤幽月皱了皱眉,眼见着时间快到了,无奈的关掉通讯器,写了张字条压在小厅的桌子上。

    这时,院门被敲响,严逸飞的声音传了进来。

    凤幽月扫视了一眼房间,大步离开。

    七星台的广场上,汇集着不少参加救援的弟子。当凤幽月和严逸飞到达广场时,大家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看到没?我就说吧,一定有凤幽月!她可是能够批量炼药的炼药师。”一名弟子有些小得意,为自己的推测感到骄傲。

    “嗤!有什么好炫耀的。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四级炼药师罢了。”站在人群中的梅荏瑶不屑的哼了一声。

    司青和司云兄妹也参与了这次的救援行动,两人正站在梅荏瑶的不远处,听见这话,齐齐皱起了眉。

    “你有本事,你去炼药啊?”一名弟子看不惯她,瞪着眼冷嘲热讽。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梅荏瑶大怒。

    “有本事就自己炼药去,没本事就别叨叨!我说了,你能怎么着?本少爷还能再说一百遍!”那名弟子毒舌的对梅荏瑶进行了一番鄙视,然后潇洒的打开手中的折扇,一脸傲然道,“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梅荏瑶被气的脸都绿了,拔剑就要冲上去和对方决一死战,却被姚星辰死死的拉住。

    “长老们都在,你别冲动。”

    “可是他……他竟然这样说我!”梅荏瑶眼圈发红。

    那弟子俊眉一挑,火上浇油,“我说你怎么了?你是金子啊还不许人说?”

    梅荏瑶快气疯了。

    姚星辰十分头疼她的不理智,心中隐隐不耐烦起来,脸色也有些难看。

    这时,凤幽月和严逸飞从两人身边走过,直奔司青和司云而去,连个眼风也没给她。

    姚星辰的脸色微变,觉得此时的自己好像小丑一般,别人在心里不一定怎么笑话她呢。

    “你别闹了!”心中羞愤难当,她的耐心耗尽了,不耐烦的冲梅荏瑶喊了起来。

    梅荏瑶一呆,被这样的好友吓住了。

    “星辰……”

    姚星辰心知自己失态,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扯出一抹笑意。

    “我知道你不开心,但今日的情况不允许你闹起来。对你没好处。”

    见梅荏瑶仍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轻轻皱眉,又说,“等从沧源回来后,你怎么找他算账都可以。如今还是忍一忍,嗯?”

    许是姚星辰的语气太过温柔,梅荏瑶从惊吓中渐渐回神。

    她心有余悸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心中暗道,刚才那个可怕的星辰,一定是她看错了。凤幽月其实早已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不过她没兴趣搭理。

    六十名救援弟子中,她只认识四人。司青、司云、上官玉、仲剑。

    仲剑,也是苍龙榜上的人,是严逸飞的至交好友。

    很快的,广场上的人越发多了起来。此次带队的,是药峰峰主叶临溪。

    只见他走上七星台,面容凝重的对弟子们沉声道,“沧源疫情,十分危急。此次前去救援,大家定要众志成城!沧源的老百姓,在等着我们!”

    说完,他大手一挥,“时间紧急,立刻出发!”

    七只青鸾在空中发出清丽的叫声,煽动着羽翼,稳稳的落在地上。

    六十名弟子分成六个小队,各有一名长老带队,坐上青鸾,向学院外飞去。

    留在学院的七星弟子们,抬头仰望着七只青鸾在空中渐飞渐远,最后消失在茫茫天地之间……

    ……

    沧源,是丹丘国最南边的一个小镇。丹丘国是北幽域的一个二等国,地处位置比较偏僻,与凤栖国一南一北,相距甚远。

    青鸾的飞行速度极快,用了整整五天的时间,终于到达了丹丘国边境。

    不同于瑶城的繁华,许是因为处于北幽域边缘,丹丘国的繁华程度看起来竟连万澜国也比不上。

    只不过,丹丘国有一个特点,便是人多。

    据统计,凤栖国瑶城共有九十二万人。而丹丘国的都城,竟有一百多万人口。就连发生了水灾瘟疫的沧源,也有将近一百万人口。

    当大家看到沧源的数据后,心里拔凉拔凉的。

    瘟疫最怕的就是人口密集,人越多,传染的越快,治理起来便越费劲。

    区区一个边缘小镇,竟然住着将近一百万人口,炼药得炼到猴年马月去?

    别说其他炼药师,就是凤幽月,也是眼前一黑。

    大家简单的休息了一下,吃了口饭,喝了些水,又继续上路。

    半日之后,终于到达了沧源。

    顿时,大家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坐在青鸾的背上,俯视大地。房屋坍塌,水淹城镇,哀鸿遍野。

    无家可归的老百姓们或躺或坐在搭起的高台上,有的人冲着大水哭嚎不已,有的人看着被摧毁的家园面露绝望。

    天空阴沉沉的,乌云盖顶,遮住了明媚的阳光。就好像灾民们的阴暗绝望的心情,看不到一丝光亮。

    叶临溪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不忍之色,“去我们的大本营。”

    由于这次灾难十分严重,已经惊动了官府的人。故,为了表示对七星学院的尊重和感激,沧源知县特意将大家安顿在了县衙内。

    七只青鸾从高空飞下,惊动了县衙的官兵和四周的百姓。

    大家抬头仰望,看着青鸾落入县衙之内,一行七十人跳了下来。

    “来者可是七星贵客?”一名身着青色长衫的青年男子看了一眼青鸾,小心翼翼的问。

    叶临溪从队伍里走出来,沉声道,“正是。葛院长可在此处?”

    “在在!葛院长刚刚回来!”青年男子连连点头,拱手作揖,“不知贵客驾到,有失远迎,还望见谅。在下乃沧源县师爷周丙申,欢迎贵客到来。”

    青年男子虽然语气小心翼翼,但却并不谄媚,让叶临溪多了几分好感。

    “可否引我们去见他?”

    周丙申忧心疫情,也没心思过多寒暄,当下便带着叶临溪去了后院。其他人则原地休息,稍后再做安排。

    趁着这个空档,凤幽月打量了一番县衙内部的情况。

    院落摆设十分简单,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县衙。没有多余的点缀,虽然简单,却不简陋。

    再看那些向这边偷看的官兵们,虽然都面露疲色,但眼神都还算清亮。

    想来,这里的知县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人。

    没过一会儿,周丙申走了出来。

    “各位请随我来,知县大人心系各位贵客,准备将大家安置在后院。”县衙的后院,便是知县居住的地方。

    凤幽月跟着周丙申穿过前堂,进入后院。内里的布置并不奢华,几座假山,一池清水,看起来格外雅致清静。

    此时,在院子中,大大小小搭起了十数个帐篷。

    见众人到来,帐篷中钻出了熟悉的面孔,均是七星的弟子。

    “房间紧张,大家就地休息吧。”这时,葛天君从屋内走了出来,在他身边跟着叶临溪和一名身着官府的中年男子。

    想来应该就是沧源县知县了。

    “贵客临门,却让大家住在帐篷里,方某心中不安。”沧源知县方之誉拱手作揖,一脸嫌疑。

    “知县大人言重了,我等是带救援任务而来,并非享乐,能有一处地方休息足矣。”葛天君缓声道。

    方之誉心中仍有不安,而凤幽月等人,却已经选好了地方,拿出帐篷忙活起来。

    大家训练有素,虽然许多都是世家弟子,但没一个叫苦喊累的。

    方之誉见此,心中大为动容,七星学院的形象在他眼中又高大了几分。

    就在这时,一名衙役从外面急急忙忙跑了进来。

    “大人,最新传来的消息,小牛村出现四例感染者!”

    方之誉闻言,眼前一黑,耳边嗡嗡作响。

    小牛村,在沧源县中,人口总数排在第四位!如今爆发瘟疫,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葛、葛院长,”方之誉声音都哆嗦了,一脸惨白的抓着葛天君的袖子,“我们该如何是好?”

    “大人稍安勿躁。”葛天君镇定的拍了拍他的手,扭头看叶临溪,“叶长老,你看该怎么办?”

    叶临溪垂眸沉思片刻,开口道,“先去看看。我要知道具体情况。”

    说着,他扫了一眼众弟子,点了几个人,“你们随我一同前去。”

    凤幽月被选中,同其他几人跟着叶临溪,离开了县衙。

    小牛村距离沧源县衙不远,乘坐青鸾只一刻钟便到了。

    当方之誉出现在小牛村村口时,一群老百姓好似看到救星一般,站在垒起的土堆上,遥遥眺望。

    此时,小牛村已经被洪水淹没。房屋倒塌,地上汪洋一片。村民们聚集在土堆上、屋顶上、以及已经干涸的地带,眼巴巴的望着出现的陌生人。

    “洪水情况如何?”叶临溪问。

    “已经得到控制,正在进行排水工作。”方之誉连忙道,不敢有半点轻慢。

    叶临溪轻轻颔首,忽而皱眉,“此次水灾,源头在哪儿?”

    方之誉脸色微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不瞒长老,如今尚未找到源头。这洪水,好像从天而降,没有任何征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