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二女相见
    男人的声音低沉,染着靡靡之色和暧昧旖旎,听得凤幽月软成一滩春水。

    莹白的玉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双眸被欺负的泛红,让人心生怜惜。

    云陌看着她的模样,身子一热,没忍住又狠狠折磨了她一番。直到将她弄得春水四溅,才依依不舍的松开那粉嫩的唇。

    “幽儿,”他拢了拢手臂,手指细细的抚摸着滑腻的肌肤,“你今日吓到我了。”

    凤幽月一愣,迟钝了一会儿,才想明白男人话中的意思。今日在宫殿之中,她浑身是血,吓到他了。

    看着云陌那双充满占有欲和害怕的墨眸,她心中软的一塌糊涂,主动送上了一枚香吻。

    “我没事,别害怕。”她亲了亲他的微凉的薄唇,“我是混沌体,哪能那么容易死掉。再说,不还是有你呢吗。”

    云陌当然知道有他在,她出不了事。但是看着她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心尖仍然忍不住颤抖。

    他紧紧抱住怀中的人,将头埋在她白皙的脖子处轻轻舔舐。渐渐的,舔舐变成了旖旎的厮磨和亲吻,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朵朵红梅。

    凤幽月再一次被卷入欲浪之中,任由身上的男人予取予求,将她拆吃入腹。

    ……

    第二日,当凤幽月从云陌怀中醒来时,已经是辰时正刻了。

    她动了动身子,不适的皱了皱眉。

    “还疼吗?”云陌睁开眼,大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作乱。

    “别动!”凤幽月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背上,瞪了他一眼,“昨晚还没够?”

    云陌低低笑出声,“哪里疼,我帮你揉揉。”

    揉你妹!

    凤幽月暗暗磨了磨牙,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果真信不得。昨晚虽然两人没做到最后一步,但是男人的花样可是一点也不少,折腾的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

    她不满的哼唧了两声,躺在床上懒洋洋的不想起。

    云陌也知道昨晚折腾的有些狠了,如今不敢再肆意妄为,老老实实的给少女按摩起来。

    凤幽月舒服的直哼哼,没过一会儿,困意又涌了上来,眼皮子越来越沉。

    “凤姑娘,你可起了?”这时,帐篷外传来了若飞的声音。

    凤幽月一个激灵,困意烟消云散。

    “刚醒。”她推开云陌的手,从床上爬起来。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需要我给你端进来吗?”若飞问。

    床上乱糟糟的一团,凤幽月哪敢让他进来,连忙道,“不用。我洗完脸就出去吃。”

    “喔,那好。”若飞摸了摸鼻子,又说了一句,“那位梅姑娘的早餐我已经让人送过去了,凤姑娘大可放心。”

    凤幽月以极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走到门口掀开帘子,对着他感激一笑,“谢谢。”

    哪知,若飞忽然愣住了。然后一张俊脸变得通红,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她脖子上瞟了一眼,干巴巴的说了一声,“不用谢,我先走了。”

    凤幽月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转身回了帐篷。待洗脸时,才在镜子中看到自己脖子上的模样,满满的吻痕!

    “云陌——!”她脸色一黑,大吼一声,将帕巾甩在水盆里,水花四溅。

    云陌被溅了一身,舔着脸蹭到少女身边,“幽儿,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他抬起她的下巴,细细看了看那些吻痕,似乎又想起了昨晚的旖旎和激情,目光又变得暗沉。

    凤幽月一见他这模样,便知这臭男人又发情了。

    无语的瞪了他一眼,一把将他推开,“你就不怕肾虚吗!”说着,她拿出一个白玉盒,正是云陌之前送给她的云月膏,可以迅速修复外伤。

    区区几个吻痕,竟然要浪费八级云月膏,凤幽月心中简直哔了狗了。

    她一边肉疼,一边对着镜子涂抹药膏。云陌十分不要脸的从后面贴了上来,长臂抱住她,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捏着。

    “肾虚算什么,”他轻轻舔舐着她的耳垂,呢喃道,“我恨不得死在你身上。”

    即便凤幽月这样没脸没皮,听到这样的话也是老脸一红,身子差点软在男人怀里。

    她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可那满含春意的水眸哪里是在瞪人,分明是在撩人。撩的云陌身子一热,差点忍不住又将她办一回。

    真是要命!

    他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早晚要被这只妖精给勾疯了。

    “我出去转转。”他沙哑的开口,转身离开帐篷,怎么看都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凤幽月挑了挑眉,坏笑的勾起了唇。

    ……

    待凤幽月洗漱之后,两人去吃了早饭。然后又跟血赤和牧曰打了个招呼。

    同二人聊了几句,她便告辞去了梅若楠的屋里。

    梅若楠脚上有伤,行动不便,幸好赤血佣兵团的人热情周到,一切都帮她打理妥当。

    “昨晚睡得可好?”凤幽月将她脚上的纱布拆开,随口问。

    “不错。”梅若楠点点头,岂止是不错,简直是有生以来睡过的最好的一个觉。之前在宫殿中受了极大的惊吓,如今一放松下来,自然是睡到昏天黑地。

    凤幽月看她的脸色,也知道她睡得不错,便笑了笑,“伤口有些严重,我一会儿要给你炼药。你老实在床上待着,不要乱动。”

    梅若楠点点头,冰冷的五官柔和了几分,“谢谢。”

    凤幽月知道她不善言辞,也不介意。她将她的伤口处理好,洒上一些药粉,又捣碎了一些草药敷在了伤口上。

    “伤口需要通风,我不给你包扎了。你别动,免得草药和药粉洒下来。”说着,她擦了擦手,从床上站起身,“外面有个佣兵团的妹子守着,你若是有事就叫她。这里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

    梅若楠勾了勾唇,从床上坐起身,随后又想到自己不能乱动,便又躺了回去,“我知道。麻烦你了。”

    凤幽月笑着摆了摆手,同云陌离开了帐篷。

    梅若楠躺在床上,隐隐听到少女和那名佣兵团妹子的交谈声,似乎是在叮嘱对方要好好照看。

    勾了勾唇,一向冰冷的五官染上了一层,她闭上眼,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

    这一睡,便睡到了中午。

    梅若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开口叫了两声,门外的小姑娘却没有回应。

    她从床上坐起来,在被子上发现了一张纸条。

    原来那小姑娘去吃饭了。

    无声的笑了笑,梅若楠挪着身子靠在床头。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在帐篷外传了进来。

    “张小子,快给我弄点水!我要渴死了!”

    梅若楠身子一僵,这声音……

    “大哥二哥怎么样?幽月妹子回来了?太好了!等我回屋换身衣服,我就去看她!”那人说着,忽然,帐篷的门帘被风风火火的掀开,一名红衣女子扭动着妖娆的身子,笑意盈盈的走了进来。

    梅若楠定定的看着她,眼睛缓缓睁大。

    “二姐……”

    ------题外话------

    清明节,请假回老家办事,大家懂的。更得较少,对不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