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师父捧场
    钟华连这么私密的问题都回答了,可见失魂丹已经起作用了。

    凤幽月顿了顿,一字一字的问,“把今日薛让在天香楼发生的事情,如实告诉我。”

    钟华听了,没有丝毫犹豫,一板一眼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众长老们个个火冒三丈,如此欺辱七星弟子,真当他们是软柿子吗!

    薛崇海气的脸都绿了,恨不得冲上去撕碎钟华的嘴。

    待钟华说完后,凤幽月一个手刀将他砍晕。

    “薛家主,你还有何话要说?”她冷冷道。

    薛崇海的脸色有些发虚,但一想到儿子的死,又觉得自己才是占理的一方。

    “即便我儿做的不对,你也不应该杀了他!”

    凤幽月被他的强词夺理气笑了,脸上的笑容冷的冻出了冰碴子,“听你这话的意思,他们几个原地不动等着被你儿子杀死吗?你薛家公子是人,我们七星学院的弟子就不是人了?!”

    众长老们脸色一沉,冰冷的威压弥漫大殿。

    薛崇海一噎,色厉内荏道,“他们不是没死吗?”

    凤幽月冷笑一声,柳眉一挑,“按照你这话的意思,他们几个若是死了,你儿子的命丢的才不算冤咯?如果薛家主非要这么说,那不如让在下先取了你的性命,再自行了断如何?”说罢,右手虚空一握,噬天战戟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众长老们看见这把噬天战戟,脸色微微一变。这是什么武器?杀气竟然如此重。

    薛崇海没心思欣赏凤幽月手中的噬天战戟,他被她噎得无话反驳,一张老脸憋的通红。

    “宋院长,这就是贵院弟子的素质吗!”他换了一个人发难。

    宋星子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袖袍,双手交叠放于小腹,一脸似笑非笑,“薛家主,七星弟子的素质如何,轮不到你来置喙。今日一事,乃是薛公子挑事在先,辱我七星弟子在后。我七星学院从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即便那薛公子今日活着,本院长也要为弟子们讨回一个公道!”话落,强大的气势从他周身散开,铺天盖地般压向薛崇海。

    薛崇海哪里是宋星子的对手,只是区区气势,便将他震得脸色发白。

    他强忍心中的恐惧,道,“宋院长,我薛家和姚家的关系,你是知道的……”

    “那又如何?”宋星子笑了一声,缓缓站起身,双手负于身后,“在北幽域,我宋星子还没怕过谁!今日之事,就是十个姚家来,也要给这几个弟子一个交代!”

    好!

    凤幽月眼睛一亮,在心中拍案叫绝。不愧是云陌的朋友,这护短的性格也是杠杠的。

    薛崇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没想到宋星子竟然这样不给他面子。

    薛家在瑶城,原本只是个二等世家,连见宋星子的资格都没有。后来,薛家大小姐用了手段,嫁给了姚家大公子,并且将其治的服服帖帖。从那时起,薛家才渐渐有了起色。再之后,姚家大公子成了家主,薛家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

    近三十年来,因为姚家帮衬,薛家隐隐有成为准一流世家的趋势。也正因此,瑶城各大家族多多少少都会给薛家一些面子,毕竟姚家是一等世家,地位摆在那里。

    起初时,薛家人还算有分寸。不过随着众人越捧越高,薛家便有些得意忘形了。那薛让是薛崇海最小的儿子,在家里面众星捧月,在外面也极少有人敢惹他,久而久之,造成了他暴虐霸道的性格。瑶城中的老百姓很少有不知道他的,大家都叫他‘瑶城一霸’,可见他的所作所为有多么不像话。

    薛崇海一直认为,凭着姚家的关系,宋星子怎么也要给他一个面子。

    哪里知道,面子没得着,反倒是碰了一鼻子灰。

    薛崇海很不高兴。

    “宋院长,你这样,是不是有些过了?”他强忍怒意,“若是姚家人知道了,想必不会十分满意。”

    宋星子都要被气笑了,薛家怎么养出来的都是蠢货。

    “姚家家主若是不满意,大可以叫他来找我。不过今日之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话音落下,议事厅前后三扇门齐齐打开,冲进一群执事长老,将整个大殿团团围住。

    在七星中,许多弟子在修为达到一定程度或者对学院有一定贡献后,便会被升为执事长老。成为执事长老后,便可以参与一些学院事务的处理,拥有一定的权利。一般能变成执事长老的,修为都不低,至少也要是玄帝阶以上。

    比如之前的云中飞和韩萧子,在三十年前为七星做出了贡献,才被提为执事长老。

    当然,若是修为达到一定等级,执事长老便会被提为长老。长老的权利和威望,且看古易等人便知道了。

    此时,一群玄帝阶以上修为的高手们将议事厅围住,即便是薛崇海,腿肚子也有些发软。

    “宋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尽量保持震惊,额头上却已经渗出了汗珠。

    宋星子友善一笑,语气十分温柔,“我什么意思,薛家主难道看不出来吗?”

    凤幽月:麻麻这里有一只笑面虎好可怕!

    宋星子毫不掩饰的话让薛崇海脸色变得惨白,他第一次正视了七星学院的力量,根本不是薛家能够惹得起的。

    他定了定神,“宋院长究竟想如何?我儿已经死在贵院弟子的手中,难道你还打算把我的命留下不成!”

    “你的命我不感兴趣。”宋星子温柔一笑,“不过,这几个弟子受了这么重的伤,你总要表示表示吧?”

    薛崇海一怔,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待反应过来,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宋院长,死的可是我的儿子!”太他娘的欺负人了!他在心中破口大骂。

    宋星子脸上的笑容猛然收了起来,一脸阴沉,“怎么?薛家主觉得七星五个弟子的命,抵不过你儿子的一条命吗?”、

    话落,围着的执事长老们向前走了一步。

    薛崇海又惊又怒,他活了几十年,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

    凤幽月看着他不停起伏的胸口,知道他着实被气的不轻,不由得翘起嘴角。

    气吧,气死你才好呢。

    薛崇海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通,一向独裁**的他,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压下一头的滋味。

    太气人了,连姚家家主也不敢这么对他!

    “薛家主,可考虑好了?”宋星子冷声问。

    薛崇海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又看了看虎视眈眈的执事长老们,一口钢牙咬碎,屈辱的点下了头。

    “宋院长说的极是,此事的确是薛家不对!”他一字一字从牙缝中挤出来,额头青筋暴起,“待我回去,立刻备上厚礼,补偿贵院弟子的损失!”

    宋星子多云转晴,又勾起了儒雅的微笑。

    “薛家主客气,这几个孩子做的也有错。那个幽月啊,给薛家主道个歉吧。”

    凤幽月翘起唇角,转身看向薛崇海,慢吞吞的抱拳,做了一个十分没有诚意的揖,“薛家主,不小心杀了薛公子,对不住了。”

    薛崇海一口老血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又气急攻心,白眼一翻,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凤幽月‘呵’了一声,看着手忙脚乱的薛家人,心情大好。

    “宝山啊,你亲自带着二十名执事长老,亲自将薛家主送回去。顺便把赔礼带回来。”宋星子气死人不偿命。

    王宝山笑眯眯的领命,点了二十名执事长老,跟着一脸猪肝色的薛家人,离开了议事厅。

    一场危机,圆满解决。

    凤幽月松了一口气,对宋星子和众长老行了一礼。

    “多谢院长和诸位长老!”

    宋星子笑着摆摆手,“你们几个也累了,下去吧,让他们好好养伤。”

    凤幽月点点头,刚要应下,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院长,我认为此事不妥。”

    宋星子微微粗眉,看向说话的石万清,“石副峰主,你有何异议?”

    石万清站起身,拱了拱手,一双冷目凌厉,“我认为,凤幽月杀死薛公子,虽然事出有因,但终究是一条人命。因为她的一己私欲,造成了七星学院与薛家的矛盾,于情于理,也应该惩处一番!”

    宋星子嘴角含笑,眸色却是沉了下来,“那石副峰主觉得,该如何处置他?”

    古易一听,连忙喊道,“院长!”

    宋星子一摆手,制止了他的话。

    “我认为,凤幽月手段毒辣,草菅人命,应当逐出学院!”石万清义正言辞道。

    议事厅中鸦雀无声,宋星子嘴角带笑,古易几人满脸阴沉。

    “哈!”

    忽然,一声轻笑响起。

    凤幽月扬起唇角,目光落在石万清身上,清澈凌厉的双眸似乎看透了他的心。

    “石副峰主这话,当真是讲道理。”她柔声开口,伸手指向凤幽扬几人,“既然你觉得我为了同门杀死薛让不对,那我斗胆问一句,石副峰主和在场的诸位长老皆是同门,若有朝一日,他们受到类似今日的对待,你该如何做?是杀死对方,还是……饶他一命?”

    石万清的脸色,猛然大变。

    这问题太犀利了,若是他敢说一个‘不’字,很有可能背上个不忠不义的骂名。

    这死丫头,竟然如此狡猾。

    石万清心中暗恨,语气也变得阴沉起来,“凤幽月,就事论事,你莫要偷换概念!”

    凤幽月似笑非笑,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讥讽。

    “我凤幽月从不是仁义之辈,一向讲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今日,薛让辱我同门在先,作为七星的一份子,我不允许他如此侮辱学院!别说薛让是薛家人,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杀不误!若今日因此事而被逐出学院,我凤幽月一生无悔!”

    “好!”一声大吼,在议事厅外响起,激荡四周。

    一个人以极快的速度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玄色长袍,身材干瘦,一双虎目冷光四射。

    凤幽月见到他,眼睛一亮。

    “不愧是我轩辕问天的徒弟,果然没给我丢脸!”

    来人正是轩辕问天,他赞赏的看了凤幽月一眼,向宋星子行了个礼。

    严逸飞跟在轩辕问天身后,偷偷冲凤幽月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嘴角微翘。

    “院长,问天幸不辱命,顺利完成任务。”

    “轩辕峰主快坐。”宋星子满意的笑了,“我对你一向是放心的,辛苦了。”

    轩辕问天冷着一张脸摇了摇头。

    宋星子也没在意,他自然是知道轩辕问天的性子的,就算天塌下来,也绷着一张脸。

    “今日之事,我已经听逸飞说了。”轩辕问天缓缓开口,转身看向凤幽月,轻轻颔首,“你这一次做的很好。我轩辕问天的徒弟,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杀了就是杀了,区区一个薛家,本峰主还不放在心上。”

    当然不放在心上,轩辕问天是玄灵六阶,薛家不过是区区准一流世家,算个毛啊。

    石万清听了这话,脸色一变,“峰主,那薛家和姚家毕竟是……”

    “姚家再厉害,还能比的上七星不成?”轩辕问天不耐烦的打断他,“此事本就是薛家不对在先,杀他一个薛让怎么了?若是石副峰主害怕,大可以离开七星学院,没人拦着你!”

    说罢,他一挥袖袍,冷哼一声,“堂堂武峰副峰主,怕这怕那,稍有麻烦就拿弟子开刀,当真是没有魄力!”

    石万清的脸色跟吃了大便一样。

    他在几十年前,就被提为副峰主了。不过由于和轩辕问天性格不和,两人的关系一直比较一般。起初,他还担心轩辕问天会公报私仇,卸了他副峰主的职务。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轩辕问天竟然什么也没说。

    后来,武峰事务愈发繁忙,他无暇顾及,频频出错。轩辕问天便提拔了王宝山成为第二位副峰主。

    权利被削了一半,他自然是不乐意的。也因此和轩辕问天的关系更差了。

    只是,平日里即便关系再差,轩辕问天也从没有如此让他当众下不来台。

    石万清气的浑身直哆嗦,却又顾及轩辕问天的身份,不敢反驳。

    “石副峰主,”严逸飞忽然开口道,“姚家虽为一等世家,但在严家面前,不值一提。我严逸飞虽然人微言轻,但保护师妹的能力,还是有的。如此,你可还有异议?”

    一把软刀子,又插进了石万清的心里。

    ------题外话------

    师父和师兄威武霸气。

    今日更新完毕

    推荐好友顾轻狂作品《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pk中,求收藏

    一朝穿越,竟穿到史上第一贫困户的农家女身上。

    内有病弱的小包子,外有尖酸刻薄的极品亲戚。

    顾秋乔认了。

    不就是穷点儿,她一个现代女神医,还能饿死不成?

    撸起袖子,采药,经商,种田,第一贫困户变成第一富豪户,羡慕死那帮穷亲戚。

    说她夫君是傻子?

    你们才傻,你们全家都傻?

    说她夫君配不上她?

    尼玛,某小夫君怒了,翻身农民把歌唱,一朝惊华绝天下。

    众人傻眼,敢情他是扮猪吃老虎来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