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爆更29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凤幽月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轻咳了一声,“今天出去吃吧。尝一尝当地的特色小吃。”

    她知道,云陌是想要亲自下厨的。但是这几日的折腾下来,她累,男人肯定也是累的。她不忍他再下厨辛苦,索性提议出去吃一吃。也正好当做约会,体验一把热恋的感觉。

    云陌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两人换下皱巴巴的衣服,手牵着手在掌柜和店小二殷切的笑容中,走出了客栈。

    这里虽然是偏僻的小城,但是吃的却是不少。

    在上一辈子,凤幽月曾在网上看过这么一段话。华夏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他们的国人能把任何东西都变成美味的食物。比如小龙虾,在国外泛滥成灾,而在华夏国,却供不应求到最后甚至还要靠养殖才能供足。再比如蝗虫,在国外是自然灾害,而到了华夏国,农民们将蝗虫全都网起来,买到烧烤店和饭店,变成了美味佳肴。

    所以,没有什么是华夏国人不敢吃的。在九幽大陆中,也是一样。

    即便在偏僻的城池,小吃野味都是必不可少的。

    凤幽月和云陌手牵着手,在掌柜的指引下,知道了城中最繁华热闹的街道。街道两边,各种各样的特色小吃应有尽有。

    凤幽月是第一次逛这样的地方,倒是觉得也是十分新奇。云陌虽然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但是能和凤幽月约会,他也是一万个乐意的。

    他们两个的长相都是万里挑一,男的俊美无俦,女的妩媚绝色,在这样偏僻的小城中,吸引了无数人的视线。

    凤幽月和云陌好似没有看到那些异样的目光,兴致勃勃的从街头吃到街尾,并且又买了许多有趣的小玩意。

    凤幽月给云陌买了一块玉佩,外形是一只火红的狐狸,就好像是她一样。虽然玉佩的质地做工一般,但云陌却是喜爱之极,立刻将它挂在了腰间,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

    凤幽月见他这副模样,又是好笑又是甜蜜。兴奋之余,搂过他的脖子在脸上香了一口,活像是调戏小媳妇的山大王。

    两个人在街上逛了许久,直到商铺全都打烊了,才兴致勃勃的回了客栈。

    一夜好眠之后,第二日,便启程回了七星学院。

    ……

    距离出任务的那一天,凤幽月已经离开学院整整十日了。她回到学院时正好是中午下课时间,学院中人来人往。顾不得去酒楼填饱肚子,凤幽月三步并作两步向武峰跑去。

    正巧的是,刚刚跑到山脚下,便看见了从山上下来的严逸飞。

    “师妹?!”严逸飞从青鸾背上跳下来,正好看见一身风尘仆仆的凤幽月。

    凤幽月也吓了一跳,看见是严逸飞后,露出了一张笑脸,“师兄,好久不见!”

    可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整整十天呢。

    严逸飞细细的打量着凤幽月,当初离开苍南峰时,这丫头面无血色,浑身散发着悲痛寂寥之气。再看如今,眼角泛红,眸如春水,一看就是动情之相。

    哎,女大不中留啊!严逸飞第一次有了嫁女儿的赶脚。

    “什么时候回来的?云长老可是和你一起?”他问。

    “刚刚回来,云长老回了长老峰,我急着来武峰见师父,便一路跑来了。”凤幽月笑着回话。

    严逸飞点点头,一向淡漠的脸上也染上了些许笑意。他拍了拍身边的青鸾,对凤幽月道,“走吧,我送你上去。师父这几日总是惦记着你。”

    提起轩辕问天那个面冷心热的师父,凤幽月的心中又暖了暖。虽然才入学一个月,但是师父和师兄对她的关心都不是假的。

    她跳上青鸾的背,同严逸飞一同向峰主殿飞去。

    就在两人离开时,两道曼妙的身影从武峰走了出来。

    “严师兄?”梅荏瑶眼尖的看到严逸飞,眼中一亮。

    姚星辰心中一动,扭头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在看到同严逸飞站在一起的凤幽月时,脸色微变。

    她回来了?

    那云长老呢?

    “严师兄怎么又和那个狐狸精在一起!”梅荏瑶见那师兄妹二人有说有笑的离开,气的心中愤愤,恨不得生撕了凤幽月,“那凤幽月那么粘着严师兄,我看她八成是对他有意思!若是让我发现他俩有猫腻,我定要让那狐狸精好看!”

    姚星辰张了张嘴,她很想告诉梅荏瑶凤幽月和云长老的关系。但是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闭嘴将这件事隐瞒了下来。

    前几日,严逸飞带着一众弟子回来后,便警告几人不许将这几日发生的事说出去。凤纤和柳一舟自然不会说,同张琼一组的那三人受了凤幽月的救命之恩,也闭紧了嘴巴。另外一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茫然。姚星辰更是不会将云陌和凤幽月的关系四处宣扬。所以,时间过去了十日,七星学院上下也没传出凤幽月和云长老有什么关系。倒是张琼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

    严逸飞带着凤幽月飞到了峰主殿外。凤幽月从青鸾背上跳下来,小跑着冲进后殿之中。

    轩辕问天正在吃午饭,自从小徒弟出事以后,他已经好几顿没吃好了。前几日大徒弟得了消息,那不懂事的小徒弟已经带着云长老离开了苍南峰。他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才有了点胃口。

    用筷子夹起一个热气腾腾的白包子,刚要放进嘴里,少女的喊声吓的他一个哆嗦,包子落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圈,最后停在了凤幽月的鞋边。

    轩辕问天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凤幽月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弯腰将包子捡起来,走到轩辕问天身边笑嘻嘻的看着他,“师父,弟子回来了!您可有想我?”

    轩辕问天沉默的盯着她手中的肉包子,不说话。

    凤幽月也不觉得尴尬,反手将包子扔进垃圾桶里,看的轩辕问天额角青筋跳了跳。

    “师父,弟子给您带了好吃的。”说着,她从空间中拿出热气腾腾的地方小吃,以及一些糕点小食。空间可以将食物保持原样,不会变质。即便隔了好几日,味道也还是最初的味道。

    轩辕问天看着满满一桌子美食,脸色缓和了不少。

    “天天就知道闯祸,学了那么多都忘了,竟然连暗算也躲不过。平白丢了为师的脸。”他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

    凤幽月勾了勾唇,耐心的听着,诚恳的认错。

    轩辕问天絮叨了一会儿,将凤幽月从头到脚批评的一无是处,看那架势恨不得将她回炉重造一遍。若是换了旁人,定会被这一痛批判骂的羞愤欲绝而死。无奈凤幽月没脸没皮,听了也只是嘿嘿一笑,只当这是老人家的关心。

    轩辕问天说的嘴巴都干了,发现小徒弟左耳进右耳出,又是气的瞪了瞪眼。冷哼一声,却也不再啰嗦。

    “回来也不知道吃饭,匆匆忙忙跑上来做什么?为师又不会跑。”他用筷子点了点桌子,“还不快坐下吃饭!”

    凤幽月笑嘻嘻的应了一声,挨着轩辕问天坐下。

    这时,严逸飞也走了进来。小执事一见两个徒弟都来了,麻利的又拿了两副碗筷,然后又吩咐小厨房做了几道菜。

    师徒三人难得坐在一起吃顿便饭,轩辕问天不知不觉放慢了用餐的速度。

    “苍南峰的事情我已经都知道了。你警惕性不够,该罚。”他沉声道。

    凤幽月吃了一口包子,点了点头,“师父说的是。”

    轩辕问天也不多说,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两本厚厚的书扔给她,“三天时间,若是背不会就给我去大殿外面倒立一日。”

    一日?

    凤幽月倒抽了一口凉气,必须背会!背不会也得背!倒立的绝望她这辈子也不想再体会。

    “我回来便将那日的事告诉了师父和院长,因为有凤纤等人作证,张琼抵不了赖,如今已经被关起来了。”严逸飞说。

    凤幽月早已经猜到张琼的结局,却还是不放心的问,“他何时受罚?”

    一百零八颗消魂钉,她要亲眼看着张琼被一颗颗扎进去。只有这样,才能抵消心头之恨。

    严逸飞也知道凤幽月是恨极了张琼,自然不会隐瞒她,“三日之后。在七星台当众受罚。”

    凤幽月皱了皱眉,“会不会有些太血腥?若是被弟子们看到了……”

    “这是院长的主意。学院的风气虽好,但是难免有类似张琼之流在暗中搞小动作。院长也是希望借着这次机会,震一震那些心怀不轨之人。毕竟距离上一次当众惩罚已经好几年了,有些人是该敲打一番。”严逸飞说着,脑海中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姚星辰。

    他顿了一下,犹豫片刻,阴晦的提醒了一句,“师妹,你莫要和姚星辰走得太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