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爆更25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成亲后的日子,不似巫曜想像的那样美好。

    辛丽变了,看起来她还是那个温柔的女子,但是一颦一笑均带上了面具。原本的辛丽温柔似水、心中却是热情如火。而如今躺在巫曜枕边的这个女人,却是他怎么也捂不化的冰。

    两个人的感情,一旦出现裂痕,若是不及时修补,便会变成一道鸿沟。

    辛丽以为巫曜和辛雅有染,巫曜以为辛丽不再爱她。两人日复一日,从最初的两小无猜,变成了相敬如宾。

    在两人成亲的一年后,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辛雅以皇后家人的名义进宫看望辛雅,并且当晚住在了宫中。

    由于辛雅到来,辛丽情绪十分焦躁。而辛雅又说了几句暧昧不清的话,这让辛丽的焦躁变成了愤怒。忍无可忍之下,那一日同巫曜吵了起来。

    巫曜本就对这一年的夫妻生活失望透顶,如今辛丽忽然发作,让他觉得实在无理取闹。愤怒之下,说了几句重话,拂袖而去。

    当天晚上,巫曜心中难过,找了处僻静的地方借酒消愁。辛雅一直关注着帝后二人的行踪,她见巫曜此时单独一人,便又心生一计。

    她和辛丽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长相有六分相似,身形也是差不多。她穿了一件辛丽未出嫁时最喜爱的衣服,悄悄去见了巫曜。

    巫曜本就是借酒消愁,早已经喝的晕晕乎乎。如今见到穿着辛丽衣服的女子温柔似水的缠在他的身上,这让他看到了成亲前的妻子。

    酒后乱性,是最常见的套路。巫曜也避免不了。

    他将辛雅当成了辛丽,抱着她一路从花园去了寝宫。太监和宫女们看了个清清楚楚,第二天这件事便传开了。

    皇上宠幸了皇后的庶出妹妹!

    这件事简直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辛丽的脸上。

    所有人都在暗中嘲笑辛丽,仿佛看了一场天大的笑话。

    巫曜在第二日清醒后,也如遭雷击一般。明明昨天晚上与他**的是妻子辛丽,可为何变成了辛雅?

    巫曜懵了,连忙穿上衣服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辛丽的寝宫。

    而辛丽早已经在昨晚知道消息后,便闭门不出,任谁也无法见到。

    辛丽的心死的不能再死了。她将自己关了起来,任巫曜如何哀求也不见他。

    巫曜宠幸了辛雅,这件事总要给岳父一个交代。无奈之下,他将辛雅纳为妃子。辛雅终于得偿所愿,成为了最尊贵的女人!

    如果故事发展到这里,最多也就是一场错过的爱情。但坏就坏在辛雅是个贪心之人。

    入宫之后的生活比她想像的要艰难,巫曜虽然将她接入公众,却从不在她那里过夜,甚至连见也不见她。

    不仅如此,巫曜还每天都会去皇后宫中小坐。即便辛丽闭门不见,他也不生气,好似只有坐在离妻子最近的地方,冰冷的心才能暖一点。

    辛雅愤恨不已,这样的生活和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愤怒之下,她又开始作妖了。

    中秋佳节,宫中设宴,辛丽作为皇后,是一定要到场的。

    当天晚上,巫曜是几个月来第一次见到辛丽,两人相对无言,明明相爱却好似陌生人一般疏离。

    那日的宴会,辛雅没有参加,巫曜也根本就没想让她参加。

    而辛雅则趁着这个机会,带着一个她买通的侍卫,偷偷的潜入了皇后的寝宫之中。

    每月初一十五,按照宫中的规矩,皇帝必须睡在皇后那里。前几个月的初一十五辛丽可以拒绝,但是今日中秋,她不能拒绝。

    帝后二人回到了寝宫之中。

    巫曜很想和辛丽亲近,但是又怕她更加抗拒自己,所以连她的寝殿也不敢进去。

    他让太监弄了一壶酒,对着圆月自斟自饮起来。

    巫曜并不知道,这壶酒里被加了料。

    他越喝觉得身体越热,一些**从心底涌出,无法控制。

    巫曜刚开始还能保持理智,但是到后来,彻底被**所控制。

    他通红着眼睛,冲进了辛丽的寝殿中,不顾她的哭喊哀求,强行要了她。

    当天晚上的记忆非常混乱,当巫曜苏醒时,躺在身边的并不是辛丽,而是辛雅。

    辛雅浑身青紫一片,眼角还带着泪痕,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巫曜懵了,他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辛雅怎么会在皇后的宫中?辛丽又去了哪里?

    巫曜担心辛丽,他没时间和辛雅谈论昨晚的事,急急忙忙派了人去寻妻子。

    两刻钟后,宫人传来了消息,辛丽找到了。

    辛丽的确找到了,她就睡在了偏殿之中。而在她身边,躺着一个浑身光溜溜的男人。

    这个人,就是辛雅买通的那名侍卫。

    一切都是辛雅的计划。她在巫曜喝的酒里放了合欢药,让他酒后乱性和辛丽强行发生关系。然后在两人睡着时,她将辛丽抬到偏殿,让侍卫睡在她身边。而自己则脱了衣服睡在了巫曜身边,装出一副被他强迫的模样。

    所有的事情,全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辛丽和侍卫私通,被许多寻找她的太监宫女看到,有理也是说不清的。

    巫曜知道此事之后,并没有辛雅预想中的愤怒。他沉默了许久,下了一道圣旨——将皇后辛丽关于凤鸾宫,终身不得出宫!

    巫曜没有废后,即便满朝文武联名请奏,他也没有废掉辛丽的头衔。其实他并不是不愤怒的,但是是他有错在先,又有什么理由去责备辛丽?

    这样的事情发展出乎了辛雅的预料,巫曜对辛丽的感情比他想像的还要深。

    只要辛丽在后宫一天,她便做不成皇后。只要辛丽还活着,巫曜的心就不会在自己身上。

    这一次,辛雅决定从辛丽下手,直接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下毒肯定是不行的,自从那晚的事之后,整个凤鸾宫都被严防死守,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就在辛雅想不出办法的时候,凤鸾宫传出一个消息——辛丽怀孕了!

    至于怀的是谁的孩子,除了辛雅之外,所有人都以为是那个侍卫的!

    辛雅一见,顿时生出一个主意来。

    第二日,她宣了太医进宫,最后得到的诊断结果是,她也怀孕了。

    巫曜的心情有点复杂,自己心爱的女人坏了别人的孩子,而他不爱的女人却怀了自己的孩子,实在是有些一言难尽。

    嫔妃怀孕,按照宫中的规矩,应该提一提位分。辛雅从正二品妃,变成了正一品贵妃。

    而怀了‘别人’孩子的辛丽,巫曜想要让她把孩子打掉。

    辛丽怎么会同意,这是她的骨血,是这个宫里唯一属于她的亲人。

    辛丽誓死不从,巫曜只以为她是对那个侍卫有情,心中更是怒火中烧。

    两人僵持不下,就在巫曜准备以皇帝的身份命令她时,辛雅突然来了。

    她跪在凤鸾宫外,请求巫曜饶过辛丽孩子的性命。

    巫曜自然不会同意,辛雅便在外面跪了整整一日,直到昏迷了才被人抬回去。

    巫曜宣太医进宫为辛雅诊脉,辛雅由于过度老劳累而险些小产。巫曜原本对辛雅很是厌烦,但经过此事后,他的态度缓和了许多。

    待辛雅苏醒后,第一件事便是求巫曜绕了辛丽的孩子。

    巫曜心中感动,觉得以前误会了辛雅。一切事情都是因他而起,辛雅也只是个无辜的受害者。如今,她冒着小产的危险为辛丽求情,这让巫曜更是高看了她几分。

    就这样,辛丽的孩子保住了。但后宫的主人,变成了辛雅。

    之后的几个月,巫曜对辛雅的态度好了许多,也将后宫的权利交给了她。只不过他从不在辛雅宫中留宿,对她也是疏离有礼。

    辛雅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安心的养胎,直到九个月后的某一天,她要生了。

    当天早上,辛雅感觉到了腹部疼痛。她冷静的找来了自己的心腹,将一个计划告诉了他。

    辛雅心腹是一个太监,那太监听了这计划后,吓的差点跪在地上。

    因为她要——狸猫换太子!

    辛雅知道自己要生了,但是这腹中的孩子却是那个侍卫的。若有朝一日,巫曜怀疑起来,那么等待她的必定是杀头的大罪。

    所以,她要把自己的孩子变成真正的巫曜血脉。

    心腹太监无声无息的去了凤鸾宫,借着贵妃娘娘探望亲姐的理由,将药粉无声无息的洒在寝宫之中。

    辛丽吸入了药粉,肚子开始剧烈疼痛起来。

    她也要生了。

    当天的情况十分混乱,皇后和贵妃同时生产,一个是野种,一个是皇子。孰重孰轻,宫人们自然只拎的清的。

    巫曜在得知辛雅即将生产时,立刻赶去了她那里。后来又得到了辛丽生产的消息,他犹豫了许久,脚步向外移去。

    而就在这时,负责给辛雅接生的太医说贵妃难产,需要龙气镇住牛鬼蛇神。

    到底是自己的孩子,巫曜最后还是没有离开。

    辛丽独自在凤鸾宫之中,在几个宫女的帮助下,艰难的生下了孩子。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辛雅的心腹太监把几块玉佩塞进了宫女手中,抱着孩子从偏门离开了。

    辛丽心中焦急,却由于虚弱无法阻拦。她想将外面的侍卫喊进来,可几名宫女死死的将她的嘴巴捂住。

    心腹太监抱着真正的皇子从后门进入了辛雅的寝宫,又将辛雅的亲自换进了凤鸾宫中。

    一场狸猫换太子,瞒天过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