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熟人相见
    ..,

    一串佛珠凭空出现在凤幽月身边,一共一百零八颗珠子,散发着幽幽黑泽。

    凤幽月手指吃力的动了动,开口问道,“那你呢……”

    “我?”天魔道人笑了一声,带着无尽沧桑,“我本就是一缕神魂,附在噬天战戟之上成为它的半个器灵。以后,自然要同它一起存亡于这世间。不过,今日战戟认主后,我便要沉睡了。未来不知几时苏醒,你自己珍重。”

    老者的声音回荡在这片天地,那一抹神魂渐渐消散,归于平静。

    凤幽月闭了闭眼,半晌,用沙哑的声音道,“道人请放心,有朝一日我若成为神级炼器师,定帮你将神魂修复,换你新生!”

    天魔道人不再说话,只留四周的黑气萦绕不断。

    ……

    宫殿中,随着凤幽月的昏迷,云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时,躺在地上的少女脸色变得雪白,浮现出狰狞痛苦之色。

    渐渐的,她的周身渗出了血珠,血珠凝聚成血水,将她的衣服打透。

    云陌的气息冷了又冷,手中隐隐萦绕着一抹黑气。他抬起手,对准光罩刚要落下,忽然,又停住了。

    响起凤幽月昏迷前说过的话,他咬了咬牙,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收回了攻击。

    时间缓缓流逝,经历了最痛苦的时刻,少女脸上的表情归于平静。

    又过了许久,被鲜血覆盖的眼皮轻轻动了几下,口中发出一声低吟。

    “幽儿!”隐隐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凤幽月难受的皱起了眉头,吃力的睁开眼睛,模糊中,她看见了男人那张焦急的俊脸。

    “我没事。”话刚说出口,她便被嗓音的沙哑吓了一跳。

    就在这时,她身后的黑色石柱忽然光芒一闪,石柱之上笼罩的黑气,缓缓散开。

    一把长约一丈、通体乌黑亮泽的长戟,好似沉稳锐利的将军,傲然而立。

    长戟通体黑色,顶端的银色枪头极为锋利,散发着冷芒。在枪头两侧,有弯月形利刃两把,好似夜空中的冷冷弯月,锐利而又神秘。长长的枪杆上,雕刻着精细而复杂的图腾。那是日月、山河、江河、湖海。

    噬天战戟!半器灵五级高阶神器!

    凤幽月吃力的从地上坐起来,缓缓伸出手。噬天战戟好似感受到了主人的召唤,周身银光乍现,从石柱上飞了下来。

    嗡——!

    神器嗡鸣,绕着少女的周身盘旋几圈,最后稳稳的落在了她的手中。

    凤幽月能够感受到噬天战戟身上散发出的愉悦之情,她勾了勾唇,用手在它的身上一寸一寸抚摸,一寸一寸打量。

    “以后,你就是我的了。”她轻轻弹了弹那锋利的弯月刃,“以后我们并肩作战。”

    噬天战戟再一次发出嗡鸣声,似是在回应她的话。

    这时,笼罩在凤幽月周身的光罩光芒一闪,随即消散。

    云陌大步走到她身旁,脸色阴沉如水,不顾她身上的血迹,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你吓死我了。”他的声音隐隐带着颤抖。

    凤幽月将噬天战戟放在地上,回手抱住他,轻声道,“我答应过你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云陌当然知道她无事,但是看着她那样痛苦,他的心里忍不住的疼。

    两个人抱着温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凤幽月嫌弃自己的一身血腥,不得已打破了这温馨的气氛。

    “我去洗一洗,换身衣服。你等我一下。”说完,她身形一闪,不见了。连带着那噬天战戟也消失了。

    云陌:……

    自家老婆有个空间不是什么好事,说跑就跑,连根毛都抓不住。

    他磨了磨牙,无奈的笑了。

    ……

    凤幽月进入混沌空间,二话不说直冲淬炼池而去。淬炼池中,小混和沙漠冥蛇两货正悠哉的泡在水里。这时一阵风吹过,紧接着他们便看见一个血人一头扎进了淬炼池中。

    “我靠!”小混尖叫一声,拎着沙漠冥蛇的脖子就要甩过去。

    “是我。”凤幽月‘哗啦’一声从水里冒出头来,精致的小脸恢复了原本的白嫩,“我要洗澡,你们出去!”

    说完,又钻进了水里,鱼儿一样游走了。

    小混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认命的背着沙漠冥蛇,从淬炼池中跳了出来。然后,便看见了立在地上的噬天战戟。

    “咦?”他眼睛一亮,小跑着过去,在战戟旁转了两圈,“这可是个好东西!半个器灵啊!小爷我苏醒以后,就没见过几个有器灵的武器。”说着,他伸手弹了弹噬天战戟的弯月刃。

    “你是哪里来的?可有名字?”

    噬天战戟没有反应,安静如鸡。

    小混挑起小眉头,若有所思,“器灵沉睡了?”他睁大双眼,眼中忽然浮现出一抹金色。

    半晌,他吸了一口冷气,“这家伙是用人命做的啊!”以血肉神魂为引,可不就是用人命做的吗!

    “老大是从哪里得来了这么牛逼的武器。”小混叹了一声,伸手抓向噬天战戟。

    哪知,原本一直在装死的噬天战戟忽然爆发出强大的银光,身子一震,锋利的弯月刃毫不留情的刺向小混。

    “我靠!”小混一惊,身子在空中一翻,迅速向后退去。他看着身上被划坏的衣服,心中大怒,“他奶奶的,在这混沌空间里,还没人敢跟小爷龇毛!孙砸,今儿爷爷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说罢,他身形一闪,五指成爪,袭向噬天战戟。

    噬天战戟也不甘落后,光芒乍现,和小混打作一团。

    被遗忘在角落中的沙漠冥蛇‘嘶嘶’了两声,慢条斯理的将蛇身盘成一团,大脑袋往的石头上一搭,悠然的闭起了眼睛。

    当凤幽月换了身衣服从淬炼池走出来时,便看到万年精树、吞天黑鹏、沙漠冥蛇和小冥围在一起,津津有味的围观小混和噬天战戟爹对决。她敢保证,若是这里有卖花生瓜子的,这几个货一定会吃的满地都是。

    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凤幽月惦记着外面的云陌,无心和这几个家伙搅合,转身离开了空间。

    宫殿中,云陌孤零零的站在石柱旁,好似望妻石一般,等待着心爱之人的归来。

    凤幽月一出现,便看到他这副模样,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幽儿。”男人大步走过来,伸手便要抱她。

    哪知少女伸手将他拒之门外,十分嫌弃的说,“快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了。”

    云陌垂下头,看了眼自己身上血迹斑斑的衣服,又看了看少女嫌弃的脸,不由得气笑了。

    “小没良心的,我这是为了谁。”

    说着,他也不躲避,大大方方的当着凤幽月的面,将自己从里到外全都换了一身。

    凤幽月也不害羞,双眼铮亮的将男人从前到后、从上到下吃了一遍豆腐宴,看的云陌差点忍不住化身为狼,就地将她拆吃入腹。

    ……

    噬天战戟认主后,便将这宫殿中弥漫的黑气全都吸收殆尽了。

    没有了黑气萦绕,宫殿中变得亮堂了不少。凤幽月和云陌二人休息片刻,便将那九幽冰狮给拆了。

    双眼和兽丹需要交给佣兵总会,至于九幽冰狮身体的其他东西,凤幽月全部收了起来。

    一番折腾下来,距离离开赤血佣兵团的营帐已经有一日了。

    凤幽月担心血赤等人会出事,便也不打算在此地久留。

    “早点回去吧。”她收好东西,从地上站起身。

    云陌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媳妇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可是,就在这时,凤幽月的脚步忽然顿住了。

    她猛地转过身,双眼定定的盯着一处,眉心紧紧皱起。

    “你可听到了什么声音?”她低声问。

    云陌挑眉,侧耳仔细一听,眼中划过一抹若有所思。

    听起来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宫殿里还有人!”凤幽月脸色一变,站在原地犹豫片刻,最后还是不打算太八卦。毕竟,好奇心害死猫。

    “我们走吧。”她抿了抿唇,拉起云陌的手朝外走去。

    就在这时,那女人的声音又隐隐响起。

    这一次,凤幽月听得更为真切。那个女人在喊救命!

    她脚步顿了顿,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之前她在千水湖岸边见到了一块七星弟子的任务令,那令牌会不会是……

    这样一想,她有些坐不住了。

    “我们过去看看吧。若是七星弟子,就将她带上。”

    云陌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两人循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缓缓的走了过去。最后,停在了一处墙壁前。

    在墙壁上,竟然有一个洞。洞口很小,只能容纳一个人平躺着钻进去。

    凤幽月弯下身,低下头,朝洞里一看——

    对上了一双通红的双眼!

    她怔了怔,视线从那双眼睛上移开,在那人的脸上看了一圈。然后,脸色大变。

    “怎么是你?!”她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身子朝洞口探了探,“你怎么在这里?可有受伤?”

    藏在洞里面的人张了张嘴,声音沙哑的听不出她在说什么。

    凤幽月抿了抿唇,拿出一枚丹药,将手伸到洞里。

    “把它吃了,恢复一下体力。我想办法把你弄出来。”

    那人吃力的张开嘴,将丹药吞进去,闭上了眼睛。

    一刻钟后,凤幽月伸出手臂,拉住那人的衣服,想要将她从洞里拽出来。

    可身子扯出一半,那人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脚……”

    脚?

    凤幽月一怔,连忙问,“可是脚被压住了?”

    那人点点头,因为疼痛,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凤幽月咬了咬唇,扭头看向云陌,“云陌。”

    男人会意,布下一个防护罩在二人身上。然后,袖袍一挥,铺天盖地的黑气将整面墙壁包围。

    没过一会儿,墙壁上的石块开始一点点扑扑下落。最后,整面墙壁变成了碎石,只留下小洞四周完好无损。

    紧接着,云陌又一点点将小洞附近的石头挪开。那人的右脚,正是被一块大石牢牢压住,四周的血液已经凝固变黑。

    凤幽月看着那血液的颜色,脸色一变。这样重的伤,这只脚怕是危险了。

    待云陌将大石搬开后,她立刻拿出各种药粉丹药,脱下那人的鞋袜,将受伤的部位以极快的速度清理干净。上药,包扎,一气呵成。

    “我先简单的处理一下,附近有我朋友的营帐。稍后我带你去那里养伤。”

    那人点点头,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凤幽月拍拍身上的尘土,一屁股坐在她面前,无奈的叹了口气。

    “之前我还在猜那块任务令究竟是谁的,想了许多人也没有想到你。看你平日里冷冷冰冰的,怎的胆子这么大,竟然独自一人跑来了这里。”

    女子苦笑一声,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覆盖着冰霜的俏颜。

    这人,正是梅若楠!

    “是我大意了。”她叹了口气,原本以为以自己的修为,再加上一只灵级四阶的契约兽,足够对付九幽冰狮了。哪知那九幽冰狮竟然是个变异的,释放的暗属性让她的契约兽一招就败落下来。

    当时她心中慌乱,匆忙之下便躲到了洞里。九幽冰狮体型庞大,对这么小的洞毫无办法,在洞口晃悠了好几圈,才不甘心的离去。

    梅若楠原本打算等九幽冰狮离开宫殿后,趁机逃走。却没想到一块大石将她的脚砸的重伤。

    那洞很小,她没有办法翻身。大石压着她的脚,使得她连爬出洞去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鲜血越流越多。

    若不是在昏迷之中她隐隐听到了打斗声,这条命估计要交代在这里了。

    凤幽月听了她的一连串经历,眼皮子抖个不停。

    “你也算是捡了一条命。”她感叹的摇了摇头,忽然眉心一皱,“不对啊,你为何没中毒?”

    梅若楠苦笑一声,从衣服里拿出了一条项链,“这项链是上的珍珠是由东海蛟血炼制而成,可以百毒不侵。”

    凤幽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你休息一会儿,稍后我带你离开这里。”她拿出一些干粮和水果推到梅若楠身边,“吃吧。”

    梅若楠是真饿了,不过多年的教养让她即便再饥饿也会维持形象。她以极快却优雅的动作将所有干粮和水果一扫而空,这才有精力去看凤幽月身边的男人。

    这一看,便愣住了。

    她定定的盯着男人的那张脸,眼睛缓缓睁大,流露出震惊的光芒。

    “云、云长老?”她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云陌没有理会她,倒是凤幽月笑了笑。

    “你的眼力倒是好。”

    这算是变相承认了男人的身份。

    梅若楠没想到凤幽月连遮掩也不遮掩,就这样大喇喇的承认了。她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云长老的那一身气度,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除非她是眼瞎才认不出来。

    “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她承诺道。

    凤幽月笑着点点头,“我相信你。不过说出去也没关系,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只不过你要是说,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他长得太好看。我怕我会忍不住辣手摧了那些狂蜂浪蝶。”

    梅若楠嘴角一抽,看着笑眯眯的少女,到底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

    云陌也勾了勾唇,对凤幽月的醋意表示十分愉悦。

    三人休息了两刻钟,待梅若楠的体力恢复了一些后,凤幽月扶着她,同云陌一起离开了宫殿。

    此时,宫殿外已是深夜。冷月高悬于夜空之中,冰风谷中染上了一层寒气。

    万籁俱静,唯有几人的脚步声,在夜色中十分突兀。

    梅若楠的脚伤十分严重,才走出宫殿,便疼的脸色发白。

    凤幽月叫出了吞天黑鹏,一行三人坐着雪白的云朵,向赤血佣兵团的驻扎地飞去。

    ……

    半个多时辰后,前方隐隐出现了火光。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帐篷在夜色中若隐若现。

    凤幽月拍了拍云朵,“小黑,加快速度。”

    梅若楠沉默的看了一下身下坐着的白色云朵,对‘小黑’这个名字无语到了极点。

    很快的,赤血佣兵团到了。

    正在值夜的佣兵团兄弟们看到三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飞来,大家刚要喊敌袭,却见一名红衣女子落在地上。

    “凤姑娘?”正欲喊‘敌袭’的那名兄弟揉了揉眼睛,嘴里的音调转了个弯,扯开嗓子大吼道,“凤姑娘回来了!大团长二团长,凤姑娘回来啦!”

    对于这群糙汉子来说,凤幽月救了他们的的命,便是他们的恩人。对待恩人,自然要十分热情并且温暖。

    他这一嗓子,划魄长空,震醒了所有在睡觉中的人。

    血狂和若飞快速从床上跳下来,披着衣服冲出帐篷。

    “凤姑娘!”若飞冲到凤幽月身边,绕着她看了一圈,松了一口气,“没受伤就好,没受伤就好。”

    血狂冷硬的五官也柔和下来,他对凤幽月和云陌微微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被凤幽月扶着的梅若楠,沉声道,“我去告诉大哥二哥。若飞,安排地方让凤姑娘几人休息。”

    一时间,营帐里忙成一团。梅若楠看着大家对凤幽月热情周到的模样,心中发懵。

    “他们是……?”

    “赤血佣兵团。”凤幽月笑道,“可听说过?”

    梅若楠思索片刻,缓缓摇头。她生在一等国,又是世家小姐,很少接触佣兵团的人。这次出任务,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单独外出历练。以前在家时,哪一次都是侍卫相随,被护的严严实实。

    “没听过也正常。”凤幽月毫不在意,“我和赤血佣兵团的两名团长是结拜兄妹,他们性格豪爽,很讲义气。你的脚伤需要静养,这几日就待在这里吧。”

    梅若楠对她的安排没有意见,她虽要强,但不逞强。脚伤成这样,若是再折腾下去,恐怕是要废了。

    “那就麻烦大家了。”

    没过一会儿,a若飞过来了,“凤姑娘,你和云大人今天睡在我的屋里吧。我去和三哥挤一挤。梅姑娘就睡五姐的帐篷,她今天下午出去办事,要明日才能回来。”

    凤幽月自然没有意见,待安排好梅若楠后,她跟着若飞去了主营帐。

    主营帐中,血赤和牧曰二人正眼巴巴的望着门口,见凤幽月进来,两人眼睛一亮。

    “今晚打扰大哥二哥了。”凤幽月笑眯眯的走过来,为两人又检查了一遍身体。比起刚见面那天,二人的脸色实在是好的太多了。

    “妹子说的什么话,都是一家人,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血赤挥了挥手,苍白的脸上染上一丝健康的红晕,“你能平安回来,我们就放心了。”

    凤幽月勾了勾唇,血赤和牧曰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只不过亏空的元气还要些时日才能补回来。

    “我在路上遇到了一名七星的朋友。她脚上受了伤,不好行动,这几日估计要叨扰几日了。”

    “没问题!让你朋友安心住下,若是缺什么少什么,尽管开口。”血赤眼睛一亮,“妹子,你可是也要住几日?”

    凤幽月看着他那期待的目光,笑着点点头,“我同她一起回去。”

    “太好了!”血赤大掌一拍,嗓门也亮堂了,“等过几日身体好了些,我们再把酒言欢!”

    凤幽月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同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便回了自己的帐篷。

    掀开帘子,刚走进去,一阵海棠花香便将她包围。

    男人结实的手臂紧紧搂住她的腰肢,滚烫的胸膛贴着她的后背,凤幽月还没等说话,红唇便被堵上了。

    今晚的云陌,似乎格外凶狠。他吻得用力,长臂一紧,将怀中的人压在了床上。

    轻薄的衣服被扯开,香肩半露,青丝慵懒。

    男人强势的打开她的牙关,凶狠的吸允着甜美的汁液,她的舌根被他卷的发疼,腰间的大手用力的四处揉搓。

    半晌,直到少女快要晕过去时,云陌才不舍的离开了她的唇。

    凤幽月好似离了水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她睁开泛着水汽的双眼,看见了男人那双充满占有欲和害怕的眼睛。

    “云陌……”她轻声开口,娇软的声音让男人心中一麻。

    云陌细细抚摸着她的脸颊,眼底暗沉可怕。

    半晌,他叹了一口气,将头埋在她的香肩处,闷闷的说,“真想把你吃了。”

    ------题外话------

    云陌: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开个快车?

    公子:快车没有,车尾气要不要?

    哈哈哈,今日更新完毕,晚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