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爆更22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夜色降临,苍南峰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一轮弯月在薄雾中散发着朦胧的光晕,夜凉如水,为夜晚平添了一份寂寥。

    悬崖旁边,凤幽月孤零零的靠在石头上。烧的正旺的火焰在夜色中跳跃,火光将她略显舱板的脸颊染红,平添了一份娇意。

    小火和小冥知道了云陌的事情,都从空间里跑了出来。

    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围在凤幽月身边,小心翼翼的陪着她,眼中时不时流露出浅浅的担忧。

    凤幽月已经在这里做了一个下午了,不哭不闹,冷静的让人害怕。

    甚至连眼神也没移动过。

    小火和小冥有点担心,这样的沉默,还不如哭一场来得痛快。

    “老大……”小冥跳到凤幽月怀里,轻轻的蹭了蹭她的下巴,奶声奶气的说,“你要是难过就哭出来,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吱吱吱!”小火点点头,表示它真的不会笑话她。

    凤幽月没有说话,沉默的盯着一个地方发呆。

    小冥急的抓耳挠腮,圆溜溜的眼睛叽里咕噜乱转,苦恼的思考着该怎样让自家老大高兴起来。

    小火也急的大尾巴拼命晃动,恨不得连翻几个跟头博凤幽月一笑。

    “老大,其实你不用这么担心。云大人他不会这么容易出事的。”小冥蹭了蹭爪子,模棱两可的说。

    凤幽月眸光微动。

    “你想啊,云大人他是九幽大陆至高无上的尊上大人。他的修为深不可测,有移山倒海的能力,怎么会葬身区区深渊之下呢?”小冥再接再厉的说。

    “那他为何还不回来……”少女缓缓开口,声音嘶哑。

    小冥眼珠咕噜咕噜转了一圈,苦思冥想的找理由。

    “也许,他是被什么事困住了回不来。又或者……他已经回学院了也说不定啊!”

    凤幽月缓缓摇了摇头,“不会。”

    “他若是没有事,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到这里。”

    小冥无语凝咽,再也想不出理由糊弄凤幽月。

    悬崖上又安静下来,一人两兽静静的坐在悬崖边,不知该等到何时。

    ……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距离云陌坠崖,已经两日有余了。

    凤幽月也已经两天没有吃饭喝水了。

    这几日,白天她就坐在悬崖上出神。到了晚上,就靠在石头上闭眼休息。稍一有风吹草动,她便会迅速惊醒。然后紧张的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后,眼中的光芒又黯淡下来。

    小冥和小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连空间里的小混和沙漠冥蛇也急的直上火。

    云陌坠崖的第三日,凤幽月终于动了。

    她扶着石头站起身,一步一步向河边走去。

    “老大她不会要跳河吧?”小冥动了动兔子耳朵,恨不得将眼睛黏在凤幽月身上。

    小火“吱吱”叫了两声,毛茸茸的毛团化为一道红光,紧追凤幽月而去。

    凤幽月并没打算跳河,她拿出一块帕子浸湿,仔细擦了擦脸。

    三日没有休息好,那双清澈的水眸已经遍布血丝,眼底青黑一片,一张小脸也是面无血色。活脱脱就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

    凤幽月盯着水面中的倒影,出了一会神,起身往回走。

    她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靠在大石头上,定定的盯着悬崖出神。

    小冥和小火原本以为凤幽月振作了,还没等松口气,又开始担忧起来。

    “老大,还有两日,你师父和师兄就要来抓你回去了。”小冥哪壶不开提哪壶。

    凤幽月轻轻眨了眨眼,浓密的睫毛好似受了惊的蝴蝶,在眼底留下一片阴影。

    “嗯。”

    “那你回去吗?”小冥试探着问。

    凤幽月沉默片刻,道,“回。”

    小冥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能回去就好,至少不会殉情。

    夜晚再一次降临,小冥和小火将火堆点燃。

    夜风微凉,吹得凤幽月心头一阵冷意。

    她靠在大石上,眼睛定定的看着夜空中的弯月,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和云陌在一起的日子。

    这是凤幽月人生中第一次后悔。

    她后悔没有早点确定自己的心意,她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对他表白,她后悔自己还没来得及让那个登徒子亲一下,他就不见了。

    心底的酸涩,在压抑了三天后,汹涌的冒了出来。

    凤幽月眨眨眼,眼前浮上一层湿气,模糊了皎洁的月色。

    她抽了抽鼻子,眼泪不争气的顺着脸颊两侧滑落。

    忽然,她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跑到悬崖边站定。

    “云陌——!我喜欢你——!”少女清冷的喊声,在夜色中回荡,久久不息。

    凤幽月抹了一把眼泪,双手捂住脸,沙哑的声音从嘴里流出,“你个老流氓,撩完人就跑。你有本事撩我,有本事负责啊!”

    一声轻笑,忽然在身后传来。

    “幽儿,这可是你说的。”

    凤幽月身子猛然一震,身子僵硬的缓缓转过来。在看到不远处的男人时,眼睛蓦然睁大。

    云陌一身白色滚金锦袍,站在朦胧的月色中。如玉的俊颜上泛着柔光,双眸中溢满了浓浓的宠溺。

    他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从那满身的愉悦便能看出,凤幽月的告白他应该是听去了不少。

    等了这么久,幽儿终于要给他名分了。

    云陌温柔的勾起唇,眼底的温柔好似春风拂过水面,漾开一圈圈缱绻的涟漪。

    “幽儿。”他轻轻唤了一声,抬步朝少女走去。

    哪知,凤幽月的动作比他更快,迈开双腿大步向这边跑了过来。

    少女纤细的身子好似一个小炮仗,以极快的速度直直撞进男人怀里。然后,她伸出胳膊按住男人的肩膀,一把将他推到在地。

    红唇落下,带着失而复得的颤抖和恐慌,凤幽月狠狠的咬上云陌的唇。

    云陌的眸色顿时变得暗沉,眼底好似压抑这狂风骤雨。他反手搂住少女的细腰,身子一个用力将她压在身下,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共同缠绵着深深的吻里。

    凤幽月觉得自己要窒息了,胸腔里一阵**,眼前发黑几乎要晕厥过去。

    云陌见状,连忙松开了她。一缕银丝从嘴边牵出,暧昧而旖旎。

    凤幽月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理智渐渐回笼。

    她睁圆了眼睛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还没等云陌说话,一拳打在了他身上。

    这一拳,实打实的带着狠劲儿。

    “你还知道回来!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回来啊!”一向理智的少女竟然娇蛮了起来,眼圈一红,失声大哭,“你有出息了你!谁让你救我了!扔我一个人在这儿,信不信明天我就嫁给别人!”

    云陌被这一哭给吓住了。他看过凤幽月许多样子,彪悍的,娇憨的,可爱的,温柔的。但他从没见过凤幽月如此崩溃大哭,简直要把他的心给哭碎了。

    “是我错了,幽儿不哭,我不应该惹你生气。”他抱住怀里的人,手忙脚乱的哄着,恨不得将整颗心都捧出来。

    凤幽月哭的天崩地裂,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她死死的拽着云陌的衣服,张开小嘴咬在他的肩膀上。

    云陌连忙将肌肉放松,生怕咯疼了她的牙。

    “幽儿,对不起。”他抱着怀中的人坐起身,将她以抱小娃娃的姿势圈在了怀里。

    凤幽月将头埋在他的胸口,身子还在阵阵发抖。

    不用她说,云陌也能猜到这几日凤幽月是怎么过的。只不过有一点让他很意外,原来幽儿竟然也已经对自己情根深种。

    一想到这几日凤幽月孤零零一个人坐在悬崖边等他,云陌的心就好像被针扎一般,疼的难受。

    “幽儿,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离开腻了。”云陌抱着怀中的少女,轻轻的哄着,一下下拍着。

    这几日来不眠不休的等待,心力交瘁的凤幽月如今松下了心神,有哭的掏空了体力,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云陌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她睡得很沉,发出轻轻的鼾声,时不时还会抽泣几下,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梦中遇到了烦心事。

    云陌用手指小心翼翼的附在她的眉心上,轻柔的抚摸了几下。凤幽月似乎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身子渐渐放松下来。

    男人低低笑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的人,就好像抱着全天下最珍贵的宝贝。

    ……

    ------题外话------

    啧啧啧,牙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