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化身为狼(二更)
    带着这个疑问,凤幽月嘀嘀咕咕的回到了星苑。自从那日从苍南峰回来后,云陌就变成了二十四孝好男友。每日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若不是轩辕问天让她每日爬到峰主殿,这几日定会被他微胖好几斤。

    推开院子的门,一阵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凤幽月动了动小鼻子,唔,是小鸡炖蘑菇的味道。

    “幽月姑娘,你回来了?”这时,身后响起了一道男声。

    凤幽月转过头,见对面的田安正开着门冲自己挥手,黝黑的脸上带着憨厚的微笑。

    在星苑住了一个月,她和田安熟悉了不少。有时田安有什么好吃的,也都会想着给她一份。你来我往,凤幽月也经常将买来的零食点心同他一起分享。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

    这一次她离开了十日,丢了许多炼峰的课程。还是田安细细的为她做了笔记,才让她匆忙赶上了进度。

    “你怎么没去七星台?”她问。

    “这几日我在炼器,今天正好是关键时候,便没有去。”田安挠了挠头,问,“张琼的刑罚可是结束了?”

    凤幽月点头应是。

    “罪有应得!大快人心!”一向和善的田安难得的露出一丝狠厉,“因为一己私欲差点害死好几名弟子,这么死了也算是便宜了他。”

    凤幽月不想再多说张琼这人,果断的转移了话题,“你是准备出去吃饭吗?”

    田安点点头,“你可要一起去吗?”刚问完,浓浓的肉香便从凤幽月的院子里飘了出来。

    院子的门是开着的,云陌设的结界并没办法挡住气味。田安扬了扬眉,抬眼向院子里看了一眼。

    凤幽月暗道一声糟糕,连忙笑到,“不用了。我早上刚刚炖了鸡汤,还剩下不少。”

    说着,她顿了一下,侧过身子道,“你要不要来一起吃点?”

    凤幽月本来只是客气一下,哪知憨厚老实的田安竟然实诚的点了点头,然后抬脚就走进了院子。

    “那就麻烦幽月姑娘了。正好我也……”话没说完,田安看见从厨房里走出来的男人,顿时就呆住了。

    凤幽月抬手一把捂在脸上,完蛋了!

    云陌端着饭菜从厨房里走出来,便看见一脸无奈的凤幽月和一脸震惊的田安。他挑了挑眉,淡定的将饭菜放到石桌上。然后慢条斯理的放下袖子,走到凤幽月身边将她搂住。

    “饭做好了,快去洗手。”说着,他低下头,在少女柔嫩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凤幽月一言难尽的捂着脸,对田安扯出了一个尴尬的微笑。

    “那个……”

    “云、云长老?”田安打断了她的话,不可置信的看着云陌,问道,“你可是云长老?”

    此时的云陌脸上并没有带面具,田安看着他只觉得长得像,却并不能肯定。

    云陌淡淡瞥了他一眼,墨眸中染着凌厉的警告之色。

    田安身子一震,视线在云陌和凤幽月的身上转了几圈,抬脚冲出院子,跑了。

    “田安!”凤幽月急忙叫了一声,就要追出去,却被云陌一把拉到怀里。

    “你追他做什么?”男人粘粘糊糊的搂着她,袖袍一挥,院子的大门猛地关上,“他那么大个人,能出什么事?”

    凤幽月还是有点担心,她抬起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你是故意的吧?”

    以他的修为,哪里听不到田安的动静。分明是故意让他看到的。

    被看穿了心思,云陌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心虚,反而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幽儿可是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我就那么见不得人吗?”

    凤幽月一噎,只觉得男人此时好像一只被人遗弃的狗狗,可怜的一塌糊涂。

    “自然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放软了语气,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我怎会觉得你见不得人?只不过你住在这里总是不好,若是让田安说出去,我担心会影响你在学院的声誉。”

    云陌怎么说也是学院的长老,若是被传出去和女弟子住在一处,还不定被人编排成什么样子。

    凤幽月可以不在意别人说她,但是却不能容忍他们随意编排她的男人。

    云陌当然知道她心中是怎么想的,可他哪里在乎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且不说他在七星本就是个挂牌长老,即便是真长老,那也是无所谓的。比起那些个劳什子的虚名,他更希望能够粘着怀中的小丫头长长久久。

    “幽儿尽管放心就是,那小子不会说出去。”除非他不想活了。

    凤幽月也觉得以田安的性格,应该不是随便嚼舌根的人。可看他受了刺激跑出去的模样,怎么也是有些担心的。

    不过既然云陌都不在意这些,那她就更不用操心了。左右都是自己的男人,好也是,坏也是。别人若是说了他的坏话,那她揍一顿便是。

    这样一想,凤幽月心里就通畅了。心里舒服了,胃口就好了不少。她洗了手,小情侣两人腻腻歪歪的坐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美滋滋的把一份小鸡炖蘑菇吃出了狗粮的味道。

    吃过饭后,云陌揽下了洗碗的活计,将凤幽月从厨房里推了出去。

    倒不是凤幽月不想洗,实在是她天生就和厨房八字相冲,做饭不行,洗碗也是洗一个摔一个。云陌实在不忍她那点七星币都用在买餐具上,索性全都包揽了下来。

    当然,凤幽月即便不洗碗,也是闲不下来的。离开学院十天,她有许多功课要恶补一番。

    洗完碗后,云陌又腻腻歪歪的黏了过来。少女坐在床边看书,他则搂着她倚在墙上,低头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她的脸上亲着。

    刚开始凤幽月还能够专心致志的看进去,可是到了后来,男人愈发过份,竟然将她肩上的衣服都拽了下来。

    香肩半露,冰肌玉骨,最是让人欲罢不能。

    云陌看着眼前这副美景,呼吸愈发粗重起来,舔舐的力道更是重了几分。

    凤幽月的气息也有些凌乱,书中的字怎么也看不进去了。

    这时,男人修长的手指抚在腰间,一把扯下了她的腰带,将裙角一扯,露出了里面月白色的肚兜。

    云陌的双眸,顿时暗了下来。他一寸寸的盯着少女如玉的肌肤,眼中侵略性的光芒好似要将她吞噬一般。

    凤幽月被他弄得意乱情迷,心中一怒,索性将手中的书扔了出去,反手一把将他按在床上。

    “幽儿不是要看书?”云陌轻笑一声,声音带着沙哑,听起来让人脸红心跳。

    少女磨了磨牙,美色当前,还看什么书!她又不是柳下惠!

    伸出小爪子一把扯开男人的衣襟,小猫‘嗷呜’一下啃了上去。

    云陌双手紧紧搂着她,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顿时,热浪翻飞,旖旎缠绵,一室春色。

    ……

    热恋中的人总是有无尽的体力和耐力,比如云陌。虽然不能做到最后一步,但是该有的福利还是要的。

    每到这种时候,男人总是会无师自通,瞬间从一个守了十多万年贞操的老处男变成了一个技术熟练的老司机。

    凤幽月原本以为,她怎么说也是来自动作片泛滥的二十一世纪,应该是掌握主导地位的那个。但是当她被云陌撩拨的眼圈泛红,眼角含泪时,那点优越感全都烟消云散。

    这男人简直就是情事的好手,虽然没做到最后一步,但是该有的花样却是一个不少。就连一向对情事嗤之以鼻的凤幽月,也在其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欢愉。

    她不由得想问,这样熟练的老司机,真的是处男吗?

    云陌在得知了她的疑惑后,似笑非笑的扬了扬眉毛。又一次将她里里外外的吃了个遍。

    事后,凤幽月浑身酸软的被男人抱到了净房,原本的小浴桶早已经让云陌换成了一个大的,两人坐在里面也一点也不觉得拥挤。

    他小心翼翼的把怀中的少女放到水中,然后自己脱了外面的衣衫,也跳了进来。

    滚烫的胸膛就在身后,一身疲惫的凤幽月顿时变成炸了毛的猫,连头发丝都警惕着。

    云陌被她炸毛的模样搞得哭笑不得,长臂一伸,强势的将她拥入怀中。

    “不欺负你。”他笑到。

    凤幽月吸了吸鼻子,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这张破嘴。

    云陌见她这副模样,笑了笑也不多说。轻轻撩起温热的水,细细的为她清洗起来。

    此时,少女白皙的肌肤上染着点点青紫,又被温热的水一泡,顿时泛起了一层诱人的粉色。云陌洗着洗着,眸色又暗了下来,某一处也在蠢蠢欲动。

    凤幽月感受到了对方身体传来的异样,一个激灵,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你差不多得了!做多伤肾知不知道!”

    云陌将手指沾湿,向她的下面伸去,一下一下洗去上面的粘腻。同时,他低头附在她耳边,呢喃道,“就算死在你身上,我也心甘情愿。”

    凤幽月老脸一红,这**裸的淫词艳语简直太刺激了,这男人简直就是个妖精!

    云陌也知她累了,便不再折腾。专心帮她清洗完后,便抱着少女回了床上。

    凤幽月身子一翻,将被子卷在身上,然后咕噜到墙边,离得他远远的。

    云陌摇头失笑,身上也不穿衣服,大喇喇的躺在了床上。

    凤幽月的视线忍不住向他的身上瞟了一眼,顿时心中一热。只觉得自己离色狼只差一个幻肢的距离……

    ------题外话------

    这一章写的我脸红心跳,希望编辑大大不要帖小红条,嘤嘤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