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凤血剑,毁!(一更)
    狮子约有三米多高,体型巨大,坚硬的冰蓝色皮毛覆盖全身,好似一把把钢刀,泛着幽冷的光泽。它的双目也是蓝色的,状若铜铃,瞳孔好似一条金色的细线,散发着凶残的光芒。

    凤幽月站在原地,扫了一眼那狮子的爪子,貌似比自己的脑袋还要大好几圈。

    九幽冰狮,五级初阶灵兽!

    她眸光微冷,握紧了手中的凤血剑。小火和吞天黑鹏一左一右,站在她的肩上。

    九幽冰狮闻到了人类的味道,顿时就发了狂,疯了一般向这边冲来。

    凤幽月双脚踏地,将衣摆塞入腰间的玉带之中,脚尖一点,化为一抹流光冲了出去。

    砰!

    凤血剑撞击在九幽冰狮身上,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声。

    凤幽月脸色一沉,身子在空中连翻数下,向后退去。

    “吼——!”

    九幽冰狮被激怒了,发出愤怒的怒吼,硕大的爪子爆发出冰蓝色的光芒,好似一座小山,向凤幽月的脑袋拍去。

    若是这一下被拍中,脑袋注定是要保不住的。

    少女腰肢灵活一扭,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退去。赤红色混沌火冲天而起,化为火浪将九幽冰狮围在其中。

    九幽冰狮的毛发被烫出了焦味,这让它愈发狂躁。

    该死的人类!

    它怒吼一声,浑身蓝光大盛,无数冰刺从体内爆出,向混沌火扑去。与此同时,一根巨大的冰锥浮在空中,猛然向凤幽月冲去。

    搜——!

    冷厉的冰锥好似一把开膛破肚的利剑,破空而来,带着浓重的杀气。

    凤幽月目光一厉,袖袍猛然挥出,一道火墙冲天而起。

    冰锥直冲入火墙之中,巨大的气流在四周狂卷。

    轰——!

    一声巨响,火墙四分五裂,应声而倒!

    冰锥破空而出,再一次冲向凤幽月。

    少女眉眼一沉,五级灵兽,果然不同凡响!

    她冷哼一声,双手在空中轻轻一挥,一根冰锥凭空而出。

    冰锥周身的光泽轻轻一晃,紧接着,向对方的冰锥急冲而去。

    “冰雨!落——!”这时,少女娇喝一声,在她的周身出现无数跟冰锥。

    冰锥在空中猛然掉转方向,好似一场充满了无数危险的冰雨,铺天盖地的向九幽冰狮冲去。

    与此同时,两根巨大的冰锥在空中相撞。发出一声巨响。

    狂躁的气流席卷整片天地,草皮翻飞,凤幽月和九幽冰狮同时向后连退几步。

    “吱吱吱!”小火焦急的叫声传来。

    “我没事。”凤幽月抹掉嘴角的血丝,眼中冷光乍现,凤血剑在空中翻了一个剑花,带起一串惊雷。

    少女又冲了上去,以极快的速度,一把抓住九幽冰狮身上的毛发,脚尖一点,窜到了它的身上。

    九幽冰狮气的咆哮连连,浑身不断的扭动,想要将身上这只小弱鸡甩下去。

    凤幽月死死的抓着它的毛发,同时,凤血剑上一道道惊雷落下,噼噼啪啪砸在九幽冰狮的身上。

    九幽冰狮的怒吼声更大了,浑身毛发竖起,好似一把把利刃,将少女的身体扎的生疼。

    数道冰刃凭空而起,铺天盖地向凤幽月刮来。

    冰刃极其锋利,带着五级灵兽强大的玄力。凤幽月心中一惊,立刻松开手,从九幽冰狮身上跳下去。

    数十道冰刃好似长了眼睛一般,紧紧的黏在她身后。

    混沌火和神雷接连挥出,却仍然有漏网之鱼出现。

    锋利的冰刃划在少女身上,割破了她的衣服,划开她的肌肤。

    一股股血花在身上炸开,少女脸色微白。她紧紧抿着唇,周身猛然爆开一团火焰,将她笼罩其中。

    灼人的火焰周旋于数道冰刃之间,给了她片刻喘息的功夫。

    远处,云陌的目光紧紧的落在凤幽月身上,视线随着她的移动而变化。

    他看见她受伤,看见她狼狈不堪,浓浓的心疼浮上心头。

    负在身后的手在袖袍中紧紧握住,云陌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是一片冷漠。

    凤幽月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这时,周身的混沌火已经越来越弱,冰刃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就要突破混沌火的防御。

    她目光一冷,丹田之中的玄力源源不断的涌出,火浪猛然翻腾成巨大的火龙,张开血盆大口席卷向冰刃。

    冰刃在空中猛然一滞,紧接着,在火龙的血盆大口中化为乌有!

    摆脱了攻击,凤幽月提着凤血剑便冲了上去。

    “小火!小黑!一起上!给我灭了它!”少女暴怒的娇喝声响起,整个人化为一道红光,磨刀霍霍的杀向九幽冰狮。

    小火和吞天黑鹏得到命令,立刻各展身手,火团和黑羽利刃交织在一起,呼啸着袭向九幽冰狮。

    三打一虽然不咋厚道,但是在凤幽月眼里,就没有‘厚道’两字。

    小火和吞天黑鹏扰乱了九幽冰狮的攻击,凤幽月则趁着这个机会,一跃而起,凤血剑在空中挥出一道弧度,手臂般粗壮的雷柱顺着剑尖应声而落。

    轰隆——咔擦——!

    暗紫色神雷之力落在九幽冰狮的防护罩上,将它拍的四分五裂!

    这时,又三道神雷之力接连落下,同时,吞天黑鹏的黑羽风刃也到了!

    坚固的防护罩‘咔咔’响了几下,然后,四分五裂!

    凤幽月眼睛一亮,提着凤血剑落在九幽冰狮身上,长剑一提,狠狠刺了下去!

    吼——!

    九幽冰狮爆发出吃痛的怒吼。

    可恶的人类!

    一只五级灵兽的怒火,是凤幽月这只小弱鸡无法承受的。在九幽冰狮的愤怒中,她直接被骇人的飓风卷了出去。

    吞天黑鹏一见,立刻飞出将她稳稳接住。

    这时,小火释放出一连串火球,锋利的小爪子一伸,在九幽冰狮身上挠出几道血痕。

    九幽冰狮这个怒啊,小火长得还没有它眼睛大,竟然能伤了自己。

    兔子急了也咬人,狮子怒了会吃人。

    九幽冰狮一爪子拍向小火,夹杂着浑厚庞大的玄力。

    小火再牛逼,也只是个玄兽。它虽然能在小冥手底下过几招,但若是论拼命,它还不是九幽冰狮的对手。

    血盆大口一张,还没等小火反应过来,九幽冰狮锋利的牙齿已经近在眼前。

    凤幽月刚稳住身形,差点被眼前这一幕吓的魂飞魄散。

    “小火!”她急急的喊了一声,想也没想,一把将手中的凤血剑甩了出去。

    凤血剑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九幽冰狮,精准的落在他的上下两排牙之间。

    咔嘣——!

    一声脆响,竖起的凤血剑竟然被硬生生咬碎了!

    不同的声音与口感让九幽冰狮一愣,小火趁着这个机会,小团子一滚,跑了。

    凤幽月也没想到,九幽冰狮竟然能把凤血剑给咬碎。它再不济也是把三级灵器啊!

    小火看着被九幽冰狮吐出来的凤血剑碎片,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不由得一个哆嗦。

    “我的凤血剑……”凤幽月喃喃一声,一股怒意从心底升起。

    凤血剑从五年大比时就一直陪着她,早已经有了感情。如今竟然被九幽冰狮咬碎了!

    “畜生,姑奶奶宰了你!”凤幽月暴怒,大叫一声,浑身杀气几乎要凝成实质。

    她右手在空中一翻,烈焰弓凭空而出。浑厚的玄力凝结成赤红色的利箭,落在弓弦之上。

    嗖——!

    少女目光冷厉,对准了九幽冰狮,三箭齐发!

    烈焰弓是混沌空间所出,绝非凡品。九幽冰狮机敏的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金色瞳孔一缩,忽然释放出黑色雾气。

    暗属性!

    凤幽月眼睛一亮,嘴角冷冷勾起,又是三箭齐齐发出!

    锋利的利箭伴随着灼人的火焰,呼啸着向九幽冰狮冲去。

    坚韧的冰墙被一箭破开,防护罩在利箭的攻击下四分五裂。

    哧!

    利箭插入体内,发出一声闷响。

    九幽冰狮身体一顿,看着烈焰弓的目光带着浓浓的忌惮。

    它看了眼凤幽月,又看了眼烈焰弓,忽然转身就跑。

    凤幽月一见,柳眉挑的老高。

    “毁了老娘的凤血剑,你还想跑?!”她娇喝一声,翻身跳到吞天黑鹏身上,“小黑,追上去!”

    小黑得令,化为一团云朵,以极快的速度向九幽冰狮追去。

    小火急急的叫了几声,小团子一滚,抓住云朵的后屁股。

    云陌见此,勾唇一笑,转眼间消失在原地。

    ……

    吞天黑鹏循着九幽冰狮的踪迹,一路追到冰风谷的最深处。一连串猩红的鲜血落在地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那是九幽冰狮留下的。

    两侧的风景在迅速倒退,没过多久,面前出现了一座宏伟古老的宫殿。

    宫殿外表斑驳破旧,枯黄的植物将其包围,墙壁四周,铺满了荆棘。

    凤幽月皱了皱眉,从吞天黑鹏身上跳下来。

    她抬起头,打量着这恢弘的大殿,一头雾水。

    “你确定九幽冰狮进了这里?”她问吞天黑鹏。

    “是的。”小黑点点头,变成了黑鹰的模样,“我的鼻子不会闻错,这里应该是它的老窝。”

    凤幽月柳眉轻挑,细细打量着宫殿,忽然眸光一暗。

    这宫殿四周,似乎蕴藏着十分强大的气息,内敛、浑厚并且充满了杀气。

    这气息绝对不是九幽冰狮的。

    “你感觉到了吗?”她扭头问云陌。

    云陌微微颔首,墨眸微眯,“宫殿内应该藏着东西。”

    东西?

    会是什么?

    “九幽冰狮的暗属性,同这东西有关。”云陌又道。

    凤幽月柳眉一挑,眼中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小火忽然跳到了她的肩膀上,手舞足蹈的叫个不停。

    “吱吱吱!吱吱!”它摇晃着大尾巴,乌溜溜的小眼睛亮亮的。

    凤幽月对它这个表情非常熟悉,每次遇到什么宝贝时,这小家伙就是这副磕了药的模样。

    “里面有宝贝?”她问。

    小火用力点点头,小爪子一挥,指着宫殿,“吱吱吱!”

    凤幽月抖了抖眉毛,从小火的表情来看,这里面的宝贝似乎还很厉害。

    她水眸微眯,沉思片刻,道,“反正也得找那畜生。走吧,进去看看!”

    小手一挥,两人两兽向宫殿的大门走去。

    ……

    安静暗沉的宫殿中,发出‘吱呀——’沉闷的声响。

    一抹亮光透了进来,驱散了四周的黑暗。

    凤幽月推开宫殿的大门,抬脚迈了进去,忽然脚步顿了一下。

    地面上,几个硕大的血色爪印凌乱不堪,这应该是九幽冰狮留下的。

    她眯了眯眼,抬起头向宫殿内望去。

    巨大的宫殿,没有一丝人气。黑玉铺成的地面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宫殿四周的墙壁上,是高大的镂空琉璃窗。许是年头太久,琉璃窗上积攒了厚厚的污垢,将阳光挡在了外面。

    凤幽月迈开步伐,一步一步小心的向前走去。

    宫殿中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地上偶有白色的尸骨,应该是九幽冰狮吃了食物剩下的。

    刚刚在宫殿外时,她只感受到了浅薄的气息,如今进了门,发现那内敛磅礴的气息越来越浓了。

    抬脚走到大殿的另一头,是一个幽长黑暗的长廊。

    凤幽月抬脚刚走上去,一只大手忽然拉住了她。

    “幽儿,走我身后。”云陌声音微沉,修长的身形挡在她的前面。

    凤幽月一愣,看了一眼男人略显凝重的脸色,沉默的顺从了他的话。

    能让云陌露出如此凝重的表情,想来这宫殿中应该十分危险。她虽然彪悍,但也知道不该逞能。

    两个人拉着手,一步一步向长廊深处走去。吞天黑鹏化为一只黑鹰,站在凤幽月的肩上,鹰眼中浮现出一抹忌惮。

    这气息,让它感觉好像被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盯住了一般,竟然连腿都有些发软。

    比起小黑,小火倒是没心没肺了一点。它走在云陌前面,兴冲冲的向前跑两步,然后又跑回来,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两人两兽穿过了幽暗的长廊,没遇到任何危险。

    长廊过后,进入了另一个大殿。这大殿比之前的要小许多,皑皑白骨堆砌成山,散发着一股子腐臭味。

    凤幽月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这九幽冰狮吃饭咋这么不讲究?吃完不会把垃圾扔了吗?

    这时,云陌的脚步忽然一顿,暗沉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大殿另一侧的那堵墙。

    凤幽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那堵墙上,有一个小小的石门。石门不大,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出,颜色和墙面的颜色相同,若不是云陌,她一时半会还发现不了。

    “那扇门……”少女皱了皱眉,“我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这气息就好像是潜藏在黑夜中的死神,握着死亡镰刀无声无息的收割着一条条生命。

    凤幽月觉得有点冷,同时,丹田之处莫名的躁动起来。

    她轻轻捂着小腹,觉得浑身的气息都有些不受控制。

    云陌拉着她,走到那扇石门前。石门上,雕刻着复杂的纹路。凤幽月一眼便认出了那是禁制之术。

    “这门上有禁制……”她惊讶的挑了挑眉,疑惑道,“那九幽冰狮是怎么进去的?”

    说着,她轻轻推了推石门,纹丝不动。

    云陌抬起头,望着石门四周,缓缓开口道,“那只畜生应该是出生在这里,所以身上带着和宫殿同样的气息。这禁制对那种气息没有阻碍,所以九幽冰狮才会出入自如。”

    凤幽月眸光微晃,恍然大悟。

    她看着石门上的禁制,手心有些痒痒。

    “要不我试一试吧?”

    云陌看着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勾唇一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好。”

    凤幽月嘿嘿一笑,站到石门前,细细的观察起上面的花纹纹路。

    半晌,她掐起手诀做了个动作,一道赤红色玄力打在了石门上。

    复杂的花纹纹路蓦然亮起了一个点,少女眼睛一亮,又动了起来。

    云陌在一旁看着她掐出一个个手诀,一点点将复杂的禁制解开,心中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

    谁能想得到三个月前她对禁制还是一无所知?

    短短的数月,她的进步就连他都有些震惊。以她如今的禁制实力,若是放在二等国中,必定是一名大师无疑。

    云陌在心中叹了口气,看着少女认真的侧脸,勾唇笑了笑。

    他知道,她的这些成绩都是努力得来的。没日没夜的修炼学习,将自己忙成了一个陀螺,才换来了今天的成就。

    对于云陌来说,凤幽月身上最让他着迷的,也许就是那股子狠劲儿和鲜活的色彩。他的人生黑暗充满了杀戮,所以,只有鲜明的色彩才能吸引他。凤幽月同他一样,却又不一样。他内心冷漠,但她却热情如火。那热情就好像是一个小太阳,将他冰冷的灵魂照的暖洋洋,让他无法离开。

    渐渐的,凤幽月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不在意的抹了一把,又接连打出了两道玄力。

    时间缓缓流逝,约莫半个时辰后,八八六十四道禁制终于全部打开!

    &39;&39;轰隆隆——

    石门移动,露出幽暗的缝隙。

    凤幽月目光灼灼,而就在这时,云陌忽然脸色一变,一把见她搂在怀里。

    漫天箭雨从石门里飞出,幽暗的黑气好似魔爪,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

    凤幽月心中大惊,连忙抓紧男人的衣服,“云陌!”

    “别慌,我没事。”云陌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宽大的袖袍猛然挥起,无穷无尽的黑雾散开,向漫天箭雨弥漫而去。

    箭雨蓦地在空中停了下来。

    浓浓的黑雾以极快的速度将它们包围,然后,快速消融。

    凤幽月的视线越过云陌的肩膀,正好看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她能够感觉到那漫天箭雨和那黑气中蕴藏的威力,若是换了她,是肯定对抗不了的。别说她,就是吞天黑鹏和沙漠冥蛇,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而云陌……只是一招,竟然将对方的攻击全部消融!

    凤幽月的心脏砰砰的跳动,她很少看到男人出手,除了在神迹中之外,这应该算是第二次。

    比起和肖如天对决,这次的漫天箭雨,让她有了更直接的冲击力。

    太强了!

    当云陌将少女放下时,她仍然沉浸在震惊之中。

    她愣愣的抬起头,突然伸出手在他的脸颊上拧了拧,然后蓦地笑出声来。

    这么强大的男人,竟然是她的!

    先让她叉会腰,嗨呀真是牛逼坏了!

    ……

    漫天箭雨消散在云陌的袖袍轻挥之间,凤幽月看着地上的一滩黑水,不由得暗暗咋舌。

    这破坏力,要是落在她身上,必定是尸骨无存的。

    这样一想,她看着男人的眼神更亮了。

    云陌被她亮晶晶的小表情逗的发笑,伸手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拉着她的手道,“走吧。”

    凤幽月弯了弯眼睛,任他拉着走进了石门之中。

    石门之内,是一条幽深的小路。四周幽暗无光,充斥着浓浓的黑气。

    凤幽月清楚的感觉到,这股黑气和九幽冰狮身上的暗属性非常相似。

    “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是藏了什么天材地宝?比如某种神奇的植物?”

    云陌轻轻摇头,否定了她的猜测,“应该不是。”比起天生天养的稀有植物,他更倾向于强大的武器或者丹药。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程,越往深处走,那黑气便越浓郁。到了最后,竟然将前方的路都掩盖了。

    就在这时,一直呆在凤幽月肩膀上的吞天黑鹏忽然发出一声悲鸣,然后‘砰’的一声栽倒在地。

    凤幽月被它吓了一跳,连忙将它从地上捞了起来。

    “小黑?小黑?”她碰了碰它,可吞天黑鹏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连气息都极为微弱。

    凤幽月眉心紧蹙,仔细检查了一番,惊讶的发现,小黑竟然中毒了!

    中毒?

    她眨了眨眼,目光微愣。半晌后,缓缓睁大眼睛。

    这四周的黑气有毒!

    就像九幽冰狮的暗属性一样,都是带有剧毒的!

    她是混沌体,百毒不侵,对这些毒性没有反应。云陌的身份神秘,修为深不可测,自然也是不怕的。小火种类奇特,又服用了混沌灵果,也是不怕毒的。唯有吞天黑鹏,没吃过混沌灵果,又是**凡胎,自然是受不了这黑气的毒性。

    凤幽月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中的黑鹰,他们这群不怕毒的莽汉,宫殿的主人简直要哭晕在茅房里啊!

    题外话

    六千字送上,一会儿还有。

    (本章完)—pp—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