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噬天战戟(一更)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凤幽月茫然的向前走着,忽然,一点白色星光出现在浓密的黑雾之中。

    她脚步一顿,加快脚步,朝着那星光的方向走去。

    星光看似近在眼前,却怎么也无法到达。凤幽月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跑了起来。

    那星光漂浮在浓浓的黑雾之中,轻轻闪了闪,忽然,爆发出刺眼夺目的光芒。

    凤幽月连忙眯起眼睛。

    就在这时,周围的一切忽然天旋地转,白光刺入她的双眼,顿时,晕了过去。

    ……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躺在地上的少女眼皮轻轻一动,吃力的睁开了眼睛。

    她抬起手,揉了揉额角,口中发出难受的轻嘤。

    “快醒醒,别睡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凤幽月一个激灵从地上坐起来,睡意全无。

    “谁?”她从地上站起来,警惕的看着四周,“是谁在装神弄鬼!给老娘滚出来!”

    四周黑漆漆的一片,连半个影子也没有。

    “啧。”那声音又飘了过来,语气中带着一丝打趣,“小小年纪,脾气倒是暴躁的很。”

    凤幽月脸色愈发冷厉,习惯性的想要拿出烈焰弓,却发现精神力竟然与混沌空间断了联系!

    她心中一惊,神色愈发凝重。

    “小娃娃别紧张,老夫没有恶意。”那声音呵呵一笑,更亲切了几分,“这里是噬天战戟的小天地,老夫乃是一缕神魂。”

    噬天战戟?

    凤幽月一怔,忽然想起了宫殿中的那方黑色石柱。

    “你就是那石柱上的……”她张了张嘴。

    “小娃娃真聪明。”那人赞了一声,蓦地叹了口气,“老夫已经等了十万年了,终于等来了有缘人。”

    十万年?

    凤幽月有点懵,她在心里快速算了一遍,貌似云陌和宋星子也没有这么老吧?

    她定了定神,沉声问,“你到底是谁?”

    “我……”那人刚要开口,却顿住了。他沉默片刻,有些心酸的笑了一声,“即便我说了,你也是不知道的。老夫这一生,只是别人的影子罢了。”

    气氛有些沉闷,凤幽月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烦躁。

    “不想说就算了,磨磨唧唧,比娘们儿还不如。”

    那人的气息一滞,似乎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如此没有同情心,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往下接。

    “你这小娃娃,”半晌,他叹了口气,话中带笑,“当真是对我的胃口。”

    凤幽月嘴角一抽,觉得这人应该是个斯德哥尔摩症晚期患者。

    “罢了,既然噬天选择了你,我便将一切都告诉你吧。”那人顿了一下,声音变得幽深,“我乃天魔道人。”

    凤幽月柳眉一挑,这名字取的,好生霸道。道人也就罢了,竟然还是天魔。这不是**裸的和天道作对吗?

    她心中一动,淡定的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呵……”天魔道人嘲讽一笑,“你自然是没听过的。不过小丫头,你可知道东方擎?”

    东方擎?

    凤幽月眼皮一抖,这名字她曾经在无数本古书中看到过。

    “知道,东方擎是一位大神,如今已经离开了九幽大陆。据说,他是一名顶天立地的战神,战功赫赫,为世人所敬仰。”

    天魔道人沉默片刻,冷笑一声,“世人皆说东方擎是顶天立地的战神,又有谁知道他只是个沽名钓誉的小人罢了!”

    凤幽月皱眉,不明所以。

    “东方擎,他有一个双生弟弟。”天魔道人忽然说。

    凤幽月眼皮子抖了抖,预感接下来应该是一出狗血大戏。

    “老夫的本名叫东方天,是十万年前九幽大陆东方世家的人。东方擎是我的双生哥哥。”

    当年,东方家一直流传着一个诅咒:双生子落地,东方大乱。

    所以,东方擎和东方天这一对婴孩,注定了不被家族中人所接受。

    东方族人人心惶惶,东方家主寻遍天下能人异士,最后终于找到了解除诅咒的办法——去一留一。

    也就是说,这对双胞胎,只能活一个。

    为了整个家族的存亡,东方家主选择了身体健壮的哥哥,对身体较弱的弟弟东方天下了手。

    “放屁!他脑子里装的是不是屎啊!”凤幽月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将家族荣辱兴衰绑在一个小婴儿身上,东方家的人脑子是不是都被驴踢了?!”

    天魔道人一顿,低笑一声,“若是世人都像你这样通透,这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

    东方家主让心腹杀死东方天,哪知,那心腹忽然心软,将婴孩扔到了荒郊野外。

    十二月份的荒岭白雪皑皑,小小的婴孩躺在雪中,不停的哭泣。一直哭到快要断了气。

    一日后,一名老道出现了。他抱起婴孩,目光怜悯的看着那张冻得发紫的小脸,无声的叹了口气。

    东方天活了下来,被那老道养在了深山中的一处道观之中。

    他不知那老道的真实身份,亦不知他从何处来,只知这位师父的修为深不可测,奇门遁甲、五行八卦等更是登峰造极。

    日子一天天过去,东方天一天天长大。在道观中,他过着平静而愉快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东方家的人出现了。

    东方天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东方家主以老道的性命作为威胁,逼着他自尽。

    东方天心中无奈,只能照做。哪知,一直沉默的老道忽然开了口。

    “去一留一,并非办法。天道滔滔,疏而不漏。我等皆是凡人,又怎能瞒天过海。”

    东方家主的脸色大变,举起手中的长剑便要刺下去。

    老道忽然抬起头,那双可以看透人心的眼睛淡淡的盯着他,“你若不信,大可以再等两日。两日后,东方家将有大乱。”

    东方家主的剑停在了半空,怎么也刺不下去了。

    为了证明老道说的都是假的,东方家主派人守在道观四周,自己则连夜回到了家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做好了防御。

    却没想到,他防备的再严密,却没防备住身边的人。

    一向憨厚老实的东方家老二,挟持了东方擎,逼着东方家主交出家主之权。

    当天夜里,东方家血流成河。东方家主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将老二擒住了。

    哪知,老二在临死前,说了一句话。

    “东方擎身中剧毒,唯有双生子的精血可以救活。东方眠,你没想到吧?当初亲手杀了自己的小儿子,如今你的大儿子救不活了!哈哈哈!”

    家主东方眠大怒,将老二处以极刑。之后,他请来了无数实力高超的炼药师,却都对东方擎的毒无能为力。

    无奈之下,东方眠只得返回深山,再一次去了道观。

    这一次,他不得不相信了老道的话。

    老道说,双生子,一死则一伤。唯有东方天活着,东方擎才能恢复如初。

    东方眠自然是不想让东方天活的,毕竟涉及到了家族存亡的大问题。

    这时,老道忽然说了一句,世人只知东方擎,不知东方天。家主又何必介怀。

    东方眠心中一动,对啊,只要让大家不知道东方天的存在,那就说明双生子只活了一个。如此一来,既可以拯救了东方家,也能解了东方擎的毒。

    东方眠心中的算盘打的劈啪响,不过大家都知道,东方天的命算是保住了。

    为了救治东方擎,东方眠决定将东方天带回家中。

    当天晚上,也是东方天在道观中过的最后一个夜晚。

    “天儿吾徒,未来的路,擅自珍重。”老道慈爱的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东方天,从怀中拿出了一串佛珠,戴在了他的手上。

    东方天只以为这佛珠是师父的留念之物,自然珍之重之。

    就在这时,老道忽然吐出了一口血。

    东方天心中大急,还没等说话,老道忽然淡淡一笑,驾鹤归西了。

    师父的突然死亡,让东方天悲伤之余,却又一头雾水。他向东方眠提出晚归一天的请求,东方眠虽然不悦,但也应允了他。

    东方天为老道举办了一个简单的葬礼,在火化之后,他将自己关在老道的房间中,默默的收拾着他的遗物。

    然后,他发现了一本册子。上面写着自己的生辰八字。

    东方天是和老道学习过五行八卦之术的,他觉得这册子有古怪,便细细看了起来。

    这一看,他差点疯了。

    原来这册子中密密麻麻记载的,竟是逆天改命之术!老道以自己的二十年寿命作为交换,换取东方天的一线生机!

    东方天躺在师父的床上,抱着那本册子,整整哭了一夜。

    当第二日的太阳升起时,他沉默的跟着东方眠离开了这里。

    东方家二公子的回归,没有任何人知道。东方眠将东方天关在后院之中,每天派人取走半碗他的精血。

    东方擎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但到底是伤了底子,想要彻底恢复还需要几年时间。

    不巧的是,世家大比到了。

    作为东方家下一代继承人,东方擎是必然要上场比赛的。但是以他如今的身体,必定一败涂地。

    东方眠心中焦虑,几日后,忽然冒出了一个主意。

    左右东方擎和东方天长得一模一样,何不让东方天替哥哥出场?

    这想法一冒出来,好似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当天晚上,东方眠派了几个死士,去夜袭东方天。

    危险到来,东方天自然是全力相博的。东方眠躲在暗处看着他与十数名死士生死搏斗,眼中划过震惊之色。

    这东方天的修为,竟然比东方擎高了这么多!

    东方眠心中很满意,待那些死士都被东方天杀死后,他便离开了此处。

    第二日,东方天收到了东方眠的命令,世家大比,他代替东方擎出战。

    没有悬念的,世家大比中,东方天大放异彩,坐上了第一名的宝座,为东方家争了光。

    所有人都对这位继承人东方擎赞口不绝,却没有人知道,其实那人是东方擎的弟弟,东方天。

    之后的日子,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东方擎的身体逐渐转好。而作为他的替身,东方天这几年历经重重危险,博得了世人的赞扬。

    所有人都说,东方家有一个杰出的继承人。

    他们都说,东方擎是个顶天立地的战神,大杀四方,救人于危难之中。

    没有人知道那个优秀的东方天,他永远都只是一个影子罢了。

    后来,东方擎的身体终于好了。他走出东方家,却发现外面流传着并不属于自己、却挂着自己名字的事迹。

    东方擎有些慌了,他害怕东方天太过优秀,早晚有一日会取代了自己。

    之后的事情,不用说也能猜得到,东方擎用尽各种办法打压东方天,但无奈东方天太过优秀,他根本无法压住这个弟弟的光芒。

    后来,东方擎下了毒。

    蚀骨的毒性不断的折磨着东方天,他若是想好受一些,必须要听从东方擎的安排,才能得到暂时的解药。

    在这样的折磨下,东方天心中的恨意越来越强烈,但每每想到自己的生机是用老道的命换来的,他便压下了心中的心魔。

    每一个强者的身后,总会有一段柔情似水。在东方天中毒之后没多久,他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所爱。

    那个女子,是东方家的一个婢女。在机缘巧合之下,她得知了东方家最大的秘密。可她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害怕,反而对东方天投以温柔的呵护和照料。

    两人之间,就这样擦出了火花。

    原本东方天顾及自己是中毒之身,狠心的拒绝了女子。哪知女子好似一团火,热情的将他包围,不顾他的冷言冷语,温暖着他。

    东方天被打动了,终于接受了这名女子。

    他打算着,待东方擎登上家主之位后,便和东方家一刀两断,带着爱人远走高飞。

    但是,让人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东方擎得知了那名婢女和东方天的关系,为了羞辱这个弟弟,他在他毒发之际,当面玷污了那名女子。

    那女子不愿受到如此侮辱,自断经脉而死!

    在临死前,她看了东方天最后一眼。那是浓浓的绝望和不舍。

    生命中唯一的一缕阳光被人抹杀了,东方天在痛苦与绝望之中,心魔再也无法控制。

    他坠入了魔道。

    发狂的东方天,杀尽了东方家的人。直到家主东方眠出关,率一众长老将他拿下。

    在东方天即将被万箭穿心之时,一名身着青袍的老者忽然出现,带着他逃了出去。

    东方眠派出许多人寻找东方天的踪迹,却音讯全无。

    那一日发生的事情,成了东方家所有人的禁忌,没有人敢再提起。

    后来,在东方眠离世后,东方擎接任了家主之位。再后来,东方擎离开了九幽大陆,前往天域。

    从那以后,便再也没了东方擎的消息。但是他当初大杀四方的雄姿,却被后人津津乐道。

    没有人知道,那顶天立地的男人,其实是一个影子。

    “那后来呢?你被那人救走后,发生了什么?”凤幽月问。

    “我伤的太重,又坠入魔道,神魂俱伤,无法复原。那青袍道士是我师父的故交好友,他用了许多办法,才让我活了下来。”

    天魔道人叹了一句,“从那以后,我便弃了东方天这个名字,成为了天魔道人。后来,那名老道归西之前,将毕生修为传给了我。我当时的确有想过再去找东方家报仇,可天不遂人愿,当初东方擎在我身上下的毒,因为修为的暴涨,又发作了。”

    “之后的百年,我一直在找寻彻底解毒的办法。但还没等我将毒素解开,命却到了头。”

    他苦笑一声,“我不甘自己一生如此狼狈,于是便耗尽修为,以血肉为引,炼成了这把噬天战戟!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有人用这它打破这天道,还我一个公平!”

    天魔道人话中的悲怆和不甘,让凤幽月心尖一颤,拳头握紧了几分。

    “丫头,既然噬天战戟选择了你,就说明你注定不凡。我问你,你可愿接受它?”

    凤幽月沉默半晌,道,“也许我做不到你的要求。我只是个小小的玄王,那东方擎却是十万年前的老怪物,我打不过。”

    天魔道人一听,被气笑了,“你倒是诚实!”

    凤幽月柳眉一挑,底气十足,“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过现在做不到,不代表以后做不到!说不定等千八百年后,我就能实现你的愿望了。”

    千八百年?你怎么不说万八千年呢?

    天魔道人从没遇到过如此好玩的年轻人,不由得对少女又多了几分喜爱。

    “罢了罢了。我知道这要求有些为难你。”他叹了口气,有些惆怅,“等待了十万年,那些仇啊恨啊,老夫早已经看开了。丫头,这噬天战戟归你了。若是有朝一日你拥有了强大的实力,记得帮我报仇就好。”

    凤幽月点点头,没有做出任何许诺。毕竟,东方擎实在太强大,她目前没有能力与之抗衡。

    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答应。她不忍让天魔道人再次失望。

    “这噬天战戟,是我用尽毕生修为、以血肉神魂为引,打造出来的神器。我便是这器中的那半缕器灵。”天魔道人话锋一转,沉声道,“拥有器灵的神器,威力十分强大。丫头,虽然它已经认你为主,但若想彻底收服它,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