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沧源救援!
    ..,

    郁晨几人的伤势太过严重,几位长老特意批了半个月的假,让他们在星苑好好养伤。不过上课虽然不用去了,但是该看的书却是一本也没有落下。

    凤幽月去看了几人,忙忙碌碌到傍晚在回去。

    一进门,便闻到了饭菜的香气。

    “你回来了?”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走了过去,“不是说有重要的事吗?”

    云陌端着盘子,将锅里的才盛出来,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你出了这样的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凤幽月一顿,虽然自己不是那种喜欢撒娇粘人的小女生,但是听了这话,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她勾了勾唇,好像一只小狐狸,捂嘴偷笑。

    “我可有耽误你的公事?”

    云陌将菜放在桌上,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不会。做下吃饭。”

    凤幽月看着桌上的两菜一汤,色泽鲜亮,味道鲜美,她转了转眼睛,垫脚在男人的脸颊‘吧唧’了一下。

    然后,装模作样的坐下,将头埋在了碗里,“吃饭吃饭!”

    云陌看着耳尖微红的少女,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浅笑,如墨的眸子波光潋滟,好似春风拂面,温暖柔和。

    他轻笑一声,坐到少女身边,细心的为她布菜。

    “今日的事,我已经听老宋说了。薛家以后若是再敢找你麻烦,杀了便是。”他沉声开口,语气带着一抹凉意。

    “我知道。只是给院长添麻烦了。”凤幽月说。

    云陌嗤笑一声,俊眉一挑,“他巴不得有点事情做,一天天快要闲出病了。你无需在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九幽大陆还没有你得罪不起的人。”

    凤幽月心中熨帖极了,捧着碗筷笑眯眯的看着他,“我这是抱住金大腿了吗?”

    云陌摇头失笑,屈指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不是你抱住了金大腿,是金大腿粘着你,可好?”

    啧!这男人说起情话来,正是让人无法招架。

    凤幽月在心中连连称赞,十分愉悦的为云陌夹了一筷子菜,哄得他笑意盈盈,大尾巴在身后摇成了一道虚影。

    吃过饭后,两人在院子中消了消食,凤幽月便回了卧房看书。

    一夜好眠。

    第二日寅时正刻,凤幽月准备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洗漱、穿衣、吃饭、爬山,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整整十日没有上课,轩辕问天十分没有人性的给她布置了一大堆作业,任她哀嚎连连也决不动摇。

    一上午的时间眨眼间便过去了,下课的钟声敲响,凤幽月和严逸飞起身行了个礼。

    “我说件事。”轩辕问天忽然开口,“一个月后,瑶城有一场拍卖会,你们两个准备准备,同我一起去。”

    拍卖会?

    凤幽月心中一动,在九幽大陆的一等国二等国,经常会有拍卖会举办。拍卖会上的商品五花八门,甚至连人都可以作为拍卖品。她曾经听徐墨凉和凤长昊说过两次,不过因为万澜国是三等国,所以没有拍卖会举行。

    现在来了七星,小型拍卖会倒是见过两次。不过,轩辕问天能参加的,应该是大型的吧。

    凤幽月思索片刻,道,“师父,您带我去……”

    “怎么?不行?”轩辕问天掀起眼皮,声音微沉。

    凤幽月正准备开口,一旁的严逸飞忽然偷偷碰了她一下。

    她心思一动,立刻改口,“谨遵师父令。”

    轩辕问天满意了,挥了挥手,“走吧。”

    师兄妹二人一同离开了峰主殿,凤幽月忍不住问出了话。

    “师兄,师父他……”以她才入院三个多月的资历,按理说是没办法代替学院抛头露面的。虽说这只是一场拍卖会,但是瑶城中的各大势力必定全部到场。她跟着轩辕问天一起去,就代表着七星学院,如此殊荣,让凤幽月心中有些不安。

    “你这丫头,平日里挺聪明,怎么到了这时却犯糊涂?”严逸飞摇了摇头,单手背在身后,“师父是在给你涨脸面。想来这次薛家的事,他老人家是觉得委屈了你。”

    严逸飞能想到的,凤幽月自然也能想到。也正是因为猜到了轩辕问天的用意,她才觉得不安。

    “我知道师父对我好,但若是因为此事,而连累师父落了话柄,我岂不是罪过?”虽然七星学院人心较齐,但总有那么两个搅屎棍想要折腾一番。上次那个副峰主石万清,他可是一直都和师父作对的。

    “既然师父决定了,便自然有他的考量。你放心便是。”严逸飞语气温和,“等你去了拍卖会,便是正式出现在瑶城各大势力的面前。以后你的路,也会宽敞许多。”

    凤幽月轻轻点了点头,心中吐出一口浊气。罢了,既然师父对她这么好,她也不能让他失望。不过是一个拍卖会而已,她又有什么不敢的。

    少女精神一震,整个人好似出窍利剑,凌厉而又神采飞扬。

    严逸飞见了,在心中暗暗点头,对这个师妹又多了几分喜爱之情。

    中午休息时间,凤幽月去七星酒楼吃了午饭。十日未见,司青司云等人,都十分思念她。

    “昨晚我从藏书阁出来,听说了郁晨他们的事,吓了我一大跳。”万俟尧凑上前来,眉心紧蹙,“我去看了他们的伤势,那薛家公子真是太可恶了。幽月你杀的好,这种人渣若是没死,以后我见一次打一次。”

    司青赞同的点头,有些自责,“昨日我身体不适,没有同幽扬兄一起出去。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怎么也要跟他们在一起。”

    “说的什么话。幸亏你没去,不然我又要多救一个。”凤幽月对他打趣了一番。

    入院三个月,司青的修炼速度极快,如今已经进入了半步玄王阶,很快就会成为一名玄王。

    不过司青也知道,虽然自己修为不错,但若是放在昨天那种情况,他也只有被按着打的份儿。

    还是太弱了。

    “幽月,”一直没说话的司云柔声开口,小脸因为害羞而憋的通红,她咬了咬唇,小声道,“郁晨他们的伤很严重,我虽然学艺不精,但是料理这些还是没问题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照顾他们。”说着说着,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蚊子声。

    凤幽月有些惊讶,司云的胆子一直比较小,平时也是话最少的那个。别人说二十句,她能说一句。却没想到今天竟然能主动提出照顾人。

    她看了司青一眼,见他也是一脸惊讶,又带着几分欣喜。

    司云等了半天,没等到少女的回答,心中有些失落,脸色越来越红。

    “好啊。”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司云惊喜的抬起头。

    “我的课程太多,没时间照顾他们。你若是能帮我这个忙,实在是太好了。”凤幽月眉眼弯弯,一脸笑意,“你的医术,我是最放心不过的。”

    司云激动的抓住衣角,脸色因为喜悦而泛红。

    “你……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

    凤幽月笑着点头,“你办事,我自然最放心。”

    ……

    吃过饭后,凤幽月去了药峰辅修。一番忙碌下来,直到天黑从回到星苑。

    吞天黑鹏停在星苑门口,凤幽月刚跳下来,迎面碰到了两个人。

    梅荏瑶和姚星辰。

    想起昨日严逸飞说的话,她心中对姚星辰又戒备了不少。

    对于不喜欢的人,凤幽月一向秉持不主动招惹的原则。她淡淡扫了两人一眼,连个招呼也没打,就准备离开。

    哪知,有人并不想让她走。

    “凤师妹。”姚星辰淡淡开口。

    凤幽月脚步一顿,扭过头,含笑道,“姚师姐,有事?”

    姚星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迈着碎步走到她面前。

    “昨日的事我已经听说了。”

    凤幽月挑眉,没有说话。

    “薛家的事,我很抱歉。”姚星辰抿了抿唇,又说。

    凤幽月眉心一动,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含笑道,“与姚师姐无关,无需道歉。薛家肆意妄为,欺辱七星弟子,就是在打学院的脸。姚师姐也是七星弟子,也算是受害者。”

    姚星辰眸光微闪,勾了勾唇角,“师妹不介意就好,告辞了。”

    凤幽月轻轻颔首,头也不回的走进星苑。

    “星辰,你为何如此低声下气?”待少女离开后,梅荏瑶忍不住抱怨,“昨日之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姚家二小姐,何必要亲自与她道歉?”

    “薛家和姚家的关系摆在那儿,这件事是薛家的错,我是姚家人,又是七星弟子,自然站在学院这边。”姚星辰嘴角含笑,伸手轻轻拍了拍梅荏瑶的肩膀,“我知你为我抱不平,不过是道个歉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走吧。”

    梅荏瑶不满的撅了撅嘴,低声嘟囔,“你就是太善良了。”

    姚星辰垂眸含笑,异样的光芒,在眼底一闪而过。“老大,那个姚星辰干嘛给你道歉?她何时有这么好心?”回去的路上,小混开口询问。

    凤幽月眯起了眼睛,冷笑一声,“她当然没这么好心。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

    与其说姚星辰是给她道歉,不如说是做给云陌看的。

    男人嘛,不就是喜欢天真善良的女子?

    昨日之事,本不是她的错,可她却主动道歉,大家都会道一句善良。

    “靠!这女人的招数太恶心了!老大,你千万不能将这事告诉云大人,何必白白为她打造个好形象?”小混破口大骂,只觉得姚星辰太奸诈了。

    “不,我为何要隐瞒?”凤幽月冷笑着眯起眼,“云陌若是连这点小事也看不明白,那他这辈子也算白活了。”

    小混在空间里撇了撇嘴,想了想云陌那幅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凤幽月快步回到院子,推开门,男人正躺在摇椅上,眯着眼闭目养神。

    听见开门声,他睁开眼,墨眸定定的看向门口的人。

    “晚上没吃饭?”凤幽月鼻子一动,没闻到饭菜的香气。

    “你没回来,我吃不香。”男人站起来,粘乎乎的贴在少女身上,长臂搂着她,香了一口。

    凤幽月失笑,“你这个人,真是……”她无奈的摇了摇头,从空间中拿出食盒,“我就猜到你不会吃,七星酒楼的饭菜,吃吧。”

    墨眸中顿时染上了一片星光,云陌笑得风华潋滟,似乎比那月色还要漂亮几分。

    此时,狼一般的男人化为了大型犬科动物,大尾巴欢快的摇着,恨不得好好在主人的怀里拱一拱。

    “我就知道幽儿最疼我了!”男人周身泛起粉红色的泡泡,尾音带上了一排排的波浪线,浪到不行。

    凤幽月扬起唇角,到底没忍住,笑出声来。

    “快吃吧。”

    云陌听话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只觉得吃到了世间最美味的东西。

    幽儿亲自为他买的饭菜,最好吃了!

    男人的进食速度很快,却又一点也不显得粗鲁,优雅至极。

    凤幽月托着脸,笑眯眯的看着,觉得十分赏心悦目。

    “师父让我一个月后,同他一起去参加瑶城拍卖会。”男人一边吃,她一边说。

    “可以。轩辕问天不错,是在给你涨脸面。”云陌眼中划过一抹满意之色,很明显,轩辕问天对凤幽月的袒护,让他十分喜欢,“这算是你正式登上瑶城势力舞台的契机,好好把握。”

    凤幽月‘嗯’了一声,又道,“刚才回来时,碰见了姚星辰,她为了昨天的事同我道歉。”

    云陌俊眉一挑,嗤笑一声,“那点小心思,也不嫌躁得慌!下回再遇见她,不要理会。那女人心术不正,端的一副白莲花的模样给谁看?恶心。”

    凤幽月眼中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了,她最喜欢这样的男人。有女人挖她的墙角,墙角不仅不会跑,反而主动塌下来压死对方。这样的男人,简直不能再可爱了。

    为了奖励这份可爱,凤幽月当晚十分大方的给了云陌许多甜头,折腾到大半夜才入睡。

    第二日,当她拖着酸疼的腰肢到达峰主殿时,得到了一个消息——沧源疫情再次爆发,情况十分危机。七星学院再派十名长老、七十名弟子,前去救援!

    而作为武峰峰主的关门弟子,又是四级炼药师的凤幽月,毫无悬念的出现在救援的名单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