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小黑
    这个男人是谁?为何自己刚才一点也没有发觉?他身上的气息,竟然让自己的

    灵魂都在颤栗。

    吞天黑鹏眼中划过忌惮之色,浑身的黑羽都炸了起来。

    凤幽月没注意到云陌刚刚的眼神,高阶灵兽能够口吐人言,对她这个从科学时

    代穿越过来的人来说,的确有点震惊。

    虽然小冥也能说话,但……感觉也总是不一样的。

    “你可心甘情愿?你要是认我为主,以后若有背叛之心,必定飞灰湮灭,魂飞

    魄散!”她想了想,冷声重复了一遍。

    吞天黑鹏很无奈,它也不想臣服这个小弱鸡,但是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实

    在太可怕了。

    这小弱鸡到底是什么人?

    在心中迅速衡量了一番,它又悄咪咪看了一眼站在少女身旁的云陌,心思定了

    下来。

    “我愿认你为主。”大脑袋垂在地上,吞天黑鹏的眼泪往心里流。

    凤幽月满意的笑了。

    自从进了七星学院后,每天上山下山都要乘坐青鸾。虽然也很方便,但终究不

    是自己的。而且,以后出任务的机会还有许多,她总不能每一次都借云陌的金帝凤

    乌吧。

    若是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飞行兽,那就方便多了。

    没想到,刚想要睡觉,就送来了枕头。吞天黑鹏自己送上门了,她要是不把它

    拿下,岂不是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吞天黑鹏看着面前的少女,不知她的眼中为何冒着幽幽绿光,心中忍不住打了

    个哆嗦。

    一滴精血从它的身体里缓缓飘向半空,飞到凤幽月的面前。

    “以吾之精血,认汝为主。若有异心,魂飞魄散。血契,成!”吞天黑鹏的声音

    变得缥缈,在四周回荡。

    一抹血光从精血上散开,紧接着化为一抹流光钻入凤幽月的身体之中。

    顿时,凤幽月和吞天黑鹏都感觉到彼此的气息和血脉连在了一起。

    “拜见主人!”认了主,吞天黑鹏也没了别的心思。它弯下脖子,行了一个大

    礼。不过由于体型太过庞大,看起来总是有些滑稽。

    “起来吧。”凤幽月挥了挥手,“既然你已经认我为主,我自然不会亏待你。这

    是给你的见面礼。”说着,她拿出一个木盒。

    吞天黑鹏伸出恐怖的大爪子,从凤幽月手中接过还没有自己指甲盖大的木盒。

    轻轻打开,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

    它看着木盒中的东西,瞳孔一缩,这是……

    竟然是满满一盒的丹药,最低四级,最高七级!总共有至少七八十颗!

    在接过木盒前,吞天黑鹏的心中还是有些鄙夷的。区区一个四阶玄王,能有什

    么好东西。

    然而,现实给了它火辣辣的一巴掌。

    这哪里是好东西,这简直是极好的东西!

    吞天黑鹏两眼放光,恨不得把丹药带盒子一起吞下去。

    作为一只灵兽,它的修炼要比人类艰难许多。由于身边没有资源,它只能四处

    飘荡,抢夺修炼者手中的天材地宝。

    若是遇到比自己修为高的,搞不好还要为了那么点宝贝丢了半条命。

    看着眼前这满满当当的一盒子丹药,吞天黑鹏觉得以前的日子简直白过了!

    “主人……”它抬起大脑袋,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心底浮现出动容之色。

    原本以为被逼着认了主,以后定是再也抬不起头来。却没想到……

    “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定不会亏待你。将丹药收起来吧,待离开冰风谷后,再

    好好修炼一番。”

    说着,凤幽月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它一眼。

    “你的身体可以变小吗?现在这样不太方便行动。”

    “自然是可以的。”吞天黑鹏将木盒收起来,点点大脑袋,摇身一变,变成了一

    只黑鹰大小。它在空中扇了扇翅膀,“主人,我还可以变成这样。”

    说着,光芒一闪,黑鹰消失,一个约有一方桌子大小、白软软好似云朵一样的

    东西,浮在了空中。

    凤幽月:……这是神马玩意儿?

    她伸出手指,轻轻的在那云朵上捅了捅。云朵表面被捅出两个小坑,软绵绵的

    好似棉花糖一般。

    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温度,云朵变换了一个形状,然后两只黑羽翅膀从云朵

    两侧伸了出来。

    “主人,大家都说我这个形态很漂亮。”吞天黑鹏的声音响起,云朵两侧的黑色

    羽翼扑扇两下,白绵绵的云朵又变了花朵的形状。

    凤幽月嘴角一抽,很难把眼前这么可爱的一坨,和那个体型狰狞恐怖的吞天黑

    鹏联系在一起。

    “你这个……的确很漂亮。”她憋了半天,夸了一句。

    小火早已经按捺不住,大尾巴一甩,身子飞到了云朵上,一头栽进软绵绵之中。

    “主人可以上来试一试。”吞天黑鹏道。

    凤幽月也不推辞,脚尖一点,坐了上去。

    就感觉……像坐在了一团棉花上,软软的,好想睡一觉。

    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屁股下坐的就是筋斗云。

    凤幽月被自己这个想法给笑喷了,她笑盈盈的看着云陌,向他伸出了手。

    “你也上来。”

    云陌看着少女笑意盈盈的脸,勾了勾唇,握住她的手一个用力,坐在了云朵上。

    吞天黑鹏的心肝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哆嗦,这位爷坐在它身上,它好想哭。

    “元丰你也上来,我们坐着小黑去寻大哥。”凤幽月冲元丰招了招手。

    吞天黑鹏差点没忍住把云朵翻过来。

    小黑?

    那是什么鬼?

    “主人……我为啥要叫小黑?”这云朵白软软的,哪里黑了?不是应该叫小白吗?

    “吞天黑鹏,自然叫小黑才是。”凤幽月拍了拍它,“出发吧。”

    小黑:……你长得美,你说啥都对。

    小黑的名字,就这么被简单粗暴的定了下来。混沌空间中继小混、小火、小冥

    之后,又加入了一个“小”字辈一员。

    沙漠冥蛇:幸亏我不叫小沙……

    ……

    有了吞天黑鹏,接下来的路顺畅了许多。它是五阶灵兽,在冰风谷中可以说是

    谷中一霸。其他凶兽灵兽们见了它,恨不得逃回姥姥家,哪里还敢往上凑。

    在元丰的指引下,大半天的路程硬是被小黑缩到了一个时辰。

    “过了前面那条湖,就是了。”元丰脸上浮现出激动之色。

    凤幽月拍了拍身下的云朵,“小黑,加快速度。”

    吞天黑鹏的飞行速度又快了几分,不到一刻钟,几人终于到达了湖边。

    凤幽月坐直身子远眺而去,湖的另一边,隐隐坐落着几处帐篷。帐篷上有复杂

    的花纹图案,正是赤血佣兵团的标志。

    “马上要到了。”

    小黑载着几人从湖面上飞过,稳稳的落了下来。

    凤幽月从云朵上跳到地面,还没走两步,便听到了一阵凶狠的争吵声。

    “王八蛋!都给老子滚开!谁敢靠近我大哥的营帐,老子砍了他!”一个暴怒的

    男声响起,声音中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

    一阵兵器相交的声音响起,夹杂着骂骂咧咧的粗话。

    元丰脸色一变,“是六团长的声音!”

    赤血佣兵团中,原本有六位领头人。其中的老四被奸人所害,丧命与封天佣兵

    团手中,被他们五马分尸。如今,只剩下老大血赤,老二牧曰,老三血狂,老五梅

    倾,老六若飞。

    当初在血罚之森时,凤幽月帮血赤斩杀了封天佣兵团的一名领头人越沉封,并

    且结识了梅倾几人。

    若飞口中的老大,自然就是血赤了。听他话中的意思,是有人要闯营。

    凤幽月脸色一变,同元丰一起快步向营帐走去。

    此时,在血赤和牧曰的营帐外面,若飞、血狂和梅倾三人,并肩而立,挡在营

    帐门外。在他们身边,是十数名赤血佣兵团的人。众人身前,一伙身着灰色劲装、

    腰系灰色皮质腰带的男人,虎视眈眈。

    “是封天的人!”元丰脸色大变,甩开大步跑了过去。

    这时,封天的人动了,向梅倾几人冲了过去。

    “若飞,守好大门,若是让人进去,老娘劈了你!”梅倾冷喝一声,握紧手中双

    月斩,细腰一扭,好似一条带毒的蛇妖,杀进众人之中。

    血狂握着重剑,紧随梅倾身后。同时,其他十数名佣兵团的人,也加入了战局。

    若飞紧紧握着长枪,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守在营帐门前。他的双目赤

    红,眼底隐隐带着担忧。

    梅倾姐和血狂哥都已经受伤,对方人数众多,他们能坚持多久?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如平地惊雷。

    “你祖爷爷来了!老子杀了你们!”

    是元丰!

    若飞眼睛一亮,目光落在元丰身上,却见他单枪匹马一人冲进人群,不由得神

    色一暗。

    炼药师还是没有请来,大哥二哥该怎么办?

    若飞的神色隐隐带着绝望,就在这时,响起一声女子的痛呼。

    “梅倾!”血狂发出暴怒的吼声,一股玄力在周身炸开,将两名封天的人甩飞出

    去。他身形一晃,迅速来到梅倾身边,将即将摔落在地的她稳稳接住。

    “你怎么样?”血狂眼中闪过焦急之色。

    梅倾脸色惨白,嘴角流出鲜血。她刚要张嘴说话,忽然脸色一变,翻身将血狂

    拉到身后。

    与此同时,一把利剑破空而来!

    “梅倾——!”血狂反应过来,就要将她拽开。哪知女人好似八爪鱼一般,死死的

    抱着他,竟然连动也不能动。

    血狂面露绝望,眼睁睁的看着那利剑朝梅倾的后背刺去。

    就在这时,一条泛着火浪的长鞭忽然从一侧呼啸而来,卷起长剑扔向空中。

    “老娘在此,我看谁敢动手!”清冷的娇喝在平地炸响,凤幽月手执烈火鞭,出

    现在梅倾和血狂身前。

    梅倾血狂二人愣愣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少女,她的背影纤细却挺得笔直,好

    似一杆锋利的长枪,永不低头!

    “可是……幽月妹子?”梅倾看着那标志性的红衣,颤抖着问了一句。

    凤幽月微微侧头,“梅倾姐安心,这里交给我。”

    说着,烈火鞭在空中一甩,整个人化为一道火光,冲了出去。

    梅倾看着那消失在火光中的身影,苍白的脸上浮上一抹激动的红晕。凤幽月来

    了,大哥二哥有救了!

    似乎只要是认识少女的人,都会产生一种感觉——她是无所不能的。梅倾如此,

    血狂如此,若飞亦是如此。

    “快!你快去帮她!”梅倾站直身体,一把将血狂推出去。

    这时,一个火红色的小团子从远处冲了过来。小爪子一蹬,爬上她的肩膀。

    梅倾先是一惊,然后认出了来者的身份。

    “吱吱吱!”小火的小爪子上捧着一颗丹药,递给她。

    如果不是现在的气氛不对,梅倾肯定会把这萌萌的小东西抱在怀里使劲儿揉搓

    一百遍。

    “谢谢你。”她将丹药吃下,对小火道了声谢,退到若飞身边,同他一起守着营帐。

    有了凤幽月加入战局,胜利的天平很快就出现了倾斜。

    烈火鞭舞的虎虎生风,一下一下抽在敌人的身上,疼的一个个鬼哭狼嚎。

    就在这时,凤幽月身子忽然跃起,一把抓住对方的领头人,手上一个用力——咔

    擦!脖子应声而断!

    带头的死了,剩下的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赤血佣兵团的人有了帮手,顿时士

    气大振,好似打了鸡血一般,将封天打的落花流水。

    “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就在这时,封天的人高声大喊,“你们若是再不停

    手,那两名炼药师这辈子也别想求来!”

    这话戳到了赤血众人的痛处,大家连忙停下。

    哪知,凤幽月冷哼了一声,一鞭子抽在那喊话的人身上。

    “老娘信了你的邪!”

    元丰见此,连忙对大家喊道,“这位是大哥的义妹凤姑娘,她是七星学院的弟

    子,也是一名四级炼药师。是专程来帮我们的!”

    七星的人?

    众人脸色一变,赤血的人面露欣喜之色,而封天的人,则一脸忌惮。

    这时,凤幽月收起烈火鞭,举起一块令牌。

    “我乃七星弟子凤幽月,此次专程前来冰风谷猎杀九幽冰狮!你们是吃了熊心

    豹子胆,敢动我凤幽月的大哥!”

    封天众人脸色大变,血赤何时与七星的人扯上了关系?

    那可是他们惹不起的势力!

    凤幽月冷冷一扫众人,一脸傲然。她的心里格外畅快。

    狐假虎威的感觉,真鸡儿爽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