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姚家人?
    最后,这场风波在宋星子的判决下尘埃落定——郁晨、凤幽扬、凤无涯和凤渊四人在外面聚众斗殴,行径恶劣,不过念其受伤惨重,故各罚一百枚七星币。凤幽月斩杀薛家公子,造成两方矛盾,不过由于事出有因,由师父令回面壁三日。

    另,凤幽月救人有功,奖励一千枚七星币、五等荣誉积分。

    七星台公告上金灿灿的大字将这次的处置结果贴了出来,大家纷纷拍手叫好,凤幽月的行为再一次让众弟子们的敬佩又高了一层。

    郁晨四人被抬回了星苑,没人罚了一百枚七星币,不痛不痒,转身就被各自的师父送了二百枚当做补贴。

    置于凤幽月,轩辕问天将她带回了峰主殿,至于那三日面壁,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被混过去了。

    倒是武峰副峰主石万清,在这次事件中,给大家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

    他前脚回到了长老殿,后脚便收到了轩辕问天发下的命令——外出公干,去沧源救济灾民。

    石万清顿时怒气冲天,袖袍一挥,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

    “副峰主息怒!”一旁的两个小执事脸色大变,连忙劝慰。

    “息怒,我息怒个屁!”石万清火冒三丈,五官狰狞扭曲,“那沧源是什么地方!他竟然让我堂堂副峰主去救济灾民?!”

    沧源乃北幽域一二等国最边缘的城镇,自从入了夏季后,一直水祸连连,哀鸿遍野。宋星子知晓后,立刻派副院长葛天君带领一众执事弟子们,带着丹药以及食物前去救济,如今已经去了一个月有余。不过十多天前,葛天君送回了消息,由于灾情严重,沧源出现了十分厉害的瘟疫,传染速度奇快,请求学院再派几名炼药师过来。

    九幽大陆的瘟疫,和凤幽月上辈子听到的瘟疫,是不同的。若是相比较的话,九幽大陆的瘟疫是老虎,上辈子的是蚂蚁。凤幽月曾经亲眼看到过一个七阶玄士被瘟疫折磨的生不如死,连炼药师也束手无策,最后一命呜呼。

    所以,在这个空档前去救济灾民,不是什么好差事。虽然以石万清的修为,的确不可能致死,但是若被传染上弄个头疼脑热,也是难受的很。

    石万清不想去,但是却有不得不去。

    他喘了半天粗气,双手插着腰,咬牙切齿道,“轩辕问天、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两名执事战战兢兢从长老殿退了出来,抹了一把虚汗,皆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劫后重生的庆幸。

    “副峰主越来越喜怒无常了。”其中一人叹了口气,揉了揉发软的腿,不满的小声嘀咕,“咱们轩辕峰主虽然脾气不好,但是至少他讲道理啊,不会胡乱治罪。你再看看这位……”他指了指身后的长老殿,嗤笑一声,“妄想和轩辕峰主相比?简直痴人说梦!”

    “闭嘴吧你,小心隔墙有耳!”另一执事连忙捂住他的嘴巴,警惕的看向四周,匆匆拉着好友跑到了僻静地方,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瞪眼道,“你不想活了?副峰主眼线众多,若是这话传到他嘴里,你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那又如何?”小执事不屑的撇了撇嘴,“我早就不想在他手底下做事了,每天提心吊胆的,还要受窝囊气。你就说这次瘟疫,葛院长都亲自去了,他一个副峰主怎么就去不得?我看啊,他是心比天高!”

    “哎!你就少说两句吧!毕竟我们……”

    “咳咳咳!”一声轻咳忽然在身后响起,两个小执事转头一看,脸色顿时发白。

    “庞、庞长老……”两人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位圆脸的庞长老,是除了轩辕问天以外,武峰中修为最高的长老。由于他修为高,性子又好,为人低调,所以在武峰中有极高的威严和地位。

    两个小执事打死也没想到,不过说说两句坏话,就被他给碰到了。

    “你们两个,”庞天叹了口气,“以后莫要再胡言乱语,今日的话我没听见,快快离去吧。”

    两人猛地松了一口气,连连道谢,“多谢庞长老!多谢庞长老!”

    庞天挥挥手,待二人离去后,摇摇头,转身走进长老殿。

    ……

    另一边,凤幽月被轩辕问天领进了峰主殿,便主动跪了下来。

    “跪我作甚?”轩辕问天坐在上首,沉声问。

    少女抿了抿唇,“我给师父添麻烦了。”

    轩辕问天沉沉看了她一眼,冷声道,“的确麻烦。等明日我就通知各位长老,加大门下弟子的课业力度。堂堂七星弟子,竟然被一个准一流世家的公子哥吊着打,说出去丢脸!”

    凤幽月垂下头,默默为郁晨几人点了一根蜡。

    “薛家的事情你不用再理会,”轩辕问天端起茶杯,吹走水面上漂浮的茶叶,“他们若是找你麻烦,就给我往死里揍。打死算我的,打不死,说明你学艺不精。”

    凤幽月嘴角一抽。

    “若是学艺不精,就给我去倒立两个时辰~!”轩辕问天补充。

    凤幽月:……遇到一个暴力狂当师父,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弟子知道了。”她难得乖巧,“今日多谢师父相护。”

    轩辕问天看着少女卖乖的模样,冷笑一声,“还跪着做什么,真打算面壁不成!”

    凤幽月咧开嘴,嘿嘿一笑,麻溜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凑到师父面前。

    “师父,这次任务我给您和师兄带了礼物回来。”说着,她衣袍一挥,桌上出现一个大食盒和几颗晶莹剔透的果子。

    “师父你是不知道啊,丰城的美食简直太多了。我选了好半天,干脆全都买了一份,就是为了给您老人家尝一尝。”少女笑眯眯的打开食盒,里面装着热气腾腾的小吃,香味四溢,“师父,您吃!”

    轩辕问天不着痕迹的挑了一下眉,斜眼看了那食盒一眼,嘴角隐隐勾起一个弧度,又迅速落了回去。

    “浪费!”他板着脸,哼了一声,“下次不许再带了!”

    凤幽月笑着应下,左耳进右耳出,还没转头就忘了个一干二净。

    严逸飞坐在一旁,含笑看着师父和师妹互动,心情颇为愉悦。

    “师兄,这是我在冰风谷遇到的果子,可以增强修为。”凤幽月献宝似的,将晶莹剔透的果子送到他面前。

    严逸飞眸光微暖,双手将其接过,勾唇浅笑,“师妹有心了。”

    凤幽月不在意的摆摆手,“都是小东西,你和师父喜欢就好。”

    说着,她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一收,眉心蹙起,“不过话说回来,薛家和姚家关系甚密,若是因为此事导致姚家和学院交恶,弟子的罪过就大了。”

    轩辕问天手中的筷子一顿,语气及其霸道,“他倒是敢!”

    “师妹放心,姚家不敢与学院翻脸。”严逸飞温和的解释,“在瑶城,即便是三大顶级世家,想和七星翻脸,也要掂量掂量。姚家不过是一等家族而已,它不敢。”

    凤幽月脸色稍霁,可眉心却没展开,“可我就怕姚家明面上不敢,却暗地里使坏。”

    “那又如何?”严逸飞俊眉一挑,温和的语气带着一丝强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阴谋诡计没有任何用武之地。姚家最多在暗地里联系联系北辰,给我们添些小麻烦罢了。若说真刀真枪,他不敢。师妹,你将七星想的太简单了。”

    凤幽月挑了挑眉。

    “且不说瑶城的势力,七星存在了数百年,门生遍布九幽大陆。他们所在的家族门派都与七星有着密不可分的利益关系。除却凤栖国外,北幽域其他国家也是势力遍布。若有朝一日,七星学院真的出事了,那么这些势力第一个不答应。”

    凤幽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看来,还是她小瞧了七星学院。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宋星子可是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以他的城府和心机,自然有办法让七星在北幽域屹立不倒。

    “如此,我便放心了。”凤幽月松了口气,语气轻快不少。

    严逸飞勾唇笑了笑,关切的看着她,“学院这边你不用担心,倒是你自己,最近多加留意。”

    就看薛崇海那德性,薛家人估计也都是没脑子的。若是再出个薛让二号薛让三号,就算威胁不到凤幽月,也够她烦一阵子的。

    “师兄放心,要是他们敢来,我这把噬天战戟定不饶他!”话落,少女振臂一挥,噬天战戟‘咣’的一声立在地面。

    顿时,气势弥漫,黑气缭绕。

    轩辕问天和严逸飞的眼睛齐齐一亮。

    “好东西!”严逸飞站起身,凑到噬天战戟旁,目光炯炯的打量着它。

    “师妹,这把神器可是拥有器灵?”

    “师兄好眼力!”凤幽月眉眼弯弯,“这把噬天战戟,拥有半个器灵,是我在冰风谷中意外所得。”说着,她扭头看向轩辕问天,“师父,你看如何?”

    在七星,轩辕问天被成为宋星子手下第一战神,他杀过的人,用过的兵器,数不胜数。当凤幽月拿出这把战戟,他便知道,这神器乃是人的血肉所化。

    以血肉、神魂为引,打造出的神器,杀孽极重,威力无穷。

    这么多年,轩辕问天见到过许多炼器师,没有几个敢用自己的性命来炼器的。所以,这把噬天战戟,独一无二!

    “不错。”他的脸色难得的露出赞赏之色,“是好东西,很适合你。”

    凤幽月勾了勾唇,面露得意的笑。

    “不过,你要当心。”轩辕问天话锋一转,语气沉了下来,“这把神器非比寻常,若是你心性不定,尽量不要碰它。莫要给自己平添麻烦。”

    凤幽月脸色一正,“师父放心,这次去冰风谷,弟子得了一串佛珠,正是克制这噬天战戟之物。”说着,她将佛珠拿出。

    轩辕问天拿过佛珠细细一看,凝重的脸色稍缓,隐隐松了一口气。

    “可以。你要时刻带着它,不许离身。”他将佛珠还给凤幽月,“从明日起,每日手抄十遍清心咒交给我。”

    凤幽月知道轩辕问天是担心噬天战戟影响到她的心性,自然不会反对,恭恭敬敬的答应下来。

    “行了,你们回去吧。”轩辕问天不耐烦的挥挥袖子,转身离开,临走前还不忘带走那个大食盒,“没事别来烦我。”

    凤幽月和严逸飞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无奈和打趣。

    师兄妹二人一起离开了峰主殿,凤幽月心系郁晨几人,直接载着严逸飞坐上吞天黑鹏,一路飞回了星苑。

    “师妹。”临分别前,严逸飞叫住了她。

    凤幽月扭头看他,“师兄还有事?”

    严逸飞张了张嘴,似乎有些犹豫。他纠结了片刻,环顾四周,将少女拉到了僻静处。

    “我不喜胡乱揣测他人,不过还是想提醒你一番,”他声音微沉,“小心姚星辰。”

    凤幽月惊讶挑眉,上次苍南峰试练,她看出了姚星辰对云陌的心思。严逸飞不是傻的,自然也能猜出几分。不过,单单是情敌的话,似乎并不会严重到让师兄特意提醒自己。

    “师兄,你可是知道了什么?”她问。

    “并无。”严逸飞摇了摇头,“不过,姚星辰是瑶城姚家人。”

    凤幽月一怔,随即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她一直不怎么在意大家背后的家族势力,即便是师兄严逸飞,也是后来才知晓的。原来姚星辰竟然是瑶城姚家人。

    “其实这坏话我本不该说,但是你的安危最重要,所以还是叮嘱你一番为好。”严逸飞脸色微凝,“上次苍南峰一行,姚星辰有意针对你。我虽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由,但她的一些行为出乎我的意料。如今,你与薛家交恶,薛家同姚家的关系又不一般。她是姚家千金,我担心她借此事对你不利。”

    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可姚星辰是苍龙榜上的人,他这个师妹再优秀,修为也只有四阶玄王而已。若是姚星辰真想要对付她,的确很危险。

    “师兄的担忧我不知道。不过你放心,我修为虽低,但也有宝贝护身。”凤幽月笑着眨眨眼,隐晦道,“我的宝贝,姚星辰绝对打不过。”

    她前有云陌开路,后有神兽玄冥狼扫尾,小火、沙漠冥蛇和吞天黑鹏左右相护,姚星辰若是能伤到自己,凤幽月就把脑袋拧下来给她当夜壶!

    ------题外话------

    凤幽月:我左青龙,右白虎,中间纹个米老鼠!谁有我牛?

    《穿越莽荒:王牌特工vs野人老公》—福星儿

    简介:穿越古代算什么,穿越蛮荒驯野人,找个首领做老公,没羞没臊才刺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