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上台考试(三更)
    古易的话让众长老一头雾水,纷纷扭头看向他。

    “古长老何出此言?”一人问。

    古易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摇头道,“你们且看着吧。”

    说完,他悠哉的靠在椅背上,余光向云陌瞟了一眼,心中暗道,那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虽然她等级不如水轻尘高,可却是个完美阶三级炼药师。即便是水轻尘在十六岁的时候,也没有如此成就。孰胜孰负,还未可知呢。

    理论考核结束后,水轻尘十人开始了辨药环节。

    凤幽月一直细细的注意着水轻尘的动作,她发现这人的辨药速度和那白淼淼实在是有一拼,快的惊人。

    很快的,考核时间结束。执事们将十人的流光石收了上来。

    长老们开始忙碌起来,七星台上,除了水轻尘外,另外九名弟子都有些紧张。

    水轻尘悠哉的坐在椅子上,视线在几人身上一扫,嘲讽一笑。

    不过是一群庸俗之货,连这么简单的考题都答不好,怎么还有脸呆在七星学院。

    水轻尘轻嗤一声,闭眼等待考试结果。

    一盏茶的功夫后,十人的分数跃然于光幕之上。

    毫无悬念的,水轻尘的分数最高,一百四十三分!理论考核满分,辨药环节只错了七种药材!

    这个分数是目前为止最高的,狠狠的将一百四十二分的黎秋水和一百四十分的白淼淼压了下去。

    大家一阵轰动,长老们也面露满意之色,唯有水轻尘本人,神色有些阴鹜。

    竟然只比黎秋水和白淼淼那两个废物高了几分而已!

    实在可气!

    藏在袖袍中的手紧紧握拳,水轻尘周身散发着冷厉阴沉的气息。

    他跟着另外九人跳下台,目光在人群中迅速捕捉到黎秋水和白淼淼的身影,眼神狠狠一刮。

    白淼淼被他刮得莫名其妙,自己的分数又没有他高,他这是生的哪门子气。

    倒是黎秋水熟知这位大少爷的品性,不屑的冷哼一声,的扭过了头。

    之后还有一波药峰弟子,没什么看头,分数也不高不低。

    至此,药峰的主修弟子们全部考核结束,在一番整理后,一百多名弟子的成绩从高到低出现在光幕之中。

    水轻尘的分数最高,位列榜首。然后是黎秋水,第三名是白淼淼。前十名没有悬念,都是天圣榜上的人,分数相差的也都不大。从第十一名开始,分数比第十名整整拉开二十分,最后一名更是和水轻尘相差了七八十分之多,可以说是实力相当悬殊了。

    众人稍作休整,接下来轮到药峰的辅修弟子出场了。

    根据入学的先后顺序,辅修弟子们分为一共分为六组。凤幽月是新生,自然要排在后面。

    辅修弟子虽然不属于药峰,但是药峰对于他们的要求一样严格。连考试的内容也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分数线相对来说较低一下而已。

    一行十人走上七星台,在众人的注视下,忐忑的坐在桌前。

    虽然他们都是辅修弟子,但是如果分数太低,实在是有点丢脸。

    执事们将考卷发了下去,几人拿起毛笔,一看试卷,全都懵了。

    这是什么题?

    每个字都认得,为啥连起来他们就不认识了?

    天杀的!怎么这么难啊!

    十人一脸菜色,恨不得当场摔笔走人。他们耷拉着脑袋,一脸绝望的在考卷上涂涂改改,恨不得给长老们在试卷上画个大王八。

    待执事们将考卷收上去后,长老们对着几人的试卷一看,纷纷皱眉摇头,一脸不忍直视的模样。

    接下来,便是辨药了。

    对于辅修弟子们来说,这环节还不如答题呢。他们虽然也是炼药师,但天赋都是寻常,不然也不会将药峰当成辅修来学。由于时间和精力有限,他们对炼药的关注度非常少,也因此,不管是理论知识还是对药材的认识,都有些一瓶不满半瓶摇。

    在经过一番艰难的折磨后,辨药环节终于结束了。十名弟子松了一口气,逃也似的跑了下台。

    一番统计后,辅修第一波成绩出现在光幕中。

    最高分九十一分,最低分六十三分。

    成绩一般,若是放在主修弟子中肯定是不够看的,但九十一分的成绩,在辅修中还是不错的。

    紧接着,第二波第三波弟子们陆续上场了。成绩都不是特别高,但也并不是特别低,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这群人……真是药峰的耻辱!”水轻尘在下面看了许久,忍不住说了一句。

    这话说的有点难听,药峰其他弟子纷纷向他投去异样的眼光。

    “嗤!就你是药峰的骄傲,其他人都是耻辱,行了吧!”黎秋水嗤笑一声,看他的眼神就跟看傻子一般。

    水轻尘皱了皱眉,冷哼一声,“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那些人就是药峰的败类!做什么辅修课,简直是浪费时间!”

    “术业有专攻你懂不懂?”水娉有点受不了了,“若是把你换给武峰和炼峰,搞不好也会是个败类!”

    “你——”水轻尘俊眉一扬,就要发怒。

    “姐,你少说几句!”水婷打断了他的话,瞪了水娉一眼,“表哥的眼界和他们不同,看东西的角度自然与他们不一样。他们不过是一些碌碌无为的庸才罢了,表哥说的也没有错。”

    水娉被妹妹的一句‘表哥’气的肝疼。当年她的父亲原本有一个青梅竹马,后来却因为水家旁支的一名小姐看中,硬是给两人拆散了。之后,那水家小姐嫁了过去,变成了她和水婷的母亲。

    按照规矩来说,子女生下来后,应该跟父亲姓才是。若是夫妻感情好,随了母亲的姓氏也是无所谓的。不过,水娉的母亲却连问都没问,直接霸道的让两人跟了水姓。

    水娉的父亲本就是被逼的娶了妻子,如今又因为这姓氏,夫妻二人的嫌隙更大了。基本上每天都在吵架中度过。

    水娉从小听得最多的就是‘水家怎么怎么样,水家多么多么好’。久而久之,她对水家深恶痛绝,和水家的亲戚也是不亲。而妹妹水婷却正好相反,从小听母亲讲多了水家主家有多么辉煌,便心生向往,妄想着成为主家中的一员,让所有人都羡慕她。

    后来,姐妹二人由于天赋不错,被主家看中,带去了主宅培养。水娉对水家人敬而远之,没有必要的事情绝不多说一句话。但水婷却是粘乎乎的贴了上去,特别是对水轻尘这位表哥,恨不得将他供起来。

    那些年,水娉听得最多的便是‘表哥怎样怎样,表哥好厉害好厉害’,她都快要被水婷恶心吐了,以至于现在一听见‘表哥’二字,就浑身发麻。

    水娉揉了揉耳朵,不想再看自己的蠢妹妹。

    水婷只以为自己帮水轻尘赢了的面子,欢喜的看了他一眼。

    水轻尘却是连搭理也没搭理她,一张脸拉得老长,活像谁欠了他的钱。

    “庸才?”这时,一直沉默的白淼淼怪笑了一声,看水婷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白痴,“这位姑娘,恐怕你不知道刚刚下去的那名辅修弟子,可是炼峰血杀榜的第四名吧?人家可没说咱们这些不会炼器的废物是庸才。”

    水婷一噎,无话反驳。

    白淼淼看了她一眼,掀起眼皮似笑非笑的扫过黑脸的水轻尘,意有所指道,“天赋好不代表可以看低了别人。这世上没哪个是完美无缺的,别仗着投了个好胎就自以为是。炼药你行,但若是真刀真枪打起来,说不定躲到哪儿呢。”

    水轻尘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恨得牙痒痒,却无话反驳。

    他恶狠狠的瞪了白淼淼一眼,却只换来对方的一个白眼。

    说话间,又一批辅修弟子上了台,乔乔便在其中。

    凤幽月坐在台下,见乔乔咬着笔杆又是皱眉又是抓头发,好笑的勾了勾唇。

    这时,一直保持的沉默的卿连忽然开了口。

    “你能打多少分?”

    凤幽月一怔,看了看四周,然后扭头疑惑的看着他,“你在跟我说话?”

    卿连抿着唇点点头,妖娆的泪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不知道试题内容,我也说不好。”凤幽月摇头道。

    卿连一顿,也觉得自己的问题问的有点白痴。

    他深深的看了少女一眼,“我对你有信心。”

    凤幽月:……?

    凤幽月被卿连搞得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说这些话。

    而卿连也不会告诉她自己是懂得唇语的,刚刚将水轻尘说的话全都看在了眼里。

    废物?

    他眯了眯眼,在心中冷哼一声。

    ……

    乔乔的得分不高也不低,八十二分,她非常满意。

    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跑了回来,小脸因为激动而泛起了红晕。

    “八十二分,成绩不错!”凤幽月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之词。

    乔乔笑嘻嘻的摸了摸鼻子,害羞到,“你别损我了。美人你的成绩一定比我高一大截!”说着,她用力拍了拍凤幽月的肩膀,一脸肃穆道,“一定要考到一百分以上!为我争口气!”

    凤幽月哭笑不得,却也点头答应了。

    接下来上场的,卿连就在其中。

    他站起身,淡淡的看了凤幽月一眼,起身走了出去。

    凤幽月莫名其妙的摸了摸鼻子,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托付了救苦救难的重任。

    很快的,考试分数出来的。卿连虽然在武道上天赋超然,但他的辅修课实在是有点一言难尽。

    七十六分,比乔乔还低六分。

    凤幽月叹了口气,果然,人无完人呐!

    卿连很快回到了座位,对于这个成绩,他一点也不觉得沮丧。反而在凤幽月上台时,又严肃的看了她一眼。

    本来一身轻松的凤幽月顿时就觉得,压力山大。

    辅修课最后十名弟子,上台了。

    凤幽月刚一走上去,人群就躁动了起来。

    很显然,许多人已经认出她就是那位炼出了丹光的辅修弟子。

    “这就是凤幽月吧?那个炼出了丹光的新生?”一名药峰弟子道。

    “就是她!十六岁的三级完美阶炼药师。啧啧,年轻有为啊!”

    “不仅有为,长得还好看。听说她如今是玄王二阶的修为。”

    “嗬!修为高,炼药实力也高,人比人气死人啊!”

    水娉听到身边几人的谈话,挑了挑眉,抬头扫了一眼凤幽月,笑了一声。

    “十六岁的三级完美阶炼药师,又是二阶玄王。这药峰辅修课的垃圾们的质量,未免也太高了!”说着,她斜睨了水轻尘一眼,“水公子,我记得你当初也是十七岁才成了三级炼药师吧?”

    水轻尘脸色微变,眼中划过一抹阴鹜之色。

    水娉见他不痛快,她就觉得心中痛快了。低低的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倒是白淼淼,意外的接过了话来。

    “我听我哥说起过她,这丫头的天赋的确非常变态。她不仅参加了药峰辅修,连炼峰和玄阁也去上了课。”

    黎秋水眼皮一跳,不赞成的皱了皱眉,“这么多课业,她能抓得过来么?别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最初也是你这么认为的。可是后来证明,我错了。”白淼淼笑呵呵的摇了摇头,“我哥告诉我,这丫头两个月前刚突破玄王二阶中段,前几日又刚刚成为一名三阶玄级炼器师。要知道,她三个月前,炼器才刚刚入门呢。”

    黎秋水几人齐齐吸了一口冷气,就连水轻尘也变了脸色。

    用三个月的时间连升三级,即便他们不是炼器师想,也知道这是非常少见的。

    这丫头的天赋,也太变态了。

    “即便她炼器在行,也不见得炼药也好。”水婷看了看水轻尘的脸色,争辩了一句。

    黎秋水嘲讽的看了她一眼,“就算再不好,至少人家也是个十六岁的三级完美阶炼药师啊!有的人如今二十二岁了,才是名四级稀有阶炼药师吧?”

    水婷一噎,无话反驳。

    这时,七星台上,第一场考试开始了。

    ------题外话------

    原来的丹药等级做了一些变动,还是一到十级,不过每级从四阶变成了六阶。分别是:低品,中品,高品,宝级,稀有级,完美级。炼药师的等级也是相对的。

    今日更新完毕了,大家晚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