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骚气的红色
    ..,

    凤幽月跟在叶临溪几人身后,视线在大殿中迅速扫过,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薛崇海身上。

    这男人和她杀死的那个华服男子长得有七八分相似,想来应该关系极近。

    她心中微动,收回目光,跟着众人进入议事厅。

    “见过院长!”几位长老对宋星子行了个礼。

    宋星子摆了摆手,“无须多礼,坐下说话。”说着,他的目光越过几人,看向他们身后,微微挑眉。

    “这就是那几个弟子?”他问。

    叶临溪轻轻颔首,“正是。”

    “好啊!”薛崇海拍案而起,怒吼一声,“几个孽障,还我儿命来!”说罢,大手一挥,一股浑厚的玄力变成利刃,飞向凤幽月几人。

    薛崇海是玄帝七阶的高手,凤幽月几个小弱鸡哪里是他的对手。

    宋星子面容一冷,雪白袖袍轻挥,释放出磅礴的玄力,将薛崇海的攻击拦住。

    两道力量在半空相撞,发出一声巨响。

    叶临溪打开防御罩,将凤幽月几人护在其中。他眉眼一沉,冷哼一声,“薛家主,在七星学院伤我七星弟子,未免有些猖狂过头了!”

    薛让是薛崇海的小儿子,颇为宠爱。如今中年丧子,他早已经气的失去了理智。此时见宋星子和叶临溪拦着自己,更是怒火中烧。

    “宋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包庇他们?”薛崇海面容狰狞。

    宋星子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气息微沉,“薛家主,在事情未搞清楚之前,还望你稍安勿躁。我们七星学院是讲道理的地方,孰是孰非,总要搞清楚才是。”

    薛崇海紧咬牙关,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一字一字从牙缝中挤出来,“他们杀了我儿子,难不成还杀对了?!”

    宋星子没理会他,扬起下巴对叶临溪几人道,“你们先坐。”说着,他看向凤幽月,“你们几个,过来让我看看。”

    凤幽月抬步走过去,在她的身后,几名执事抬着郁晨等人也跟了上去。

    凤幽月走到宋星子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眼圈一红,嚎啕大哭。

    “院长,您老人家一定要为弟子做主啊!”

    少女哭的好不凄惨,瞬间泪流满面,实力派演技,一点也不虚伪做作。宋星子眼皮子一抖,差点乐出声来。

    这丫头,当真是个活宝。

    “你这丫头,哭什么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与我说来。”他慢条斯理道。

    凤幽月抽抽搭搭,“弟子也不知道具体经过,只不过当我赶到天香楼的时候,他们几人就被倒吊在屋顶,正被人拿着匕首割身上的肉喂狗!院长,我等一向遵守七星院规,从不做违背道义之事。可今日竟然被人如此羞辱,请院长为我们做主!”

    宋星子原本以为只不过是两方起了争执才闹出了人命,哪里能想到自家弟子竟然别人这样虐待!

    一向温和儒雅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他起身走到担架旁,看到郁晨几人身上的上,脸色山雨欲来。

    “薛家主,你可有话要说?”他冷声问。

    薛崇海只知薛让抢人位置,导致发生争执丢了性命。哪里想到他竟然对七星弟子做了这样的事。

    心中有些心虚,但一想到薛让的惨死,他的愤怒将那一点点心虚烧毁。

    “宋院长,你是七星的人,自然相信那丫头的话。我听到的版本却不是这样。”

    宋星子俊眉一挑,“哦?那你倒是说说。”

    薛崇海冷哼一声,大手一挥,“钟华,你来说!”

    凤幽月抬眼看向走出来的男人,正是当时在天香楼外被沙漠冥蛇缠住的中年男人。她垂下眸,眼底划过一丝冷芒。

    “是,家主。”钟华拱了拱手,缓缓开口,“当时,天香楼宾客已满。我家公子便想要与他们几人拼桌。哪知他们不同意,并且恶语相向。公子气不过,就和他们吵了起来。只是没想到,对方理亏之下,便动了手。由于公子身边有几名玄王阶护卫,所以并未吃亏,将对方打的节节败退。可是哪知突然冲进来一名红衣少女,不由分说砍下了公子的头颅。可怜我家公子,竟然为了拼桌而丢了性命!”说着,钟华掩面哭了起来。

    凤幽月差点被气笑了,这人不去写话本简直浪费了,电视剧都不敢这么编。

    她从地上站起来,刚要开口,一名执事跑了进来。

    “院长,武峰两位副峰主来了。”

    宋星子挑了挑眉,“请他们进来。”

    片刻后,一胖一瘦两名白袍长老大步走了进来。其中身材偏瘦的那位是石万清,微胖的那位名叫王宝山。

    王宝山原本并不是副峰主,只不过后来武峰事务众多,便被轩辕问天提拔了上来。王宝山也的确没让他失望,做事沉稳有条,面面俱到,是个管事的好手。

    也正因此,比起脾气不太好的石万清,王宝山更受弟子们的尊敬和喜爱。

    如今,轩辕问天不在学院,作为武峰两位副峰主,他们自然要来看一看。

    “见过院长!”两人抱拳行了一礼。

    “倒是把你们也惊动了。”宋星子勾唇笑了笑,“来了也好,这几个到底是武峰弟子,你们总要看一看才是。”

    王宝山圆圆的胖脸露出一抹微笑,垂眼扫了凤幽月几人一眼,在看到郁晨腿上的伤时,脸色一变。

    “院长,这孩子的伤……”

    “差点丢了命。”宋星子叹了口气,“好在古长老出手及时,已经性命无忧,不过估计要养一阵子。”

    王宝山一听这话,不由得松了口气,看向薛崇海的脸色有些不好。

    “薛家主,这几个都是我武峰弟子,你们薛家人如此欺辱,难道真当我武峰无人了?”

    王宝山长得喜庆和蔼,但是沉下脸来,也是气势非常。

    薛崇海脸色一变,怒气横生,“副峰主,你这话说的未免有失偏颇!我儿薛让才是受害者!钟华,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钟华得令,一字不差的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王宝山脸色微变,只觉得不太对劲。

    倒是石万清,眯着眼看了凤幽月一眼,沉声开口,“若是事情如薛家主所言,那这几人的确不像话。不过他们毕竟受了伤,不是造成薛公子死亡的直接凶手。我建议,不如单独处置凤幽月一人,这样也算……”

    “石副峰主!”宋星子的语气猛然沉下,“来龙去脉尚未清楚,你怎能偏听一人之词?”

    石万清脸色一僵,语气略显温和,“院长,我并非偏听一人之词。而是这凤幽月杀死薛公子,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若是不惩治她,外人会说我们过于偏袒。你看……”

    “呵,石副峰主说的好有道理。”王宝山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她若是做错了事,我们帮她才叫偏袒。但老夫倒觉得,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丫头,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

    凤幽月点了点头,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说完,她淡淡的看向石万清,“弟子杀了薛公子,这是事实。但我不认为自己有错!他辱我同门在先,我杀他,不过是替天行道罢了!且不说我有没有罪,只问石副峰主一句,若是以后大家再遇到的残害同门的事情,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石万清被噎得脸色通红,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凤幽月冷冷看了他一眼,扭头看向薛崇海。

    “薛家主,如今你我二人各执一词。你敢对天道发誓,钟华所说之词没有假话吗?”她问。

    薛崇海面容一冷,“小小年纪,休的猖狂!宋院长,这就是你们学院弟子的教养吗?”

    宋星子呵呵一笑,却不说话。

    “七星弟子教养如何,不用薛家主质疑。至少,肯定比薛公子好就是了。”凤幽月似笑非笑,“我只问你,这个誓,你敢不敢发!”

    “荒唐!”薛崇海大怒,指着少女破口大骂,“我乃瑶城薛家家主,你一小小弟子,竟敢如此对我说话!简直放肆!宋院长,你当真不管?”

    宋星子继续轻笑,垂眸不语。

    凤幽月讥讽的看着他,“既然薛家家主觉得我没资格跟你说话,那我就换个人。”她转身看向钟华,目光冷厉,“你确定刚才说的话没有半句虚言?”

    钟华被少女凌厉的目光盯得心中发虚,心尖莫名的颤了几下。他抬头看了薛崇海一眼,沉声道,“是,绝无虚言!”

    “好!”凤幽月娇喝一声,“既然如此,你可敢服下我手中的丹药?”

    钟华一愣,看向她手心的丹药。

    “这是失魂丹,服用者会出现短时间的失魂状态。在这期间,他所说之言,皆是实话。”凤幽月向他走了一步,“我问你,你敢吃吗?”

    钟华脸色一变,薛崇海的气息也沉了沉。

    倒是药峰几位长老,在看见凤幽月拿出失魂丹时,脸色微变。

    失魂丹是四级丹药,功效是让人神智涣散。不过,若是失魂丹达到了完美阶,的确有任人摆布的功效,有点类似于催眠。凤幽月不愿在众人面前展现《灭魂诀》,对付钟华这种小弱鸡,一枚失魂丹足矣。

    见钟华没有说话,凤幽月又上前几步,语气咄咄逼人,“你敢吃吗?”

    钟华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扭头看向薛崇海。

    而薛崇海的脸色,就跟吃了大便一样。

    他死死的盯着凤幽月手中的丹药,怒声道,“不过是个小小弟子,随便拿丹药糊弄大家。也不知是从哪里弄得歪门邪道!”

    “哈!薛家主这话当真有意思。本姑娘可是七星学院公认的四级炼药师,怎的到你嘴里就变成歪门邪道了!”凤幽月讥讽一笑,脸色蓦然转冷,“真金不怕火炼!你若是担心这药是假,我们大可以去炼药公会跑一趟,让所有炼药师都看看这失魂丹到底是不是真!”

    宋星子勾了勾唇角,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点了点头,“好,这个主意好。薛家主,走啊?”

    薛崇海当然不能去,要是这药真是失魂丹,那钟华不就露馅了吗。

    他的眼神冷了冷,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这样难对付。

    “薛家主不让他吃失魂丹,莫不是怕他说出真话?”凤幽月冷声问。

    薛崇海一脸黑沉。

    半晌,他转过头,冷厉的目光看向钟华。

    “钟华,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钟华一愣,看着薛崇海眼中的神色,心尖一颤,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家主恕罪,我只是不忍公子丧命,才对您说了假话!家主恕罪!家主恕罪!”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骗众位长老!”薛崇海大吼一声,“来人,给我把他带回府中,处以极刑!”

    几名薛家人一拥而上,抓住钟华欲将他拖下去。

    “慢着——”这时,宋星子慢条斯理的开了口,含笑看着薛崇海,“薛家主,事情还未水落石出,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既然这人不说实话,那就让他说实话好了。”说着,他给王宝山几人使了个眼色,“你们几个,帮帮他。”

    王宝山几位长老得令,一拥而上,将几名薛家人推开,抓住钟华的胳膊,捏住下巴逼着他张开嘴。

    凤幽月手疾,手指一弹,失魂丹落入钟华口中。

    王宝山一拍他的后背,‘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几位长老目的达成,满意的松开他,回到位置上坐好。

    凤幽月看着拼命抠嗓子眼的钟华,嘴角一抽,长老们这满满的匪气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

    所有的事情发生只在几个呼吸之间,当薛崇海反应过来时,钟华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你叫什么?”凤幽月问。

    “钟华。”

    “家里几口人?”

    “两口。”

    “家里的钱都藏在哪儿了?”

    “万银当铺一百二十四号箱。钥匙在我床下的夹层里。”

    凤幽月柳眉一挑,打趣的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长老,又问,“……你今天的亵裤是什么颜色。”

    正在喝茶的宋星子‘噗’的一声,呛得拼命咳嗽。

    其他长老们也是嘴角一抽,一脸一言难尽。

    “红色。”钟华老实回答。

    凤幽月一挑眉,哟呵!还挺骚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