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处以极刑(一更)
    凤幽月自问自己的脾气一向不怎么好,而且特别爱记仇。当初的凤幽雪和凤幽洛,还有大长老凤凌,凡是惹了她的,都没有好下场。

    但这么多人得罪过她,她却是报了仇就忘的。可只有几个,让她恨得牙根痒痒。

    一个是当初差点把凤家灭了族的雷云门,还有和雷云门沆瀣一气的吴家。而如今,张琼也在她的黑名单之上。

    虽然云陌平安无事,但一想到当时他掉下去时的情景,凤幽月就一阵阵后怕。

    更何况,这次的事情完全是飞来横祸。她没招谁没惹谁,只是因为几颗青牙兽兽丹,差点搭进去好几条人命。

    她见过贪心的,但像张琼这样心黑手辣没人性的,实在是少见。

    前几日严逸飞带着张琼回来后,苍南峰的事情就传开了。虽然凤幽月和云陌的关系大家并不知道,但张琼的所作所为,已经在七星学院中传的沸沸扬扬。如今,到了他该受罚的日子,来观望的人不在少数。

    数百名七星弟子将七星台四周的空地挤得满满当当,当凤幽月到达时,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人头。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凤幽月来了!”

    大家齐刷刷的扭头看过去,在凤幽月的身前,迅速让出一条小路。

    凤幽月被这些人看的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抬脚向七星台走去。

    此时,七星台上,粗壮的龙型玉柱高耸入云。以宋星子为首的一众长老们坐在玉柱的另一侧,在他们身后站着一众执事长老。

    七星台下,严逸飞和仲剑二人并肩而立。他们见凤幽月走过来,连忙给她让出一个地方。

    “你们可听说了,这张琼出事后,张家人来闹了一场。非要哭嚎着把他接回去,还大呼冤枉。”仲剑将这几日听来的事情当做笑料将给二人听。

    张琼是一个二等国张家的嫡出子孙。这个张家并不算太有名,能出一个张琼这样天赋不错的弟子也是不易。前几日张家人听说张琼犯了事,要被七星学院处以极刑,顿时就慌了神,一大家子连夜赶到了瑶城。等第二日天亮,就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七星学院。

    他们指名要见宋星子,但宋院长贵人事忙,哪里说见就能见的。无奈之下,几人只得站在七星学院大门口,顶着大太阳晒了许久。

    后来,张琼的母亲和老太太不乐意了。这位张家的老太太是城里出了名的泼辣,这些年作为张家主母更是没有人敢得罪,如此一来,她的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了,简直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

    张老太太哪里被人这样冷待过,心中愤怒之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嚎了起来。

    她一会儿说七星学院不讲理,一会儿又说自家孙子是被人冤枉的。说来说去,左右他家孙子没有一处不是,错误全都是别人的。

    学院负责值守的小队已经换了一波,张老太太还在哭。进进出出的七星弟子们无一不驻足观看,简直像是在看戏一般。

    最后,还是张琼的父亲觉得没了脸面,才制止了老母亲的哭嚎。

    待张家人消停之后,副院长葛天君出来了。

    他也没说什么废话,直接拿出一块记忆石,将那日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让张家人看了一遍。

    得知张琼差点害死了学院的长老,张家父亲和祖父的顿时白了脸色。张老太太也傻眼了,铁证如山,她就是哭死也没有用。

    葛天君见几人消停了,慢条斯理的将记忆石收起来。并且将对张琼的处罚告诉了他们。

    一百零八颗消魂钉是必须要受的,这是给所有七星弟子的一个交代。刑罚结束之后,张琼便不再是七星学院的人,倒是他们想把他送到哪儿都没人管。

    张家老太太一听,白眼一翻,差点昏死过去。

    消魂钉是一种专门用来惩罚犯人的灵器。每一颗消魂钉顶入身上,均是入骨之痛,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许多人都死在这个刑罚之中。即便有的人侥幸活了下来,却也是修为全废,日夜疼痛难忍。心性硬朗的,被痛苦折磨一辈子。若是心性较差者,咬舌吞金撞墙而死皆有可能。

    张琼若是被钉下一百零八颗消魂钉,那么他就算是彻底废了。

    张家父亲和祖父连忙跪下,恳求学院能够饶张琼一命。但是规定就是规定,哪能因为张琼而法外开恩。

    葛天君强硬的回绝了他们。张家人敢怒不敢言,只得哭唧唧的离开学院。

    仲剑是亲眼看到张家老太太是如何哭闹的,绘声绘色的给严逸飞和凤幽月说了一遍。

    “子不教,父之过。且看那老太太的德性,便知道张琼的心性是谁教出来的。”严逸飞脸色微沉,语气中仍然带着几分愤怒。

    凤幽月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抱不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师兄无需生气,不过是个小角色罢了,何必为他失了格调。”

    “凤师妹说的是。一百零八颗消魂钉受完,他不死也残,你何必如此恼怒。”仲剑笑到。

    严逸飞之所以如此恼火,也是因为想起了当日凤幽月差点跟着云陌一起跳下去的惨状。好好的小情侣差点劳燕分飞,受害者还是他的亲师妹,换做是谁都会生气。

    就在几人说话见,刑罚开始的时间到了。

    众人渐渐安静下来,锒铛的锁链声从远处传来,紧接着,四名执押着张琼走上七星台。

    经过十数日的折磨,张琼早已经形同枯槁。他的身上还穿着回来那日穿的衣服,不过雪白干净的锦袍早已经破烂不堪,十分狼狈。他的双手双脚上均带着锁链,走起路来,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四名执事压着张琼走上龙云柱,用玄晶铁环将他的手腕和脚腕扣在了柱子上。

    这时,葛天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众人面前。

    “七星弟子张琼,于苍南峰任务中残害同门弟子,罪大恶极,处以极刑!来人,上一百零八颗消魂钉!”

    话音刚落,大家‘轰’的一下炸开了。

    一百零八颗消魂钉,这人还能活了吗?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心无邪念者一脸痛快,只觉得张琼是罪有应得。而心中一直有算计者,则是真正变了脸色,心底一片恐慌。

    宋星子坐在台上,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眸光微微一闪,意味深长的眯起了眼。

    施刑者是轩辕问天,作为武峰的峰主,并且作为受害者凤幽月的师父,他是最适当的人选。

    轩辕问天走到龙云柱前,冷冷的看了张琼一眼,在后者的哀嚎求救声中,袖袍一挥,十颗消魂钉破空而去,钉在张琼的身上。

    撕心裂肺的哀嚎响起,一声接着一声,凄厉让人心底发麻。

    轩辕问天没有停顿,接连又打出数十颗消魂钉。

    血花四溅,从七星台上缓缓流下,散发出浓浓的血腥气息。

    凤幽月站在台下,冷冷的看着凄厉哀嚎的张琼,脸上不见任何动容之色。

    直到一百零八颗消魂钉全部钉完,她才无声无息的离去。

    今日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经过这一次事情,许多蠢蠢欲动的人,果然都消停了不少。

    张琼没有从一百零八颗消魂钉中活下来,学院将他的尸体交还给张家人。他的后事该如何处理,这就和学院无关了。

    至于张家人会不会记恨七星学院,最初凤幽月的确担心过,后来经过严逸飞一番解释,她才明白个中原由。

    七星学院虽然只是学院,但却拥有许多世家门派的支持。比如严逸飞所在的严家,乃是一等国凤栖国的第一大世家,是张家人无法企及的存在。而且,除了严家以外,七星学院还与许多其他世家交好。这些家族力量都是非常强大的。

    当然,能够让七星学院屹立不倒的真正原因,还是宋星子和学院中的诸位长老。

    宋星子的修为,是北幽域三个学院的院长中最为强大的。甚至可以说,在北幽域中能够达到玄尊阶的修炼者少之又少。就拿严家来说,虽然是第一世家,但是即便是严家的老祖宗也只是玄灵阶而已。要知道,玄王阶以上,没差一级便是天差地别。若是把宋星子惹怒了,他一个人可以将严家一族全都灭的精光。

    所以,有这样一个人在七星学院坐镇,谁敢叫嚣?巴结都来不及,哪里敢得罪。

    凤幽月听严逸飞说完,心中对七星学院的实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不过同样的,问题也来了。

    云陌的修为绝对不只是玄尊阶那么简单,如果她猜的不错,这人的修为应该已经不在九幽大陆的范围内了。那么作为他的多年老友,宋星子的修为为何只有玄尊阶?

    这不科学。

    ------题外话------

    稍后还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