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爆更23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凤幽月是在云陌的怀里醒来的。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到身边有个男人。心中先是一惊,随后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渐渐放松下来。

    “醒了?”云陌的声音从胸腔里传出来,震得脸颊酥酥麻麻。

    “唔。”凤幽月刚出声,便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

    昨天晚上喊的太用力了。

    “这里是哪里?”凤幽月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她环顾四周,发觉周围的摆设有些熟悉。

    “我们来时落脚的那家客栈。”云陌也坐了起来,甩了甩有些发麻的肩膀,伸手搂住她的腰。

    凤幽月的身体有点僵,这是她第一次和云陌如此亲密。昨晚失心疯的时候不算。

    除了凤苍和凤清岩外,她从没有离一个男人这样近过。而且,对方的手还搭在她的腰上。

    腰间火辣辣的……凤幽月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俏脸染上一层红晕。

    她并不知道,此刻这副娇艳欲滴的模样,有多勾人。

    云陌的墨眸暗了下去,长臂一伸,将凤幽月紧紧搂在怀里,垂头贴在她的耳边。

    “幽儿……”悦耳低沉的呢喃,伴随着湿热的温度,吹拂在耳垂,身上一片酸麻。

    凤幽月不自在的向前挪了挪,僵硬的问,“干嘛。”

    云陌又将她往怀里紧了紧,沉默片刻,小心翼翼的问,“昨晚你说的,可还当真?”

    男人的语气中带着不易擦觉的紧张和试探,搂在腰间的手臂又紧了几分。

    凤幽月愣了一下,然后‘扑哧’笑出声来。

    “幽儿……”云陌用鼻尖蹭了蹭她的脸颊,委委屈屈的唤了一声。

    凤幽月心都被他叫软了。她拍了拍腰间的大手,转过身去面对着一脸委屈的男人,伸手用力扯了扯那张人见人爱的俊脸。

    “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从今日起,你云陌生是我凤幽月的人,死是我凤幽月的鬼,就算埋到坟堆里,也是我凤幽月的尸首!”

    这话说的不吉利,但是云陌却觉得这是世间最动听的情话。

    凤幽月和云陌都是第一次恋爱,感情正是浓烈的时候,腻歪起来自然是没完没了。

    若不是凤幽月的肚子发出一阵一阵的抗议声,这两人很有可能‘有情饮水饱’。

    云陌去厨房动手做了一桌子凤幽月爱吃的菜,让店小二端了上来。

    两人又腻腻歪歪的坐在一起,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磨蹭好半天才将一顿饭吃完。

    吃过饭后,凤幽月和云陌分别洗了个澡。这几日在苍南峰风吹日晒的,凤幽月实在是做不到顶着一身灰和云陌腻歪。

    “一会儿我给师兄发个消息,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们就尽早回去吧。”她顶着带着水汽的头发走进房间,从空间中拿出通讯器。

    “不着急。”云陌走过来,拿过干爽的帕巾,细细的擦拭着少女柔软乌亮的秀发,“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还有事?

    坐在床边的少女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云陌顿时就被凤幽月这副模样萌化了。他忍不住扬起嘴角,用手指轻轻在她的脸上捏了捏。唔,好滑。

    “之前我坠入悬崖之后,遇到了一个黑洞。里面的气息我有些熟悉,所以想去看一看。”

    当初掉入深渊后,云陌本打算撕裂空间回来。不过恰好掉进了一个黑洞之中。黑洞里的气息有些熟悉,这让他多逗留了一会儿。只是没想到,黑洞中的时间和外界是不同的,他明明只逗留了一小会儿,外面却过去了整整三天。

    凤幽月听云陌说完,对那黑洞也产生了兴趣。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晚点回去吧。一会儿我跟师兄说一声。”少女的眼睛亮亮的,好似夜空中的繁星。

    “不必。”云陌忍不住抚上她的眼,声音有柔和了几分,“我来说。”

    两人有磨蹭了一会儿,凤幽月才打开通讯器联络严逸飞。

    这几日严逸飞吃不好睡不好,就等着凤幽月的消息。此时通讯器一亮,他就立刻打开了。

    “师妹!”严逸飞声音淡淡,带着一丝紧张,“你在哪儿?可有危险?要不我去接你可好?”

    凤幽月心中一暖,声音柔和了不少,“师兄别急,我已经离开苍南峰了。云长老回来了。”

    回来了?!

    严逸飞一愣,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时,光幕之中,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凤幽月身边。

    “云、云长老?”他眨眨眼,叫了一声。

    云陌抬起眼,凌厉的视线透过光幕,落在他的身上。

    严逸飞心尖一颤,开口询问到,“云长老可有受伤?”

    “并不。”云陌难得的耐心一次,回答了他的话。严逸飞多次维护凤幽月,云陌对他的印象还是很好的,也乐意对他耐心一些。

    严逸飞没想到云陌会回答自己的话,有点受宠若惊。他定了定神,道,“云长老和师妹何时归来?我与师父说一声,也免得他老人家担心。”

    “师兄,我可能还要过几天才能回去,。”凤幽月见自家师兄紧张的满头大汗,忍不住开口道。

    “过几日?”严逸飞愣了一下,随后想也没想便点下了头,“好。注意安全,早日回来。我这边还有事,先不说了。师妹保重。”

    说完,光幕一闪,消失了。

    凤幽月眨眨眼,有点茫然的盯着半空。这就完了?她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晚归的原因吗?师兄是不是太痛快了点?

    殊不知,严逸飞一看到云陌就压力山大。更何况以云长老的实力,将凤幽月交给她,严逸飞是一万个放心,还有什么好问的?

    ……

    两人又休息了一日,第二天一大早,再一次进入了苍南峰之中。

    再一次来到悬崖边,凤幽月的心情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她垂头向悬崖下看去,万丈深渊,深不见底,扔块石头下去,连个声响也听不到。

    “就这么跳下去,会不会摔成肉泥?”凤幽月对这深渊还是有点打怵。

    “有我在,不会。”云陌摇头失笑,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里。二话不说,直接跳了下去。

    凤幽月觉得她有点承受不来,整个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向下落去,脚下的失重感让她不安的绷紧了身子。上一世她玩过蹦极,也跳过伞,但都不比上现在这样来的刺激。

    太刺激了,有点受不住。

    她抬起头向上看去,悬崖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不安的抓了抓云陌的衣服,脑子里莫名其妙的付出了电视剧里的桥段。

    “你说我们像不像讯请的苦命鸳鸯?”

    云陌被她这个破比喻弄得哭笑不得,放在她腰间的手臂又紧了紧,“鸳鸯可以,苦命殉情就算了。”若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要让她跟着自己去死,那样的男人还有何用。

    凤幽月也只是开个玩笑,意外的见云陌如此紧张,心里又甜蜜了几分。

    两人向下坠落了一段距离,周围的景色以极快的速度上升。

    这时,一震强大的能量波动传来。

    凤幽月低头看去,深渊之中,一个黑色旋涡正附在半空缓慢的旋转着。

    “就是那个黑洞?”她问。

    “不错。”云陌袖袍一挥,黑色雾气从他掌心冲出,化为一条长长的阶梯,连接在黑洞之上。

    他搂着凤幽月,双脚踏上阶梯,一步一步向黑洞中走去。

    越接近黑洞,威压越来越大,若不是有云陌护着,凤幽月必定承受不住如此大的能量压制。

    云陌打开防护罩,搂着怀中的人,抬脚迈入黑洞之中。

    凤幽月只觉得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已经站在一片黑雾之中。

    “云陌!”她心中一慌,喊了一声。

    “我在这里。别怕。”云陌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凤幽月连忙转过头去,见男人正站在离自己不远处。

    她想要抬脚走过去,却发现双脚好似黏在地上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

    “别着急。你站在那里不要动。”云陌见她面露焦急之色,忙出声安慰,“这里的能量太过强大,是你无法承受的。我将你困在那一处,莫要乱走。等我片刻,我尽快回来。”

    凤幽月定了定神,“那你快去,早点回来。”

    云陌点点头,不放心的看了她两眼,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凤幽月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黑雾之中。她抬起头环顾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任何光亮。但是却能看的清楚自己的身体,实在是奇怪的很。

    空荡荡的一片天地,安静的让人心里发慌。刚开始还好,待云陌离开一段时间后,凤幽月便觉得有点难受。

    这里太安静了,安静的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

    她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融入这黑暗之中,也跟着消失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