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爆更28【捉虫】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她拿过信封一看,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巫氏祖孙亲启”六个大字。

    凤幽月对这信不敢兴趣,也不喜欢偷窥别人**,便直接将信塞进了空间里。

    冰棺中的尸骨,在空气中渐渐化为灰烬。巫曜和辛丽的故事,终是消散在这个世界上。

    云陌带着凤幽月离开了石室,二人站在悬崖边上,垂头看着悬崖下的万丈深渊。

    “你说,会有来世吗?”凤幽月歪着头,问。

    云陌挑了挑眉,模棱两可道,“你说有,便是有的。”

    凤幽月没捕捉到他话中的含义,只以为他是在哄她。她回想着巫曜和辛丽的故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希望他们能有来世,也希望他们能重新在一起吧。”

    “幽儿无需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即便你烦了我也不走。”

    “呸,谁要你陪。”

    “那幽儿要谁陪?”

    “谁也不要!”

    “看吧,这世间幽儿最喜欢的还是我。”

    “云陌你要点脸行吗?”

    “幽儿叫我什么?”

    “云陌!”

    “不对。你该叫我夫君。”

    “滚!”

    温馨不靠谱的对话在悬崖边越飘越远,另一个有爱的故事还在继续……

    ……

    离开苍南峰后,凤幽月原本是打算直接回学院的。无奈云陌嚷嚷着要体验一下恋爱的感觉,凤幽月无奈,只得陪着他疯一疯。

    还是来时落脚的那个小镇,两人又住进了那家客栈中。

    掌柜的早已经将这两位金大腿的模样记得清清楚楚,如今见来那个人又来了,一张脸又笑成了一朵大菊花。

    凤幽月本打算要两间上房,哪知在云陌的强权裁决之下,掌柜的果断的将两间上房换成了一间套房。

    大家都是男人,懂的,都懂的。

    云陌搂着咬牙切齿的凤幽月,将她连扛带抱送进了房间里。

    他走到床边,搂着少女一起倒在了大床上。

    柔软的大床扑着红色的祥云被褥,看起来倒是有那么一点新婚燕尔的味道。

    云陌不由得在心中为掌柜的点了个赞,如此识趣会做人,真是有前途。

    “你放开我!”凤幽月磨了磨牙,一脸‘我超凶’的模样瞪着压在身上的男人,亮出小白牙,“你若是再不放开,我就咬了!我告诉你,我小时候可被狗咬过!”说着,还亮起小爪子在男人的后背上挠了两下。

    对云陌来说,那点伤害力简直就是给他挠痒痒一般,不仅不疼,还很舒服。搂在腰间的手臂又紧了紧,他邪笑着低下头,附在少女耳边,伸出舌头轻轻一舔。

    少女的娇躯明显的颤了一下,呼吸顿时重了几分。

    云陌低低的笑了出来,将头埋在凤幽月的脖颈间,轻轻的舔舐着娇嫩的肌肤。

    凤幽月并不习惯这样的亲密,脸上一片红晕,不自在的动了动。

    “幽儿,别动。”男人沙哑的声音闷闷的传来,脖子处一片湿热。

    凤幽月虽然没经历过人事,但上辈子是一名资深的理论老司机。她一见男人这副模样,便知是起了火。

    在心中暗戳戳的骂了句‘老流氓’,她却再也不敢乱动,生怕引火烧身,把自己搭进去。

    云陌觉得,自从和凤幽月确定了关系后,他一向引以为豪的控制力就再也没用了。

    从在苍南峰开始,他便时时刻刻都想黏在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狠狠的吻,用力的揉搓。

    心中的**忍了一路,此时终于忍不住,想要爆发了。

    但是他知道,现在还太早。虽然他的幽儿已经及笄了,但是过早的发生关系对她的身体并没有好处。

    当然,虽然凤幽月的身体强壮如牛,但他还是不舍的让她受一点委屈。

    再等等,至少要等见过长辈,身份确定下来后,再进行下一步。

    不过话虽如此,但是大豆腐小豆腐麻辣豆腐还是可以吃一吃的。

    云陌十分心疼自己,也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来满足自己的渴望。

    他轻轻舔了舔少女细嫩的脖子,恨不得一口将她吞进去。

    怀中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少女粗重的呼吸在耳边传来,惹得他轻轻一笑。

    “幽儿,可是动情了?”他**裸的问,一点也不含蓄。

    即便凤幽月再彪悍,也被他这话问的身体一软,只觉得连心都酥麻了。

    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少女此时面如桃花,眼中含雾,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在撩人。

    云陌心中一动,有点忍不住了,抬起她的下巴吻上了那张诱人的小嘴。

    最开始是轻柔的吻,渐渐的,男人的眸色变得愈发暗沉,双眸中的凌厉好似一只老虎,在打量着自己的猎物,随时都有可能将她拆吃入腹。凤幽月沉浸在的这惊涛骇浪之中,双臂紧紧的攀着云陌的身子,任凭他带着自己在海浪中沉浮。

    不知多久过去,缠吻的两人终于停下,双唇分开,拉出暧昧的银丝。

    少女的红唇微张,水润红肿,好似水染的的桃花,泛着光泽。云陌眼睛一暗,身体的**又在蠢蠢欲动。

    凤幽月明显的感觉到身体触碰到了一个硬物,她粗重的喘了几口气,张嘴猛地要在男人的肩膀上。

    “唔……”云陌发出一声低吟,靡靡旖旎,听得凤幽月面红耳赤。

    她松开嘴,一把推开身上的人,身子一翻,灵活的滚到了墙角。

    “臭流氓!满脑子龌蹉思想!”

    云陌从床上坐起来,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一脸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角,含笑看着她,“幽儿此言差矣。我这叫对你有风流之意,却不做下流之事。亲亲我我,不过是夫妻趣事而已。”

    “谁跟你是夫妻了?!”凤幽月瞪着眼睛,只觉得自己凌厉的嘴皮子在他面前显得特别笨拙。

    云陌眸光一沉,俊眉微挑,“看来幽儿是不满意我们之间的关系。既然如此,那就择个良辰吉日,前去万澜国拜访凤家,也好从爷爷讨个名分。”

    爷爷?

    凤幽月一怔,一脸崩溃。你个十几万岁的臭流氓好意思叫,我爷爷还不好意思答应呢!

    “你不许去……爷爷会被吓到的。”堂堂九幽大陆的尊上大人,跑去叫爷爷。凤苍不被吓死,也得被气死。

    云陌笑得花枝乱颤,斜倚在床边,一脸风骚的挑了挑眼,“那幽儿对我们的关系可还满意?”

    凤幽月认命的点点头,一脸悲愤。她怎敢说不满意,把他逼急了又要跑去万澜国提亲,爷爷和四叔还要不要活了。

    两人虽然确定了关系,凤幽月也不是玩玩。但是她觉得现在还不是带人见家长的时候。缓一缓吧,至少让她再成长一些,有资格可以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少女想的有点出神,连男人凑到了身边也茫然不知。

    “幽儿。”云陌凑到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不正经的声音变得温柔而细腻,“我知你心中所想,但你要记得,你的男人可以护你一世。”

    凤幽月心中微动,鼻尖有点酸涩。

    “你是我的命,我这一生,都会把你捧在手里。所以你尽管做自己喜欢之事,无需给自己过多压力。可好?”男人又道。

    凤幽月点了点头,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心中暖洋洋的一片柔软。

    两个人在房间里腻腻歪歪,待了整整一天。云陌也如偿所愿的对凤幽月以风流的名义做尽了下流之事。虽然不能太过份,但是亲亲摸摸还是可以的。一天下来,凤幽月的小嘴被亲的肿了一圈,水润润的光泽让云陌移不开眼睛,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子里。

    最后,凤幽月实在受不了一直躺在床上被压迫的生活,奋起反击,一脚踹开了身上的男人,杀气腾腾的从床上跳了下去。

    “你再碰我,就给老娘从房间里滚出去!”她撸起袖子,一脚踩在椅子上,手里端着茶壶仰着头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那姿势,怎么看怎么豪迈。

    云陌也知今天腻歪的有点过了,但是他一碰到她就忍不住,能够忍着没碰她已经是尽力了。

    “好幽儿,我错了。不生气了可好?”他走到少女身边,轻轻的搂着她,一下一下的哄着。

    凤幽月冷着一张脸,横刀立马的坐在椅子上。云陌则像个小媳妇一样,弯着腰在她身边捏肩捶腿,十分贤惠。

    凤幽月本打算再冷一冷,振一振自己的妻纲。哪知就在这时,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咕噜噜~咕噜噜~

    叫声十分响亮,还自带节奏感。

    凤幽月觉得有点尴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好不容易抬起来的气势,瞬间烟消云散。

    云陌眼中染上浓浓的笑意,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自然是不敢当着少女的面笑的。炸毛的猫儿必须要哄着顺毛,若是有一丁点不乐意,给一爪子是轻的,若是离家出走就麻烦了。

    “幽儿饿了,可有什么想吃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