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一口吞下(一更)
    两方人马相互僵持,封天的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继续吧,他们害怕得罪七星。离开吧,又觉得有点窝囊。

    真是苦恼。

    “这位姑娘,”封天的领头人眼珠一转,忽然开口,“姑娘何必为了这点小事而动怒。我们团长一向仰慕七星宋院长,姑娘可否去我们那儿坐一坐,好让团长也表表心意。”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封天佣兵团一直很仰慕七星学院,姑娘你和我们合作吧,好处大大滴有。

    赤血的人脸色都沉了下来,这样明晃晃的撬墙脚,脸不打算要了吗?

    他们担忧的看着凤幽月,很怕她因此而动摇。

    凤幽月双眸微眯,柳眉轻挑,似笑非笑的‘呵’了一声。

    封天领头人被她笑得心里发毛,也不知她是乐意还是不乐意,不放心的又补充道,“姑娘惊才绝艳,若是能与封天交好,定不会亏待了你。”

    若飞气的忍不住了,破口大骂,“我呸!你还要不要点脸!撬墙脚撬到爷爷家来了,看小爷宰了你!”说着,握紧手中的长剑,便要冲上去,却被梅倾一把拉住。

    “别捣乱!”她冷喝一声,妖娆的眉眼一抬,冷厉的视线扫向封天领头人,对若飞道,“幽月妹子心中有数,你老实呆着。”

    若飞不满的哼了一声,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这时,一直沉默的凤幽月开口了。

    她掀起眼皮,冷冷的看着那领头人,语气幽幽道,“脑子是个好东西,但是你没有。”

    领头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本姑娘和血赤、牧曰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妹,你撬墙脚撬到姑奶奶这儿来了,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凤幽月柳眉竖起,振臂一挥,烈火鞭在空中划过一道火光,“既然你作死,那姑奶奶我成全你!”

    冲天火焰好似火龙,呼啸着冲向那领头人。那人心中大惊,没想到凤幽月竟然一言不合就动手。

    他连忙打开防御罩,向后退去。哪知就在这时,一条浅黄色小蛇吐着蛇信子,凭空出现在他的肩膀。

    那小蛇长得有些丑,但眼中却很有灵气,最让人害怕的是它竟然有两条蛇尾。

    领头人看着小蛇有些发愣,就在他愣怔之际,原本盘在他肩膀上、只有大拇指粗细的小蛇,‘倏’的一下变成了一条擎天巨蟒!

    擎天巨蟒通体覆盖着黄色鳞片,两只冰冷的蛇眼平静的看着他,硕大的蛇头距离他的脸只有不到一拳。泛着腥气的蛇信子‘嘶嘶’的响,扫在他的脸上,领头人吓的头皮都要炸了。

    “你、你……”他哆哆嗦嗦,脸色惨白如纸。

    沙漠冥蛇‘嘶嘶’了两声,忽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他吞了进去。

    众人:……

    第一次目睹蛇吃人的全程,感觉不是很好。

    大家都有点被吓蒙了,没想到沙漠冥蛇竟然一言不合就吃人。特别是封天的人,一个个吓的抖似筛糠,想跑却跑不动,更有甚者直接吓尿了。

    沙漠冥蛇两口将那领头人咬成两截,吞进了肚子里,然后打了个饱嗝。

    凤幽月皱了皱眉,神色有些沉。

    “下次不要这样。”她冷声道。

    沙漠冥蛇身子一僵,大脑袋弱弱的垂了下来。

    其他人见状,松了一口气,的确是太血腥了,那么娇滴滴的小姑娘定是受不了了。

    “这样的杂碎,吃了也顶多变成废料。”哪知,凤幽月话锋一转,嫌弃的瞥了一眼那领头人落在地上的鞋子,“你既然跟了我,层次格调一定要有。若是想吃肉,就去杀几只凶兽灵兽。这样乌七八糟的东西,也不怕拉肚子。”

    说着,她抬手扔出一瓶丹药,“拿去消食。”

    沙漠冥蛇‘嘶嘶’的叫了两声,血盆大口一张,将那丹药连瓶子一起吞了下去,然后极为愉悦的探过大脑袋在凤幽月身边蹭了蹭。

    主人说的是,这样的垃圾的确不咋好吃。

    其他人:……一定是他们睁眼的方式不对。

    ……

    封天的带头人死了,其他人自然不足为惧。赤血佣兵团的人一拥而上,将他们全都拿下,一一斩杀。

    危机解除,凤幽月这才有机会跟众人打了招呼。

    “几位,好久不见。”

    “幽月妹子,”梅倾笑着迎上来,和她抱了抱,感激道,“这次又多亏了你。”

    血狂冲她轻轻颔首,冰冷的五官柔和不少。

    “凤姑娘!”若飞笑嘻嘻的围在她身边,拱了拱手,“多谢凤姑娘救命之恩!”

    “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凤幽月摇了摇头,“大哥二哥如何?”

    面带微笑的三人脸色齐齐一僵,凝重的摇了摇头。

    “他们身中九幽冰狮的毒,这毒十分古怪,我们没有办法。”梅倾妖娆的凤眸中划过一抹厉光,“都怪那封天,竟然将两个炼药师全都抢了去!我已经打探过了,他们的团长根本没有受伤!”

    封天和赤血一直不对付,那群人为何要把两名炼药师都带走,傻子也能猜得出来。‘’

    “如今大哥已经昏迷数日,二哥中毒比他轻一些,不过也每日每日的吐血。”梅倾叹了口气,收敛了一身杀气,扯了一抹微笑道,“幽月妹子你怎么会和元丰在一起?”

    “实不相瞒,我也是为了那九幽冰狮而来。”凤幽月抿了抿唇,“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让我先看一看大哥二哥的情况可好?”

    梅倾几人自然乐意至极,带着她进了帐篷。

    云陌跟在凤幽月身后,沉默不语。血狂扭过头看了他一眼,轻轻行了个礼,眼底浮现出一抹敬畏。

    帐篷内,血赤和牧曰一人一张床,并排躺着。在牧曰的床边,摆放着一个铜盆。铜盆中盛着一层黑血。此时牧曰斜斜的躺在床边,脸色发紫,嘴唇发乌,早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儒雅和风度翩翩。

    另一张床上,血赤双眼紧闭,一动不动,脸色一片乌黑,气息微弱的好似没了一般。原本健壮魁梧的身形,因为这半个月的折磨而变得消瘦,让人看了心里难过。

    凤幽月对这两位大哥是非常有感情的,他们一起经历过生死,如今见二人这副模样,她心里不太好受。

    这时,一只温暖的手落在了她的肩上,轻轻握了握。

    掌心的温暖透过肩膀,暖到心底。凤幽月扭头看了云陌一眼,给了他一个温柔的眼神。

    “我先看看二位大哥的身体如何。”她在床边坐下,伸出手刚要触碰血赤,却被梅倾一把握住手腕。

    “妹子小心!”梅倾连忙道,“他们二人身上的毒素十分厉害,之前有个兄弟碰了他们,险些丢了性命。”

    凤幽月柳眉一挑,这毒能通过皮肤进行传播?

    她轻轻拍了拍梅倾的手,“姐姐放心,我百毒不侵。”说着,她从梅倾手里把手腕抽出,三根手指打在了血赤的脉搏上。

    梅倾三人心中‘嗖’的一下提了起来,紧紧的盯着凤幽月的脸色,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少女脸色如常,一点也没有中毒的迹象。

    梅倾三人惊讶之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血赤微弱的脉搏在手指下跳动,凤幽月的眉头越皱越紧,脸色有些凝重。

    九幽冰狮的毒,比她想象的还要厉害。

    她抿了抿唇,扒开血赤的眼皮看了看。复又转身检查了一下牧曰的身体。

    “凤姑娘,大哥二哥能救回来吗……”若飞小心翼翼的问。

    凤幽月没有说话,她又给二人检查了一遍,半晌,点了点头。

    “若是放在一个月前,我未必有把握。不过现在可以。”她从空间里拿出一包银针,以极快的速度扎入两人的穴位中,“九幽冰狮的毒的确厉害,若是我再晚来几日,大哥二哥的命就保不住了。”

    幸好,她来得及时。

    梅倾三人也是吓的一身冷汗,心中却又因为凤幽月能够救醒血赤牧曰而感到激动。

    “两位大哥的毒必须马上解,耽误的越久对他们身体越有害。”凤幽月直起身,对三人道,“我现在就要炼药,任何人不得进来。”

    “好。多谢幽月妹子了,我们三人就在门外守着,不会让任何人进来打扰你。”说着,梅倾三人对少女行了个大礼,离开了帐篷。

    凤幽月目送三人离去,扭头看向云陌。

    “我为你护法。”男人勾唇浅笑,袖袍一挥,一道防御罩笼罩在二人四周。

    凤幽月摇头失笑,转身席地而坐,拿出天元丹炉和一些药材。

    血赤和牧曰中的毒非常复杂,包含了三十多种不同的毒性。想要将它们彻底清楚,需要耗费一下精力。

    幸运的是,凤幽月刚刚突破四级炼药师,又有《丹神卷》傍身,再罕见的毒素,对她来说也不算问题。

    凤幽月拿出纸笔,针对牧曰和血赤身上的毒素,进行了一番分析,最终确定了需要炼制的丹药。

    浅蓝色混沌火缓缓将天元丹炉包裹其中,磅礴的精神力弥漫整个防护罩中。

    时间缓缓流逝,头顶的太阳一点一点向西边偏移。转眼间,将近两个时辰过去了,天边渐渐染上了暖黄色。

    帐篷外,梅倾和血狂一左一右,好似两尊门神一般,一动不动的守着。若飞在地上来来回回的转圈,时不时看向帐篷,神色焦急。

    “怎么还没好?都快两个时辰了”他嘀嘀咕咕,忽然脸色微变,“凤姑娘不会是出事了吧?”

    “闭上你的乌鸦嘴!”梅倾忍不住骂了一句,“幽月妹子天赋过人,小小年纪就成了四级炼药师,绝对不会出事!”

    血狂没有说话,只不过看向若飞的眼神充满了警告。

    若飞弱弱的缩了缩脑袋,刚要说话,一阵浓郁的药香从帐篷中散了出来。

    “梅倾姐,你们进来吧。”凤幽月的声音响起,听起来有些虚弱。

    梅倾三人连忙冲进帐篷,却见凤幽月坐在椅子上,脑袋靠在云陌的身上,脸色微白。

    “妹子,你这是……”梅倾脸色一变。

    “无碍。”凤幽月无力的摆了摆手,“不过是精神力透支了而已。”

    梅倾三人眸光微动,心里一片动容。他们抱拳,对着少女深深鞠了一躬。

    “幽月妹子的大恩大德,我等永生难忘!”

    “客气了。”凤幽月不欲再多说废话,她让云陌将自己扶起来,捏着两颗丹药走到血赤和牧曰身边,一一塞进他们的嘴里。

    “两位大哥稍后会有吐血的现象,不过不要紧,只要毒血吐净,便能苏醒了。可有补血培元的丹药?”刚刚两枚丹药已经让她耗尽精神力,实在是炼不动了。

    幸好,赤血佣兵团虽然只是二等团,但丹药还是不少的。

    若飞一阵风一样跑出去,再回来时,手中捧着一个大药箱。

    凤幽月看了看,将需要用到的丹药都挑了出来。

    “他们开始吐血后,将这两种丹药喂进去。半个时辰后,服用这个。之后每隔一刻钟,这些丹药服用一颗,一直到脸色恢复正常为止。”

    梅倾三人细细的记下凤幽月的话,连连点头。

    “梅倾姐,可否有空的帐篷?我要调息。”

    “有有!自然有!”梅倾连忙点头,就算没有,她也得现造一个出来。

    她一边说着,便要伸手去扶凤幽月。哪知忽然身上一冷,云陌轻飘飘的扫过来一个眼神。

    梅倾身体一僵,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这醋劲儿,也忒大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将两人带到了离主营帐最近的帐篷中。

    凤幽月一坐下,便吞了一把丹药,进入了入定状态。云陌打开防御罩,自己则坐在床边,眼神温和的看着她。

    另一边,在凤幽月离开一刻钟后,血赤和牧曰有了动静。

    牧曰是先醒的,刚睁开眼,‘哇’的吐出了一口黑血。

    不同于之前吐出来的,这次的黑血带着一股子恶臭,并夹杂着暗红色的血丝。

    牧曰一连吐了好几口,若飞连忙按照凤幽月所说,为他服下了两枚丹药。

    这时,沉睡了半个月的血赤也睁开了眼睛。他的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然后一大口黑血从嘴里涌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梅倾三人大喜,就连看那散发着臭气的黑血也觉得十分可爱。

    接下来的时间里,血赤和牧曰你一口我一口,好像比赛似的,拼着吐血。没过一会儿,铜盆中便盛了大半盆。

    梅倾三人按照凤幽月的指示,准时准点将丹药喂进去。几人又是喂药又是倒血,忙的脚不沾地。

    不过幸好,待一个时辰后,血赤和牧曰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

    虽然仍然苍白无比,但是比起那一脸乌黑,却是好了不只一星半点。

    又过了一刻钟,吐血也止住了。血赤和牧曰只觉得眼前冒金星,身体里空荡荡的,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若飞又喂了两颗补血丹药给二人,然后各自给他们嘴里塞了一片人参。

    “谢天谢地,你们终于好了!”梅倾捂着胸口,眼角泛着水光。

    血赤和牧曰躺在床上缓了缓,渐渐恢复了清醒。

    “到底怎么回事?为何我们突然就好了?”牧曰这半个月被折腾的够呛,甚至觉得自己快要挺不住了,却没想到竟然柳暗花明。

    “二哥,是幽月妹子来了!”梅倾擦了擦眼角,笑到,“元丰回佣兵总会时正好碰到了她,幽月妹子担心你们,特意赶了过来。是她救了你们。”

    听到是凤幽月,血赤的身子动了动,声音沙哑的开口,“她人呢?”

    “她在隔壁调息,为了给你们炼药,她的精神力被掏空了,虚弱的很。”梅倾叹了口气,对凤幽月又多了几分感激之情。

    血赤心中动容,挣扎着就要爬起来,“我要去……看看她……”他气喘吁吁的说了一句,身体刚爬起来,又无力的摔在了床上。

    梅倾三人一见,连忙上前按住了他。

    “你急什么?有那位……在妹子身边守着呢。还能出什么事。”梅倾指了指上边,低声道,“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不要让幽月的努力白费。”

    上次在血罚之森时,血赤几人便对凤幽月身边的那个男人产生了怀疑。他们在五年大比中是见过尊上大人,凤幽月身边的那个男子,虽然带着面具,但是气质上和那位尊上大人实在太像了。

    后来血赤忍不住问了凤幽月一次,凤幽月没回答是或者不是,只是模棱两可的笑了笑。

    血赤哪里还猜不到,那位面具男人就是尊上大人。

    他虽然不知两人是什么关系,但看尊上大人对凤幽月的态度,便知关系匪浅。

    没想到,今日竟是那位大人同她一起来的。

    知道有云陌守在凤幽月身边,血赤放心了不少。他躺回床上,艰难的喘了两口气,“把这几日发生的事情,都给我讲一遍。”

    ……

    当凤幽月从入定中苏醒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夜幕降临,暮色四合,一轮冷月高悬于天际,将冰风谷中的冰雪衬得发光。

    “感觉如何?”云陌温和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还好。”凤幽月扭了扭脖子,原本空虚的精神力已经恢复如初。

    她吐出一口浊气,抬眼看向身旁的男人,见他一脸担忧和关切,不由得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