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爆更26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皇帝喜得长子,巫曜十分高兴。激动之余,将关在冷宫中的辛丽忘在了脑后。

    第二日,恢复了一些力气的辛丽挣扎着从凤鸾宫中闯出来,撕心裂肺的喊着‘还我孩儿。’

    巫曜得知此事后,赶去了凤鸾宫。此时的辛丽,面色惨白,头发蓬乱,好似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

    她见到巫曜,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告诉他是辛雅换了她的孩子。

    巫曜原本就对辛丽的那个孩子厌烦之急,而辛雅却在怀孕之中冒着小产的风险为辛丽求情。一来二去,他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了。

    如今,辛丽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辛雅所生的皇子是她的,这让巫曜觉得实在不可理喻。

    眼前的女人不再是他心中的那个女子。那个温柔似水的辛丽早已经不见了。

    巫曜离开了凤鸾宫,只留给辛丽留下了一个绝情的背影。

    辛雅和丈夫的私情本就让她郁结在心,后来的私通事件更是让她有口难言。如今,腹中的骨肉眼睁睁的被换走,而她的丈夫却一脸厌恶的看着自己。一件件事情加起来,辛丽终于崩溃了。

    当天晚上,凤鸾宫燃起了熊熊大火。

    巫曜得到消息后,脑子一懵,狼狈的冲到凤鸾宫前。

    他看到,在熊熊大火之中,辛丽身上穿着成亲时的红色嫁衣,舞着她曾经最爱跳的凤飞舞。

    红衣翻飞,美人如玉,好似涅槃的凤凰,马上就要冲入天际。

    巫曜心尖一颤,觉得自己似乎一直忽略了什么。

    这时,火中的辛丽看到了他。

    她笑了,笑着笑着便哭了。随即,脸上露出了一副蚀骨的恨意。

    在烈火熊熊之中,她以心头血为引,魂飞魄散为奠,诅咒巫氏皇族世世代代活在痛苦之中。诅咒一切负她之人,死无全尸!

    至此,一代皇后,葬身火海。

    在辛丽死去的那一刻,巫曜心中一疼,一口心头血吐了出来。

    直到第二日他醒来后,才不得不面对心爱的妻子已经死去的事实。

    辛丽以极端而又决绝的告别方式,让巫曜冷静了下来。究竟是怎样的恨意,让自己的妻子不惜以魂飞魄散为代价,施下这样的诅咒?

    巫曜觉得,他好像忽略了什么。

    冷静下来的巫曜,在一番思索之后,派人细细的查探了一番。

    最后得到的结果,自然是他自己不能承受的。

    他目光呆滞的看着查到的消息,沉默了许久,发出一声啼血的悲鸣。

    一切都是他,是他没有信任辛丽,是他没有对她坦白。

    若是当初他将辛雅对他告白的事情告诉辛丽,也许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如果他能对辛丽多几分信任,就不会逼的她葬身火海。如果在辛丽生产时他能陪在她身边……

    一切的一切,没有如果。

    辛丽死了,在巫曜的调查下,一切也都真相大白了。

    辛雅的罪责,罄竹难书。巫曜将其四肢砍掉,挖去双眼,减掉舌头,做成了人彘,日日折磨。十数年后,的确如辛丽所诅咒的一般,死无全尸。

    然而,即便辛雅再痛苦,辛丽也回不来了。

    巫曜将他和辛丽的孩子抚养长大,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小腿开始溃烂。

    太医们诊断了许久,却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巫曜召集来了许多炼药师,也都没有办法。

    这时,巫曜想起了辛丽临死前的诅咒。

    一切负她之人,死无全尸!

    是啊,他的确应该死无全尸。

    巫曜放弃了治疗,将皇位全给他和辛丽的儿子,独自一人开辟了一处空间,便是这处山洞。

    原本他打算在这里孤独终老,可是有一日,新任帝王来了,并且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巫氏皇族有刚刚过了三十岁的皇子公主们,全都莫名其妙的死了。

    辛丽的诅咒应验了,巫氏皇族生生死死不得好死,所有人都活不过三十岁。

    巫曜看着还有五年就要到三十岁的儿子,心中悲痛,自责不已。他从雪顶峰弄来了万年玄冰,来延缓自己身上的溃烂。把握最后的数年时间,潜心研究解除诅咒的方法。

    凤幽月一口气将巫曜的回忆录看完,觉得心头有点堵得慌。

    总得来说,这就是一个蠢男人和一个蠢女人相爱想杀并且连累后代的狗血故事。

    太扯了,连电视剧也不敢这么编。

    云陌对巫曜的故事没有兴趣,但他不想看到凤幽月不开心。

    “云陌,以后不管有什么事,你都不许瞒我。”凤幽月忽然抬起头说了一句。

    巫曜和辛丽的故事,让她有些感慨。两个人最重要的,是信任和坦白。当初,若是巫曜能够坦白辛雅的事,而辛丽能够坦白的问他两人的关系,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那么多狗血。

    “幽儿,我并非巫曜,也不会那么糊涂。”云陌牵起少女的柔荑,幽暗的墨眸认真的看着她的双眼,“你是我的宝,你若是想要我的命,也大可以拿去。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人能比你更重要。”

    凤幽月扁了扁嘴,觉得眼睛有点湿。她伸手抱住男人,低声嘟囔道,“不管如何,我是相信你的。你也一点要相信我。不论遇到什么事,我们都一起面对。我不喜欢为爱牺牲那一套,我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不管是人是鬼,我们都要在一起!”

    云陌笑弯了眼,好似繁花盛开,让人心生温暖。他紧紧的抱住怀中的人,恨不得将她融入到自己的骨血里。

    “好,我会一直牵着幽儿的手,永远不松开。”

    ……

    巫曜的回忆录给两个处于热恋的人带来了几分感悟,也使得两颗心更加亲近了。

    原本打算来探宝的两个人,又在石室里腻腻歪歪了好久。

    “我想把那块万年玄冰带走。”凤幽月说。

    “好,带。”云陌袖袍一会儿,将龙凤床上的万年玄冰收到一枚储物戒指中,递给凤幽月。

    凤幽月好似偷吃了鱼的小猫,弯着眼睛笑了起来。她喜爱的摸了摸戒指,又开心的捏了捏云陌的脸,只觉得自家男人实在是太可爱了。

    云陌好笑的看着小丫头在自己的脸上作怪,然后又见她好似想起了什么,兴冲冲的跑到桌边,将那玉玺收了进去。

    男人眼皮一跳,“幽儿,那玉玺你留着有何用?”

    “没有用啊。但是这材料不错,以后若是没钱了,可以把它卖了。”少女笑眯眯的说。

    云陌的眼皮又跳了几下,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摇头失笑。幽儿这财迷性子,当真是……可爱的紧。

    凤幽月将玉玺收入空间中,又在石室里搜了一圈,确定没落下什么宝贝,才一脸意犹未尽的离开。

    出了石室,又回到石洞之中,二人来到了另一扇门前。

    “哪件石室是卧房,你猜这里面回事什么额?”凤幽月问。

    云陌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这并不耽误他借此和小丫头**。

    男人低头附到少女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少女顿时脸色羞红,清澈的水眸睁得圆溜溜的,连眼角也泛起了雾气。

    “呸,臭流氓!”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只觉得这男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云陌笑得花枝乱颤,微薄的红唇扬起一个妖冶的弧度,脸上的笑意怎么也压抑不住。

    “我的确是流氓,不过只是幽儿一个人的。”他从后面抱住少女,滚烫的胸膛贴在纤细的后背上,少女身上浅浅的清香钻入鼻腔,使得他的眸色愈发暗沉。

    凤幽月搞不懂云陌是怎么做到随时随地发情的,她哼唧了两声,腰间一个用力,挣开对方的怀抱,走到石门前观察起来。

    这个石门上也是一个禁制,和之前的那个不太一样。

    若是放在刚进石室时,凤幽月定是对这个禁制没有办法的。不过有了云陌刚才的指导,她倒是有了两份跃跃欲试的心。

    云陌看着少女亮晶晶的眼睛中带着浓浓的期待,笑着点点头。

    “幽儿尽管解,若是解不开,我便把这石门砸了。”

    凤幽月翻了个白眼,真是粗暴!随即,她又轻笑出声,不过她喜欢!

    这道石门上一共设有九九八十一道禁制,比刚才那扇石门有过之而无不及,难度也要高出许多。以凤幽月如今的禁制水平,想要全部解开它不太可能。不过她并没有气馁,禁制越多,说明巫曜对这间石室愈发重视。搞不好里面会有什么宝贝。

    在云陌的指导下,凤幽月磕磕绊绊的解开了九道禁制,花了好半天时间。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以‘浪费时间就是慢性自杀’为由,冠冕堂皇的把剩下的任务交给了云陌。

    云陌心中失笑,却也纵着她,以极快的速度将剩下的禁制解开的,打开了石门。

    石门内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四周扑着白玉暖石,一眼望不到头。

    凤幽月看了云陌一眼,小心翼翼的踏入通道之上。

    没有任何机关,想来巫曜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解开他的九九八十一道禁制。

    ------题外话------

    你们懂得一口气更好几万字的绝望吗……我需要一个么么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