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爆更19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一路走下来,三人伤的伤,惨的惨,只有凤纤一个活蹦乱跳的人了。于是,照顾两人的任务也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索性凤纤虽然长得清秀,但干起活来一点也不娇气。力气也是十分大,一个人拖两个人,竟然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走上一段路。

    原来的那个地方不是特别安全,凤纤有些担心,干脆一手拖着一个,顺着峭壁寻了一处僻静的石洞,将受伤的二人都送了进去。

    这处石洞处于峭壁的半山腰,四周有大大小小的石洞十几个。凤纤十分谨慎的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危险才挪了进来。

    就这样,三人安安静静的休息了一晚。凤幽月的丹药十分好用,第二日柳一舟的伤势就好了大半。凤幽月的精神力也恢复了,三人整顿了一下,准备打道回府。

    就在这时,隐隐的惨叫声从远处传来。

    “救命啊!救命啊!”

    三人脚步一顿,互相看了一眼,脸色一沉。

    求救声越来越清楚,想来对方应该是在匆忙逃窜。

    “有人在求救。”凤纤抿了抿唇,低声道。

    凤幽月和柳一舟点了点头,都没有说话。

    他们不知道对方是谁,不可以贸然行动。苍南峰危险重重,以他们的实力尚且不足以自保,若是为了救人而搭进去自己的小命,位面得不偿失。

    他们都不是圣母,也没有救苦救难的菩萨心肠。

    凤幽月看了柳一舟和凤纤一眼,扭头抬脚就走。凤纤和柳一舟也装作没有听到那求救声,闷头加快了脚步。

    此时,苍南峰山脚下,营帐之中。严逸飞三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姚星辰看着凤幽月越来越快的脚步,眼底一抹嘲讽一闪而过,扭头看了云陌一眼。

    “严师兄,求救之人是我们七星的弟子。”她开口说道。

    在第二幅光幕上,三名七星弟子正在狼狈逃窜。他们逃跑的方向正是凤幽月三人的路线,求救声也自然是他们发出来的。

    “凤师妹三人对同门弟子见死不救,未免有些……”

    严逸飞不满的皱起了眉,“师妹又不知那是七星弟子。苍南峰危险重重,他们的实力尚且不足以自保。如今听到陌生人求救,胡乱去救人那是没有脑子。”

    这姚星辰怎么回事?以前还觉得性格不错,如今一看,怎么竟说些让人生气的话?

    姚星辰脸色微变,她没想到严逸飞竟然这样不给她面子。

    “严师兄说的有道理,只不过那求救之人……”

    “你的师父平日里只教会你乱嚼舌根吗?”云陌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语气冷厉。

    姚星辰脸色一白,双手死死的抓住衣摆,双目垂泪,身子摇摇欲坠。

    云陌慢条斯理的将茶杯放在桌上,眼皮抬也没抬,“看来学院以后要加一门德行操守课,也让诸位长老好好教育弟子们如何动脑子。”

    凌厉的气势无声无息的弥漫整个营帐,严逸飞觉得心头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喘不过起来。姚星辰就更难受了,手脚冰冷好似一盆冷水从头泼下,连骨子里都散发着逼人的寒意。

    她的牙根不停的颤栗着,汗水一滴滴从额头滑落。她看着云陌面无表情的脸,含泪的双眼中带着浓浓的惊恐和惧怕。而心中,更多的却是屈辱。

    他为了另一个女人,将自己的满腔心意当成垃圾。

    整整五年,他从没有看过自己一眼,却为了另一个女人,再三折了她的颜面。

    姚星辰死死的咬住唇,满心的屈辱化为委屈,清丽的小脸哭的梨花带雨,摇摇欲坠的模样更显出了几分柔弱。

    可云陌从不是怜香惜玉之人,对他来说,这个世界是只有敌人、朋友和爱人。谁对凤幽月不好,就是他的敌人。谁对凤幽月好,他就以礼相待。

    营帐中的气氛十分尴尬沉闷。若是换了旁人,严逸飞定会替她说两句好话。但姚星辰说的是凤幽月,他也觉得气闷,索性任由她自己在那儿自抱自泣,懒得理会。

    严逸飞摇头叹了口气,抬头向光幕上看了一眼,脸色猛然一变。

    有人遇到了危险!

    严逸飞这一队人一共分为三组,其中凤幽月这组和被凶兽追着跑的那一组距离不远,而另外那一组则和他们一南一北。如今出事的,正是这一组。

    “姚师妹,你守着营帐,我过去看看。”严逸飞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营帐之中。

    这一下,营帐里只剩下云陌和姚星辰两个人了。

    姚星辰死死的揪着衣服,指尖因为用力而泛白。她咬着唇,梨花带雨的模样我见犹怜。

    而云陌就好像瞎了一样,对她这个人视而不见,注意力全部落在光幕中凤幽月的身影上,眼底的温柔化成了一汪春水,让人沉溺其中。

    再说另一边,凤幽月三人越走越快。可身后的求救声也越来越近。

    这时,凤纤忽然停了下来。

    “幽月小姐,我想起来了,这声音是我们的人。”

    凤幽月脚步一顿,脸色一沉,“你可确定?”

    凤纤肯定的点点头,刚开始他没有听出来,现在声音越来越近,他倒是听了个清楚。

    他对同组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印象,偏偏这个人他记得很深。

    原因无他,只因这人曾经得罪过凤幽月。

    也不能说得罪,因为凤幽月完全没有放在心里,反而是对方在斤斤计较。

    “幽月小姐,你可记得在统计考核成绩时,围在你身边的那三个人?”

    凤幽月想了想,记忆力似乎的确有那么几个人。当时她的分数高,有几个人以为她是哪个世家的子弟,便说了一堆恭维的话。后来得知她只是从三等国出来的乡巴佬后,那三人当场变脸,冷嘲热讽的那叫一个爽利。

    “是他们三个?”凤幽月问。

    “是他们中的一个。另外三人我不认识。”凤纤摇摇头,他就记住了那个人的脸,连他的声音也记得清清楚楚。

    那么问题来了。

    既然是七星的弟子,他们就不能不救。

    虽然其中有一个弟子挺烦人的,但另外三人却是无辜。

    当初在试炼峰,她救过岑金,如今在苍南峰,恐怕她也要救一把。

    更何况,七星学院有规定,遇到同门受难,不救视为相残。

    若是不知情还好说,如今知道了却视而不见,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先去打探一下对方是什么情况吧。若是打得过,我们就救。若是打不过,那还是保命要紧。”凤幽月建议道。

    凤纤和柳一舟自然是不反对的。能救就救,救不了就跑。

    三人商量了一番,转身按照原路返回。

    此时,在他们的不远处,一行四人满身狼狈,其中一个还受了伤。在他们身后,一只青牙兽咆哮着向这边追来,速度十分迅猛。

    四人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他们只不过是四个大玄师而已,就算是联手也打不过一只青牙兽。

    只能跑,疯狂的跑,以寻求一线生机。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出现了两条岔路。

    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脚步一顿,闭着眼睛胡乱选了左边的那条路,跑了过去。身后的三人想也没想便跟了上来。

    一行四人越跑越远,青牙兽在后面紧追不舍。

    凤幽月按照原路返回,然后发现求救声越来越远了。她皱了皱眉,脚下的步伐又快了几分。

    没过多久,求救声和脚步声全都消失了。

    “他们不会是遇难了吧……”凤纤的声音有些发抖。

    “应该……不会吧。”柳一舟艰难的开口说道。

    凤幽月没有说话,她大步向前走着,忽然,停了下来。

    “前面有一条岔路。他们应该是选择了另一边。”

    凤幽月三人走的是右边这条岔路,而那四人应该是向左边那条岔路跑了去。二者的方向相反,声音自然也就越来越远。

    “地上有脚印,他们的确往相反的方向跑了。”凤纤看了看地面,道。

    “追把。”

    此时,那苦逼的一行四人站在悬崖边,欲哭无泪。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条岔路通往的竟然是万丈深渊。

    青牙兽踩着肥厚的脚掌,一步一步向四人逼近。那竖起的瞳孔散发着幽幽青光,看他们的眼神就好似在盘中餐。

    四人满心绝望,一步一步向悬崖边退去。

    青牙兽也在一步一步逼近。

    “严师兄在哪儿啊?云长老在哪儿啊?姚师姐救命啊!”其中一人带着哭腔,双腿哆哆嗦嗦的打颤。

    另外三人也是强作镇定,唯有发抖的指尖暴露了内心的恐惧和绝望。

    就在这时,青牙兽忽然咆哮一声,以几块的速度向这边冲了过来。

    眼见着青牙兽张开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马上要触碰到自己的脑袋,四人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一抹火光在空中划过一道赤红色弧度,紧接着便听青牙兽一声惨叫。

    温热的血液喷在四人的脸上,血腥味弥漫四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