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告状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天香楼外正被沙漠冥蛇缠得心烦的钟华,只听见‘砰’一声,一连串血花在空中挥洒。

    他蓦地一惊,看着那掉在地上的脑袋滚了两圈,稳稳停下,一双惊恐的眼睛正好对着他!

    “公子!”钟华大惊失色,只觉得天昏地暗。

    围观的众人被这颗脑袋吓了一跳,有胆小者发出尖叫声。

    凤幽月砍下华服男子的头颅后,犹嫌不够,握着噬天战戟在他身上划了一百多刀,然后一脚踹了下去。

    “丫头……”凤幽扬吐出一口血,虚弱的靠在吞天黑鹏身上,“你怎么回来了……”

    凤幽月没有说话,她紧抿着唇,将吊着郁晨的绳子割断,小心翼翼将他放在地上,检查了一下。

    气若游丝。

    若是她再晚来一步,郁晨就要一命呜呼了。

    她的眸光幽冷,扫了一眼郁晨身上,他的右腿小腿皮肉全无,露出阴森森的白骨,甚是吓人。

    凤幽月觉得,她让那个男子死的太痛快了。

    “究竟发生了何事。”她冷声问。

    “飞来横祸。”凤幽扬虚弱的喘了口气,“我们来酒楼吃饭,那人要抢我们的位置。我们不让,就打起来了。”

    凤幽月浑身的冷气更浓了。

    “先回学院,将胖子救下再说。”

    她抱起郁晨,凤幽扬和凤无涯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几人坐在吞天黑鹏身上,从天香楼二楼飞了出去。

    “老沙,回来!”凤幽月冲沙漠冥蛇喊道。

    沙漠冥蛇‘嘶嘶’两声,不再纠缠,化为一抹黄光进入了混沌空间。

    “大胆小贼!杀了我家公子,速速下来受死!”钟华大急,大步追了上去。

    但他哪里是吞天黑鹏的对手,只是几个呼吸间便被甩的连影子也看不到。

    ……

    吞天黑鹏的速度极快,只是一刻钟的功夫,便到了七星学院。

    凤幽月没有带郁晨回星苑,而是直奔药峰而去。

    她对瑶城的世家姓氏并不熟悉,但从那华服男子所说,薛家应该在瑶城有一定的地位。

    凤幽月虽然天赋不错,但她无权无势,若是对上那些世家的家主长老,定是会吃亏的。

    所以,这件事必须要闹大。

    她带着郁晨几人,直接冲到了药峰古易古长老的长老殿。

    由于今天是休沐日,长老殿大门紧闭。凤幽月从吞天黑鹏身上跳下,跑到大门前‘咣咣咣’急促的翘了起来。

    长老殿的执事被一连串的敲门声吓了一跳,还以为有什么急事,一路小跑着打开了门,便看见一张带血的小脸。

    “凤师妹?!”对于这个风云人物,执事们都是认识的。

    凤幽月看着他,忽然眼圈一红,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抱着他的小腿不撒手,哭嚎道,“师兄,求长老救救郁晨!他快死了!”

    执事脑子发懵,抬头看向被吞天黑鹏驮着的几人,一个个浑身是血,都不怎么好看。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有点结巴,瞪大了眼睛看着凤幽扬,“凤师弟,你这是怎么了?”

    作为古易唯一的关门弟子,凤幽扬虚弱的睁开眼睛,然后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他们被人欺负了!师兄,郁晨他差点被人打死了!求长老救他啊!”凤幽月鬼哭狼嚎,震住了整个长老殿的人。

    古易正在后殿吃饭,听见这凄惨的哭嚎声,手中的筷子一哆嗦,花生米‘咕噜咕噜’掉在了地上。

    他皱了皱眉,“外面怎么回事?”

    一名小执事连忙从外面跑进来,“回禀长老,凤师妹浑身是血,正跪在外面求您救命。”

    凤师妹?

    古易一愣,“凤幽月?”

    执事点点头,面露忧色,“正是。她带着几个人来,有一个好像快活不了了。凤师弟也在其中,受了重伤。”

    古易心中一惊,没想到竟然闹出了人命。

    他连忙起身,“带我去看看。”

    长老殿外,执事们聚在一起,关切的对凤幽月进行劝慰。郁晨几人已经被大家给抬了下来,如今正放在地上。

    “是谁把他们伤成这样?那不是凤师弟吗?他的修为不错,怎么也伤成这样?”

    “那小胖子我认识,他的小腿是怎么回事?手段太狠毒了!”

    “七星弟子何时这样让人欺负过!师妹放心,长老和院长一定为你们讨回公道!”

    “别逼逼了,先给他们喂药吧。”

    凤幽月在众人的围观下哭的惨烈,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执事们见美人哭的这样惨,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怎么回事?”这时,古长老大步走了出来。

    凤幽月一见他,立刻手脚并用扑了过去,哭哭啼啼道,“古长老,求你救救郁晨,他快死了!”

    古易被吓了一跳,看见少女的样子,眉毛狠狠抖了一下。

    因为凤幽月炼药天赋极高,他对她一直喜爱有加。再加上少女的性格直爽,为人坦荡,他便更高看了一分。

    凤幽月平日里永远是一副自信沉稳的模样,古易根本没见她哭的这样惨过。如今一看,立刻觉得一定是受了大委屈。

    “怎么回事,慢慢说。”他不由得放轻了声音。

    凤幽月抹了一把眼泪,抽抽搭搭道,“郁晨他们几人出去吃饭,有人抢他们位置,最后打起来了。郁晨几人不敌,差点丢了性命。”

    古易面色一冷,“岂有此理!光天化日竟敢行凶伤人!”

    “长老,求您救救郁晨,他快没命了!”凤幽月又哭了起来。

    古易也知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他压下心中的怒气,走到郁晨身边一看。顿时,熊熊大火险些淹没了理智。

    太猖狂了!

    究竟是谁的手段如此毒辣,竟然伤的这样重!

    古易连喘了几口粗气,将一粒丹药塞到郁晨嘴里,然后又看向凤幽扬几人,细细检查了一遍。

    这一检查,差点把他自己气死。

    “伤的太重,把他们抬到后殿,我细细医治。”古易脸色发黑,袖袍一甩,“竹玉,去药阁取凝血丹和生肌丸来。”

    执事们开始忙碌起来,几个人将郁晨他们抬进后殿,凤幽月抹了把眼泪,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古长老,我是不是应该通知一下方长老他们。”方长老,是郁晨的师父。

    古易一想,徒弟伤成这样,当师父的的确应该看一看。他点了点头,“你不用去,让青羽跑一趟。”

    说着,他扭头看向一旁的一名执事,“你去武峰将这几人的师父都通知一下。”他顿了顿,扫了一眼凤幽扬,“若是叶峰主在学院,也告诉他一声。”

    作为古易唯一的关门弟子,凤幽扬被打成这样,他怎么也得讨个公道回来!

    青羽执事的动作很快,不到一刻钟功夫,便挨个通知了遍。

    方长老几人得知自己的弟子被打成重伤,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

    “郁晨人呢?”

    “无涯伤的怎么样?”

    几个人风风火火的冲进后殿,方长老一眼便瞄到了气若游丝的郁晨。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他将郁晨身上检查了一遍,胡子气的发直,“这是谁干的!是谁如此心狠手辣!老夫要灭了他!”

    郁晨虽然不是最出众的,但他一直憨憨厚厚,很得方长老喜爱。如今,爱徒被伤成这样,他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其他几位长老也十分气愤,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去找回场子,活脱脱的几个山大王。

    凤幽月见状,连忙拦住了他们,红着眼道,“几位长老稍安勿躁,弟子已经将罪魁祸首的头颅砍下。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方长老问。

    “只不过那人在临死前,说他是什么瑶城薛家人。”少女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委委屈屈的跪在地上,“几位长老,那人将郁晨倒吊在屋顶上,用匕首一片片割他的肉喂狗。我当时气疯了,才做出如此血腥之事。弟子不知那薛家是何方神圣,若是因此牵连到学院,我愿以一己之力承担!和郁晨几人无关!”

    保持清醒的凤无涯和凤渊嘴角一抽,心道这招以退为进玩得太溜了。

    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挣扎着起身,也跪了下来。

    “不是幽月的错,几位长老,事情因我们而起。当时若是将位置让给他,就不会出这么多事了。”凤无涯虚弱的说。

    直到这时,方长老几人才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然后,都气炸了。

    “什么狗屁薛家!不过是一个二流世家罢了,竟然敢动我七星学院的人!老子今天定要找那薛家家主说道说道,看看是谁给他的胆子!”

    “凤丫头你做的没错!那样的人,杀了就杀了,又有何惧!”

    “就是!稍后我便将此事禀明院长,让那薛家给我们一个交代!”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老者走了进来。他嗅到浓重的血腥气,忍不住皱了皱眉。

    “到底出了何事?”

    “叶峰主!”方长老一见他,立刻迎了上去,添油加醋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叶临溪脸色越来越沉,再一看郁晨身上的伤,差点破口大骂。

    “瑶城薛家?”他脸色微黑,浑身散发着冷气,“我应该猜到那人的身份。他应该是……”

    “叶峰主!古长老!不好了!”就在这时,一名执事急匆匆跑了进来,“薛崇海带着一大帮人冲进学院,要院长还他们一个公道!”

    凤幽月低垂着眼,心中一动,终于来了!

    “好啊!他们还敢舔着脸来?!”方长老气的火冒三丈,“老夫这就去问问他们,凭什么将我的徒弟打成这样!”

    说着,他甩袖便要往出走,却被叶临溪一把拦住。

    “你别冲动。稍安勿躁。”他声音微冷,“先让他们闹着,等院长通知我们,我们再过去。”

    话刚说完,又一名执事跑了进来。

    “几位长老,院长请大家移步药峰议事厅。”说着,他扫了凤幽月一眼,“凤师妹几人……也要过去。”

    “好!我们一起过去看看,看那薛崇海究竟要搞什么名堂!”

    ……

    凤幽月在古易长老殿求救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七星学院。有亲眼目睹者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绘声绘色,就好像亲眼在现场看到一般。

    上官玉几人由于课业繁忙等原因,并没有参加今日的聚餐。如今一听说这事,全都变了脸色。

    几人在星苑门前集合,快步向药峰赶去。

    就在这时,一群人杀气腾腾的冲向药峰。在他们的前面,是面上带笑、眼中发冷的宋星子。

    “他们是薛家人!那人是薛家家主薛崇海!”有眼尖者喊道。

    “薛家?他们来做什么?怎么凶神恶煞的?”

    “应该是为了之前的那件事。听说有几个弟子在天香楼和薛家人起了争执,差点被对方打死。还是凤幽月赶去才将几人救下,不过她一怒之下砍掉了那个薛家公子的脑袋,现在天香楼外还血流成河呢。”

    “卧槽!这么狠?他们因为什么打起来的?”

    “谁知道呢?跟过去看看吧。”

    上官玉几人将这些话听在心里,脸色微沉。抬脚就跟了上去。

    此时,药峰议事厅中,宋星子坐在高高的首位上,端着茶杯,慢条斯理的喝着。他垂着眸,挡住了眼底的神色,看不出喜怒。

    在他右下首的位置上,一名看起来约莫有四五十岁的高大男子横刀立马的坐在椅子上,他穿着一身黑袍,腰间系着镶金玉带,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钱味。

    此时,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看了一眼宋星子,见其慢条斯理的饮茶,脸色更黑了。

    除了这男人以外,议事厅或坐或站着二十几人。一个个均是一脸杀气腾腾。在大厅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担架。担架上用白布盖着,看不到里面的人。

    “宋院长,为何那几人还没来?不会是畏罪潜逃了吧?”那名黑衣男子沉声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倨傲。‘’

    宋星子的手轻轻一顿,抬头淡淡看了他一眼,勾唇浅笑,“薛家主,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事情未搞清楚之前,我们学院的弟子,并非罪人。”

    薛崇海阴沉的冷哼一声,扭过头,不欲多说。

    这时,议事厅外,以叶临溪为首的一众长老,杀气腾腾的走了进来。

    ------题外话------

    公子:告状要注意哪三点?

    小月月:一哭二闹三上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