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打脸的第一名(一更)
    所有长老‘噌’的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所有人抬头仰望天空,激动的看着这

    难得一见的奇景。

    “丹光……竟然真是丹光……”黎秋水目光灼灼的看着天空中的七色霞光,怔怔出

    神,喃喃自语。

    白淼淼眯着眼看着天空,复又看向一脸平静的凤幽月,眼中闪过复杂之色。

    水娉等人满心激动,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唯有水轻尘,一脸山雨欲来,神色阴鹜之极。

    在炼药师中,能够炼出丹光的人是极少的。比如药峰的诸位长老们,无一不是

    十分厉害的炼药师。但是他们都是在中阶、高阶或者稀有阶直接晋级,很少有达到

    完美阶的。

    古往今来,高级别的炼药师并不是没有。但是级别高又是完美阶的十分少。如

    果说一到十级代表了炼药师的修为与实力,那么完美阶便是炼药师中的贵族。

    不管你是一级炼药师还是十级炼药师,能够炼制出完美阶丹药,便是高人一等

    的存在。

    在七星学院,除了古易和叶临溪外,还没有第三个人达到如此境界。如今又出

    了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凤幽月,实在是一个异数。

    七彩丹光在天空中持续了许久,待一阵浓郁的药香从丹炉中传出时,才缓缓消

    散于天际。

    大家还沉浸在丹光带来的惊艳和震惊中,还没等回过神来,丹田处忽然出现异动。

    一股暖流从丹田处涌出,源源不断的向四肢百骸蔓延。周身的玄气,竟然自动

    运转起来。

    大家心中震惊无比,这就是完美阶丹药的威力吗?只是药香而已,便能让身体

    蠢蠢欲动。

    旋转的丹炉在半空中缓缓停下,凤幽月素手一抬,收回混沌火。

    丹炉重新回到桌案,发出‘砰’一声闷响。

    这时,叶临溪等人迅速围了上来,先凤幽月一步将丹炉的小窗打开。

    在大家的注视下,叶临溪将手伸进丹炉一摸,脸色忽然变得怪异起来。

    “怎么了?丹药呢?”一名长老道。

    “峰主,快快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另一名长老附和道。

    叶临溪磨磨蹭蹭,就连好脾气的古长老也着急了。

    “你倒是快点啊!丹炉中有怪物吃了你的手吗?”

    叶临溪眉毛动了动,脸色怪异的至极。他将手从丹炉中伸出,手中抓着一把丹药。

    一共八颗,通体成暗蓝色,散发着流光溢彩,一看就非凡品。

    古易伸手拿过一颗细细一看,激动道,“四级完美阶苍灵丹!”

    他这一嗓子十分响亮,大家脸色一变,顿时炸开了锅。

    “我记得凤幽月两个月前是三级炼药师吧?难道我脑子出问题了?”有人一脸懵逼。

    “你的脑子没问题,当初她的确是三级炼药师……”

    所有人静默片刻,有人弱弱开口,“所以说,她是用了两个月就进阶了吗?……”

    不仅进阶,还成功从三级完美阶变成四级完美阶……

    这是什么进阶速度啊?即便是水轻尘也没有这么变态啊。

    大家都有些凌乱,然而,惊喜还没有结束。

    只见叶临溪将手中的苍灵丹塞到古易手中,然后又将手伸进丹炉,掏出了一把

    丹药。

    众长老们一愣,怎么还有?

    叶临溪看着他们呆愣的表情,幸灾乐祸的笑了一声,然后又将手伸进丹炉。

    如此反复,整整四次。

    当叶临溪将丹炉掏空,把小窗盖上时,古易的双手已经捧着一大把苍灵丹了!

    细细一数,总共二十二颗!

    “这……”众长老愣愣的盯着二十多克苍灵丹,有些傻眼。

    弟子们也傻眼了,怎么会一次炼出这么多?

    “这不可能!”徐如瑶惊呼一声,捂住小嘴,一脸不可置信,“连我师父也炼不

    出这么多!”

    白淼淼几人皆是心头一震,是啊,别说他们,就算是古易和叶临溪,也未必能

    炼出这么多来。而且还是完美阶!

    整个七星台全都炸了,除了药峰长老外,就连其他峰阁的长老们也都有些惊讶。

    整个广场闹哄哄的,唯有和凤幽月相熟的几人一脸淡定。

    姜还是老的辣,即便再震惊,众长老们也很快定下神来。

    古易等人对着那苍灵丹打量了许久,才转头看向凤幽月,目光中带着欣慰、赞

    叹、震惊、满意等,十分复杂。

    凤幽月被无数道目光注视,一脸淡定,见长老们看了过来,还浅笑着勾了勾唇。

    “丫头,你是如何一次炼出这么多丹药的?”一名长老忍不住,问。

    其他长老也一脸期待,台下的药峰弟子们更是竖起了耳朵。

    面对这么多期待的目光,凤幽月有点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她轻咳一声,有点无奈,“回长老的话,弟子没用什么方法。从学习炼药开

    始,便一直如此。”

    大家目瞪口呆,对这个答案有点不太相信。

    “长老若是不信,可以问我的朋友们。我的确没有什么特殊的方法,若是非说

    有的话……”她顿了一下,大家眼睛一亮。

    “那只能说我的精神力比较强大吧。”凤幽月摇了摇头,“其他的技巧就真的没

    有了。”

    刚才她炼药时,大家都是看着的。长老们也知道,若是真有什么特殊的方法,

    他们不会看不出来。

    也真因此,大家都有些失望。

    “丫头,你的精神力等级如何?”古易问。

    “前些日子刚刚晋级,如今是玄皇六阶中段。”凤幽月如实回答。

    众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一个修炼者的修为和精神力等级,应该是相差不多的。有个别者会相差两到三

    个等级。可像凤幽月这样的,修为在玄王初阶,可精神力却快要冲破玄皇七阶了,

    还真是没见过。

    大家一脸若有所思,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能在炼药上有如此天赋吗?

    这个问题,任谁也想不明白,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解答得了。

    在叶临溪等人将凤幽月围起来时,其他几人也陆续完成了炼药。不过有少女珠

    玉在前,他们的成果未免有些太过平淡。

    待一组十人都结束之后,最关键紧张的时刻来了。

    长老们回到位置上,开始商讨起分数的问题。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他们很想知道凤幽月的四级完美阶苍灵丹会得多少分。

    就在这时,半空的光幕上金光一闪,大家迅速抬头看去。

    凤幽月,四级完美阶苍灵丹——总分一百六十一分!

    大家‘轰’的一声沸腾了。

    这个分数,着实有些意味深长。若是和寻常弟子比,一百六十一分非常高,望

    尘莫及。但是若和天圣榜上的比,这分数只能说是十分优秀。但比起黎秋水的一百

    六十六分和水轻尘的一百六十八分,还差一些。

    以凤幽月如今的资历和实力,这个分数实在说不上是高还是低。毕竟,她虽然

    达到了完美阶,但是实力却摆在那里,只是四级炼药师。

    不过,当初水轻尘刚进学院时,第一次考核的炼药环节分数似乎还没有她高的。

    这么一想,这个一百六十一分也的确是前无古人。

    大家想明白了这些,看着凤幽月的眼神都变了。

    刚入学就有如此成就,以后还了得?

    药峰弟子们心里更不是滋味,被一个辅修的小丫头片子给比下去,实在是有点

    害臊。不过也就是脸有点热的慌,却也不是十分郁闷。

    但天圣榜的人就不同了。凤幽月这样的实力,很明显是要把他们挤下去啊。再

    过三个月就是学院大考核,也是排位榜更换的时候。凤幽月对他们来说,瞬间从同

    门小师妹变成了竞争对手。

    这一下,几人看着凤幽月的眼神都变了。有的充满了浓浓战意,比如黎秋水和

    白淼淼;有的则带着浓浓的敌意和排斥,比如水轻尘和水婷之流。

    但,不管大家如何想,凤幽月前进的脚步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阻挡。

    在经过一番统计之后,两日考核的总分数与排名终于出来了。

    水轻尘排在第一位,总分三百一十一分。

    凤幽月紧随其后,排在第二位,三百一十分。

    黎秋水排在第三位,三百零八分。

    从第四名往后的排名,大多数都由药峰主修弟子占领,偶尔会插入几个辅修弟

    子的名字,不过成绩都不怎么靠前。

    唯有凤幽月这个异数,明晃晃的霸占着第二名的位置,刺的水轻尘眼睛生疼。

    “小瑶,你看看他的脸色。”水娉捅了捅徐如瑶,冲她扬了扬下巴,一脸幸灾乐祸。

    徐如瑶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水轻尘一脸阴沉如水,完全没有得了第一名

    的高兴与喜悦。有几个人来向他道喜,竟然也被他黑着脸瞪了回去。

    “他这是怎么了?”她挑了挑眉,一脸不解,“不是得第一了吗?怎么跟谁欠了

    他钱似的?”

    水娉嗤笑一声,双手环臂,“他那人一向心高气傲,从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如今凤幽月只比他少了一分,这也就罢了。可那丫头偏偏是个辅修弟子,你觉得他

    能受得了吗?”

    徐如瑶一怔,觉得好友说的似乎是这么个理。

    别说水轻尘了,就算是她被压在凤幽月的成绩下面,也觉得有点郁闷的。水轻

    尘那人心高气傲,考试前还说辅修的都是垃圾。如今,垃圾只比他少了一分,这不

    是打他的脸吗。

    徐如瑶摇了摇头,人呐,还是要留点口德。人外有人,总是谦虚点好。

    ……

    一场令人难忘的考核,终于落下帷幕。

    除了天圣榜的几人外,学院中的热门话题,加上了凤幽月的名字。

    凤幽月是怎样修炼的

    凤幽月何时能变成五级炼药师

    凤幽月的精神力为什么这么高

    有关她的各种话题,五花八门,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听到讨论声。

    对于这种局面,凤幽月无可奈何,只得将院门一关,将好奇的目光隔绝在外。

    又过了一日,炼药、武峰和玄阁也分别进行了考核。

    不过比起药峰的大操大办,这几次考核要低调许多。

    凤幽月在这几个峰阁之间均有辅修,所以他们的考核,她全部都要参加。

    几日忙碌下来,就连她也有些受不了了,回了星苑倒头就睡。一直到第二日中

    午才从床上爬起来。

    “醒了?”男人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凤幽月迷迷瞪瞪的眯着眼,在云陌**

    的胸膛上拱了拱。

    “唔……”她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小脸睡得通红,红唇微张,娇憨十足。

    云陌看着她这副样子,低低的笑了出来。笑声从胸腔中散开,震得少女的脸麻

    麻的。

    “什么时辰了?”她懒洋洋的揉了揉脸,问。

    “中午了。”云陌伸手抱住她的细腰,翻了个身,将她抱到自己身上。修长的手

    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少女娇嫩的皮肤上轻轻抚摸,带起阵阵酥麻。

    凤幽月觉得有些痒,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将脸埋在男人的颈窝处。

    湿热的气息洒在皮肤上,带着少女独有的清香。云陌气息有些乱了,身体渐渐

    有了变化。

    这几日因为考核,他一直没有碰她,每晚都是早早便睡下了。

    现在,温香软玉在怀,还这么撩拨他,云陌要是能忍住,就该去看看甚了。

    眸光一暗,他一个翻身将怀中的人压在床上。伸手顺着里衣伸了进去。

    凤幽月娇躯一震,睡意顷刻间烟消云散。男人的大手在身上胡乱作怪,她脸色

    微红,红唇微张,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

    云陌的眸色更加暗了,眼底的侵略性形成旋涡,散发着幽幽光泽。他低低的笑

    了出来,笑声中带着暧昧与旖旎。

    *手指轻轻一挑,裤带解开,大手缓缓伸向潺潺流水之处。*

    一室旖旎,声浪缠绵。

    ……

    两人这一折腾,又在床上耽误了一个多时辰,当凤幽月从床上爬起来时,已经

    下午了。

    由于三个月期限已过,新生们可以随意出入学院了。碰巧赶上今天是休沐日,

    凤幽月打算出去一趟。

    云陌一会儿要去长老峰与惊雷商量公务,便没有跟随。

    换上自己带来的衣裳,凤幽月坐着青鸾离开了学院。

    瑶城之中,熙熙攘攘,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

    两个多月没有出来,如今一见到家家户户的老百姓,凤幽月竟觉得有些想家了。

    她叹了口气,朝洛园的方向走去。

    洛园,易渊落脚的宅子。

    凤幽月停在门前,以固定的节奏轻轻叩响大门上的铜环。

    没过一会儿,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些凌乱与仓促。

    凤幽月耳朵一动,这不是易渊的脚步声。

    “来了来了!谁啊?”这时,一个公鸭嗓的男声传了出来,紧接着大门打开,露

    出一张青涩俊秀的脸。

    少年看见来人是一名绝色女子,不由得一愣,眼中浮现出惊艳之色。

    不过之后,他便很快恢复了平静,轻声询问到,“请问姑娘找谁?”

    “我找易渊。”凤幽月迅速打量了少年一眼,浅笑回答。

    女子的笑容极美,少年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涩,耳尖微红。

    他刚要说话,一个声音在身后传了过来。

    “清水,谁来了?”

    凤幽月眸光微闪,视线越过少年,含笑看着他身后的人,“是我。”

    “姑娘?”易渊一愣,随即一巴掌糊在自己脑门上,失笑道,“瞧我这记性,今

    日正好是三个月的休沐日啊!”

    他小跑着走过去,将懵逼的清水拎到身后,热情的把凤幽月迎了进来。

    “姑娘快进来,这些日子我忙的脑子发昏,实在是把今天的日子给忘了。”

    凤幽月自然不会介意这些,不在意的摆摆手,任由易渊将她引进前厅之中。

    清水跟在二人身后,一脸茫然的看着凤幽月的背影。这位姑娘是谁?为何易渊

    哥待她这么好?

    凤幽月在前厅坐下,易渊亲自泡上一壶热茶。

    “姑娘,你可吃饭了?”

    凤幽月接过茶杯,吹了吹漂浮的茶叶,摇头笑道,“还没,这不等着来和你一

    起吃么。”

    姑娘还没吃饭?

    那怎么行!

    易渊睁圆了眼睛,一拍桌案,大吼一声,“清水,进来!”

    一直躲在门外探头探脑的清水一个激灵,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你去天香楼,把他们的招牌菜都要一份,带回来。”

    清水连忙点点头,看了凤幽月一眼,扭头就走。

    “等等!”凤幽月忽然叫住了他。

    清水脚步一顿,一脸茫然的看了过来。

    凤幽月看了他一眼,扭头询问易渊,“他可是……?”

    “正是。年纪最小的一个,才十四岁。”易渊答道。

    凤幽月眸光微晃,“其他人也在园子里?”

    “都在。”

    “看来我今天赶的巧了。”凤幽月笑了笑,拿出一枚金晶币扔给清水,“今儿我

    请大家吃一顿好的,按照人数饭量,把天香楼的好菜都买来。酒就不必了,待会儿

    我还有事要说,喝酒误事。”

    清水看着手中的金晶币,有点傻眼。他活了十四年,哪里拿过这么贵重的晶币。

    “愣着做什么?姑娘让你去,就快去啊!”易渊起身一巴掌糊在他脑袋上,笑骂道。

    “啊,好!好!我这就去!”清水傻头傻脑的点点头,将金晶币塞在衣服最里

    层,一溜烟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