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梅家往事
    梅若楠怎么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和分别已久的姐姐相见。

    梅倾的脚步一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她定定的看了床上的女子半晌,蓦地转身就走。

    “二姐!”梅若楠急忙喊了一声,手忙脚乱的从床上跳下去。哪知脚上一阵剧痛传来,整个人扑倒在地。

    梅倾的脚步一顿,眼中闪过挣扎之色。

    “二姐,你别走……”躺在地上的少女拖着受伤的脚,艰难的向门口爬去。

    梅倾转头看向她,咬了咬牙。

    “呀,怎么了这是?”就在这时,凤幽月走了过来,正巧见到这一幕。

    她惊讶的挑挑眉,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梅若楠,见对方的眼中充满了哀求。

    “梅倾姐,好不容易回来,先进去再说。”凤幽月给梅若楠使了个眼色,伸手拉住梅倾的胳膊将她拉进帐篷。

    梅倾的脸色不太好看,但到底还是没有反抗。

    梅若楠松了一口气,挣扎着要站起来。哪知刚才由于太过着急,白嫩的掌心已经磨出了血。

    “你的脚伤还没好,怎的就这样折腾?是不是嫌伤的不够重?”凤幽月走过去,一把将她扶起来,摊开她的掌心,皱了皱眉,“新伤加旧伤,看你怎么回去和你师父交代。”

    梅若楠僵硬的勾了勾唇,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盯着梅倾。

    凤幽月看了两人一眼,眼珠一转,一拍脑门。

    “啊!瞧我这脑子,大哥刚刚叫我过去来着!梅倾姐,你来帮她上药吧,她的脚受了重伤,要是再乱动就废了!”说着,她一股脑掏出一大堆药瓶放在床上,不等梅倾开口,一溜烟跑出了帐篷,正好碰到了过来寻她的云陌。

    “怎么跑的这么急?有鬼追你啊?”男人点了点她的额头,抬眼顺着门帘的缝隙向里面一扫。

    “别捣乱,陪我去找大哥。”凤幽月将他的手扯开,拽着他往主营帐走去。

    此时,帐篷里的气氛十分沉闷。

    梅倾坐在椅子上,唇角紧紧抿着,早已没有了往日里的风情万种。梅若楠绷着身子坐在床上,一向冰冷的俏脸融化了不少,一动不动的看着梅倾。

    掌心中的疼痛一丝丝传来,渐渐变得火辣辣的难受。梅若楠皱了皱眉,看了梅倾一眼,咬着唇拿起床上的药瓶。

    哐当!

    药瓶碰到了伤口,疼的她一个瑟缩,将药瓶扔到了地上。

    梅倾眸光微动,半晌,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床边。

    “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她捡起药瓶,拉过梅若楠的手,掌心的血肉模糊让她眉心一皱,眼中划过一抹心疼。

    梅若楠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眼角渐渐变红。

    “二姐,对不起……”

    梅倾上药的动作一顿,垂着眸,淡淡道,“你有什么好道歉的。”

    梅若楠抿了抿唇,“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被爹逼着从家里逃出来。二姐,这几年娘一直很想你,爹也一直在找你。”

    梅倾勾了勾唇,嘴角露出一抹讥讽,“找我做什么?把我抓回去继续跟那个糟老头子成亲?”

    梅若楠脸色猛然一白,心底的愧疚掀起了滔天巨浪。

    梅倾看见她的脸色,无声的叹了口气,语气到底还是软了下来,“我这几年过的很好,你不用担心。你在七星学院好好修炼,家里的事尽量少管。”

    梅若楠点点头,看着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期冀,“二姐,你会回家吗?”

    梅倾动作一顿,态度骤然转冷,“不回。”

    梅若楠张了张嘴,却无话可劝。

    “阿若,梅家那个地方,就是个吃人的魔窟。”梅倾麻利的将她的手包扎好,把药瓶扔到一旁,在床边坐了下来,“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受那些人的摆布。这几年我在佣兵团的日子,是这辈子过的最痛快的。”

    梅若楠能看得出来,曾经满心抑郁的姐姐如今变得开朗热情,这是在梅家从来没有过的。

    “二姐开心就好。我不会将遇见你的事情告诉爹。不过你要时刻和我保持联系,不能再杳无音讯。”

    梅倾勾了勾唇,算是答应了。

    另一边,凤幽月拉着云陌去了主营帐,将刚才见到的事告诉了血赤和牧曰。

    二人听了之后,脸色有些凝重。

    “世界太小了,没想到那位梅姑娘就是清水国梅家人。”牧曰叹了口气。

    凤幽月摸了摸鼻子,她也没想到梅倾竟然是清水国梅家二小姐。

    “看梅倾姐的模样,似乎很排斥梅若楠。”

    “不,她排斥的是梅家。”血赤摇了摇头,“梅倾的事我们了解的也不太多,只知道当初她是逃出来的。为了躲避梅家的追捕,她东躲西藏整整半年,十分狼狈。”

    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堂堂梅家二小姐不惜抛弃家人,躲了那么久?

    凤幽月抿了抿唇,看了云陌一眼,不再说话。

    一个多时辰后,梅倾来到了主营帐。

    她走到凤幽月身边,直接行了一个大礼。

    凤幽月吓了一跳,连忙侧到一旁,“梅倾姐,你这是做什么?”

    “幽月妹子,多谢你救了我妹妹。”梅倾坚持将这个礼行完,抬头感激的看着她,“若不是你,阿若的脚就废了。她还那么年轻,我……”她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总之,谢谢你!”

    “梅倾姐客气,梅若楠和我是同门,救她是应该的。你莫要再行如此大礼,真是折杀我了。”凤幽月笑着摆摆手,“你和大哥二哥说会话吧,我去给梅若楠上药。”

    说着,她拽着云陌离开了。

    帐篷里安静了下来,血赤和牧曰互相看了一眼,齐齐将目光落在梅倾身上。

    “老五,那真是你妹妹?”血赤挑眉。

    “那还有假?”梅倾下巴微扬,神采飞扬,“怎么样?阿若好看吧?你们没见过她小时候,可爱的跟观音菩萨身边的金童玉女似的!”

    血赤和牧曰没想到她还是个潜在的妹控,好笑的摇了摇头。

    “那你打算怎么办?回家,还是继续留在这儿?”

    “当然是留在这儿!怎么,你们要赶我走?!”梅倾柳眉高挑,一脸气势汹汹,“梅家那破地方老娘才不稀罕!”

    牧曰皱了皱眉,“我一直没问你,当初究竟为何要逃出来?”

    梅倾表情一僵,蓦地嗤笑一声,浑不在意的说,“我那亲爹要把我嫁给一个比他年纪还大的糟老头子!”

    血赤和牧曰一愣,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原因。

    堂堂梅家二小姐,还需要委屈自己去联姻?

    梅倾见他们一脸不信,撇了撇嘴,“你们把梅家想的太好了。早在百年前,梅家就开始没落,到了我父亲这一代,基本上只剩下个空壳了。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清水国世家如云,有那么多大家族压着,梅家并不好过。所以,我那亲爹才想起了联姻的招数。”

    血赤还是有点懵,“梅家那么多人,那为何偏偏是你?”

    “因为我是家主之女啊!”梅倾一脸讥讽,“我娘一共生了三个,大哥,我,和阿若。五年前,我爹要与清水国徐家联姻,徐家的年轻一代尚未长成,于是他便把主意打到了徐家家主身上。徐家家主的正妻在十年前就死了,一直未曾续弦。我爹想着,嫁过去一个梅家人做继室,也是一件好事。只不过,既然要嫁,那这梅家女子必然是他能控制得住的人。所以,为了让徐家家主满意,我爹举办了一次宴会,召集了许多梅家主家的女子。”

    “然后呢?那徐家老头子就选中你了?”血赤问。

    梅倾摇了摇头,“当时我二十岁,阿若十六岁。虽然我俩也可以婚配了,但是因是家主之女,我父亲并没打算让我们参与其中。不过为徐家准备的宴会,即便我和阿若不参与嫁娶,也是要去露个面的。”

    “结果,徐家那老不死的看上了我妹妹。”

    梅若楠年轻貌美,一身冰肌玉骨格外出众,徐家老不朽看上她也是情理之中。血赤和牧曰齐齐对视一眼,觉得接下来的故事他们应该不是很喜欢。

    “阿若的修炼天赋极高,在梅家年轻一代中是数一数二的,即便我爹肯让她嫁,梅家的长老们也是不同意的。所以,一番商量之后,我爹打算让我去替阿若。”梅倾勾起嘴角,一脸讥讽之色,眼底却是凄凉一片。

    被自己的亲爹逼着嫁给一个糟老头子是什么感受,梅倾每每回忆起那段时间的绝望,她就恨不得从没来过这世上。

    血赤和牧曰脸色齐齐一变,眼底都浮现出血色。

    “我知道这件事后,自然是不肯的。但我那父亲对我说,阿若天赋极高,不能嫁到徐家。我资质平庸,又是梅家家主之女,若是嫁过去必定能荣华一世。他说,那徐家家主虽然年纪大了些,但终归是修炼之人,看起来也并不是太老。我当时极力反对,我母亲也哭着求父亲,但他却铁了心,将我关了起来。”

    梅倾闭了闭眼,“我被关了整整两个月,这两个月中,梅家上下一片喜庆,都在为婚事做准备,除了我娘和我大哥还有阿若,根本没人管我。当时我觉得,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那后来呢?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梅倾睁开眼,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成亲前一天,娘亲趁着父亲不注意,将我偷偷放了出来。她塞给我一个大包袱,让我赶紧逃,逃的越远越好。就这样,我逃出了梅家。”

    之后的事情,她就不太清楚了。今日听梅若楠说,在她逃跑之后,父亲勃然大怒,派出许多人寻她,却都被她躲了过去。新娘没了,婚礼肯定是取消了。徐家家主很生气,从此和梅家起了嫌隙。

    “靠!这样的爹,不要也罢!”梅若楠的营帐里,凤幽月一巴掌拍在桌上,震得坐上的茶杯抖了抖。

    云陌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的手拉过来,细细的揉着。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梅若楠垂下眸,面带苦笑,“若不是为了代替我,二姐不会被逼的逃出家门。”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凤幽月柳眉一竖,一把抽出被男人捏着的手,一拍大腿,“说到底,你也是受害者。要怪就怪你那亲爹,一个大老爷们儿竟然牺牲女儿的一生换取荣耀,这要是我,一把火直接把梅家烧了拉到!”

    梅若楠苦笑一声,她何尝不怨?但却没有凤幽月那份魄力与潇洒。

    说到底,还是对那父亲存了一丝期待罢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凤幽月也知道这事儿一时半会说不明白。她叹了一口气,倒了杯茶塞到梅若楠手里。

    “你也别愧疚了,梅倾姐现在过的不是好好的吗?若真的算起来,最苦的还是你们母亲。”

    梅若楠气息一滞,轻轻点头。那次事情之后,母亲便被父亲关了禁闭。之后的几年,父亲连纳了六房小妾,母亲的生活便愈发艰难了。

    “我之所以努力考上七星,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将母亲从那个家里救出来。”她扯了扯嘴角,一脸落寞,“只是不知,何时才能实现这个愿望。”

    凤幽月抿了抿唇,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梅家即便再落魄,也是一等国的大家族。高手如云,梅若楠想彻底脱离梅家,难如登天。

    有时候生在大家世族,也不是什么好事。

    她叹了一口气,忽然有些想凤苍和凤清岩了。

    “别想了,不管怎样,至少你身后还有七星学院。你母亲的事情虽然七星管不了,但你若是受了委屈,宋院长和长老们都不会坐视不理。”说着,她扭头捅了捅云陌,使了个眼色,道,“云长老,你说呢?”

    云陌嘴角一抽,认命的点点头,“七星弟子,不容他人欺负。”

    凤幽月眼睛弯成了月牙,劝慰道,“云长老都这么说了,你就放心吧!”

    梅若楠的心情,忽然好了不少。她看了一眼云陌,忽然笑了。也许正是因为少女的这份赤诚和热情,才会让这样的男人为之心动。

    就连她也忍不住喜欢了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