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被欺负了(二更)
    凤幽月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同云陌一起走了进去。

    进入佣兵总会大门,是一个极为宽敞的大厅。大厅的左侧悬浮着一块极大的光

    幕,光幕顶天立地,左右与墙壁齐边。上面记录着佣兵总会的各种各样不同的任务

    以及悬赏金额。

    在大厅的右侧,摆放着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内站着几名穿着统一服装的少

    年,想来应该是佣兵总会的人。

    凤幽月走过去,对几个少年笑了笑,“我是七星学院的人,来接任务。该去哪里?”

    几名少年正无聊着的垂头摆弄着桌上的东西,听到凤幽月的声音,齐齐抬起头来。

    然后便愣住了,眼中均浮现出浓浓的惊艳之色。

    凤幽月等了半天没有听到答案,刚准备提醒一句,却发现四周的温度瞬间降低

    了不少。

    几名少年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寒,打了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他们抬头看向

    站在绝美女子身后的紫袍面具男人,那双深邃的墨眸凌厉无比,看着他们的眼神就

    好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好恐怖!

    几人心尖一颤,竟然连双腿都哆嗦起来。

    凤幽月无奈的叹了口气,扭头看了发威的云陌一眼。顿时,发怒的老虎转眼变

    成了撒娇的大型犬科动物,浑身气势迅速收了起来。

    少女嘴角一抽,无语的摇摇头,看着几个少年又问了一遍,“几位,我是七星

    学院的弟子,是来接任务的。该去找谁?”

    七星学院的?

    几人心中一惊,看着凤幽月的目光顿时就变了,眼神中带上了几分崇拜和羡慕。

    “原来是七星的贵客,”一名俊秀少年从长桌中走出来,笑着说道,“二位请随

    我来。”

    凤幽月和云陌在少年的带领下,去了二楼。

    佣兵总会的二楼比一楼还要热闹,穿着不同服装的佣兵们扎堆围在一起,有的

    放声大笑,有的高声交谈,无拘无束的氛围让凤幽月想到了上一世在部队中的生活。

    “这里有些吵,二位见谅。”少年担心七星的弟子会忍受不了这样粗鲁嘈杂的场

    合,低声劝道。

    凤幽月摇了摇头,“无碍。”

    三人穿过二楼大厅,停在了一扇门前。

    少年轻轻敲了敲门,待房门打开口,他对里面的人低声说了几句。然后侧过身

    子,让凤幽月和云陌走进去。

    “二位进去吧,负责接应的人就在里面。”

    “多谢。”凤幽月拱了拱手,同云陌走进房间。

    房门在身后关上,房间里,摆着一张红木方桌以及两把雕花竹椅。

    一个身着灰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坐在方桌内,正抬头打量着二人。

    凤幽月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对方,中年男人长着一张普普通通的脸,但那双细

    眸中却精光四射,一点也不普通。

    “二位请坐。”男人沉默片刻,站起身,笑着迎了出来,“我乃佣兵总会中负责

    七星学院任务的负责人,我叫洪季,是你们密阁乾易天阁主的朋友。”

    凤幽月拱了拱手,“洪……”

    “啊,叫我洪叔就好,大家都这么叫。”洪季连忙道。

    凤幽月点点头,“洪叔。”

    “二位快坐。”洪季说着,转身亲自泡了茶,并且亲手端了上来。

    凤幽月连忙道谢,轻轻将茶杯放到了桌子上。

    “洪叔,这一次我是为了九幽冰狮的任务而来。”她开门见山道。

    “我已经收到消息了。”洪季搬了把椅子坐到两人对面,神色微沉,“两日前我

    收到了方舟的消息,说这几日将有一名弟子前来处理这件事。只不过你们……”他看

    了看云陌,眼中带着疑惑。

    “他是我的朋友,不参与这次任务。只是出来见见世面。”凤幽月编了个谎。

    洪季暗暗打量了云陌一番,那一身的气度,可不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不过凤幽月不说,他也不好细问。佣兵任务又没规定不许带外人,只要将事情

    解决,什么都好说。

    “洪叔,这次的事情,你可否细细跟我说一说?”凤幽月转移话题,问道。

    洪季点了点头,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一个月前,有人来佣兵总会发布了一个

    任务,获取九幽冰狮的兽丹和双眼用来治病。他出的任务金额非常高,一共两万红

    晶币。”

    凤幽月心思一动,两万红晶币,相当于是二十紫晶币。若是放在一等国,这点

    钱不算什么。但是这里是二等国,两万红晶币可以让普普通通的一家三口吃上十几

    年了。

    “任务的赏额这样高,自然有许多佣兵团前来接任务。最初大家也没当回事

    儿,不过等半个月后,之前接了任务的佣兵团一窝蜂全都跑了回来。他们说那九幽

    冰狮非常可怕,不仅拥有冰属性,竟然还拥有奇特的暗属性,剧毒无比。”

    凤幽月眉心一动,“有毒?”

    九幽冰狮怎么会有毒呢?

    “是的。有毒。”洪季点点头,继续道,“从那之后,三等佣兵团就不敢去了。

    只有两个二等佣兵团接了任务,进入了冰风谷。可是没想到的是,全军覆没。”

    凤幽月眼皮子一跳,两个佣兵团那么多人竟然全军覆没,那九幽冰狮恐怕不是

    暗属性,而是核武器属性吧。

    “那后来呢?”

    “后来大家都不敢接了。会长没办法,寻了两个关系不错、并且实力较强的二

    等佣兵团来,试着接了这个任务。不过到现在人还没出来,据说是受了重伤,暂时

    无法行动。”

    凤幽月皱了皱眉,这九幽冰狮实在有些奇怪,虽然四阶灵兽很厉害,但也不至

    于让这么多二等佣兵团都栽了吧。

    究竟有什么名堂。

    “你也知道,咱们虽然是佣兵总会,不过只是二等国的。两万红晶币虽然不

    少,但是对于一等国来说,还不够一顿饭钱。所以自然是吸引不了一等佣兵团。而

    那发了任务的主顾急着等九幽冰狮的双眼救人,没日没夜的守在总会里。会长为人

    心善,不忍心他走上绝路,所以联系了贵院的密阁阁主,寻求帮忙。”

    凤幽月点点头,当初凤长昊丹田紧随,徐墨凉守在他身边整整五十二年,守的

    油尽灯枯,不成人样。所以,她是理解那位主顾的心情的。

    “事情我大致了解了,不过我现在不能保证一定会完成任务。一切还要等我进

    了冰风谷看一看再做打算。”

    “这是当然。”洪季连忙表示理解,“现在冰风谷中有两个佣兵团在做这项任

    务,姑娘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去寻了他们一起合作。若是不方便,自己单独行动也

    没有问题。按照总会的规定,若是合作完成任务,奖金平分。若是单独完成任务,

    第一个交付东西者将得到全部奖金。”

    凤幽月对两万枚红晶币没什么兴趣,她手里可是有一个晶矿呢。她在意的,是

    密阁的那七千枚七星币。

    “为了方便行事,洪叔可否给我一份冰风谷的地图?”

    “有的有的。七星弟子来出任务,我们都是要准备好东西的。”洪叔连连点头,

    “不过姑娘你要再等一等,我要去会长那里备个案。”

    “洪叔你先忙,我不着急。”

    洪季又为二人续上了一杯热茶,才匆忙离开。

    凤幽月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的盯着地面,柳眉微微皱起。

    “这件事你怎么看?”她抬头问云陌。

    男人端着茶杯,轻轻吹开水面上漂浮的茶叶,轻声道,“那畜生应该是得了某

    种机缘,或者吃了一些天材地宝。不过即便再毒,也是有弱点的。”

    凤幽月点点头,她也是这么认为的。更何况,她是万年难得一遇的混沌体,又

    服用了混沌灵果,根本不怕毒。

    两人都沉默下来,凤幽月想着进入冰风谷后的事情,云陌则看着她,想着她。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隐隐夹杂着粗鲁的脏话。

    紧接着,仓促凌乱的脚步声响起,门外的吵闹声更大了。

    凤幽月抬了抬眼皮,扫了门口一眼。

    忽然,只听门外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门框跟着抖了抖。

    她皱起了眉,这是来砸场子的?

    少女坐着没有动,左右来人砸的是佣兵总会的场子,和她没啥关系,也懒得管

    这个闲事。

    “曲老二,你他娘的欺人太甚!老子杀了你!”这时,一声洪钟般的怒吼从门外

    传了进来,怒吼中带着焦急、愤怒以及绝望的情绪。

    “你杀啊!你要是杀了我,你们团的人就等死吧!哈哈!”另一人的声音略显尖

    锐,傲气十足,得意洋洋。

    这时,一阵兵器碰撞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那个洪钟声音又开口了。

    “曲老二,你们还有没有人性!我家老大老二身受重伤,你们却把两名炼药师

    全都叫走了!我告诉你,大哥二哥若是死,我们赤血佣兵团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

    要把你们的人都杀了!”

    砰!

    茶杯重重放在桌上,凤幽月‘噌’的站了起来。

    赤血佣兵团?

    自从上次在神迹分开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听到血赤几人的消息。后来易渊多方

    打探后,才打听到最近赤血佣兵团一直在北幽域南方一带活动。却没想到,竟然也

    来了丰城!

    想起刚才那男人说的话,凤幽月脸色一变,连忙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那名洪钟嗓子男人双手揪着一个瘦小男人的衣领,脸上悲愤交加。

    “我把两个炼药师叫走怎么了!我们三团长受了伤,还不准他们去看看?这佣

    兵总会难不成是给你一家开的吗!”那瘦小男子扯着嗓子,嘴里振振有词。

    “你……”洪钟男嘴笨,心又急,愤怒之下,竟然喷出了一口心头血。

    猩红温热的血液直接喷在了瘦小男的脸上,将他的五官显得尤为狰狞。

    “靠!你大爷的!”他愤怒的一把甩开的洪钟男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恶狠

    狠道,“要死滚出去死!他娘的,真他妈晦气!”

    说着,他上前一步,一脚向洪钟男踹了过去。

    洪钟男本就受了些伤,又急火攻心动了气,此时哪里是瘦小男的对手。

    他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脚踹了过来,身体却因为发软瘫在了墙角无法动弹。

    男人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发出一声悲鸣,大哥二哥,对不起!

    “欺负一个受伤的人,你良心长到屁股上了吗!”就在这时,一声冷厉的娇喝在

    瘦小男耳边炸开。

    紧接着,一道红影一闪而过,浑厚的玄力从后背汹涌而来。

    瘦小男心中一惊,还没等躲开,对方的攻击便落在了身上。

    砰——!

    一掌落下,瘦小男直接被拍在了地上,同那洪钟男一样喷出了一口血。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连洪钟男也睁开了眼睛,呆愣愣的看着这

    一幕。

    凤幽月将瘦小男打倒,又在他身上踩了一脚,这才来到洪钟男面前。

    “你说赤血佣兵团怎么了?”她直入主题,焦急的问。

    元丰、也就是洪钟男还没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凤幽月心中焦急,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问你话呢!发什么愣!”

    元丰被打的一个激灵,吓了一跳。

    “啊?啊!”他连忙清醒过来,悲愤之情涌上心头,竟然红了眼眶。

    凤幽月见他只知道哭,却不说话,急的磨了磨牙。

    “别哭了!再不说老娘剁了你!”她大吼一声,震得整个大厅都抖了抖。

    刚从楼梯走上来的洪季听了这一嗓子,吓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又从楼梯上滚

    下去。

    元丰被吓的一个哆嗦,眼泪瞬间憋了回去。

    “大哥和二哥……他们快要死了!”他哽咽着开口,虎背熊腰的汉子委屈的跟个小

    媳妇一样,“我们接了冰风谷的任务,前去猎杀九幽冰狮。哪知那九幽冰狮那么厉

    害,大哥和二哥为了保护大家,身中剧毒,昏迷不醒。梅倾姐派了几人佣兵总会请

    求炼药师帮助,哪知封天佣兵团也接了这个任务,并且以受伤为由,将佣兵总会仅

    有的两名三级炼药师都带走了!”

    元丰越说越委屈,最后直接‘呜’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抹了一把眼泪,继续道,“我们得知消息后,立刻请总会会长联系封天佣兵

    团。哪知他们却说,他们三团长身受重伤,一名炼药师不够,所以不能让他们回

    来!杀千刀的封天,老子跟他们拼了!”

    元丰哭得惨惨兮兮,凤幽月的脸色越来越冷,到最后几乎凝成了实质的冰渣。

    封天佣兵团她听说过,不仅听说过,还杀过他们的人。

    当初在血罚之森时,她碰巧之下救了血赤几人。那时,血赤正是被封天佣兵团

    的人下毒,差点命丧沼泽之中。若不是她救的及时,赤血佣兵团的几人全都要一命

    呜呼了!

    不过即便这样,那个笑容温暖的老四,也死在了他们手中。

    封天佣兵团!

    凤幽月眉眼冷厉,俏脸生寒,在心中将这个五个反反复复凌迟了好几遍。

    “幽儿。”这时,云陌走了过来,“洪季已回,为了赤血几人的安全,我们还是

    尽早上路。”

    凤幽月深吸一口气,也知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赤血和牧曰二人生死未卜,她

    必须先把他们救醒再说。

    “你,跟我走!”她指了指元丰,冷声道。

    元丰摇了摇头,“我不走!我要让封天的人把炼药师还给我!我要救大哥二

    哥!呜呜呜……”说着,他又嚎啕大哭起来。

    凤幽月被他哭的脑瓜仁儿生疼,一巴掌排在他的脑袋上。

    “别哭了!老娘就是四级炼药师!你要是再不跟我走,血赤和牧曰就真的没命了!”

    元丰的哭声戛然而止,呆呆的看着凤幽月,‘秃撸’一声吸了一下鼻涕。

    “你、你真是炼药师?”

    “我骗你有钱赚吗?”凤幽月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心道血赤大哥是从哪里弄来

    的这么个活宝。

    “我和血赤、牧曰是结拜兄妹,凤幽月你听没听过?我就是!”她耐心的解释道。

    元丰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大哥和二哥说起过好多次!他们说凤幽月是大家

    的救命恩人!姑娘,原来你就是啊!”

    “这回相信了吧?快跟我走,你大哥二哥的身体耽误不得。”

    元丰这回相信了,他听血赤牧曰说过,他们那个妹子长得特别好看,比仙女还

    漂亮。他可以怀疑任何人,但是就看着少女这张脸,他就一点也不怀疑了。

    这个看脸的世界……

    ……

    凤幽月将刚才发生的事跟洪季讲了一遍,对于这件事,洪季是知道一些的。

    但是封天佣兵团早早就把两名炼药师弄走了,就算他和会长,也无济于事。

    “没想到姑娘竟然和赤血的人认识。”洪季叹了口气,转身从药箱里拿出一些瓶

    瓶罐罐,“这是一些上好的丹药,你帮我给血赤团长带过去吧。算是会长的一点歉意。”

    凤幽月摆了摆手,委婉的拒绝了,“洪叔的好意我替大哥心领了,不过这些药

    还是留着吧。我是名四级炼药师,应该能帮到他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