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爆更27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两人牵着手,在通道中走了许久,最后停在了一处石门前。

    云陌找到石门的机关,轻轻一按。只听‘轰隆隆’的声响过后,石门应声而开。

    石门另一侧的景色映入眼帘,凤幽月猛然睁大双眼,倒吸了一口气。

    冰蓝色的光芒,晶莹剔透,在石室内光华流转。

    偌大的石室中,铺天盖地的覆盖着浅蓝的冰色。白色的凉气萦绕其中,让人仿佛置身于仙境。

    这是一处冰室。

    地面是冰,墙壁是冰,头顶是冰。所有的一切都是由冰组成。

    “这也是万年玄冰?”凤幽月抬脚走进石室中,低头看着脚下光可鉴人的冰面。

    云陌伸手在旁边的石壁上一抹,摇头道,“并非是万年玄冰。此人应该是冰属性修炼者。”

    凤幽月暗暗咋舌,忽然想到了当初在凤家时,徐墨凉为凤长昊建造的那间冰室。

    当初,徐墨凉的那间冰室中央放的是一张冰床。而这里,放着一尊冰棺。

    冰棺通体晶莹剔透,流光溢彩,散发着逼人的寒气。在冰棺之中,躺着一副骸骨。骸骨穿着一身玄色衮服,上面绣着帝王专属的九爪金龙图案。

    这人的身份很明显了,便是那回忆录中的男一号,巫曜。

    凤幽月走到冰棺旁,细细的盯着巫曜看了片刻。在她发现巫曜的骨头是黑色的,并且有许多地方残缺不堪,应该是由于腐烂造成的。

    辛丽的诅咒十分狠毒,她让负她之人死无全尸,结果巫曜就真的死无全尸了,连骨头都残缺不堪。

    凤幽月叹了口气,相爱想杀什么的,太没有意思了。

    她直起身,向石室四周看去。除了冰棺以外,这里还摆放着许多物件。

    冰棺的左侧摆放着一张白玉圆桌。圆桌上放着两只龙纹掐金青玉碗。两双银筷,两只青玉酒杯。

    在圆桌的另一侧,是一张妆奁。中间是一块铜镜,柜子上整齐的摆放着许多雕花小罐。打开一看,里面是早已经变质的胭脂水粉等。在妆奁的抽屉中,有女人带的头饰、耳饰,每一件都十分精致。

    看到这里,凤幽月基本上已经明白了。这间石室中的东西,都是辛丽曾经用过的。

    那张圆桌,两人曾经一起使用过。也许他们曾经坐在桌旁,对月饮酒,诗情画意。

    那张妆奁,是辛丽的东西。她曾经坐在椅子上,懒起画峨眉,一副岁月静好。

    凤幽月叹了口气,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一场情爱,又究竟是谁的错?该怪辛丽的隐忍固执,还是该怨巫曜的隐瞒无情?

    人都死了,将这些收集起来又有什么用?

    “你说巫曜在死之前可有怨过辛丽吗?”她喃喃的问。

    他将她逼的**而死。她也让他死无全尸。不仅如此,还牵连了巫氏一族的子子孙孙。

    “要我说,辛丽在死之前,她的神智是不清楚的。不然怎会放下那么狠的诅咒。”凤幽月嘀咕道。

    云陌一直没有说话,他定定的盯着冰棺中巫曜的尸骨,意味深长的笑了。

    “幽儿,巫曜并非死于诅咒。”

    凤幽月猛地抬头,愣愣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这世上哪有什么诅咒之术?即便有,也不会如此轻易就能成功。”云陌慢条斯理的抚了抚衣袍,解释道,“辛丽修为并不高,以她的能力,即便用了心头血为引,魂飞魄散为奠,也没有那么力量诅咒巫氏世代子孙。若诅咒真有那么容易,那这九幽大陆早就乱套了。”

    凤幽月原本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如今听云陌一说,犹如醍醐灌顶,顿时就明白了。

    对啊,若是喷一口心头血说几句话就能形成这么狠的诅咒,那他们还苦巴巴的修炼做什么。看谁不爽,直接喷口血就能折磨死对方子子孙孙,岂不美哉。

    “既然不是诅咒,那怎么……”她张了张嘴,眼睛猛然睁大,“是有人借着诅咒的故事,故意为之!”

    云陌勾了勾唇,他家幽儿就是聪明。

    那么问题来了,坑死巫曜和巫氏子孙后代的人不是辛丽,那会是谁?

    “皇族中人,腌臜事儿又不是一件两件,你何必为了两个死人费心?”

    凤幽月也是因为一时感慨才在巫曜和辛丽的事情上多花了几分心思,如今听云陌一说,也觉得有些无趣了。

    不再理会那些皇族秘辛,两人又在石室中转了一圈,意外的发现竟然什么宝贝也没有。

    凤幽月有些失望,只觉得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眼睛随意一扫,忽然顿住了。

    “那是什么?”

    在冰棺的尾端,雕刻着复杂的龙纹图腾。在龙纹图腾的最中央,龙眼出散发着幽幽红色光泽。

    刚开始凤幽月没注意,只以为是染上的颜色。如今一看,发觉那红光竟然是一颗珠子发出来的。

    她走到冰棺前蹲下,伸出手指摸了摸那颗珠子。

    珠子通体成血红色,约有大拇指指甲盖大小,流光肆意,颜色十分鲜艳。从外面看去,这珠子中好似有液体流淌,看起来倒有几分像血液。

    这珠子看上去绝非凡品,不应该执事一个装饰物那样简单。

    凤幽月正想着,忽然,她的识海中猛然一震。

    紧接着,血红色珠子爆发出一震强大的红光,催的凤幽月连忙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在混沌空间之中,一根毫不起眼的烧火棍缓缓从空间中飘了出来。

    透过五指的缝隙,凤幽月看到了那根烧火棍。这东西她有点印象,是当初在肖如天的宫殿中发现的。和那些灵器放在了一起,她便一股脑都塞进了空间中。只不过后来便被她遗忘在脑后。

    这棍子,难道还有什么名堂不成?

    烧火棍缓缓漂浮在半空中,发出阵阵幽光。那颗血红色珠子仿佛得到了召唤,从冰棺上脱落,缓缓向烧火棍飞去。

    珠子在烧火棍四周旋转了几圈,然后缓缓嵌入棍子上的一处凹槽中,合为一体。

    光芒消散,烧火棍‘啪’的一声掉落在冰面上。

    凤幽月跑过去将它捡起来,发现原本坑坑洼洼的烧火棍变得平滑,在棍子中心处,血色珠子镶嵌在其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她拿着烧火棍,只觉得自己好像捡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云陌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一时间也摸不出头绪来。

    就在这时,冰棺发出‘轰隆隆’的声响,棺盖缓缓打开。

    一抹流光闪过,一道虚影从冰棺中跃然而出。

    凤幽月抬头望去,那虚影身着玄色衮服,头戴十二珠彩玉金龙冠,散发着帝王的威严与沉稳。

    这个人,就是巫曜本尊无疑。

    “吾辈,吾乃死后一缕神识,特寄托在尸骨之上,等你来寻。”

    这时,巫曜缓缓开口,缥缈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冰室之中。

    “吾自幼与皇后辛丽相识,青梅竹马,本以为就此共度一生,却不想命运弄人,阴阳两隔。丽儿死后,朕将自己关在这石室之中,以赎负心之罪。只是不曾想,巫氏一组被诅咒所累,血脉之人均活不过而立之年。朕心中担忧,用尽余生精力寻找解决办法。幸得老天垂怜,让我觅得一线生机。巫氏诅咒,并非丽儿所为,而是有其他人故意为之。朕已找到解决方法,奈何有心无力,一命归西。如今,但求吾辈能够将解咒之法交给巫氏族人,为答谢吾辈之举,特将血珠奉上。此血珠乃巫氏至宝,拥有操控人心之力。待吾辈寻到巫氏族人之时,将玉玺与此信奉上,子孙必将曾汝血珠之法。”

    “朕一生悔恨,只愿来生能够补偿丽儿之苦。恳求吾辈就巫氏一族于水火之中,巫氏子孙定将竭力报答。”

    说完,半空的虚影深深行了个大礼,然后渐渐消失。

    凤幽月目瞪口呆的看着巫曜消失的身影,拿过手中的烧火棍,盯着那血珠看了半天。

    原本以为得到了宝贝,却没想到揽下这么一大摊事情。

    巫氏一族,她该去哪里寻啊?

    “从巫曜的回忆录中来看,他应该是活在几千年前。幽儿,你摊上大事儿了。”云陌十分不厚道的笑了。

    凤幽月眨眨眼,几千年前?

    那巫氏皇族在不在了都不一定,她该去哪里找?

    “云陌……”有问题,找大神。凤幽月可怜巴巴的看着男人,希望他能给自己出个主意。

    “何必如此纠结。这血珠得了便得了,即便不知道使用之法,我也有办法让它认你为主。”云陌好笑的看着她,觉得少女这可怜巴巴的模样十分可爱,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

    话虽这么说,但她拿了人家的宝贝,却不帮人家办事,感觉实在是不太好。

    可是,时间过去几千年了,以巫氏一族活不过三十岁的情况,他们现在是否还有后代都说不定,更别提要找到他们的行踪了。

    凤幽月思来想去,决定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左右玉玺和血珠都在她手里,不拿白不拿。以后若是有机会,去帮巫曜找一找也是可以的。

    凤幽月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便拿定了主意。就在此时,半空中忽然出现一封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